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6n1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愛下-872、合道果出世,靈海大危機推薦-nxrwf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虎,棺材板里有什么!”
弑仙小黑望向虎鲸天王,脸上挂着憨憨的笑容,非常无良的样子,着实让人难以接受。
堂堂灵海第一人,为何会是这个样子。
而且。
全场之中。
恐怕只有弑仙小黑敢对虎鲸天王说出小虎这种名称。
虎鲸天王面色不太好看。
堂堂虎鲸族少主,灵海之中绝顶存在,被弑仙小黑叫成小虎,怎么听上去地位都在直线下降。
“叫我虎鲸天王,或天王少主,不要在叫小虎。”
虎鲸天王要及时止损,不能在让弑仙小黑叫自己小虎了。
如此这般若继续叫下去,恐怕以后这小虎之名会于灵海之中流传。
对于未来将要成为虎鲸族之主的他来说,此举能够避免,便要避免。
“好的小虎。”
弑仙小黑回答的倒是非常清脆。
“都说不要在叫!”
虎鲸天王面色难看,对于弑仙小黑所言着实无语。
“嗯,小虎你放心,我知道的。”
弑仙小黑诚实的让虎鲸天王头疼。
也不知道这货的性格是真是假,他接触过许多次弑仙小黑,觉得这货可能不是装的,而是真的脑子有问题。
算了。
叫就叫吧。
反正弑仙小黑比自己实力强,叫也就叫了。
说着。
他冷眸瞬间看向人群之中。
人群之中,有几个不长眼的家伙,也在叫小虎这两个字。
刷……
虎鲸仙瞬间出手。
嘎嘣……
嘎嘣……
两声脆响。
刚刚叫小虎的二者,被虎鲸仙瞬间扭断脖子,当场身亡。
“哼!”
虎鲸仙杀意涌动,眸子扫过在场所有人。
“摆正自己的位置,知道你们是谁,在敢胡言乱语,这二人便是你们的下场。”
面对虎鲸仙的威胁。
在场众人面色稍稍有些难看。
但也是敢怒不敢言。
虎鲸仙在灵海之中实力强大,名声也很大,有过不少辉煌战绩。
面对如此人物,加上刚刚的出手狠辣,所有人都选择闭嘴,不敢在谈小虎二字。
虎鲸仙见效果不错,继续低声道:“我已记住你们所有的面容与气息,以后灵海之中,别让我听到我不想听到的话语,如若不然,我虎鲸族的手段,我想你们也应该听说过许多才是。”
虎鲸仙威胁让众人面色继续大变。
虎鲸族在灵海之中号称霸主族群。
霸主可不是别人给的,而是靠他们自己勤劳的双手,与被人的腮帮子,一点一点打出来的。
“哈哈哈……威风,威风,真是威风啊虎鲸仙……”
有大笑之中从人群之中传来。
那是一位男子,身高三米,身穿火红战甲,出现场中,简直像个战神一样。
蟹王族领军人物,谢虹,实力出窍后期,与虎鲸仙起鼓相当,乃是一生的对手。
“谢虹,我在霸道,岂能有你蟹王族霸道,你们蟹王族的霸道,可是整个灵海出了名的横着走。”
虎鲸仙没有给谢虹好脸色。
谢虹实力极强,不弱自己,二者有过几次交战,互有胜负。
如今谢虹出现,让场中局势变得更加复杂。
“哈哈哈……”
谢虹大笑,霸道非常。
“没有错,我蟹王族就是这么霸道,灵海之内,若不霸道,岂有我蟹王族容身之所。”
谢虹大大方方承认自己就是这般霸道,意气风发的样子,着实让人羡慕与向往。
虎鲸仙对此没有理会。
他回到虎鲸天王身边。
如今这种时刻,虎鲸族人肯定要抱团,分散才是。
“天王少主,你似乎还没有回我家小黑王所言,怎么,有秘密怕说出来吗?”
