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m8r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鋼鐵蒸汽與火焰 愛下-第一五八七章 去破壞所有可以破壞的東西吧(中)-emjgu

鋼鐵蒸汽與火焰
小說推薦鋼鐵蒸汽與火焰
“仅是保护一样东西,或许就要付出巨大的努力了,且也需要非常多的条件。”长长吐出一口气,卡西亚反驳骇的话,只是语气带着自己察觉不到的消沉。下意识中他就明白,无论是自己第一次任务中,在那处小花园里与当初的利交谈,还是现在使用通讯器与骇谈话,自己始终都处在绝对的劣势地位。四年时间,环境再怎么强大,浸润的只是自己的那一层皮肤,内在东西依旧保留着强烈的抗拒与排斥。
“卡西亚先生,你认为的努力,还有你认为的非常多的条件,请容许我此刻说出一些难听的话。”这或许是另外一种层面的战斗,又或者,这早就在骇的计划当中也说不一定。平日里骇静坐在安静的房间里,大部分时间里,脑袋中装下的都是卡西亚。这是他的乐趣,很少有人可以体会到的乐趣,如同自己亲手去塑造一具泥偶,想看着他过后倒底会迎来怎样的结局般。
“都是无用并且无聊的玩意,完全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与精力,逐渐消磨掉自己身上各个时期存在的巨大优势。”话语并不显得刺耳,“卡西亚先生,若是时间可以回溯到千年前,那时帝国才成立不久,手术刚好出现,你现在的做法绝对正确,并且千年后的现在,四方势力当中肯定有一方会是你的姓氏。”
“但是,历史不可能被改变,时间也不会回溯。这样的帝国,你的做法完全不会起到一点作用。”骇这时叹息一声,“自我的心里安慰吧——至少自己在做了,自己在努力,并且短时间里还看见不错的成果,全部都在计划当中。按照计划,时间足够下,肯定可以成功。”
“大概是这样吧,卡西亚先生。”骇异常清晰的询问,但并未留给卡西亚回答的时间,紧接着继续自己的话,“你只是在追赶时间,并且尽可能填补时间而已。卡西亚先生,所以在我看来,这些都是无用的东西。的确,短时间中会起到让人满意的效果,可那些效果只能充当心里的慰藉罢了。”
“很简单的事实,就目前叶捷琳的事情。卡西亚先生,你去到小国中的准备和努力成果,是否可以帮助你在这件事情中起到一点微小的作用?我想除了收集必要的情报外,能真正站出来在战斗中作为你的队友,或是成立一支小队,哪怕只是拖延敌人的一支队伍,恐怕也很难做到吧?”
重新躺在岩石上,夜幕上的繁星明亮许多,卡西亚黑色的瞳孔中似乎将之全部收纳了进去。这是不错的、但也是他很久没有看过的普通夏日景色了。
“骇先生你说的不错,我意识到了这些,但完全陷入到了泥潭中,根本没有挣脱的办法,只能努力不让自己沉下去而已。”卡西亚回答,声音松松垮垮,不能遮挡寒风的老房子般,“若是我说这需要时间,大概骇先生还有更加充足的理由来反驳我吧。”
“卡西亚先生,大家都具有绝对的自觉性,是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做,以及怎么去做。可是很多时候,‘知道’不代表就是正确。”骇回答,“肯定有很多理由去反驳你,不过没有实质性意义、、、”
“因为,这些并重要。”
卡西亚发出“嗯”的疑惑声音,通讯中传来骇绵长的吸气声。
“可以靠着外力去去补足的东西,总能有想到办法去补全,且方法往往不止一种。卡西亚先生,这些东西叶捷琳小姐分给你一份,还能有很多盈余。你缺少的不是这些外力,即使没有叶捷琳小姐,奇拉安第家族也是你未曾接触的巨大力量集合体。”
“如同你自己的意识一样,你知道我想说什么。”温润与磁性感消失后,骇的话语音越发带着尖利感觉,那是利剑相交时的刺耳摩擦声,“你缺少的还是填补身体空荡的思想。军部学校和小国的这几年时间完全不足够侵蚀你的全部。从源头去讲,卡西亚先生,平民出身的你安安静静地渡过了接近十八年时间,没有合适的环境,没有合适的教育,没有更为开阔的视野,如此走出来的你完全不具备与顶级贵族相匹敌的思想。四方势力各家族的家族教育是其能稳固千年的保证之一,这使得接受过教育的人一旦抓到机会,便会拥有巨大的驱动力,不会产生迷茫。”
“而对于卡西亚先生你,手术者的快速学习能力只能帮助你掌握各种生存下来的能力与技巧,但有些东西是学不来的,即使学会,那也只能称之为剽窃。你从来不具备填补自身空荡的野心。所谓的保护、、、实际上,卡西亚先生,我认为你将关系判断错误了。被保护的不是叶捷琳,从一开始,被保护的人一直都是你本人。而你所做的,不过是本能的挣扎。你才是溺水的人,你很努力的摆动着自己的双脚,你以为自己是在带着另外一人游向岸边。但事实上,至少在我眼里,你的努力不过是努力动着双脚,以此减轻保护者的负担而已。”
“总结来说,卡西亚先生,你是一个出色的被保护者,因为不需要保护者花费更多地心思与精力。”
第二次沉默这时来临,两者默契的给了自己足够的时间。
“卡西亚先生,回到你的话上,你所说的叶捷琳加上你和我,组成一个联盟,大概便是你明白自己缺失的东西,期望从外部来补足吧?”
“是这样。”卡西亚回答说,稍显急促,“进入军部学校,加入叶捷琳的联盟后不久,我就发现了这一点。一些东西通过眼睛就能看出来,不需要细致的比较。不具备领导才能,可以正常思考的我,成为一名工程师、或是圣使,拿到一份不错的薪水,逐渐改善生活,这种想法占据我的大脑很长时间。等到过后想要将之清空,以此来装进其他东西时,才发现难度似乎被我估计错误了,偏差也着实巨大。”
“但从外部补足,以叶捷琳作为领导,骇先生你制定计划,我作为执行者,我认为、、、”
话语被骇打断了,“卡西亚先生,请原谅我打断你的话。若你是这样思考的话,请容许我拒绝你的联盟邀请。”
“至于原因、、、”
“卡西亚先生你的确是一个难以处理和对付的强大手术者,但是我依旧坚持我的话。作为一具存在空荡的钢铁机器,单独存在,或许大部分人会对之慎重思考,可真地要去处理,并不会存在难度。”
“若是这具机器嵌入联盟中成为组件,那么大部分人的慎重思考都将消失,因为这具机器没有思想,也就是说,它永远不会成为核心,也就永远不具备成为危险源头的可能性。组件可以再寻找,乃至随时拆解。可核心消失,组件再多也不会发生奇迹。如果要对付这样的组件,只需击破给予它指令的核心即可。如此一来,卡西亚先生,你本身带来的威胁程度,以及自身优势,从那一刻开始,就将荡然无存了。”
“叶捷琳小姐,以及我,都承受不起核心本身带来的巨大压力与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