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5nq超棒的都市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第一千零八章 總歸要有人做的讀書-c5oa2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厮们都是没怎么读过书,字都不认识,跟他们说最白的话,他们都是要好好的想一番,更何况是赵子平这样的问法。
因此,众小厮们都是听的云里雾里的,压根就没有体会到赵子平说的重点。
只有一个人,小声的嘟囔道:“不会是让我们去跟那些海寇搏杀吧?”
他这话纯属是脱口而出,因为他知道自己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别说是跟海寇博杀了,就是让他杀一只鸡,估计都悬。
不止是他,这府上的小厮哪一个不是这样?
就算是跟海寇搏杀,那也是府上的护卫的事情,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肯定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因为什么呢?
那小厮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但是不经意的一瞥,却是忽然发现自家公子正用很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目光灼灼。
那眼神他很熟悉,自己看见了银子便是公子这样的眼神。
见到这一幕,他的心里面咯噔一下,心道:不是吧,还真让自己给猜中了?
他还没来得及验证,便听见公子的声音响起。
“刚才……你叫做什么名字?”
赵子平伸手指向那说话的小厮,问道。
那小厮见自己公子指着自己,一颗心算是彻彻底底的凉了,小心翼翼地道:“小的名字叫做刘二。”
“嗯,刘二,是个好名字。”赵子平装模做样地点了点头,悠悠地道:“刚才刘二说是让你们与海寇搏杀,其实没有这么的夸张。
你们是什么人,本公子是知道的,说的难听一些,比本公子也好不到哪里去,都是手无缚鸡之力,让你们去与海寇搏杀,未免有些太过强人所难了。
本公子只是想让你们为剿灭海寇贡献出自己的一点儿力量,这力量嘛不必就是上场厮杀,做做饭,擦一擦兵器,也是一样的嘛,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话音落下,全场一片死寂。
众小厮都是用一种震惊的目光,盯着赵子平。
他们虽然笨,但不是傻子。
擦兵器这样的活计,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落在他们的身上的,除非他们成为这兵卒的一员。
也就是说,公子的意思是让他们做兵卒?而且是与海寇搏杀的兵卒?
不知道怎么的,他们忽然想起了今早城门处贴着的告示。
上面便是写着招募兵卒,难道……
他们又是想到了知府大人乃是老爷的兄弟。
瞬间,众人的心都是凉了。
那刘二更是吓得瘫在了地上,哭道:“公子,小的,小的真是手无缚鸡之力啊,小的除了伺候您,啥也不会,别说是与海寇博杀了,就是擦一擦兵器,那也是不会得啊!
小的,小的见不得血,小的一见到血,便头晕,便头疼,头疼欲裂!”
其他人见到这一幕,立刻反应了过来,纷纷往地上一瘫,便道:“公子啊!小的若是去了津州卫所,谁来照顾您啊!”
“小的们要留下来照顾公子,小的们不去津州卫所!”
“公子,小的见到血,也会晕,小的晕得更厉害,小的年幼得时候,曾经碰破了皮,见到了血,躺在床上,几天都没能缓过来,差一点儿就一命呜呼了啊!”
“公子,您大人有大量,您大恩大德,您……您饶了小的吧!”
“公子,可是小的做错了什么事情,您说,小的改,小的一定改!”
小厮们或者跪,或者坐,或者躺,或者打滚,一个个得压根就不像是什么男人,反而像是一个个得孩子。
到也不能怪他们,毕竟任何人都是怕死的,即便是一个蝼蚁,尚且珍惜自己的生命,更何况是人呢?
他们都是小厮,不是护卫,不会武功,体质也不行,一但是从戎,到了海上,那毫无疑问的一定是炮灰一般的存在,便是给那些海寇们练手的,一点儿作用也没有。
他们想活……
赵子平见到这一幕,本想破口大骂。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不也是像他们一样吗?
自己绞尽脑汁,想要成为百夫长,不就是为了不去津州卫所,不让那家伙得逞吗?
换句话说,自己做的一切和这些小厮没有丝毫的区别。
只不过自己还要一些脸,或者说自己还有一些退路,这些人却是没有退路了。
他们除了装死,打滚,一哭二闹三上吊,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可是,又能怎么办呢?
有些事情,总归是要有人去做的,你不去做,别人便要去做。
哎……
赵子平悠悠的叹了口气,终于是狠下了心,沉声道:“你们想的什么本公子都是知道的,这样吧,本公子也给你们一个机会,现在本公子需要人去津州卫所,去抵挡海寇。
你们只要能给本公子找到十个人,愿意去做兵卒的,本公子便放过你们,不让你们随本公子一块儿去津州卫所。
不然,便跟着本公子一块去津州卫所,有些事情,终归是要有人去做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面是真的这么想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
他是一个读书人,读书人怎么能做丘八的事情。
可是,没有这些丘八,便要有他这样的读书人,还有像他府上的小厮一般的可怜人,上前与海寇搏杀。
这样想来,丘八似乎并非是一无所用。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还是觉得,这丘八在某些时候,似乎还是挺重要的。
他顿悟了,但是小厮们却还是原先的想法。
对赵子平说的话,充耳不闻,继续一哭二闹三上吊,继续打滚。
“公子啊!小的上有老下有小,小的不能去,不能去啊!”
“公子,小的真的怕血,小的不能见到血的!”
“公子……”
这些声音刚开始听到,还觉得同情。
可是听的多了,便觉得厌烦了。
谁不是上有老,不是下有小?
别说是那些丘八了,便是自己也是如此啊!
虽是没有小,但是自己可是读书人,自己现在都能够勉强接受去做个丘八了,你又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于是,赵子平抽出了自己的佩剑,一下子刺向了说话的那小厮,动作迅速。
在场的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便看见那说自己怕血的小厮的胳膊多出了一道细细的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