说话间。
从人群中走来一位女子。
女子脸颊修长,眉毛如剑,长长的睫毛黝黑乌亮。
她身穿绿群,身段柔弱,走路时似随风摇曳,好像风稍微大点都会被吹飞的那种走法。
如此柔弱女子出现,不仅没有让人怜惜,反而吓得周围全部远离。
鬼草族领军人物,鬼剑绸,实力出窍后期,与谢虹虎鲸仙实力相当。
谢虹与鬼剑绸这种霸主族群的领军人物出现,代表着此次事件的在度升级。
谁能想到。
这小小的大黑山上,竟汇聚有灵海之中几位顶级妖孽。
且没有人知道后续还有没有顶级妖孽赶来。
若后续还有顶级妖孽赶来,恐怕事情会变得更加复杂。
“黑煞啊黑煞,你悄悄你都做了什么!”
郑拓暗中给黑煞传音。
“要你管我,我愿意。”
黑煞当即反驳郑拓。
实际上。
出现如此多的妖孽人物,比他预想中少很多。
怎么才来了四位顶级妖孽,不应该啊!
合道果这种东西,现在是灵海中顶级妖孽最需要的神物。
他们的实力都已达到出窍期巅峰,即将踏足王级。
有合道果,百分之百能够踏足王级。
所以。
按照他所想,合道果的吸引力恐怕巨大无比。
但是。
怎么只来了四人,不科学啊!
黑煞摇头,表示失望。
而场面上。
随着鬼剑绸询问虎鲸天王。
上百道目光,全部看向虎鲸天王。
虎鲸天王见众人望来,稍加思考,开口道:“古棺之中有什么,打开便知,你们敢开吗?”
说着。
虎鲸天王后撤,离开一座大黑山。
如此举动,叫众人神色莫名,皆不敢动手。
而新来的四位妖孽。
弑仙小黑,万灵花花,谢虹,鬼剑绸,四者也没有行动之意。
他们并不知道此地究竟是什么情况。
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贸然行动,显然……
轰……
在人们以为不会有人行动时。
弑仙小黑直接出手。
黑光所过,狠狠击中剩余三枚石棺中的一枚。
巨响震动,大棺材板在弑仙小黑的手段下,被轰然掀翻。
没有错。
弑仙小黑出手,一招便将大棺材板掀飞。
如此恐怖实力,叫虎鲸天王等人面色微变。
众人可是知道大棺材板有多麽坚挺,他们轰击许久,才堪堪打开一道缝隙。
在卸掉大棺材板中的尸气后,才能轻松将棺材板掀飞。
而弑仙小黑出手,竟随手一击,便将大棺材板掀飞。
被掀飞的大棺材板滚下大黑山。
同时。
尸气同陪葬灵物与法宝一股脑钻出。
尸气让人害怕。
但陪葬的灵物与法宝让人眼馋。
“修仙界规矩,灵物出世,各凭本事,抢……”
郑拓于暗中嗷唠就是一嗓子。
顿时。
这一嗓子如导火索般,瞬间数道身影,冲向另外两座大黑山的上棺材板。
没有错。
人们动手是动手,但没有人敢去弑仙小黑的地盘抢东西。
人的名树的影。
灵海第一人的称号不是谁都可以拥有的。
弑仙小黑看着憨憨模样,却打服了整个灵海内所有同级别之人,乃是当之无愧的灵海第一人。
在这种威名下,谁敢去弑仙小黑身边凑热闹。
所以。
众人将目光齐刷刷投向了另外两幅石棺。
石棺安静的躺在那里,上面有各种复杂壁画,细细看去,皆为上古生物。
对众多灵海妖孽来说,壁画什么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棺材板中的灵物与法宝。
这也是他们前来此地的意义所在。
数百妖孽其出手,万道神光降临。
他们各式手段,震动寰宇,降下可怕神通,狠狠轰击在石棺之上。
轰轰轰……
巨响轰鸣肆虐,席卷整个鲲鹏祖师大墓。
另外两枚石棺,根本承受不住如此多人的狂轰乱炸。
顷刻间棺材板被掀飞,露出里面的时期与培养品。
各种法宝与灵物飞出,如星辰般点缀夜空,多麽而玄妙。
