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7ogi精华玄幻小說 問丹朱討論-第三百四十章 坐牢看書-lguza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一直回到皇宫里皇帝还有些愤愤。
“说什么丹朱小姐喊他一声义父,义父总不能不管,也就管这一次了。”
“还说因为铁面将军病逝,丹朱小姐悲伤过度差点死在牢房里,如此感天动地的孝心。”
皇帝说到这里看着进忠太监。
“这不对吧,那陈丹朱差点死了,哪里是因为什么孝心,分明是先前杀那个姚什么小姐,中毒了,他以为朕是瞎子聋子,那么好哄骗啊?说谎话理直气壮脸部红心不跳的信口就来。”
虽然这半个月经历了铁面将军过世,盛大的葬礼,三军将官一些明明暗暗的调动等等大事,对日理万机的皇帝来说不算什么,他抽空也查了陈丹朱杀人的详细过程。
进忠太监自然也知道了,在一旁轻叹:“陛下说得对,丹朱小姐那真是以命换命同归于尽,要不是六皇子,那就不是她为铁面将军的死悲伤,而是白发人先送黑发人了。”
什么白发人送黑发人,两个人明明都是黑发人,皇帝忍不住噗嗤笑了吗,笑完了又默然。
进忠太监话里的意思,皇帝自然听懂了,陈丹朱的确不是骄横到忤逆圣旨去杀人,而是同归于尽,她知道自己犯的是死罪,她也没打算活。
一命换一命,她了结了心事,也不让皇帝为难,直接也跟着死了,一了百了。
皇帝默然一刻,问进忠太监:“陈丹朱她怎么样了?王咸放着鱼容不管,到处乱窜,守在别人的牢房里,不会一事无成吧?”
王咸能到处乱窜,当然也是皇帝的默许,不默许不成啊,三皇子周玄还有金瑶公主,日夜不停的轮番来他这里哭,哭的他焦头烂额——为了睡个安稳觉,他只能让他们随意行事,只要不把陈丹朱带出牢房——至于牢房被李郡守布置的像闺房,皇帝也只当不知道。
作为一个天子,管的是天下大事,一个京兆府的牢房,不在他眼里。
听到皇帝问,进忠太监忙答道:“好转了好转了,总算从阎王殿拉回来了,听说已经能自己进食了。”说着又笑,“肯定能好,除了王大夫,袁大夫也被丹朱小姐的姐姐带过来了,这两个大夫可都是陛下为六皇子挑选的救命神医。”
那又怎么样?父亲的心意,都被儿子送去救陈丹朱的命,皇帝心里冷哼一声。
“你去看看。”他说道,“如今其他的事忙完了,朕该审一审陈丹朱了。”
是啊,也不能再拖了,太子这几日已经来这里回禀过,姚芙的尸首已经在西京被姚家人安葬了,她和李梁的儿子也被姚家人照看的很好,请陛下宽心——明里暗里的提醒着皇帝,这件事该有个定论了。
进忠太监应声是。
……
……
也不知道李郡守怎么寻找的这个牢房,坐在其内,还能从一方小窗里看到一树盛开的栀子花。
夏日的风吹过,枝叶摇晃,花香都散落在牢房里。
陈丹朱靠在宽大的枕头上,忍不住轻轻嗅了嗅。
牢房栅栏外传来脚步环佩叮当,然后有更浓烈的花香,两个女孩子手里抓着几支栀子花走进来。
“丹朱,我们问过袁大夫了。”刘薇说,“你可以闻栀子花香。”
陈丹朱对她们一笑:“问我也行啊,我也是大夫呢。”
李涟道:“还是别了,医者不自医呢。”说着话熟练的从柜子里拿出一只粗陶瓶,再从一旁水桶里舀了水,将栀子花插好,摆在陈丹朱的床头。
刘薇坐下来端详陈丹朱的脸色,满意的点头:“比前两天又好多了。”
李涟刚要坐下来,门外传来轻轻唤声“妹妹,妹妹。”
李涟扭头看,见门缝里有人探头,似乎好奇又不好意思进来。
“是我哥哥。”李涟对陈丹朱和刘薇说,起身走出去。
脚步细碎,兄妹两人远去了,刘薇和陈丹朱低声说话,没多久外边脚步急响,李涟推门进来了,眼睛亮晶晶:“你们猜,谁来了?”
如今能来看望陈丹朱的也就屈指可数的几人,好吧,以前也是如此。
刘薇看了眼陈丹朱,她和李涟在这里了,那就是周玄或者三皇子吧——先前陈丹朱病重昏迷的时候,周玄和三皇子也常来,但丹朱醒了后他们没有再来过。
刘薇和陈丹朱还没猜测,李涟身后的人已经等不及进来了,看到这个人,半躺床上的陈丹朱啊的一声坐起来,还要立刻下床“张遥——你怎么——”
风尘仆仆灰头土脸的年轻男子立刻也扑过来,两手对她摆动,似乎要制止她起身,张着口却没有说出话。
“张公子因为赶路太急太累,熬的嗓子发不出声音了。”李涟在后说道,“适才冲到衙门要闯进来,又是比划又是拿出纸写字,差点被官差乱棍打,还好我哥哥还没走,认出了他。”
张遥虽然是被皇帝钦赐了官,也曾经是陈丹朱为之一怒冲冠的人物,但到底因为比试时没有出众的文采,又是被皇帝任命为修水渠立刻离开京城,一去这么久,京城里有关他的传说都没有人提及了,更别提认识他。
陈丹朱更急了,拉着张遥让他坐下,又要给他诊脉,又让他张嘴吐舌查看——
张遥挣脱她摆手,站着挥舞双手比划——
李涟笑着拿着纸笔过来:“张公子,这里有纸笔,你要说什么写下来。”
张遥忙接过,忙乱中还不忘对她比划道谢,李涟笑着让开了,看着张遥写字展示给陈丹朱“我没事,路上看过大夫了,养两日就好。”
陈丹朱道:“路上的大夫哪里有我厉害——”
刘薇按住她:“丹朱,你再厉害也是病人,我带兄长去让袁大夫看看。”
袁大夫啊,陈丹朱的身子缓和下来,那是姐姐带来的大夫,自己能醒来,也有他的功劳。
刘薇将自己的位置让给张遥,李涟又给他递来一杯茶,张遥也不客气,仰头咕咚咕咚都喝了。
“先前你病的凶猛,我实在担心的很,就给兄长写信说了。”刘薇在一旁说。
不管在世人眼里陈丹朱多么可恶,对张遥来说她是救命又知遇的大恩人。
万一不幸,张遥一定想要见陈丹朱最后一面。
“只是没有想到,兄长你这么快就赶回来了。”刘薇道,“我还没来得及跟你写信说丹朱醒了,情况没那么危急了,让你别急着赶路。”
陈丹朱看着面前坐着的张遥,先前一眼熟悉认出,此时仔细看倒有些陌生了,年轻人又瘦了很多,又因为日夜不停的急赶路,眼熬红了,嘴都裂开了——比起当初雨中初见,现在的张遥更像得了重病。
陈丹朱满脸都是心疼:“让你担心了,我没事的。”
张遥对她摆摆手,口型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整个人在椅子上如同漏气的皮球松软了下来。
没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