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6638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柯南之從聊天羣開始 ptt-第742章有希子;大少爺變帥了相伴-0kby6

柯南之從聊天羣開始
小說推薦柯南之從聊天羣開始
“小修真厉害,一下子又解决了一件案子。”
某个餐厅里,司徒修、小泉红子、小兰、园子、柯南五人正在吃着关东煮。
“哈哈,主要是我太聪明了。”司徒修笑着说道。
“………”众人。
…….
几天后的清晨。
司徒修迷迷糊糊醒来,眼前花白花白一片,散发着某个香味。
又是红子的房间。
哎,这日子没法过了。
司徒修打了个哈欠,抓了几下,起床洗漱一番,临走前说道:“红子姐姐,今天要去看星星,可能晚上不会回来了。”
“嘤~”轻吟的声音从小泉红子口中发出。
米花町,2丁目22番地。
阿笠博士家门口,步美、元太、光彦三熊孩子正在闲聊,没一会儿柯南加入进去,然后是灰原哀。
“小修好慢啊。”
“对了,今天博士不去了吗?”
“是啊,博士临时有事,拜托了柯南的妈妈。”
“步美,那不是我妈妈。”
忽然一辆车停下来,超豪华的红色轿车,车窗门缓缓降下来,驾驶座上是一位戴着墨镜的美女。
“嗨,各位小朋友,好久不见。”
“哇,姐姐你好。”
有希子听到小孩子喊姐姐,脸上笑开了花。
柯南撇了撇嘴,心中吐糟,一大把年纪了,还在那装年轻。
“咦,那个臭屁的小鬼怎么还没到。”有希子左看右看,发现司徒修不在。
“咳咳,我好像听到有人在背后说我很帅!”
从车子后面传来两声咳嗽,便见司徒修走了出来,停在车窗边。
四目相对。
有希子尴尬一笑,“哎呀!好久不见,大少爷,又变帅了。”
“不错,女仆也变漂亮了。”司徒修正儿八经的点头。
“呵呵…”柯南呵呵一声,都是赌惹的祸,害人不浅。
三个熊孩子一脸茫然。
灰原哀淡淡一笑,感到很有意思。
……
艳阳高照,晴空万里。
一辆红色的小车行驶在马路上,这条路是前往群马县,看星星需要天体观测,刚好群马县有出租望远镜的服务,而他们顺便去旅游一趟。
在东京这样的大城市,夜晚的霓虹灯实在太闪耀,把星星都隐藏起来,因此不少观测星星或者星座的人都会选择山野寂静的地方。
“啦啦啦~”三个熊孩子高歌一曲,都很开心。
忽然,元太说道:“为什么这么冷的天来看星星?”
“就是因为冷,我们才来看星星,冬天的空气比较清澈,更容易看到星星,而且今晚是新月!是天体观测的最好时机。”柯南解释道。
“新月?”步美疑惑。
“新月就是半月形露出一点,那时候的月亮没有十五的月亮亮,也就不会因为月亮太亮遮掩住星星。”司徒修解释道,其实就是初一的月亮。
“哎,只看星星感觉好无聊啊。”元太嚷嚷道。
“不一定额,看星星可以学习到有关星座的知识,正适合我们,而且如果发现了新的星星,还可以给它起名字。”灰原哀淡淡道。
“起名?能给星星起名!”三熊孩子都露出浓厚的兴趣。
“嗯,当然小行星不行,因为不进行多次观测并确认其轨道就不能被认定为是发现,但如果发现的只是彗星,也许可以也说不定!”灰原哀笑着说道。
“哇,好棒,我们起什么名字呢。”三个熊孩子开始有些期待。
“要不就叫米花少年侦探团彗星,怎么样。”步美兴奋道。
“不行哦,只有小行星才能取你喜欢的名字,彗星能取的只能是发现者的名字,而且是最早申请的三个人的名字。”司徒修记得书上是这样说的。
“啊~”三个熊孩子一愣。
灰原哀点点头,开口道:“的确是这样,听说有彗星同时在世界各地被发现,所以就有几个外国人的名字连在一起成为彗星名字的。”
“那,如果是我们发现彗星后尽快完成申请就可以把它叫做吉田·圆谷·灰原啦!”光彦兴奋道。
“啊!”众人惊愕。
司徒修呵呵一声,这家伙才8岁啊,满脑子在想什么。
元太气呼呼道:“光彦,为什么没有我的名字!”
“是啊,还有柯南、小修。”步美一脸生气。
“啊,那个,那个,只能三个人的名字。”光彦弱弱道。
“哈哈,还真有意思。”有希子忽然笑出声。
“注意开车。”柯南撇了撇嘴。
小孩子的想法真奇妙。
灰原哀看着车窗外面的景色,忽然低下头,右手被人握住,还被人捏了两下。
她侧头一看,司徒修的手握着她的手,司徒修却在跟别人说话。
这小屁孩几个意思!!
灰原哀眉头一皱,表示不满,如果车里没有人,她要抬起手把那只手咬一口。
……..
乡间小路,一辆红色小车行驶到一座大房子前停下,房子旁边的空地上还有几辆车。
“就是这间旅馆,看起来不错嘛。”有希子打开门下了车,看着大房子说道。
拿好行李背包,一行人走进旅馆里面。
“你就是工藤女士对吧,我们恭候您多时了,请这边登记簿上签个名。”
刚进入旅馆,门口一位中年男子上前打招呼,他是旅店的老板天土陵司。
“是的。”有希子点点头,跟着男子走到柜台处,在登记簿上签名。
“好浓的酒味。”
司徒修闻到一股酒味,左右看了一下,楼梯那里有一名女子醉醺醺的靠在墙上。
“喂,那个,你也是被麻雄叫到这里来的吧!”那女子嘴里嚷嚷着。
有希子闻言,侧头一看,女子醉醺醺的走过来。
那女子走到有希子面前,忽然抓住有希子的肩膀,嚷嚷道:“求求你告诉我,我要向他道歉,麻雄他到底在哪里啊?”
“喂,你在说什么,什么麻雄,我不认识。”有希子眉头一皱。
“别装傻了啊!!就是戴着相同对戒的河埜【yě】麻雄啊!!你那里也有他寄去的请帖对吧!”那女子大吼一声,抬起手亮出一枚戒子。
“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们今天可是头一次来这里。”有希子一脸不悦,甩开女子的双手。
这一下,女子仿佛清醒过来,连忙说道:“这样啊,对不起,真对不起。”
说完,女子落寂地转身离开。
众人只觉莫名其妙,步美说道:“那个阿姨什么情况。”
“她啊,是野之宫悦子小姐,是我大学的学妹。”
天土陵司望着那女子的背影,然后继续说道:“刚才她所说的河埜麻雄是我的学弟,两人是未婚夫妻,之前两人来我这里住宿,但是自从一年前两人大吵了一架后,就不见他的踪迹了。
可在上个星期,好像收到一封他寄的请帖,说是他会到这里来,结果她从三天前就在这里等候了,因为完全不见他的人影,所以从中午开始就在一个劲地喝酒。”
“那,为什么连不认识的我,她也认为是受邀而来的?”有希子疑惑道。
“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