众多修仙者见此,二话不说,当即出手抢夺。
大战开启。
在场之中。
除去万灵花花,弑仙小黑,谢虹,鬼剑绸四人外。
众人实力相当。
面对如此灵物与宝物,当真遵从了修仙者那句话。
灵物出世,各凭本事。
法宝翻飞,手段尽出,为抢夺法宝,互相攻杀,不死不休。
灵海种族天生好战,比东域之上的种族还要好战。
就算一个个皆有人形。
实际上。
他们的骨子里,仍旧是嗜血的冰冷生物。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的便是此时此刻灵海妖孽们的争斗。
这群妖孽的实力有强有弱。
强者出窍期,弱者也有元婴期。
众人互相攻杀,抢夺灵物,场面像是十五时放烟花的华夏。
各种绚丽多彩的神通横空,各种可怕而强横的气息降临。
战斗刚刚开始,便进入白热化阶段。
为了争夺法宝与灵物,不断有强者陨落身死,被当场击杀。
“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暗中。
望着如此一幕,表情格外严肃。
早就听闻灵海种族嗜血,本性弑杀。
他们天生没有道德约束,骨子里就是依靠本能杀戮的海洋生物。
而只有如虎鲸族,蟹王族这种霸主族群,才拥有该有的道德准则。
真是可怕的领海啊!
郑拓摇头。
他明显能够感觉到,没有道德的约束,灵海生灵的战斗力远远强过东域之人。
如双方开战,他并不看好人族一方会获胜。
“哈哈哈……好东西,好东西,好东西……”
黑煞刚刚还酷酷的不行。
此刻见到尸气,当即眉开眼笑,开心不已。
你问他为什么开心?
因为在也没有人与他抢夺尸气。
叶良辰这个混蛋被针对不敢露面。
所以。
现在所有的尸气都是我的,都是我的,哈哈哈都是我的。
黑煞开心的像个孩子,哪里还有刚刚与万灵花花互怼的强横扬起。
其瞬间幻化出三道分身。
三道分身化为三道黑光,降临三口石棺之上,开始大口大口吞噬其中尸气。
如此一幕叫众多修仙者惊愕同时退避三者。
尸气对任何修仙者来说,都是非常非常讨厌之物。
因为一个不小心被尸气沾染,就可能污浊自身灵气。
自己灵气被污浊,便会修为大降,甚至跌落境界,从此一蹶不振。
而这黑煞的实力很强,其掌控的尸气层次定然也不会太弱。
众多抢夺法宝者此刻只能远远避开,心中谨记,不要与黑煞这个家伙起冲突。
不仅仅是众多修仙者。
万灵花花等一众强者在看到黑煞如此手段后,一个个同样面露严肃。
“能够掌控尸气的家伙,这个黑煞来历?”
谢虹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其高大威武的身躯站立在那里,给人一种战神之感。
但是。
面对尸气,他也要小心应对。
何况这个黑煞的实力应该很强才是。
如此人物,在灵海之中不可能没有名号才是。
“灵海之中,倒是有几个老家伙喜欢摆弄尸气,但那几个老家伙的门徒仅有几个,同时也被众人所熟知,但从未听过有黑煞名号。”
鬼剑绸一双烦着秋波的眸子望着黑煞。
本体为鬼草的她,看谁都像是在看食物。
她能吸收别人的力量为自己所用。
就算是尸气,她也能够吸收。
只不过吸收的时候需要小心一些,毕竟是尸气,修仙界中为数不多能够污浊灵气的存在。
“一个有趣的家伙!”
弑仙小黑笑呵呵望着黑煞,对这个家伙十分感兴趣。
不过。
他看了看黑煞,转头,看向鲲鹏子。
身形一动,来到鲲鹏子面前。
弑仙小黑长得高大,比鲲鹏子还要高出半个头。
其望着鲲鹏子,黑色的眸子转动,似在想些什么。
反观鲲鹏子。
不是吧?
