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g3n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宿主 txt-第四百九三節 缺口推薦-3tvmz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南下的骑兵部队携带了部分炸药。当北面三族联军主力发起进攻的时候,囚牛下令点燃了夜间提前埋设在营地南面的炸药,炸开寨墙,变相扩大了营地开口。
放他们走!
这是天浩在召开临战会议时说过的原话。
与对付弗拉马尔公爵所率维京主力的时候不同,艾尔肯侯爵麾下的金雀花王国主力部队并非限于绝地。当时之所以能全歼灭维京主力,是因为他们背后就是盘陀江,从雄鹿城出发的内河舰队直接摧毁了江上浮桥,导致已经过河的维京主力无法得到补给,不战自乱。
没有粮食,在冰天雪地里撑不了太久。
没有弹药,火枪还不如一根烧火棍管用。
莫尼奥子爵不想死,他选择了投降,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一切,包括艾尔肯侯爵麾下主力部队的相关情报。
维持五十万人多达四十天的补给物资是一个天文数字。野外驻扎虽然没有仓库,却可以把粮食军火等辎重堆放在干燥地块,表面蒙上防水的油布。远远望去,仿佛一座座小山。
天浩掌握了金雀花王国主力部队的所有情报。摆在他面前的选择很多,甚至可以说是“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只要他愿意,控制得当,甚至可以做到在零伤亡前提下全歼这些入侵者。
最稳妥的做法就是围困。白人对北方大陆很陌生,蛮族联军占据着地形优势,只要有足够的耐心,等到四十天后存粮耗尽,整个金雀花王国主力也就不占自乱。
遗憾的是,时间不站在自己这边。
不要说是四十天,哪怕四天也会发生太多的变化。维京和金雀花两大王国主力相继覆灭的消息不可能永远隐瞒下去。撒克逊、上主之国、莱茵和教廷必然会做出反应。尽管他们实力强大,联军总数(加上后勤人员)超过三百万,却没人会相信“北方巨人已被打垮,六号杀光了所有野蛮种族”之类的话。
一旦王国联军开始撤退,驻守神威要塞的暴齿就得承受更大压力。同时,察觉情况异常的南方各国也会迅速做出反应。为了救出被挡在北面的主力部队,各国将不遗余力向神威要塞发起疯狂进攻。这样一来,暴齿遭到来自南北两面的双重攻击,就算拥有超越时代的先进武器,也很难在对手不顾一切的打法面前陷入困境,甚至被白人密集的人海战术彻底淹没。
天浩不敢冒险。他必须灵活使用手上的这点兵力。仍然还是文明时代的经典战术————以远程火炮砸开金雀花王国的营地并制造混乱,狮族步兵负责冲阵,龙族步兵配合进攻。这种野蛮加文明的战法看起来颇有些滑稽,但不可否认非常管用,也收到了应有的效果。
狮族军队多达好几十万,不用白不用。师锐虽是部族之王,却上了年纪,表面上看起来很健康,却无论如何也不能算是年富力强。人老了,疑心病就重,总想着要争取更多的利益,得到更多人的赞誉。
狮王一再表示狮族战士悍勇无敌,必须猛冲在前,给那些该死的白人一个教训。
天浩满足了师锐的要求。
在五十门一百零五毫米野炮的轰击下,金雀花王国主力陷入了混乱,随即投入狮族步兵,从整个营地正面(北方)开始往南平推。
火炮攻击强度不大。五门炮编成一组,在瞭望台上观察员的指引下不断调整射击诸元,重点打击人群密集的位置,并朝着南面不断延伸。
