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1l7優秀小說 祭煉山河笔趣-第1820章 天靈族相伴-r6s0s

祭煉山河
小說推薦祭煉山河
冰天雪地,吐气成冰,眼前入目所及,皆是极寒。空间震荡中,一道道身影,悄无声息从中浮现。秦宇脸色一变,抓住程浩然,两人身影暴退!下一刻,他们先前所在,地面积雪瞬间爆开,变成无数齑粉,可怕力量在空气中急剧震荡。
众人脸色微变,下意识各自散开,眼神露出警惕,冷冷锁定而来。可当他们,此时看清出手之人时,脸色纷纷微变,眼底更多了几分忌惮。
囹圄!
第九道主这次,只带了他一人,但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因为囹圄一个人,便足够让今日,各方白玉京修行者,自心底生出压力。
程浩然又惊又怒,低吼,“囹圄你疯了?为何对我们两人动手!”但很可惜,他的愤怒并没能,让囹圄生出半点顾忌,他眼眸依旧冰寒,抬手向前按落,空气中的温度,再度疯狂降低,竟凭空生出“咔嚓”“咔嚓”冻结声。
秦宇一拳打出,将周身封冻之力震碎,“我们走!”低喝中,他转身一步迈出。程浩然心有不甘,可想到师尊的吩咐,只能咬牙跟在身后,两人一前一后,就此消失不见。
囹圄微微皱眉,因为此刻有一道身影,拦在他面前。
第一道主座下弟子沉声道:“囹圄,不管你为何出手,你我进入这座世界,是为了寻找世界本源,未免意外最好不要惊动,这座世界中的土著生灵……”话只说了一半,他面露惊怒,下一刻强大力量波动爆发,似石破天惊。
轰——
巨响中,第一道主座下弟子,被直接震飞出去,人在半空之中,口鼻七窍就在喷血,脸色变得惨白,一双瞪大眼眸中,更是充斥惊怒、骇然。一来没想到,囹圄竟敢对他动手,二来是因为……囹圄的实力,比想象中更强!
一拳打退此人,囹圄没半点迟疑,一步迈出追杀而去,留下其余白玉京众人,一个个皱紧眉头,但至于心中如何想的,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毕竟,囹圄实力太强,如今主动出手,针对第七座白玉京的修行者,对他们而言是好事。
摩可那淡淡道:“诸位,这件事或许涉及到,两座白玉京之间的私怨,我们不好干涉,还是赶紧做事吧。”说完,他拱了拱手,“我等告辞。”他转身,带着另外两个同行修行者,直接消失不见。
“我们也走吧!”
“囹圄性情乖张、古怪,惹出麻烦来,自然会有诸位道主,对他进行处罚,我等不必插手。”
“寻找天地本源才是紧要!”
唰——
唰——
一道道身影相继离去。
而此时,秦宇跟程浩然,正在躲避囹圄的追杀,好消息是因为第一道主弟子,出面阻挡一下,导致囹圄追杀时机受影响,两人暂时脱离锁定。
可问题是,秦宇感知的很清楚,囹圄依旧能够,模糊感应到他们。只要不怕浪费时间,就能一点一点,逐渐锁定他们。而问题,应该是出在他身上!
果然,第九道主之前,真的有所发现,囹圄此时出手,就是最好的证据。可为什么,他要等到现在?之前九位道主齐聚,只要第九道主开口,秦宇插翅难飞。除非……他心存他念,不愿让其他道主,知道秦宇的秘密。
程浩然道:“海王阁下,我们难道要一直躲下去?”
秦宇眼底闪过精芒,略微停顿,道:“你我分开。”
程浩然皱眉。
秦宇淡淡道:“囹圄是冲本座而来,你独自离去,他并不会追杀你……道主送你我二人,进入这方世界,是为了夺取天地本源,不能都被囹圄拖住。”
程浩然面露迟疑,“海王阁下要一个人,应对囹圄?”
秦宇道:“他很强,但本座也非毫无抵抗之力,你留下来,我只会分神。”不给程浩然,继续说话的机会,秦宇拂袖一挥,直接将他震飞出去。
“你我日后再见!”