难道被小黑认出来了?
郑拓心里想着。
现在。
他可以百分之百确认,弑仙小黑就是当初自己所救的小黑鲨。
不过他否认小黑性格是跟自己学的。
开什么玩笑。
我郑拓这么一个正直善良,阳光,温暖,有爱心的大好青年,怎么可能带坏小朋友。
小黑的憨憨,肯定是与黑鲨族有关才是。
与我无关。
对。
绝对与我无关。
“鲲鹏哥哥,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弑仙小黑看上去稍有迷茫。
话语之中宛如孩童。
你很难将其与灵海第一人联系在一起。
“没有,你我这是第一次见面。”
郑拓以鲲鹏子分身平稳回应。
现在肯定是不能与小黑相认的。
现在若与小黑相认,后续会非常难以处理。
因为自己若与小黑相认,便会脱离虎鲸天王的结盟。
好不容易打入虎鲸族内部,可不能这救命因为一次相认就被破坏,那太不值得。
“不对啊!”
弑仙小黑露出他的标志性憨憨模样。
“既然是第一次见面,为何我感觉与鲲鹏哥哥个如此熟悉,仿佛……仿佛……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
弑仙小黑做出努力思考的模样。
而周围没有参与抢夺法宝与灵物之人,皆想鲲鹏子投去莫名目光。
鲲鹏子这个名字本身就非常特别。
如今。
弑仙小黑又说出这种话,明显是在将鲲鹏子架在火架上烤啊!
低调,低调,我就是想低调点做个渔翁什么的。
用不用如此针对我,非要将我揪出来进行一番烧烤。
“奇怪奇怪,真是奇怪!”
弑仙小黑纠结此时同时。
轰轰轰……
三枚石棺中的小棺材板被轰开。
不出意外。
尸气同陪葬品的灵物与法宝全部飞出。
尸气下沉,只有黑煞这货的分身敢靠近吸收,且乐此不疲,美滋滋的模样叫人惊呼为什么天才妖孽都让人看不懂。
灵物与法宝飞上天空,化为漫天星辰。
它们一个个散发妖异光芒,闪烁同时,似乎是在对所有修仙者说。
大爷过来玩啊,很好玩的。
刷刷刷……
数道光影闪烁。
众多修仙者在度加入争抢行列之中。
就如郑拓所言。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修仙者见到灵物,不抢没有道理。
大战仍在继续中,灵物与法宝众多,争抢之下,杀心渐起。
就算将法宝抢到手中,下一秒也可能身首异处,死于当场。
不仅如此。
外围还有更多妖孽人物涌来,加入战团之中抢夺法宝。
如此一幕看在眼中,不仅叫郑拓惊呼,造孽啊。
造孽啊三个字不是玩笑,而是郑拓内心的真实写照。
修仙者为天地之灵的掌控者。
他们应该活的更加潇洒,获得更加伟岸,成为明灯,为后人照亮前路。
但是你看看现在。
互相搏杀,抢夺,不死不休。
不管是否有仇怨,为了一枚灵草,一柄法宝,便将对方斩杀。
这不是造孽这是什么。
“修行本就是在争抢。”
水木的声音传来。
“怎么说。”
郑拓询问,想听听水木见解。
“没有什么,有感而发。”
水木微微一笑,“灵气本不属于修仙者,灵气属于天地万物,而修仙者因为特殊手段,所以能够抢夺其它生物的灵气为自己所用,所以说,修仙者的基础,便是争抢,争抢灵物,争抢法宝,甚至争抢气运……”
水木看过太多太多这种事的发生。
对此。
她早已经见怪不怪。
郑拓听在耳中,颇受启发。
