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jjd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鋼鐵蘇聯》-第1115章 風暴中心閲讀-7yrwi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马拉申科能不能在三个党卫军师的围剿猛攻下坚持一天的时间,撑到明天的支援部队抵达、前往救援,这便是关乎到接下来局势发展的关键点所在。
瓦图京很想告诉自己马拉申科一定能坚持住,自己记忆中的马拉申科绝不可能被德国佬轻易击垮。
但整整三个整建制精锐武装党卫军师的围剿仍然是有些过于可怕,要知道骷髅师和帝国师这两支部队刚刚以攻对攻、打垮了本是来进攻自己的苏军。进攻能量之强大显露无疑,一路乘胜而来仍然带有着巨大的攻击威力,这三个党卫军师显然已经为了这个圈套准备多时了。
否则的话,瓦图京不相信仓促发起反攻的党卫军能有如此强大的进攻能量,这既不合理同时也说不过去。
无论如何,马拉申科必须要撑到增援部队抵达才是重点中的重点。
能撑住的话,对内对外同时用兵、两线作战的三个党卫军师,势必会面临兵力不够的窘境。后备兵力触底、再无多余兵力可以投进去填窟窿的时候,就是党卫军被迫撤退的最后档口,如若不然的话不但包围圈维持不下去、反而还会有被苏军里应外合一口气吃掉的风险。
但如果马拉申科撑不住,在增援部队抵达之前就被围攻消灭掉。
瓦图京接下来,就必须要考虑如何在兵力、尤其是技术装备的严重损失之后,抵挡住这三个兵合一处的武装党卫军师进攻锋芒。这势必会是一股相当庞大的进攻能量,兵力严重受损的情况下真的没有一定能抵挡住的把握,即便是增援部队抵达也难以填补既有部队的损失。
失去了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就等于被抽掉了大梁,这是自己手中目前唯一的一支能够有效迟滞阻挡德军装甲部队突击锋芒的力量。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马拉申科和他的部队,倒在十月国家农场前的包围圈里、阵地之上!
眼神愈发坚定的瓦图京感受到了最终决战时刻的到来,只要这一招交手定出胜负,整个库尔斯克南线战场的局势也就将彻底定型,鹿死谁手只看今天与明天这两天的战斗!
“两点钟方向!干掉那辆四号,开火!”
轰——
炮声巨响轰鸣过后紧接着便是一阵火光冲天。
一辆已经冲到了距离阵地不足200米位置的四号坦克被一炮干穿,122毫米全口径风帽穿甲弹在其车体侧前部装甲上,留下了一个足够把成年男性胳膊探进去的大号击穿孔。
强烈的弹药殉爆瞬间撕裂了这辆四号坦克脆弱的身躯,加挂在炮塔和车体两侧的附加装甲,如同被秋风席卷的落叶一般直接被烈焰爆风吹上了半空。
被炸得从车体两侧飞出来的钢铁零件与装甲碎片的威力,远比炮弹破片要大得多。
几名正在跟随进攻、躲避苏军机枪火力的党卫军装甲掷弹兵顷刻间就被扫成了筛子,最倒霉的一位老兄,甚至当场被一块直径达到30公分的炮塔后部附加装甲碎片,横向切割打中了腹部。
堪比灼热剃刀般锋利的装甲碎片把整个大活人一瞬间斩成了两截,肠子、脊柱骨、肌肉、军服,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这块比巴掌还大的装甲碎片继续前进,稀里哗啦撒了一地内脏血肉的上下两截尸体便是最终的结果。
更加凄惨的是被瞬间腰斩的党卫军装甲掷弹兵仍未当场死透,上半截身体的鲜血从切断处喷的稀里哗啦、掉落出来的内脏洒满一地。但意识清醒的大脑却仍然在促使着嘴巴发出自出生至今最凄惨的嘶嚎。
要是把这声音简单处理一下到分辨不出是人声的程度,你说这是屠宰场同时杀三头猪的叫声估计都有人会信。
撕心裂肺的哀嚎仅仅持续了数秒钟时间,生命力就像是装满水的气球被戳破了大洞一般飞速流逝,仅仅不到十秒之后就连原本意识清醒的上半身也彻底成了一堆臭肉尸体。
没有人去理会这个倒霉的装甲掷弹兵,他甚至连死前遗言都来不及交待就去了另一个世界。
紧握着手中武器、面目狰狞的其他党卫军步兵仍然在紧跟坦克疯狂突进,阵地上被用作远程火力支援的虎式坦克打爆的俄国佬坦克残骸正熊熊燃烧,看起来简直就像是昭示最终胜利的希望之火,足以让所有英勇的元首亲兵为此趋之若鹜、奋不顾身。
指挥着伊乌什金一炮干掉了一辆距离最近的四号,趁着基里尔再装填的这段时间,马拉申科立刻转动起手中的车长潜望镜寻找着下一个最高威胁目标,至于那倒霉的装甲掷弹兵死的有多惨根本连看都懒得去看一眼。
也就是在马拉申科寻找着下一个目标的档口,挂在身边铁架子上的无线电对讲里突然传来了拉夫里年科急切的声音,带来了一个一直都是马拉申科最担心的噩耗。
“右侧阵地被突破,马拉申科!近卫第九空降师快撑不住了,德国佬的坦克冲上了他们的阵地!”
只顾着正面打的热火朝天、不可开交,全然没有多余的功夫去理会侧面阵地的马拉申科听罢瞬间为之一愣,立刻二话不说把自己手中的车长潜望镜调转了方向、放眼望去。
如拉夫里年科所说的那样,冲在最前面的几辆四号和黑豹已经突破了火力阻挡、冲上了阵地。被马拉申科派去协助防守的坦克三营几辆IS2重型坦克正在奋力阻挡,但是明显寡不敌众、远不及后续正在跟进冲锋中的德军坦克数量。
凭借着装填速度占优的德军四号坦克正对着那几辆IS2猛烈开火,叮叮当当的穿甲弹打在正面装甲上溅起一连串火花,但更多的黑豹和四号则在尝试用机动优势侧翼迂回,从装甲薄弱的侧面消灭掉这些皮糙肉厚的重型坦克。
跟着坦克一起冲锋的党卫军装甲掷弹兵部队已经杀入了阵地,这帮火力强横、大量装备自动武器的呐粹狂徒们,立刻悍不惧死地与战壕间、阵地上的红军战士们厮杀在一起。
冲锋枪贴脸对射、上了刺刀的步枪刀光剑影、工兵铲甚至是不知道从那儿找来的割草镰刀都被当成了近战武器,冷兵器与热兵器同台竞技的近身肉搏战刚一开始就到达了最高潮。
与马拉申科这边一样同为近卫精锐的第九空降师战士们毫无惧色,就连头上裹着纱布、胳膊上缠着绷带的伤兵们都已经冲了上去,和突入阵地的党卫军步兵厮杀玩命。
那几辆仅存的IS2重型坦克绝无可能再支撑太久,一旦它们被摧毁可就彻底没有什么东西能把那些德国佬的坦克赶出阵地了。
马拉申科必须要赶在这之前做点什么,趁一切还为时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