唰——
他身影一动消失不见。
而就在,秦宇离去后,空间震荡中破碎,一身杀意包裹无数肃杀风雪的囹圄,从中走出来,他冰冷眼神扫过,身体骤然绷紧的程浩然,旋即收回目光,一拳打碎空间,再度跨入其中。
程浩然吐出口气,后背微湿。
果然,罗冠说的没错,囹圄的确是冲他而来。
可……凭什么?我是堂堂第七道主坐下真传,半步踏入永恒境的强者!你居然,就只是冷冷的,在我身上扫了一眼,然后就走了?瞧不起谁呢!
好气哦!
程浩然脸上阴晴不定,有心想追上去,逮住囹圄一通输出,好让这小子知道,他程某人这些年的书,也不是白读的。虽然没能,从书里读出一个颜如玉,但也炼成一身本领。
热血沸腾,心跳加速……可最终,程浩然叹一口气,面露颓然。算了,书上有云,男子汉大丈夫,要懂得审时度势,要知道何为能屈能伸。
秦宇被囹圄追杀,基本算是废了,那么我就要一个人,背负起老师的期望。所以,我一定要更加努力,不能被这些事情拖住,坏了老师大计!
对,就是这样。
深感自己现今,是忍辱负重的程浩然,心中觉得舒服许多,转身离去。
唰——
空间震动,秦宇走出来,如今他已经进入,这座世界的极北之地,空气中的温度,更是低的恐怖。它们包裹周身无孔不入,以秦宇修为,身在其中居然也感受到了,一阵阵好似针扎的刺痛!
深吸口气吐出,秦宇没再继续逃避,他转身看向身后,静静调息等待,神色一片平静。不论囹圄为何要杀他,秦宇接下来,想要顺利进行最初制定的计划,就只能先料理了他。
振臂一扬,金翅大鹏冲天而起,伴随着啼鸣声,它恢复出本体模样,苍穹骤然黑暗下去,天地间狂风大作!
轰——
空间破碎,囹圄从中走出,他并未理会盘旋在头顶,遮天蔽日的金翅大鹏,冰冷眼神落在秦宇身上,像是无形长刀,瞬间贯穿肉身、魂魄,将他钉死原地!
“囹圄!”秦宇大声道:“本座罗冠,受第七道主邀请,参加今日之事,与你之前从未见过,更与第九道主之间,没有任何冲突,你为何杀我?”
囹圄微怔,似乎没想到,秦宇主动停下等待,居然还会问出这个问题。他顿了一下,却并未回答,一步向前踏落。
轰——
整片天地骤然一沉,两人所在之地,方圆千里范围内,数座巨大冰山,此刻分崩离析,被恐怖力量直接压碎!而这些,只是余波扩散,所导致的一幕,真正承受这些镇压力量的秦宇,如今遭遇可想而知。眉头皱紧,他抬手向前一握,剑鸣中山河剑浮现,重重向前斩出。
镇压力量被剑息撕裂,囹圄已经逼近,秦宇提剑迎战,两人身影快如闪电,直接纠缠在一起。厮杀中每次碰撞,都伴随惊天巨响,爆发出恐怖力量,横扫周边一切。冰冷、死寂的冰雪世界,此刻被搅动,彻底沸腾!
而来自极北之地的厮杀,所掀起的动静太大,不可避免的惊动了,残存在这座世界中的土著生灵。
厚厚的,用数层兽皮缝制而成的巨大帐篷中,一团篝火熊熊燃烧,添加的特制兽油,散发出刺鼻味道,有些像是马粪与马尿的混合。但在死亡阴影笼罩下,天灵族没有任何选择,这些年来外面越来越冷,已经死去的世界,正一点点失去最后的余温,他们只能艰难的挣扎存活。
突然间,帐篷从外面挑开,冲进来一名大汉,他全身上下都包裹在兽皮大衣中,只露出一条缝隙看路。随着他进来,帐篷中涌入一股寒气,燃烧篝火蓦地暗淡许多。
“大族老,在北方的冰雪绝域中,出现了强大力量波动!”大汉跪地行礼,拉下厚实的皮帽,露出一张因为冰寒,而通红的面孔,此时满脸激动。
大族老佝偻的身体稍稍坐直,昏黄眼眸中,浮现一丝精芒,“阿布,确定吗?”
