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nfxo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討論-第九十九章:對手太蠢,手下留情做不到啊!(第一更)推薦-a3lam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今天,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球迷,对于张寒个人的粉丝,甚至对于张寒本人来说。
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
当张寒拿下这场比赛的第二支本垒打,拿下他高中棒球生涯个人的第四十二支本垒打,开始向着这一届夏季大赛的本垒打之王进军的时候。
整个八王子球场,就跟桑拿房里的蒸炉一样。
完全沸腾了!
每一个观众,都感觉体内的血液燥热难当。
他们兴奋的,挥舞着手里一切可以挥舞的东西,嘴里呐喊着青道和张寒的名字。
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他们会感觉自己被自己的血液给蒸熟。
太激动了!
太热血了!!
不愧是排名全国第一打线的核心打者,张寒在球场上的表现,宛如教科书一般。
青道高中棒球队休息区里的小伙伴儿。
看到张寒这样的表现,也是叹为观止。
“这两个家伙,在国中时代的时候,肯定发生了什么。那就叫山口士郎的投手,在跟张寒对决的时候,状态都不一样。”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对于这一点观察的非常清楚仔细。
他们敢拍着胸脯打包票,跟他们对决的山口,和跟张寒对决的山口,绝对不是一个等级的。
跟张寒对决的时候,山口士郎会显得特别兴奋。他投出来的球,即便是青道高中棒球队其他的小伙伴,在旁边看了,也情不自禁的皱起了眉头。
将心比心,如果是他们在这个时候站在打击区上,跟这个叫山谷士郎的小伙子对决,他们恐怕占不了多少便宜。
甚至有可能直接出局。
“不光是那个小伙子,张寒的状态也是不一样的。”
尽管平常比赛的时候,张寒的表现也都非常的积极。但是像今天这样,他100%的投入,对来的每一球都不放过,哪怕这一球在他们看来,都是不可能被打出去的球路,张寒也会强行出手。
张寒在跟成宫鸣对决的时候,都没有这种状态。
碰到了不好打的球,或者那种把握不是很大的球。
张寒也会选择抬高球棒,或者压根儿不出手。
像现在这样,几乎每一次打击他都发挥出了自己巅峰的状态。不管投过来的是什么球,他都不打算放过……
这种状态,非常的奇特。
不太像是正常的对决,反而像是在报仇雪恨。
为什么要报仇雪恨?
那肯定是之前,就有仇恨。所以在这一场比赛里,才能够去报仇。
“你国中时代的时候,真的输给过这个小子?”
以前的时候,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儿,还只是疑问。
到了现在,他们基本上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了。
如果不是之前,曾经在人家身上吃过大亏,张寒怎么可能一直到现在还不放过人家?
完全一副有仇报仇,有冤报冤的样子。
这一回,张寒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一开始的时候,张寒对于这件事情的态度就是完全不能谈。
他在潜意识里回避,讨论这个话题。
那一次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尤其是在张寒想出办法,想要重新跟人家对决的时候。
山口却因为搬家的原因,彻底离开了东京。
以至于张寒心里憋了一口气,始终没有办法找人发泄出来。
一直到今天,一直到现在。
在球场上两次对决,而且都是之前把自己玩的团团转的投球套路。
更重要的是,山口没有原地踏步,他本身的投球等级,提升了非常多。那是肉眼可见的提升,跟国中时代的时候比起来,简直可以说是判若两人。
但即便如此,张寒还是把球打出去了,并且是本垒打。
他的挥棒速度,挥棒力量,甚至包括挥棒的技巧,跟以前的自己比起来,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这是张寒自己,第一次真切感觉到自己飞速的提升。
当实力提升了,张寒的自信也就有了,原本他不愿意提起的丢人事儿,这个时候谈论起来好像也没什么心理障碍。
“是!虽然我们学校当时并没有输,但我跟这家伙对决,两次没有碰到球。”
不仅仅是被解决,而是压根没有碰到球。
这件事情对于张寒的打击,在当时来说是非常大的。以至于过了很长的时间,还是让他耿耿于怀。
最可气的是,跟他一块儿的星田和宫川,人家那两个家伙,还漂亮的把球打出去了。
作为当时同一个球队的小伙伴儿,张寒内心的挫败感,大家可以想象得出来。
“这么说,东条也认识那个家伙?”