按照水木姐姐所言,岂不是说,修仙者是这个世界的蛀虫。
因为修仙者抢夺了其他生灵的资源,所以让修仙者变得混乱不堪,不在稳定。
细细品来,也许此话是正确的。
但又能怎样。
他纵然为绝世天才妖孽,极品灵根拥有着,又能如何。
在修仙界滚滚千百亿年的历史长河中,自己仅仅就是一朵小水滴罢了。
就算自己呐喊,也没有会听到。
改变不了什么的。
自己能做的,只是随波逐流。
若可以。
保持本心,让这一路没有悔恨,便已是万幸中的万幸。
通过眼前这混乱的局面,加上与水木姐姐的深入探讨。
郑拓对修仙者的本质有了深层次的了解。
果然。
知道的越多,越感觉自己有多麽渺小。
就好像华夏人望着宇宙星空,思考宇宙本源一样。
那种近乎让人窒息的渺小,总会在某一瞬间让人觉得,原来生活中所有的问题,都不在是问题。
嗯。
郑拓点头。
两世为人,让他看待事物,能从多个角度观察。
如此技能,也算是一种天赋吧。
感叹一番修真者的本质,场面上的混乱仍在继续。
“黑煞,你究竟要做什么,引来这么多修仙者,要知道,如此多修仙者死掉都是因为你,你会遭报应的。”
郑拓传音黑煞,询问究竟。
这货引来这么多修仙者,绝对有大阴谋。
“我要你管,管好你自己得了。”
黑煞对郑拓不爽非常。
“还有,作为一名修仙者,你能不能有点公德心,别跟我抢尸气,我弄点尸气容易吗我?”
黑煞对于暗中趁乱偷偷将尸气偷走的郑拓表示不爽。
“什么叫有点公德心,尸气又没有写你的名字,属于无主之物,修仙界规矩,灵物出世,各凭本事,这也能怪我?”
郑拓无语,不住摇头。
有事,绝对有事。
黑煞这货在转移注意力,刚刚自己所问,应该是问道根儿上了。
“听说过仙之墓吗?”
郑拓突然如此询问。
“听说过,那开始一处好地方,那……你怎么知道仙之墓的?”
黑煞突然反应过来。
此地是北海。
别说距离东域的仙之墓,就是距离灵海的万灵城也远的不要不要。
叶良辰这货怎么会知道东域的仙之墓。
“我听说的啊!”
郑拓回道:“我好歹也是出窍期修仙者,出门游历还不让吗?”
郑拓说着,心中暗道一声。
黑煞这货不会是来自仙之墓吧?
回头让葬魔与尸王查一查,保不齐能查出点关于黑煞的底细。
“咳咳……算了,懒得与你说。”
黑煞不想在郑拓说话,因为他感觉这货在套自己话。
既然如此,我不说总行了吧。
继续美滋滋吞噬尸气。
另一面。
场面上的战斗仍在激烈进行中。
轰……
巨响在度出现。
三枚石棺的小小棺材板被轰碎。
结果同样。
尸气同陪葬灵物与法宝全部飞出。
新鲜的灵物与法宝,顿时成为众人争抢的目标。
如此导致的结果就是,战斗的场面更加混乱无比。
成千上百种法宝与灵物,皆为珍品。
对弑仙小黑虎鲸天王来说,或许这些灵物都一般般,难以引起他们出手抢夺的冲动。
但对于那些并不富裕的修仙者来说,这就是机缘,大机缘,大大的机缘。
回头在加上弑仙小黑谢虹这群超级妖孽没有出手,他们更是疯狂争夺。
若不趁此机会狠狠捞一笔,简直对不起咱三舅姥爷的外甥媳妇。
战斗狂暴非常。
其中。
夹杂着郑拓的几尊傀儡。
嘿嘿嘿……
蚊子肉在小也是肉,该吃还是要吃的。
且如此混乱局面,就当历练历练傀儡了。
实际上。
若非因为被万灵花花针对,他早就亲自下场与这群家伙抢夺。
谁还能嫌手里的灵物与法宝太多。