阿布道:“族中饲养的雪灵虫,对北方雪原上的感应很敏锐,它们已经有了动静,基本可以确定。”
“很好!”大族老起身,干瘦、枯瘪的脸上露出喜悦,“出动所有祭祀,驱使雪原生物狩猎,这些外来的入侵者,他们的血肉、力量将为我族,继续活下去提供力量。”
阿布起身,重重拍打胸膛,“是,请大族老放心,我们一定带回猎物!”
“不!”
大族老起身,他身体之中,传出“噼里啪啦”骨骼爆鸣,整个人瞬间年轻起来。枯瘦的身躯,重新变得健硕,甚至比眼前的阿布,都要更加强壮。
“大族老!”阿布瞪大眼睛。
“我的时间不多了,原本以为,要躲在帐篷中,煎熬到死亡降临……现在,就让我出手,最后一次为族群狩猎,这也是老夫最后能够,为你们做的事情。”大族老声音低沉浑厚,此刻的他哪里还有,之前半点苍老、疲态。整个人,俨然就是一个三十余岁,正值壮年的巅峰状态,眼眸精芒涌动,气息强悍至极。
阿布眼珠发红,因为他很清楚,大族老如今的状态,是激发了体内最后生机,一旦这股生机损耗殆尽,大族老就将殒落。
“是!”
他重重捶胸,转身大步离去。
很快,天灵族的营地中,走出一道道黑影,他们全身都包裹着厚厚的兽皮大衣,对大族老沉默行礼。
“出发!”
一行人起身,走向北方的雪原,身影消失在风雪之中。
而此刻,秦宇跟囹圄之间的厮杀,依旧还在继续。囹圄真的很强,甚至比之前第七道主给秦宇的玉简中,所记录的更强。而且,他本身所修炼的,应该就是某种冰寒属性功法,如今身处这座,已经死去的世界中,不仅可以适应这里的环境,自身修为甚至还能,得到很大程度增幅。
此消彼长,更何况囹圄本身就很强,秦宇能坚持到现在,还没动用点燃的香火,靠的是太虚渡海铃作弊。不然,真的撑不住。至于为什么,不使用燃烧的香火……这玩意不多了,他必须节省着点,用在真正的关键时刻。
“秦宇,雪原有些变化。”小蓝灯的声音,突然在脑海响起。
秦宇山河剑斩落,同时身影退后,避开来自囹圄的一击,脸色有些难看。这家伙,的确是个疯子,居然一点都不退避,处处都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什么变化?”
“有些东西正在觉醒。”
秦宇暗暗皱眉,“这片雪原中还有生物?”他之前并未感应到,丝毫的生命气息。
“并非普通生灵,而更想是极寒欢迎下,所凝聚出的精灵体,本身与雪原一体,很难察觉到它们的存在。”小蓝灯缓缓开口,“这些精灵体之前,一直都在沉寂状态,并不像是被你们之间的战斗惊醒。”
秦宇道:“你的意思,它们是被其他人唤醒?”
“很有可能。”
秦宇一瞬间,就想到了不久前,进入祭坛的时候,第一道主给予的提醒——这座世界的土著生灵!
莫非,与他们有关?
“这些精灵体很强?”
“单个并不强,甚至可以说非常弱小,只能让极小范围内的温度,出现一些轻微下跌。”小蓝灯略微停顿,“不过它们的数量,非常非常多。”
秦宇抬起山河剑,整个人被重重震退,撞断了一座冰山,身体将寒冰层撕开,产生巨大裂缝。在这过程中,他咬牙低吼,“所以呢?”
小蓝灯道:“不出意外的话,这座雪原很快就要被冰封,所有一切生灵,都将被冻结于此。”
“能不能困住囹圄?”
“可以。”
秦宇眼神一亮,“很好!”
轰——
他冲天而起,抬手重重斩落,“囹圄,你不要逃,你我今日大战一场!”
小蓝灯道:“你似乎并不担心自己?”
“当然,你可是一颗大日,难道我还能被冻死在这?”秦宇大笑,山河剑斩下。
雪原之上惊雷滚滚,可在这场恐怖厮杀中风声渐小,随之而来的是空气中,越发恐怖的低温。
厚厚的积雪,逐渐从晶莹剔透的洁白,变成一种浅淡的蓝色,就像是一种晶体,给这片昏暗苍白的世界,增添了一丝亮丽的色彩。
但这份亮丽,所代表的却是,绝对的死亡与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