松方少棒曾经跟人家交过手。同样作为松方少棒的核心主力选手,东条对那个家伙的印象应该也很深刻才对。
之前怎么没有听他提起过。
面对御幸的问题,张寒摇了摇头。
“没有!那是国中二年级的夏天,东条刚刚加入球队没多久,练习比赛他们没有跟着去。”
国中二年级的夏天,距离现在整整三年的时间。
对于张寒来说,真的是不一样了。
场上的比分6:0。
青道高中棒球队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
对于山谷高中棒球队来说,他们也不是一点安慰都没有。随着张寒拿下了两分的本垒打,球场上的垒包也被清空了。
现在的局面是两人出局,无人上垒。
他们只需要再拿下一个出局数,就可以顺利的解决第二局。而且一旦他们顺利的拿下这一局,也就相当于把青道高中棒球队几个核心打者分开了。
原本处于崩溃边缘的山口,还沉浸在刚刚对决的失利中。
之前他带给张寒的心理创伤有多大,现如今张寒留给他的心理创伤,只会更强。
“先拿下一个出局数!”
山谷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他们的监督终于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发出声援。
这个时候,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不再更换投手。
一开始的时候,山谷高中棒球队的监督可能还有些犹豫。
毕竟当时的局面,虽然他们处于绝对的劣势中,但也不是没有一丝翻盘的机会。
在那个时候更换投手,他们是为了获得比赛的胜利,虽然机会微乎其微,但做点什么总比什么都不做强。
可随着第一局结束,第二局的丢分。
山谷高中棒球队的监督衡量了一下两支球队的实力差距,衡量了一下他们三年级投手的实力水准。
他十分悲哀的发现,即便是他们换人了,结局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甚至还有可能更惨……
这样一来,换人这个选项基本上就可以完全排除了。
在换人没有任何用的情况下,他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稳住场上的局面,以及培养他们现在真正的王牌。
山口毕竟还是二年级,还有时间。
经历了这样一场彻头彻尾的失败,只希望他能够吸取教训,未来破茧成蝶。
山谷高中棒球队的监督知道,他们的选手,现在的内心肯定是十分动摇的。
不管他们的心理素质有多好,说到底他们也不过就是一群十六七岁的少年。
看到了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表现,尤其是看到了张寒展现出来的实力。
这些家伙的心里,肯定都在犯嘀咕。
面对这样的对手,他们真的能够反抗吗?
如果他们选择反抗的话,真的有那么一丝一毫的机会吗?
这样的自我质疑,只会让他们在深渊里越陷越深。
不能这么下去,这个时候给选手的命令必须简单有效,不需要经过他们大脑的思考。
让他们直接采取行动。
“不要胡思乱想,只要拿下一个出局数就好。不要考虑全场比赛,只要考虑接下来应该怎么战斗?”
人在陷入迷茫的时候,越是想要理清楚思路,反而越容易陷入深深的迷茫中。
在这种时候,不妨先不要去想,尝试着做点什么,最好是你必须要做的事情。
听到了山谷高中棒球队监督的话,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
片冈监督和落合教练对视一眼。
作为监督的直觉,他们从山谷高中棒球队监督的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威胁。
这个一手把山谷高中棒球队带到这里的男人,未来一定会成为他们强大的对手。
对方的领导力,绝对没有他们之前想的那么简单。
有人可能说,国友监督带领稻城实业,短短两年就出了成绩,而且接连称霸了十几年。
但是别忘了,稻城实业原本就是豪门,他们能够招收的选手,本来也是最顶尖的。
春季大赛的超级黑马药师高中棒球队。
他们的监督之所以能够带着药师高中棒球队一鸣惊人,也是因为他带着几个亲传弟子。虽然药师高中棒球队其他的选手实力差了一些,但是有那几个亲传弟子形成骨架,药师高中棒球队的战斗力也就出来了。
山谷高中棒球队不一样。
除了他们这个新的王牌山口士郎以外,山谷高中棒球队的其他选手,实力其实非常的一般。
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够带领山谷高中棒球队一路过关斩将杀进八强,就非常不一般了。
要知道现在的青道高中棒球队也不是正常的青道。
他们招揽了很多的天才选手,而这些天才选手往往是好多年不一定能遇到一个的。
他们一口气遇到了好几个。
克里斯,结城,张寒,御幸……
这种足以成为球队核心的选手,光是这一届他们就碰到了四个。这还不算,一年级选手里,隐藏着这种潜力的几个选手。
“看起来,以后这个对手,我们要多多留意了。”
“这两年还不要紧,他们没有办法招揽到好苗子,培养的极限就在那里。随着他们招揽的幅度加大,只要在保持这种势头三年,山谷高中棒球队肯定会迎来属于他们的时代。”
落合教练,给出了这样的说法。
他认为,就暂时的情况来说,青道高中棒球队没有必要把重心放在眼前的对手身上。
片冈点点头。
两三年以后的事情,谁又能够说得准呢?
