dbglp熱門都市小說 鑑寶直播間-第五百七十四章 老雜誌鑒賞-tjltr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走在皮市街,这确实是一个悠闲的地方,边上有一些小店,一血民宿,都挺有意思的,喜欢小调生活的人,应该喜欢。
限量的你
“进去喝一杯咖啡吧!”经过一家小咖啡店,媛姐开口道。
龍潛花都 加減號
大家都没什么异议,尽管胡杨不太喜欢喝咖啡。
走进咖啡店,就看到咖啡店里面,有点凌乱地摆放着一些书籍,有些看上去还是有点年头的。
老板是一个年轻人,看上去还像是大学生的模样,正在人工研磨咖啡豆。
“几位,随便坐,喝点什么?”那老板抬起头,询问道。他手上的工作没有断,还是继续做着研磨的动作。
恐怖世界之求生遊戲 塵心荒言
“你这里的最好的咖啡来几杯,每人一杯。”媛姐开口道。
“好的!你们稍等。”见这女人连价格都不问,直接要最好的,老板就知道这几位不缺钱的。
这种客人,肯定要好好招待啦!
阿豪直接找了一本这里最老旧的一本书,拿了过来,递给胡杨:“胡哥,你看看。”
胡杨哭笑不得,来喝咖啡,真把人家这里当成寻宝地了吗?
他没有接,看了眼那本书,笑道:“你自己看,书籍的最后一页,应该还有印刷的时间。”
它是一本类似沙龙的读物的书籍。
沙龙这个词,现在不少学生应该都见过,比如英语沙龙等。
其实,这个词最早源于意大利单词,指法国上层人物住宅中的豪华会客厅。
總裁的溺寵:一夜暴富的神秘女人 不笑傾城
諸天裏的大BOSS 蒼梧山主
从17世纪开始,巴黎的名人常把客厅变成著名的社交场所,在那图书不普及,各种宣传工具也不发达的年代,具有很大的影响,是一个展现自己扩大影响的极好舞台。
沙龙的进出者,多为戏剧家、小说家、诗人、音乐家、画家、评论家、哲学家和政治家等,其中一些文人学士往往在沙龙里朗诵自己的新作。
到了清末,这种社交场所,也引进了中国。
而这本书,算是一本比较杂的读物,有故事、有诗歌、有时政,也有经济、科学等,是大杂烩。其实,就和所谓的沙龙差不多,什么内容都很随意。
阿豪听了,连忙翻到书本的最后,发现印刷的时间,是民国1927年。边上,还标注了印刷厂的名字。
“它的性质,有点类似我们以前接触到的‘读者’之类的书籍,应该是按多少期来发表的。这种读物,在当时来说,应该是小范围的读物,就只有那个圈子的人会订阅。所以,印刷的数量不会很多。
一定程度上,它是有一点收藏价值,但不会很高。而且,这类收藏品的买家也不好找。如果是两百元以内,你可以尝试和老板谈,遇到专门收集这类书籍的人,价格或许能过千,但也基本上就那样了”胡杨说道。
一听到这种价格,而且似乎挺麻烦的,阿豪失去了兴趣,将那本书放回去。
因为书籍是用繁体字印刷的,阿豪看着很不习惯。老实说,就算是简体字的,自己也挺讨厌看书的。
胡杨利用寻宝眼,巡视了一遍这些书籍,最后在一个书架上,看到一本不厚的书籍。
他走过去,走马观花一样,像浏览图书馆的书籍一般,假装在找书。“找”了一会,才抽出来那本书,发现是一本杂志,名为《美术生活》,是解放前出版的。
胡杨翻看了几页,回到大家的桌前,将杂质放在桌子上,笑道:“这本还不错,无论是自己收藏,还是转手,都有点价值,值个一两万吧!大家可以翻一下。”
“杂质吗?”媛姐问道。
胡杨点头:“嗯!现在杂志类的收藏品也有的。”
他告诉大家,收藏藏品在如今这个时代是很普遍的事情,小到邮票大到各式各样的古董都有其追崇者,而杂志也在近些年引起了不少藏家加入收藏行列。要虽然杂志属于时效性的产物,但是其收藏价值也是不菲的。
如今,杂志收藏也在市面上面引起广大藏友的关注,并让越来越多人加入了该行列。因为杂志属于时效性的产物,同样的存世量也会随着时间而变得越来越少缘故。不过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与它所包含的文化价值和版本价值而决定的,所以胡杨觉得,收藏杂志会变得越来越热门。
“像有特殊刊号的杂志值得入手。刊号代表着杂志本身的宗旨,内容和风格等等方面,像是有社会名人题词的杂志都是非常值得收藏的,具有非常意义存在。”胡杨说道。
他给大家介绍几种收藏杂志的方向。
我不要變女人 萌妖
戀上名門千金 幾米
还有就是,可以从年代进行收藏,一般年代越久的杂志越值得时候粗。要知道清末民国初期或者是解放时期的杂志具有时代的痕迹,这类型的杂志绝对值得收藏。
艺术类型的杂志有收藏意义。这类型的杂志指的是有特别意义存在,如指导性强,如鉴赏性强的杂志,像《文物》《考古》这类型的杂志就广受欢迎。
“总之,有纪念意义的杂志也是值得收藏的品种。这类型的杂志有纪念性、学术性。专题性,设计各方面都是值得学习的,故而收藏价值大。”
一边听胡哥说话,大家一边翻看那本杂志。
最后,媛姐、徐宏、庾哥都没有动,一两万的物件,对他们来说,提不起什么兴趣。华仔则是不好意思和更小的阿豪争夺。
因此,最后这本杂志就落在了阿豪手里。
没多久后,店老板终于端着几杯咖啡出来。这几杯咖啡可不便宜,因为是纯手工搞出来的,加上用的还是很好的咖啡豆,一杯咖啡就是九十多元。
实际上,一杯这种咖啡的成本,就是二三十元,人家赚得是人工费、服务费。
阿豪则是和老板试探那本杂志,能不能割爱,让对方开个价。店老板稍微愣了一下,但也知道,现在有些书籍像邮票一样,也是有人收集的。
看在那几杯咖啡的面子上,店老板成人之美,收个五十块钱。
胡杨等人没想到,庾哥居然还是品咖啡的高手,甚至比媛姐更加懂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