退一万步讲。
自己就算无法使用抢来的法宝,完全可以去拍卖行换自己需要的东西是不是。
可惜。
自己被针对,只能派傀儡进行抢夺。
算了算。
他将目光瞄准三枚石棺中仅剩的三枚袖珍棺材板。
不出意外。
合道果应该在其中一枚袖珍棺材板中。
鲲鹏子分身瞄准一枚。
他自己瞄准两枚。
随时准备出手抢夺。
不仅是他。
虎鲸天王,鱼先生,黑煞……第一批进入此地的几人,皆死死盯着袖珍棺材板。
如此局面。
弑仙小黑等后来的超级妖孽们也发现了问题的关键。
一群超级妖孽。
将目光全部对准袖珍棺材板,随时准备出手抢夺。
等待并未持续多久。
场面上灵物的争抢已尽皆尾声。
那些获得灵物者,要不跑路,要不拉帮结派没有人敢动。
而那些没有获得灵物者,一个个将目光瞄准了袖珍棺材板。
他们毫不犹豫,齐刷刷出手,打出自己的得意神通。
轰……
轰……
轰……
三声巨响一起出现。
三口石棺中,三枚袖珍棺材板全部炸了。
顿时。
与刚刚同样的局面出现。
尸气同陪葬物出现。
普通修仙者关注陪葬品,对其进行争夺。
而是真正的超级妖孽,死死盯着三枚袖珍棺材板中那渐渐散去的尸气。
待得尸气散去的一瞬间。
合道果?
就在郑拓观察的两枚秀珍棺材板其中一枚中,出现了众人梦寐以求的合道果。
合道果远远看去只有拳头大小,桃子模样,整体呈现碧绿之色。
晶莹剔透,宛若绿水晶般引人注意。
“是合道果?”
人群之中,不知是谁,嗷唠就是一嗓子。
顿时。
所有人停下抢夺法宝与灵物的手段,齐刷刷看向袖珍棺材板中的合道果。
合道果,九大灵果之一,在修仙界享有极高声誉。
而合道果的作用之一,便是能够百分之百,让出窍期修仙者完美踏足王级。
完美踏足,代表着元婴与神魂能够完美融合。
这对修仙者来说,绝对是本质上的提升。
所以。
合道果对出窍期修仙者来说绝对是第一宝物,没有之一。
合道果出现瞬间,所有人如被定在原地一秒钟。
下一个瞬间!
嗖……
有黑影出现,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就是郑拓都仅仅只是看到一个影子飞过。
在看清,那黑影已经杀到合道果面前。
“哈哈哈……没想到,我飞鱼今天捡到大宝贝了,哈哈哈……”
飞鱼,出窍期后期修仙者,实力一般,但这跑路的功夫堪称灵海一绝。
其最牛叉的战绩,便是偷了一位王级强者精心培养的灵草后逃之夭夭。
听说。
当时被那王级强者追杀了九天九夜,最后王级强者都累吐血,飞鱼却一点事儿也没有。
从此之后,飞鱼名声大噪。
没行到。
这货竟然躲在暗中,等待大鱼出现。
如今有大鱼出现,其当即出手。
按照飞鱼的速度,就算是弑仙小黑,恐怕也难以追上有备而来的这个家伙。
但是……
在飞鱼出手,准备将合道果收入囊中。
嗡!
那袖珍棺材板中,突然爆发出一股恐怖无匹的力量。
力量强横无比,吓得飞鱼转身就跑。
其速度快到难以想象,估计所有技能点全部点了敏捷。
飞鱼去的快,回来的更快。
待得飞鱼抛开后,那强横冲击波在杀到众人面前,将众人全部震飞。
不仅如此。
九座大黑山,不断有强横冲击波自袖珍棺材板中爆发。
“我怎么感觉出大事了?”
郑拓低语,感觉事情变得不对劲。
“不用感觉,真的出大事了?”
黑煞言语中满是幸灾乐祸。
“黑煞,你什么意思?”
