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55p好看的都市小说 伐清1719-第五百四十三章 責任內閣制推薦-khsx0

伐清1719
小說推薦伐清1719
宁忠海的担忧并不是杞人忧天,实际上已经有不少人能够看出工商大兴背后所带来的重重矛盾,即在这个转变阶段的过程中,本身需要牺牲大量的人口、环境甚至是其背后带来的一切代价。
辛亏宁楚在之前进行了长期的战争,拥有大批的战俘可以缓解这个过程中产生的阵痛,因此目前并没有被更多的人感受到,他们能够感受到的变化,其实放在个人的层面上是很小的,几乎可以说微不足道。
然而放在了国家的整个大层面上,这个变化是极其离谱的,甚至有些吓人,从粮食产量、生铁产量,甚至是人口数量的增长上,都出现了很大的变化,整个宁楚几乎就像一辆加速越来越快的马车,朝着前方驶去。
程望脸上带着些许担忧,叹气道:“陛下圣心独运,所作所为都有自己的主张,眼下我们只能静观其变了。”
“不,在朝廷上我们可以静观其变,但是在大局上,一定要跟着陛下的步调走。”
宁忠海挥手道:“我大楚同准格尔的战争,大抵会在今明两年内彻底结束,可是同俄人的战争,或许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们需要将力量下沉到地方上去,最好是要到东南亚,到时候才能吃到第一口好处。”
不得不说,宁忠海作为工商部尚书,其阳光还是非常敏锐的,他一眼就能看出大楚的战略重心虽然在北方,可是经济发展的重心却始终都在南方……..特别是这一次同英法瑞典三国的谈判,几乎已经透露出皇帝的想法——对于规则内外,他的对待方式都是不一样的。
规则内即指当初宁渝在内阁会议上划定的圈子,在这个圈子里面不能存在封君,不能存在豪强,如果有那都会受到朝廷的残酷打击,因为那些地方都属于核心。
可如果是在规则外,可以有封君,可以有豪强,也能充分满足大家的野心,只要你有能力,就都可以出去开拓发展,但是与此同时,朝廷不会为你兜底,是赚还是赔都看个人能力。
宁忠海心中明白,想要让勋贵派长期不衰,光靠国内的影响力是不够的,倘若等到目前的这批功勋老臣逐渐老去后,再想要如今的鼎盛地位是绝无可能的,因此必须要持续不断对外开拓,才能始终维持勋臣派的地位。
程望点了点头,轻声道:“只是眼下很多人的目光还是只停留在国内,实在是太短浅了些…….京察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实在是令人汗颜啊!”
“无妨,树大有枯枝,都察院会帮我们清理这些人,但是咱们自己,不能出现原则上错误,否则即便是陛下,也救不了我们。”
宁忠海脸上带着些许凝重,他望向了紫禁城的方向,悠悠叹了一口气。
……….
“江南士风柔弱,可不是没有敢于出手的勇气,薛公此举堪称一时表率,只可惜让董成玉和盛奇这二人侥幸过关,未免有些遗憾。”
在南京城的一处茶楼中,一名青衫老者脸上带着些许笑意,正是江南大儒严鸿逵,而在他的下首,则坐着一人,却是主持京察之事的左都御史薛海云。
薛海云脸上带着些许苦笑,轻声道:“京察非党争之工具,在下即便是主持京察,也不可能肆意编造,否则只会引起陛下的不快。倒是这一次京察中,出现的问题确实不少,却让人多少有些忧心。”
“哦?薛公的意思是?”
严鸿逵不同于他的好友吕毅中,他多少还是比较热心于政局的,只是皇帝不太欣赏他,也只能平日里读书聊以自娱,可是像这种朝廷消息,他也往往都带着很大的好奇心。
薛海云摇了摇头,“严格来说,大楚立鼎以来,诸事都尚顺遂,可唯独有一点,朝廷官员与商贾之间的联系却是太过于紧密了,就拿那个董成玉而言,我虽然没有证据能证明他在南京旧城改造方案中有谋私利的情况,可是他每日里都同那些商会商人们宴饮,着实令人不齿。”
“世风日下啊!我士林君子,岂能同那些满身铜臭的商贾同流合污?”
