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8ec都市异能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txt-第686章 駱駝打架推薦-yev0v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陈牧找到胡小二一家的时候,这家伙正和一伙子野骆驼群纠缠在一起。
那一伙野骆驼群约莫有十来头骆驼,有单峰的也有双峰的,看起来脏兮兮的,和胡小二本身如出一辙。
胡小二因为要掩盖那一身的白毛,所以一直没洗过澡,毛发灰扑扑的,虽然不至于彻底就变成棕色,可惨绿惨绿的,就跟在泥地里打过滚似的。
它的两个半大孩子,胡哥和胡琴,也和它一样,从来没洗过澡,平时维族老人会拿着毛发刷子给他俩刷毛,搞一下最基本的清洁。
维族老人对它们照顾得无微不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胡小二对老人不亲近,让老人心里的某一块有所缺失,所以他对胡哥胡琴特别亲,胡哥胡琴也喜欢经常给它们喂食并且照顾他们生活起居的老头,这事儿搞到现在,倒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隔代亲。
陈牧不敢靠近过去,怕惊着野骆驼群。
他站在一颗梭梭树后看了一会儿,有点看明白了,敢情不是胡小二和野骆驼群纠缠,而是和其中一头野骆驼打架,其他的野骆驼则围着它们俩起哄。
大花和三花挺着个大肚子,游走在外围。
它们倒是知道自己有孕在身不方便,所以也没往里面钻,很有分寸。
陈牧决定回头就给这俩加顿奶,奖励她们的这份谨慎。
没怀孕的二花则不一样了,一个劲儿的往里挤,大概是想给自家男人打气,可是野骆驼人太多,它挤了老半天也挤不进去,只能着急的在外围直转悠。
倒是两只小骆驼身子小,找到空隙挤进去了,嘴里发出特别难听的叫声,似乎是给它们老子鼓励,让它们老子干翻对方。
不得不说,在二花的脑袋上,还窝着那只野鸭子。
它在二花的脑袋上时不时跳一下,扑腾一下它那已经残了的翅膀,想要“飞”高一点,好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这货最近增磅很多,身体又肥又大,让人强烈怀疑就算这时候它翅膀上的残疾点一下子好了,它是不是还能飞得起来。
骆驼打架,主要目标是弄倒对方。
谁把对方放放倒,谁就是赢家。
所以骆驼打架,只要有这么两招:推撞和咬腿。
推撞很容易理解,就是用力把对方推倒。
这一般发生在一开始的时候,双方互相推撞几下,试探试探彼此的斤两。
如果双方发现在力量上没办法彻底把对方推倒,那就要开始攻击对方的小腿了。
相比起健硕的身体,骆驼的腿比较细长,属于“弱点”。
只要它们的腿受到攻击,很容易就会支撑不住身体,跪倒下去。
骆驼打架一般打到最后,都是要看谁的咬腿技能更加优秀。
胡小二显然是这方面的行家。
这货精得很,对方是一头双峰大骆驼,它的身材比较小,在力量上不占优势,所以用身体抵住对方的推撞后,立即就低头去咬对方的小腿,攻势凶猛。
那头大骆驼虽然有力量,可是在灵活方面可比不上胡小二,只能接连跳脚闪避,期望能够避开。
两头骆驼就这么脖子绕着脖子纠缠了一会儿后,胡小二突然又一口咬在了野骆驼的前脚小腿上,那野骆驼就再也支撑不住了,整个人一下子跪倒在地上,站不起来。
只要一方跪倒,那就是败了。
胡小二站直身体,趾高气扬的绕着那头野骆驼转起了圈子,那模样……别提多嘚瑟了。
其他的野骆驼连忙后退几步,让开一点空间,让胡小二小跑。
而且它们一个个都低下头,这大概就是在向胡小二行礼的意思。
闹完这么一轮,胡小二走出野骆驼群,先用脑袋碰了一下自家的两个小家伙,然后又分别走向三名妻子,用脑袋碰碰它们,大概是告诉她们自己没事。
陈牧有点讶异的看见,胡小二走向远处的大花和三花的时候,那些野骆驼群居然全都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就连之前打输了的双峰大骆驼也从地上站了起来,跟上其他野骆驼,走在了胡小二的身后。
这算什么?
收小弟了?
陈牧看不明白。
他从前听健索尔说过,一个骆驼群里,只有一头公骆驼。
公骆驼会通过打架的方式,把弱者驱赶走,然后让整个骆驼群里的母骆驼成为它繁衍后代的工具。
骆驼群里除了那头最强的公骆驼,只允许未成年的小公骆驼存在。
等到小公骆驼成了年,也会遭到驱逐,自己独自外出生活。
可是眼前这个……胡小二把那头双峰大骆驼击败以后,却并没有驱逐对方,而是让对方继续留在野骆驼群里,感觉这操作不太常规,不像是想要霸占野骆驼群的母骆驼,而是在收编小弟。
陈牧心里虽然好奇,可是转念想了想,却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胡小二本来就不是什么正常的野骆驼,这家伙从一开始出现就表现得不像是只骆驼,脑子怕是比人都要好使,充满灵性。
现在这样,不也很正常吗?
这群野骆驼虽然不知道从哪里来,不过看样子是被这里的环境吸引,所以从其他地方来到了这里。
正好遇上了胡小二,侵犯了胡小二一家子的地盘,才打了这么一架。
现在架打完,胡小二把野骆驼们打服了,自然而然也就成了野骆驼群的“新王”。
从此以后,这伙野骆驼群也就成了胡小二的小弟了。
陈牧一边想着,一边走了出去,冲着胡小二招呼:“赶紧过来,让我看看。”
胡小二一听见陈牧的声音,立即转过头来,朝这边张望,不过它还没有动作,胡哥胡琴倒是先一步溜溜的冲了过来,绕着陈牧转悠了起来,无比亲昵。
“别别别……脏……我去,你俩别吐口水。”
陈牧挺无奈,每次这俩小家伙看见他都特别热情。
问题是它们一身脏兮兮的,味道大得很,搞得陈牧有点“受宠若惊”。
推不开,也挡不住,还不好意思发脾气,真是被动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