艾尔肯侯爵是一位治军严明的统帅,可是面对如狼似虎的狮族与龙族步兵协同进攻,长刀与子弹在不同距离上的优势互补,再加上空中不时有炮弹落下,在此起彼伏的爆炸中将一个个士兵炸得四分五裂,哪怕再冷静的心态也会变得崩溃。
北方巨人的攻势凌厉,长戟手阵列无法阻挡。没有稳定的依托,也就谈不上所谓的组织防御。艾尔肯侯爵只能寄希望于撤退,他强令下属军官们尽快聚拢部队担任后卫,希望尽快与北方巨人拉开距离,只有这样才能争取时间整军再战。
一支精锐的虎族步兵从东北方向投入了战斗。这是天浩手上的预备队之一,他的目标明确————决不能让金雀花王国主力有喘息的机会,必须以高强度攻势压迫着他们退却,逼迫着他们放弃储备在营地内部的存粮。
火炮射速不算快,甚至可以说是缓慢。后勤补给对三族联军同样重要,从磐石城远途运来的炮弹打一发就少一发。如果是战斗需要,天浩决不吝啬。然而目前的战斗已经达成突然性,再加上狮王和虎王求战心理强烈,两族军队虽说仍在使用冷兵器,但数量与战斗力却不落下风。本着能用就用绝不浪费的原则,天浩自然乐意节省弹药,为接下来的大战做准备。
整个战斗计划目标明确————以强大的攻势迫使白人往南撤退,离开现有的营地。
无论虎族骑兵主力还是囚牛统领的龙骑兵,他们负责的任务只是骚扰。这一战的关键在于“驱赶”,而不是杀伤数字,更谈不上歼灭。
一次性解决金雀花王国主力的想法并不现实。如果不是陷入弹尽粮绝,没有援军的绝境,维京王国主力部队也不会主动求降。按照天浩的预判,这一战大约可以消灭十万左右的白人。只要他们吓破了胆,不顾一切往南面逃离,就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溃兵如潮水,多达几十万人形成的洪流非常可怕。王国联军各部北上时间与行进速度不同,无论任何一支部队都将被溃败的乱兵冲垮。前所未有的大败,加上“北方巨人势不可挡”之类的说法足以颠覆任何信念。
算算时间,神威要塞被攻占的消息也该传到联军统帅那里。除了全军撤退,他们没有第二种选择。
囚牛从迅猛龙后背上的弹药袋里拿出一颗手雷,拔掉引线,朝着远处混乱的人群用力扔出。落点位置随即爆开层层气浪,巨大轰鸣使溃逃的白人误以为是炮击。他们纷纷发出惊恐的叫喊,通往南方大路的营门出口也变得越发拥挤。情急之下,很多红着眼睛想要逃命的白人干脆扛起散落在附近的粗大原木,朝着挡在面前的寨墙狠命撞击。
“不要乱,都给我镇定,保持秩序。”
“回到你们的位置上去,拿起武器战斗。看看你们还像个军人的样子吗?”
“不准跑,再跑我就开枪了。”
所有王国都设有督战官一职。他们的任务是在战场上监控并负责维持军纪。艾尔肯侯爵之前派出大批传令兵就是为了与这些军官保持联络。侯爵没有失望,督战官们牢记着自己的职责,他们大声呵斥,以强硬的命令要求溃兵们集结,却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
一名肩膀上佩着中尉军衔的督战官被激怒了。他举枪瞄准混乱的人群扣动扳机,一个正忙于逃跑的士兵惨叫着应声而倒,周围的人顿时被震慑住,下意识停下脚步,不约而同看着被射中躺在地上蜷曲翻滚的伤者。
那人的脖子几乎被打断了,痛苦挣扎只是短暂行为,这种程度的重伤无法医治,他必死无疑。
中尉丝毫没有察觉空气中明显多了些可怕的另类成分。他握着枪管发热的火绳枪大步走到近前,拔出佩剑,对准濒死的士兵胸口用力刺了下去,嘴里恶狠狠地骂道:“继续跑啊,我看看你能跑到什么时候?军纪手册第一条————避战逃跑是最可耻的行为,无需军事法庭裁定当场处死!”