严鸿逵脸上带着几分惋惜,“陛下重用工商,为的虽是富国强民,可是终究并非堂皇正途,且那等商人为了谋取暴利,残害生民无算,就好比那条所谓的宁沪铁路,虽然不知道修来到底有何用。可是眼下据说已经为此死了数十人…….”
薛海云脸上点了点头,虽然他知道这死的数十人,都是战场上俘虏的八旗兵,可是圣人教化之地,怎么能够这样罔顾人命呢?就算是八旗俘兵,那也是人啊!
“陛下如今大兴工商,这些话就不要再说了,到时候让人听到了平白生出误会。老夫以为,我士林一派前番屡遭挫折,如今陛下似乎多有重用之意,在这个关键口可不能再惹怒陛下.,就连次辅大人也是这么以为的……”
相对于还算鼎盛的勋贵派,士林派早已经元气大伤,因此对于皇帝还是颇具忌惮心理,而且眼下随着李绂和薛海云的上位,他们也开始尝试着转变思路,不再做那茅坑里又硬又臭的破石头了……..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大家伙在这方面还是很有灵性的。
严鸿逵脸上露出几分迷茫之色,刚刚还在抨击工商呢,怎么这位大人的意思就要绕开了?这当官的都这么能见风使舵吗?看来这敌人根本就不是在外面,就出在士林一党的内部啊……当年的东林就是这么完蛋的!
一想到了东林党,严鸿逵就来了劲,他抚须道:“薛公,纵使工商势大,可是我江南士林风骨也不弱啊,再说了还有湖广士林、浙闽等地士林,真要说起来,也是能够争上一争的,何必在这个节骨眼上松懈?”
薛海云斜斜瞥了一眼这个老顽固,顿时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低声道:“严先生,这去年才兴起了一场士祸,逼得陛下不得不痛下杀手,如今为何又要这样蛮干,咱们得保存力量啊…….这工商嘛,注定没法阻拦的。”
严鸿逵冷哼道:“去年的士祸是他们不尊国法,还动辄串联想要造反,被陛下镇压也是纯属活该,可是咱们是为民请愿,岂能相提并论?至少工商的发展,不能就这么肆无忌惮,薛公职掌乌台,正应当狠狠一刹歪风邪气。”
老头子心直口快,却是让薛海云听得眉头一皱,他不愿再与其争辩,便轻轻哼了一声,选择了告辞离去,而严鸿逵见此情景,当下也不欢而散,却是为日后士林一派的分裂埋下了隐患。
等坐上了马车之后,薛海云心中有些忧虑,虽然说他也是士林一派,可是他跟严鸿逵这种老顽固完全不一样,他对于工商的崛起虽然有警惕心理,可是也明白这是如今的大势,任何人胆敢阻拦在前面,都会被时代给无情地碾压过去,即便是他薛海云,甚至是李绂。
可问题是,薛海云今日同严鸿逵的会面,已经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士林派对于之前的失利,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做出太多的反省,而这些人的存在,势必会影响到将来陛下对士林的看法,也就会影响到对他们这些人的看法。
毕竟有一个猪队友的存在,不管什么事情都能被破坏得干干净净。
只是薛海云心中有些犹豫,因为他还不清楚次辅李绂到底是什么想法,要说起在朝堂上的地位,他薛海云毕竟不算最核心的人物,次辅李绂可是皇帝宁渝在当年东征都督府的老人,他在皇帝心中的地位还是非常高的。
想来想去,薛海云也不顾敏感,径自让车夫去了李府,想着求见次辅李绂,以便于应对眼下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只是还没等他到李府的门口,却见新任侍从室副主任刘统勋出现在他的面前,脸上还带着几分凝重。
“薛大人,陛下有请,还请大人随下官速速进宫吧。”
原来刘统勋在山西说服了孙嘉淦出仕之后,累功获得了升官的机会,并且还被宁渝亲自提拔为了侍从室的副主任,从而一朝得以成为皇帝身边的近臣。
薛海云很欣赏这个后辈,当下连忙拱手,随后跟着刘统勋进了宫,等到了奉天殿之后,只见宁渝跟着几位大臣已经在那里闲聊了。
“臣薛海云拜见陛下。”
宁渝见到薛海云过来,连忙热情地招呼道:“薛卿赶紧过来,刚刚朕还在问你呢。”
薛海云诚惶诚恐地走上前去,低声道:“陛下,有事但管吩咐…….”