只不过,山谷高中棒球队在他们的新王牌已经接近崩溃的情况下,还没有把他换下场。
山谷的那个监督,似乎并不打算把未来堵在两年以后呢。
比赛继续,接下来站上打击区的是结城。
山谷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在接到了他们监督的命令以后,终于冷静了下来。
已经被打懵的他们,这个时候也早就已经没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他们全心全意的,开始跟场上的每一个青道打者纠缠。
而他们选定的第一个目标,就是结城。
看台上,那些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铁杆支持者,这个时候都已经看懵了。
“山谷高中棒球队的这些家伙是傻子吧?”
你说第一次对决的时候,他们选择跟张寒和结城正面交锋,还能够说得过去。
虽说结城跟张寒的名声在外,但棒球场上嘛,没有真正交过手,谁知道胜败如何?
但是在交了一次手以后,尤其是在知道自己的能力,根本不足以解决这两个怪物的时候。
山谷高中棒球队的投手,竟然还想着正面交锋。
这是已经完全不把球队的情况考虑进去了!
“疯了!”
“对手这么愚蠢,赢了他们,都没什么成就感。”
就跟看台上这些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想的一样。
即便是山口士郎状态最好的时候,他想要解决结城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更不用说是现在了……
“乒!”
结城干净利落的把球打飞了,而且棒球直接飞出了球场。
本垒打!!
在张寒之后,结城哲也跟着拿下了本垒打,帮助球队拿下了第七分。
总比分7:0。
“这也太可怜了!”
看台上的青道高中棒球队支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
仅仅两局比赛而已,双方的分数就已经差到了7分。
如果山谷高中棒球队的实力真的不堪一击,如果他们的选手在球场上真的没有任何表现也就罢了。
真实的情况还不是。
山谷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在比赛的时候表现的非常努力。
他们在比赛的过程中,也给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造成了不少的麻烦。
尤其是他们的那个新的王牌投手。
虽说他花里胡哨的投球,在面对青道高中棒球队打者的时候,并没能发挥出多少效果,就被干净利落的击溃了。
但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来看,那家伙的投球还是非常养眼的。
即便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也很少看到有人能够在投手丘上,看到那么多仿佛魔法一样的投球。
模仿丹波的高落差曲球,还有那种高空极限的坠落球,以不可以角度打在地上的反弹球……
就好像魔术师变魔术一样。
如果换一个对手,换一个比赛的环境。
说不定,那个叫做山口士郎的投手,可以表演出让他们目瞪口呆的球技。
但是很可惜,这里是西东京四分之一决赛的赛场。
他们的对手,是青道高中棒球队。
这就直接注定了,山谷高中棒球队的悲剧。
接下来上场的伊佐敷纯,虽然强行把球扫了出去,但是棒球变成了高飞。
山谷高中棒球队的选手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了。
“啪!”
“出局!!”
第三局,青道高中帮球队更换了一年级的投手降谷晓。
在已经领先七分的情况下,青道高中棒球队显然已经在思考,之后跟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比赛了。
虽然说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1/4决赛还没有打,但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百分之百的确信,最后晋级四强跟他们在半决赛里碰头的。
肯定是稻城。
不管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对手是什么人。
这个在春季甲子园的选拔赛里拿下冠军,关东大会亚军的老对头。
一定会跟他们碰头的。
刚刚上场的降谷晓,表现好像如有神助一样。
他投出来的棒球,犀利无比。
山谷高中棒球队的选手,第1次面对这样的投球,哪里可能招架得住。
很快就被三振出局。
就算有人勉强碰到了球,也没有办法把球打出去多远。
三出局,攻守交换。
“今年夏天,这小子的表现可真够养眼的。”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张寒有感而发。
其实在队内练习赛的时候,泽村荣纯的表现无疑比降谷晓要好了不止一两个档次。
但是到了正式的比赛上,泽村荣城的存在感,连降谷晓的一半儿都比不上。
这家伙就好像是天生为了舞台而生的。
一旦到了大赛场上,存在感就跟自带光环buff一样。
三局下半,青道高中棒球队进攻。
之前拿下适时安打,表现非常不错的御幸,第一个站上了打击区。
看台上的球迷,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救世主印象深刻。
在他上场打击的时候,一个劲儿的给他加油。
然而……
“好球!”
“好球!!”
“好球!!!”
“三振出局!!!”
被观众们十分看好的御幸,就这么干净利落的出局了。
他挥了挥衣袖,没带走任何一个安打。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
小伙伴们一个个怒气不争的看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