虎鲸仙杀意涌动,看向黑煞。
“没什么意思。”
黑煞望着所有人,如看世界上最美味的猎物。
“真是一群天真可爱的修仙者,如此简单伎俩都会上当,我真不知该说些什么。”
黑煞看上去高傲的让人很想给其大脸盘子一脚。
而在众人不解之时。
在一枚袖珍棺材板中,有尸体缓缓腾空。
尸体身穿黑色战甲,脸上带着奇怪面具。
其原本仅有一米多的肉身,在众人眼中疯长。
连带着身上的战甲也在疯长。
转眼间。
尸体化为一尊两米高低,身穿黑色战甲,面带奇怪面罩的黑色战神。
一尊尸体的变化,便是九尊尸体的变化。
九座大黑山,九口石棺,其中尸体全部出现。
他们像是守护神明的守卫,仅仅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便给人一种无言的压抑之感。
九尊守卫中,有三尊守卫胸皆着灵物。
其中一枚为合道果,另外两尊中,一尊带着一本古书,还有一尊的胸前,竟然也带有一枚合道果。
没有错。
场面上竟然出现两枚合道果。
“你们不是想要合道果吗?”
黑煞高举双手,竟然能够控制黑色守卫。
“来吧,合道果就在这里,有本事过来强吧。”
没有人知道黑煞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但是面对合道果,没有人能够淡定。
就算是不动如山的鱼先生,灵海第一人小黑,还有郑拓这个真正的大爹,全部对合道果抱有极高热情。
合道果,就是出窍期强者心目中的神。
“还在等什么,动手……”
人群之中,郑拓的傀儡喊叫一声。
顿时。
人群如被点燃的火焰,各自神通打出,试图以神通还将九尊黑色守卫淹没,从而抢夺合道果。
“住手,住手,住手……”
虎鲸仙的叫嚷已经晚了。
神通齐出,铺天盖地,杀向九尊守卫。
宛若一条七彩大河,炫目而充满死亡。
“一群大傻子,你们疯了吗?”
虎鲸仙激动不已,咒骂之声响彻天地。
刷!
弑仙小黑出手,竟挡在九尊黑色守卫前。
其面对漫天神通化为的神通七彩长河,抬手猛然一挥。
乌光闪烁,并不炫目,当即将七彩长河化为虚无,消失不见。
众人当即停手。
一来惊叹于弑仙小黑实力竟如此恐怖。
数百为修仙者出手,竟然被其如此轻易化解,灵海第一人,名不虚传。
二来。
众人没有搞明白,其为何出手。
明显黑煞的黑色守卫与大家是对立面,弑仙小黑竟然帮助对方。
“一群大傻子,你们疯了吗?”
谢虹声音滚滚,咒骂众修仙者真是一群废物。
众人修仙者虽不爽,却也不敢说什么。
谢虹这个家伙因为是蟹王族之人,所以极度好战,且非常嗜血。
一个眼神不对,这货就能出手将你干掉。
此刻。
其处于暴怒状态。
没有人敢触起霉头,胡乱说话。
见没有人说话,水木上前一步道:“各位道友,合道果虽为九大灵果之一,但其本身非常脆弱,各位道友神通广大,随意一人的手段,都可能将合道果打碎,所以,还请各位道友小心一些,若合道果被打碎,恐怕,道友仙路今日便也到了尽头。”
有水木解释,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合道果就算是九大灵果,堪称神物。
但其本身还是灵果属性。
灵果这种东西在修仙界中格外脆弱。
别看是九大灵果之一的合道果,正常来讲,一名元婴期强者出手,就能将其打碎。
被打碎的合道果,便是渣渣,没有任何效用。
实际上。
这也是修仙界的平衡之处。
合道果作用非凡,所以,本身会非常脆弱。
就好像修仙者修行,需要经历雷劫洗礼一样。
修仙界看似没有规律,实际上出处存在规律。
合道果本身防御力不够,所以他会吸引强大生物进行置换。
其给予强大生物好处,而强大生物负责安全保护。
现在看。
难道黑煞便是合道果的保护守卫不成?
