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vcoz精彩玄幻小說 絕色總裁的極品狂兵 青衫金頂-第2868章 控制相伴-f521t

絕色總裁的極品狂兵
小說推薦絕色總裁的極品狂兵
再加上体内那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看来这次的幕后黑手真的是所图不小。
萧尘点了点头,又丢出了一番定要被白谷报仇的话就见白谷十分满意。随后一副累了一样往后躺去,明显是在等着萧尘告辞。
只是萧尘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哪里会这么轻易的离开。转眼就见到桌子上摆着的水杯,立刻走过去倒了一杯茶,转头朝这白谷这边走来。
哪怕宗门里的其他人都已经忙的焦头烂额,下面那些下人却依旧在做着自己的工作,萧尘摸着有些烫的茶杯,动作却没有任何停顿。
“爹,喝点水吧。”一边说着,一边做到了白谷的床边,伸手就要将茶水送到他的嘴边。
原本准备躺下的白谷硬是被萧尘这个举动给拦住了接下来的动作,刚想拒绝在对上萧尘的视线之后,只能咬牙露出一副虚弱的笑。
正伸手接过萧尘手中的水杯,就见到萧尘的表情一变。下一秒,那水杯直接朝着他的面门扔来。白谷的手下意识握紧,只是并没有做任何反抗。
眼看着那热气腾腾的茶水就要泼在贝贝的脸上。下一瞬,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吸引住了一般,重新回到了萧尘手中的茶杯中。
白谷眼睁睁的看着萧尘像是没有做过一般,冲着他眨了眨眼睛:“爹爹,快喝茶水呀,一会儿凉了就不好了。”
见到萧尘的表情和动作没有异常,一时之间,白谷倒是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看错了。伸手又准备,结果就见萧尘手里面哪里是杯子?已经变成了一把短刀,正朝着他心口刺去。
白谷下意识捂住了脖颈,随后翻身就要躲避。等他翻身过去,就听到萧尘的惊呼:“爹爹,你还受着伤,怎么能做这么危险的动作?”
说完之后,清脆的杯子碰撞声响起。白谷转身就见到萧尘随手将杯子放到了一旁。一切还是最先前的模样。顿时,那种恍惚感又传了过来。正陷入自我怀疑中,就见到萧尘原本伸向他的手方向一变。
直接那双手在快要接触到白谷的瞬间,原本目露惊骇的白谷眼睛猛的睁大,随后消失在了原地。
萧尘人的攻击像对方的手压根儿没有办法收敛,助力到直接打穿了床铺,这床铺也端的是底子厚。饶是如此,落在萧尘蓄力了的攻击上也是脆的不堪一击。
“你不是白茶。”声音在萧尘的背后响起,随后就是一道掌风袭来。萧尘感受到掌风里面带来的威压和熟悉的灵力,顿时就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可惜对于自己的判断如此精准,萧尘并没有丝毫高兴。恰恰相反,正因为对方如此,反而让他相比于刚开始更加束手束脚了几分。
对方的攻击压根算不上毫无破绽,萧尘好几次都有可以直接将其打退的办法。可是在见到白谷身体上隐隐渗透出来的血痕之后,只能暗自收敛下力道,十分狼狈的多少开。
“看你也不过如此,主人还说……”显然是几次的攻击,再加上萧尘的闪避,让对方直接错估了自己的实力。见到萧尘被自己打的节节败退,又一次进攻之后,那人干脆叉腰看着萧尘。
话还没有说完,察觉到自己似乎说漏了嘴,对方连忙伸手捂住嘴巴。这一番动作之下,防御明显要松懈许多,萧尘怎么可能放弃这个机会?
只见他转身一个飞身,整个人像是离弦的箭一般朝着对方射去。但是并没有直接对准对方攻击,而是在白谷的周围不断飞跃。
看上去只是没有任何规矩的到处乱窜,但实际上,在他每停一个地方之后,不论是手指还是交接,只要是碰触到了地面,就会闪烁出一些如同萤火一般微弱的光芒。
乍一看还不明显,白谷这时反应过来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想看跳梁小丑一般盯着萧尘,等到萧尘停留在了他的面前之后,白谷抬掌就要攻击他。萧尘却是在下一瞬消失在了他的面前,等到他再次找到的时候,就发现萧尘已经出现到了大门口。
白谷见状运气准备攻击,结果没等他的手抬起来,就感觉到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困住了。那无形的约束力让他整个人无法动弹,也就是这时,在他拼尽全力动弹了一下胳膊之后。周围亮起了无数白色微微有些金亮的光芒。
就如同天罗地网一般,各种交缠在它的周围,如果仔细感觉的话。那些地方所起源的位置,不正是萧尘刚刚所踩踏和碰触过的地方。
“你……”感觉到自己被算计了,白谷顿时瞪着萧尘。那一副恨不得生啖其肉的模样,可以说是很是有威慑力了。
“我什么我。”萧尘一边说着,一边随手用脚勾过旁边的一个椅子。随后坐了下来,那一副闲适的姿态和站在那里完全无法动弹的白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过他虽然担心白谷的身体,但是在刚刚对方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已经偷偷的在对方的身体里检查了一番。确定白谷的身体暂时可以承受这样的程度之后,这才敢如此有恃无恐。
吊儿郎当都在在那里感受到对方的怒气值不断的增长,萧尘这才慢慢的向前微倾着身子,继续开口:“想要动吗?只要你能够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那我便放你出来。”
至于是怎么放他出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可惜白谷显然不出那种这一套,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一副十分有骨气的模样,让萧尘有些无从下手。
但是好在这东西虽然占据着人的身体,一时半会儿也不会产生多大的损伤。自己只要抓紧时间,倒是不会对白谷产生多大的伤害。
这样想着,萧尘目光在四周徘徊,最后又回到了白谷床边不远处的那一幅画上,其实刚才在进了房间之后,他就觉得那幅画有些一样。但是因为急着过去看白谷,所以就没有多管。
此时这般看上去可不就是有些熟悉的感觉,萧尘想着便绕开白谷走了过去。未等他站在那里仔细观看,就感到了熟悉的危机感,萧尘向后退几步,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