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p84w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蘇廚 ptt-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作戰計劃熱推-4sybb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作战计划
跟随苏油的捷报一起送来的,还有一份罪表,李文钊在吕家渡屠杀三万夏军,苏油认为太过分了。
但是李文钊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夏军的罪行太残暴,战后发现,仁多零丁,梁永能因为粮道中断,为了筹集粮秣,在三百里旱海大开杀戒,几乎杀光了绿洲中各处部落,同时驱赶男丁编伍,充当炮灰。
粗略统计,三十多万人,惨死在这场人道大灾难中,老弱妇孺,无一孓遗。
李文钊是夏国富平侯之后,是夏国少有的崇奉仁义之人,闻知这场灾难之后,心中悲愤,绝眦流血,因此在灵州吕家渡,对残留夏军实施了报复。
心情可以理解,但是手段绝对错误,李文钊虽然崇奉仁义,但是终究是夏人,新附大宋之后,对大宋的政策法令尚不了解。
李文钊也算是大功,不该过责。这是统帅没有教导好,理应由六路都经略司,苏油自己来承担全部责任。
妥妥的涪国公风格,不过这回就连他的政敌都觉得看不过去。
夏人的命关心他干嘛?不是死得越多越好?
赵顼说道:“夏国君主、将领的残暴,又不是才知,罪行是他们犯下的,哪怕是最仁慈的国度,都要加以惩戒。”
“李文钊身为同族,感同身受,这个是可以理解的。”
“何况那三万人,本身也是军队,大军在城下鏖战之时,也没见他们投降,还曾出城攻击我军。”
“如非我炮火犀利,他们能逃?”
“涪国公爱人之心,可以加到那被仁多零丁、梁永能屠戮的绿洲百姓身上,但是加到三万灵州守军身上,却是有些过了。”
“传朕旨意,只要不是杀良冒功,该升赏的,就必须升赏,尤其是对投附的将臣,更是如此。”
“李文钊继续守他的富平侯,另升灵州节度使,右武卫大将军。让涪国公亲自颁发赏赐,并且告诉他,做好大宋的爪牙,朕就不会薄待!”
群臣立即躬身:“陛下圣明!”
……
灵州,三路大军会师修整,这热闹就大了。
很多将领,对苏油都是执师长之礼,虽然论起年纪来,可能比苏油还大。
对待他们的态度,苏油还不好处理,如果端着吧,人家会说你拿架子,如果太亲近吧,人家会说你勾结武臣图谋不轨。
好在苏油是聪明人,有一个场合是不论身份高下的——运动场。
如今的战局基本已经完成了,就剩下河对岸那个兴庆府。
理论上讲,兴庆府不是宋地,已经八十多年了。
秦代这里是北地郡的边区,直到北周,才设了一个怀远县。
大宋开国初,也继承了的这部分版图遗产,将这里改为怀远镇,成为著名的“河外五镇”之一。
嵬名氏在夺取灵州之后,鉴于灵州能够被宋军攻击,于是在黄河的另一边,重新选择了一个城市定为都城,就是怀远镇。
为了庆贺国家的诞生,将怀远镇改名为兴州,并以兴州为中心,将周边大片地区纳入直辖,这就是兴庆府的由来。
之后人口繁衍,在兴庆府的范围之内,夏人又建立了顺州,静州,怀州,定州,以定居人口,拱卫都城。
从峡口往下的顺州,到骆驼港口的省嵬城,西倚贺兰,东临黄河,北连大漠,被五条河流冲刷出的丰美的宁夏平原,就是兴庆府的地域范围。
因为隔着黄河,赵顼最夸张的想象里,对于收复兴庆府这个最高战略目标,其实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只从后勤装备里边,一直没有准备渡河船只这一点上,就能够看出端倪。
而夏人的侦察情报中,似乎也没有发现宋人有在几个大渡口打造船只的迹象。
因此嵬名阿吴和仁多保忠,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对抗应理关宋军的方向上,对于宋人渡河攻击,收取兴庆府的吹嘘,嗤之以鼻。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苏油已经在灵州背后的几条河渠里,堆放了不少的牛皮胎。
“羊皮筏子赛军舰”,是后世兰州城的著名旅游项目,很多人不了解的是,牛皮筏子才厉害。
是真的赛军舰,至少苏油知道,直到新中国开通铁路之前,兰州到包头的物资运输,牛皮筏子都还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而且这东西对于皮革处理已经最大程度接近后世的四通商号来说,难度实在是不大。
因此苏油给赵顼的密奏里边,痛陈大军如今几乎没有损失,打下灵州之后粮秣也充足,经过梁永能和仁多零丁的清洗,河套地区残存的夏人已经不多,而且毫无犹豫地彻底倒向了大宋。
河套地区的士族如王崇、刘晏善、索九思等,在宋人大力宣传夏军屠杀子民的暴行之后,对西夏政权彻底死心。
这样的政权,哪里还值得自己效命?!