“朕就像知道,听说现在士林还是有些不满意,觉得朕在京察中还是有些偏袒,你看要不要组织人来一起斗啊?”
宁渝脸上带着几分笑意,仿佛根本没把自己说得当成一回事。
可是这话一处,却使得在场中的士林派大佬们脸色一变,无论是次辅李绂还是薛海云顿时心里叫了苦,想来这是皇帝已经不满意了,而首辅崔万采脸上却是带着几分苦笑。
至于宁忠海、程望等人,则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喜,看来这猪队友不光是自己这边有,对方似乎也不少。
次辅李绂当即摇头道:“回禀陛下,京察一事已经由陛下亲口定下,岂能再有反复?纵使些许小人有些意见,也只不过是庸人之言罢了,陛下无需放在心里。”
宁渝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朕思来想去,觉得党争难以避免,还不如将它摊开到明面上来说,要斗就好好在明面上来斗!”
“陛下,此话可说不得……臣等都是为了大楚所思,绝非为个人私利…….”众人大吃一惊,皇帝居然把他们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了,这可怎么能行…….
宁渝摆了摆手,“哎,朕当然知道你们是为大楚而争,可是朕以为,争一争不是坏事,特别是在当官这种事情上,更要好好争上一争!以后可不能随随便便就能做官了,必须争赢了才能当官!”
争赢了才能当官?这话说得虽然挺实在的,可是在众人耳朵里,却显得多多少少有些别扭…….
“陛下,这不是鼓励大家伙党争吗?天下没这个道理吧?”次辅李绂终于忍不住了,他决定要告诉宁渝这么做有多么严重,这当皇帝的,怎么能让臣子们主动去党争呢?
宁渝听到这里,似乎对李绂的回答有些失望,有些遗憾地咂摸了下舌头,“这可不行啊,你们就算是要党争,这水平也要尽快提升上来才行,眼下光靠这点本事,可达不到朕的要求。”
什么?党争水平不行?这使得众人目目相觑,这话似乎不应该由皇帝说出来,虽然大家伙当官也才没几年,这水平确实还不算很高,可是哪有皇帝主动要求臣子提高斗争水平的,这不是给自己找刺激吗?
众人不明白,可是首辅崔万采心里门清,眼下这位年轻的皇帝心里可是有着大图谋,只是眼下谁也没有猜透罢了。
宁渝好整以暇地解释道:“过去的时候,咱们虽然改革了科举,改变了提拔人才的选拔内容,可是这毕竟只是其中的一方面,咱们要改,还有另外一个方面要改,那就是责任内阁制!”
“什么是责任内阁制度?”首辅崔万采好奇地问道。
宁渝笑了笑,“过去的时候,你们当官的都是没有责任的,这天下治好了治坏了都跟你们关系不大,治好了是因为圣天子在朝,治坏了那是昏君无道,就你们是最清白的,哪怕天下出了漏子,你们还能继续当官!”
“可是朕以为,内阁既然负责处理国中政事,那么也需要进行负责才行,绝不能轻轻松松地甩锅了事!”
这话说得众人面面相觑,似乎听起来有点明思宗的味道了……大家心里顿时就有些不忿了,咱们都是给你老朱家…..不对,给你老宁家打工的,这天下治坏了怎么可能追究我们呢?我们都是大大的忠臣啊!
现在倒好,皇帝要找咱们忠臣的麻烦,这可不是一个当皇帝应该干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