他叫骂的音量很大,也产生了足够的威慑力。尽管整个营地的人都在溃逃,却因为中尉这一枪在附近产生了局部区域效应。周围的士兵纷纷被震慑住,他们看向中尉的目光中,除了畏惧,更多的还是仇恨,甚至出现了隐隐的挑衅。
两名士兵不约而同猛扑过来,分从左右抓住中尉的胳膊。他随即感到腹部传来一阵剧痛,下意识低头望去,发现那里插着一把匕首。握住刀柄的士兵满面凶怒,他用力旋转了几下匕首,中尉感觉肠子都要断了,肝脏位置更传来“粉碎”的概念。
“狗杂种,你以为你是谁?有本事去跟巨人打。你想留在这送死,老子可不奉陪!”士兵脸上全是狰狞。
艾尔肯侯爵彻底绝望了。他拼尽全力也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御,所谓的后卫部队更是连影子都看不到。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营地南面以自己的身份和威望收拢士兵,企图最后一搏。
他很清楚,在这种状态下溃逃根本是自寻死路。
游走在营地南门附近的那些巨人骑兵不会发起大规模攻击,更不会封住寨门。他们的任务是配和从北面攻过来的主力部队形成压力,让金雀花王国主力更快、更早的形成大规模溃退。
“守住,一定要守住。”
“我是艾尔肯侯爵,你们的最高指挥官。只要守住营地,你们每个人都能得到一两黄金。听清楚我说的话了吗?一两黄金,真正的黄金!”
“不要跑,你们就算跑得再快也会被巨人追上。只有停下来战斗才是正确选择。想想你们的家人,想想你们拥有的一切,只有战斗才会给你们带来荣誉和财富。”
再怎么口沫四溅也没有用,被求生意志统治大脑的溃兵们听不进任何命令与劝解。当然,仍有一部分人受到影响聚集到侯爵身边。与其说是他们感悟到责任,不如说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聚集起来的士兵大约有五千人,他们在军官的指挥下就地构建防御。就在艾尔肯侯爵刚产生出一丝信心的时候,他看到北面出现了大批巨人。他们挥舞着战刀,手持口径粗大的步枪,如山一般碾压过来。
数千人构成的圈子在溃败潮水中异常显眼,瞭望台上的炮兵观察员通过望远镜看到了这一切。很快,调整方向的炮群朝着这里射击,接连砸下的炮弹制造出大面积死亡。
艾尔肯侯爵被猛烈的气浪波及,当场震得晕死过去。
“这究竟是什么炮,为什么会爆炸?”
这是他昏过去之前,脑子里最后的念头。
……
后方,野战医院。
这是一个四周设置了防御工事与警戒线的山谷,多达数百个帐篷沿着山坡填满了整个谷地。
师新躺在床上,尽管来到这里已经是第二天,他仍对周围的一切感到新奇。
床垫不算很柔软,躺在上面却很舒服。那是用藤绳与一种植物干燥后的絮状物制成,表面铺着灰白色的床单,还有同样款式和颜色的被子。
作为狮王亲自任命的万人首,师新在战场上的表现令人满意,也因此得到了应有的待遇,独享了这间病房。
阿萍背着白色医药箱走进来,给师新换药。
师新的双眼一直聚焦在她身上,从未变过。
尊贵的龙族摄政王殿下绝对不能得罪。可即便如此,师新还是大着胆子,在转移至后方野战医院之前,惴惴不安的向天浩问出了“阿萍”这个名字。
年轻人的荷尔蒙分泌总是过于旺盛。师新发誓,以前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而且阿萍的动作总是那么轻柔,就连换药也给自己另类独特的感受。
帐篷里没有第三个人。师新腿部和肩膀都有伤口,为了换药方便,只穿了一条简单的内裤。药草是行巫者配置,黑糊糊的一大堆,涂抹在伤口表面顿时感受到一股很舒服的清凉。阿萍戴着白色口罩忙于工作,连看都不看师新一眼……可越是这样,师新就越觉得心痒猫抓。
他忍不住伸手在阿萍肥厚的腰上摸了一把,认真地说:“嫁给我吧!”
师新确定阿萍没有嫁人。
阿萍透过遮住鼻梁的口罩,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等打完这一仗,我就去你家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