因此苏油建议赵顼,人心所向,大势所趋,各种条件已然成熟,完全可以发扬大宋水师无敌的光荣传统,用夏人意料不到的方式,攻取兴庆府!
河流在军事中,从来都是农耕之族的好朋友,此举绝对可以让夏人在兴庆府的一切布置,彻底落空!
收到苏油的作战计划,赵顼的病都好了大半,召集中书、三司、枢密、军机处的大佬们一起,连夜商议。
当然还是有分歧,多数人的意见是见好就收,战略大目标已经完成,剩下的就是占领巩固,收取红利,这才是王道。
不过毫无疑问,兴庆府,是河套平原头顶上的桂冠,要是能够拿下当然好。
说句不好听的,如果能够攻取兴庆府,那赵顼的功业,即便是站在太祖之前,都毫无愧色。
皇帝的意志如今大家伙儿都得掂量掂量,权三司使王从之轻咳一声:“此次克竞全功,和以往不同,陕西不但没有因为供办军需变得衰弱,反而愈发兴旺。”
“涪国公军事之能不论,这经济之功,堪称千古第一人。”
“说句实话,四十万大军出横山,臣心中一直提心吊胆。可今年陕西路转运司的奏报上来,赋税竟然增加了三成,打仗竟然打发财了!这戏法如何变出来的,臣到今日都如在梦中。”
赵顼心里在滴血,那些都是老子的私房钱。
王从之继续说道:“我觉得吧,可以给涪国公划出一个底线,在保证河套安全的前提下,或者……能够试试?”
的确,这次大战调运的粮秣军需不少,但是苏油在解决军事问题的同时,也在解决经济问题。
陕西的乡军义勇人数众多,苏油在夺取山北之后便开始着手化军为民,论功颁赏。
颁赏的重要物资,就是土地。
地太多了,即便是一丁百亩,都还有大量的空余。
旧军分守山南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化军为民的过程。剿匪总是暂时的,剿匪任务完成之后,这些旧军便会自动转为屯田的人口。
前三年,这些旧军还是统一管理,类似建设兵团,三年之后积蓄初成,便会转交给转运司管理,军方不再负责,番号也会取消。
三个山北转运使里边,曾孝宽积极赞成这个方案,他那里基础最好,压力最小。
范纯仁也表示同意,毕竟老头宽仁,陕西的军士们实在苦了太多年了,的确应该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不过他开出了条件,一丁百亩,耕作起来太辛苦,耕牛耕具等等,明润你要帮忙。
苏油表示没问题,但是范公你有些跑偏了,地方发展要因地制宜,羊毛怎么又忘了?
最大的反对者是赵禼,因为兰州如今还在青唐和河西夹击之下,并不安全。
最后苏油和他做了个君子约定,如果我全力支持你向西收复凉州、瓜州、沙州、玉门,用重开丝路的功绩交换你现在对我的支持,这样你同意不同意?
赵禼怒了,你当我傻子吗?这是万里觅封侯的功绩!
老子这比李广冯唐还倒霉的咸鱼,居然都有翻身的机会,不抓住那就是憨憨,当然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