“还真是一群莽撞的家伙,不过你们以为刚刚的攻击能伤到合道果,那你们就太天真了。”
说着。
黑煞催动某种法门。
顿时。
九尊黑色守卫身上,出现了强大的封灵纹。
也就是说。
就算刚刚弑仙小黑不出手,众人的攻击也对九尊黑色守卫无用。
“黑煞,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郑拓仗着胆子,高声询问。
“我的目的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趣的事已经开始。”
黑煞露出奸诈模样。
其当即催动某种传音神通。
“合道果出世,修仙界规矩,灵物出世,各凭本事,来吧,让我看看究竟谁才是最后的幸运儿。”
黑煞传音四方。
外界。
原本还有成千上万犹豫不决是否要进入此地的修仙者,当即受到合道果的诱惑。
他们宛若扑火的飞蛾,冲向鲲鹏祖师寝宫。
顺着一条金光大道,杀到腹地之中。
外界!
一群大佬躲在暗中,等待着自家妖孽的归来。
“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
虎鲸族长眉头微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我也感觉有些问题,难道是下面出了事。”
有虎鲸族长老点头,也感觉到了阵阵不安。
“虎鲸族长,你也感觉到了吧。”
谢横声音传来。
其面露严肃,望着脚下这片深海大陆,想起了某些传说。
“不会是深海大陆下面镇压的那个家伙要出来了吧?”
谢横等人自然都听说过关于不死不灭生灵的传说。
传说中。
那不死不灭生灵,便被镇压在深海大陆之下。
如今。
他们身处此地,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息。
这气息非常诡异。
不强不弱,让他们都感觉到难受。
所以,让他们想起来关于深海大陆的传说。
虎鲸族长没有针对谢横,因为他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
“就算不对又能怎样。”
鬼娘娘摇头。
“这该死的深海大陆不让你我踏足,其中就有危险,也只能靠这群小家伙们自己化解。”正说着。
虎鲸族有探子回报。
得到消息后,虎鲸族长面色大变。
“告诉少主,不要在继续抢夺合道果,速速归来,要出大事了。”
虎鲸族长面色无比难看。
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虎鲸族长,搞得如此严肃,究竟发生了什么?”
谢横询问过来。
虎鲸族长看看谢横,在看看一脸关心模样的鬼娘娘。
“合道果出世,而且,下面有鲲鹏祖师寝宫!”
“什么?”
谢横声音变得有几分惊愕。
“鲲鹏祖师寝宫不是应该在……那个地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谢横想到了某些禁忌,没有敢继续说下去。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
虎鲸族长眼露深邃。
“鲲鹏祖师寝宫突然出现在深海大陆,恐怕不是什么好兆头,也许……”
虎鲸族长看着谢横。
“也许……也许被你言重,此事或许当真与那不死不灭生灵有关。”
面对虎鲸族长所言,谢横与鬼娘娘沉默。
片刻后。
“不行,我得快些通知族内准备对策,若那不死不灭生灵出世,整个灵海怕是都会被其搅的天翻地覆。”
谢横看着五大三粗,实际上心细的很。
其立刻亲自催动灵符给族内传音。
鬼娘娘见此,同样立刻给自家族群发送消息。
当然。
虎鲸族长在发现问题不对时,已经发送过信息,叫族中多有准备。
三大霸主族族群的大人物有如此稍稍举动,结果便是整个灵海,都在因此为此时而震动。
灵海,万灵城,某华丽寝宫中。
“该死的家伙一个接着一个出世,真是让人头疼!”
万灵之主揉揉额头,深深吸上一口气。
“主人,要不要通知下去,让灵海各族多有准备。”
有老奴,小心翼翼说道。
“嗯,去吧去吧。”
万灵之主摆手,老奴立刻着手通知。
片刻后。
万灵之主抬眼,望向东域方向。
“仙路仙路,你究竟什么时候开启,要莫早些,要莫晚些,千万千万别在我最关键的时刻开启啊!”
万灵之主趴在床上,眼中透漏着一丝丝的迷茫。
而在这迷茫之中,不知不觉便浮现出一个让她暴怒的身影。
“该死的叶良辰,坏我大事,我绝饶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