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blcs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高武大師討論-868 馬虛海的心眼分享-xjhvk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马虚海这个人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根本不像辛云和张文凯那么单纯。
他想的比较多,也想得比较深。
在他看来,领头羊的身份可谓是非同小可。
首先,失败了也没啥损失,没有不可承担的重担。
炼器协会虽然霸道,虽然蛮横,虽然权势滔天,但也不是为所欲为的。
再说了,陆晚本身就跟炼器协会不对付,因为身份问题,他注定是炼器协会的眼中钉、肉中刺,这种情况下不存在不敢面对炼器协会的问题,也不存在恐惧炼器协会的问题。
再再退一步说,这只是个计划。
如果不看全部的方案,仅凭外在的东西,炼器协会也很难察觉到什么。
马虚海、张文凯、辛云,觉得有玄机,那是因为他们看了全盘的方案,看到了很多不是很正常的细节,而外人,是看不到这些的,也是不可能觉得有问题的。
也就是说,当领头羊,本身没有任何风险。
而陆晚的能力和声誉,也是当得起这个领头羊的。
可他偏偏不当。
其次,领头羊可获得好处,是不可想象的。
倘若炼器联盟成形,那就是创始元老的身份,也是联盟的掌舵人。
这就直接跃升为宗湘和北伟那个级别。
这样的身份,其实比副部长都风光,就连部长也要表示极大的尊重。
可以说,宗湘和北伟,是君山部长之下,地球社会最重要、同时也是地位最高、权势最盛的一批人。
想当部长,这个就太难了。
时也命也运也,缺一不可。
现目前,在明面上,后晋的部长只有狮子姬和陆辰。
陆辰是机缘巧合,参与了重大事件,而且对人类社会有补天之功。
狮子姬呢,她是带着整个妖族“嫁”过来。
妖族和万妖之地,是狮子姬的嫁妆。
当时的地球,因为这份“嫁妆”太重,也为了表示诚意和真心,才拿出了部长位置作为“聘礼”。
至于唐秋怡,已经拿到了“万界通识符”,但至今还没有公开。
因为她明面上的功劳还不太够。
即便君山已经将她视为部长,但始终没有对外公布。
所以,部长的位置是不用想的。
宗湘、北伟,这种就是个人奋斗努力的巅峰。
陆晚就这么白白的放弃“平步青云”的机会?
怎么想,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张文凯和辛云,想的比较浅,没觉得有啥问题,但在马虚海的眼里,这里面的问题那是真的不小。
做出这样决策的陆晚,完全是不合常理的。
而无视利益、甘心低调,背后的理由只有两种可能。
其一,陆晚真的淡泊名利,真的不想身居高位,真的怕麻烦。
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呢?
其实是有的。
比如归乔,在炼器协会创始之初,他是有机会成为创始元老的。但他真的淡泊名利,不愿意太多的从事俗务,所以,没有主动的进入炼器协会。
后来,他联合散圈,也因为炼器协会越来越腐化、堕落,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出了老前辈的责任感,不得不挑起大梁。
像归乔这样的人,在炼器圈挺多的。
就好比很多技术宅,就是不想当领导,去忙一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愿意安安心心搞技术。
而陆晚是这样的吗?
马虚海吃不准。
如果是这种情况,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可怕就怕,是第二种情况。
第二种情况,那就是极度危险。
倘若整个事情,存在着他们还不知道极度危险,当这个领头羊的风险极大极大,甚至万劫不复,那么,基于此,陆晚就可能将张文凯作为台前的替罪羊。
倘若事情顺利,度过了那个坎,陆晚再想办法慢慢的夺权。
倘若是事情不顺,遭遇了不可抗拒的危险,那么,顶在最前头的张文凯,就是替罪羊,而藏身幕后的陆晚,却能风平浪静。
究竟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
说实话,马虚海也吃不准。
因为吃不准,所以,这些话他就不能对张文凯和辛云去说。
因为说出去,就有离间对方关系的嫌疑。
张文凯对陆晚如此推崇,他在人家背后说这种话,这不太合适。
张文凯和辛云,都是正派的人,都不是喜欢听小话的人,更不是整天家长里短、无事生非的人,万一说的不好,反而影响自己跟他俩的关系。
想到这里,马虚海索性就不说了。
这事,他多留几个心眼就好。
作为朋友,有时候就得替对方担负。
倘若只能默默担负的时候,那就默默的担负。
幸运的是,张文凯很信任他,没有把事情藏着、捂着,否则,马虚海想替张文凯擦屁股都不行。
马虚海站起身来,说道:“方案我都看了。重要的地方,也都记在了脑子里。这东西可不要轻易示人,一旦被炼器协会知晓,那是要出大事的。”
张文凯点点头:“这事我知道轻重。咱们都是一条战线的同路人。换成别人,那肯定是不能让他知道。”
马虚海:“那就好。事情太重要,小周那边,我也不准备让他全知道。需要他全力配合时,我也只会大概且含糊的解释。所以,你们若是见了小周,也不要提这事。”
张文凯点头。
马虚海:“报社那边能做的,除了不动声色的宣传以外,就是提供一些资金方面的帮助。我想了想,报社可以作为赞助方而存在。
反正别人都觉得我们是一窝,那我们干脆就挑明了。”
这是陆晚计划里面没有的部分,但这么操作,却是个好主意。
反正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没必要去避讳。
张文凯要搞个组织,你说报社没支持,外人都不信,不如直接敞开了做。
马虚海又说道:“散圈那边,就要麻烦辛云了。要提前过去做做工作,要坐一下心里预热,免得正式推行时,出现阻碍情绪。”
人的情绪,有时候是没理智的。
来得太忽然的事情,让人猝不及防的时候,人会本能且不假思索的拒绝。
提前吹吹风,提前预热,可以避免人陷入到情绪里。
因而,马虚海说的事情,还有很必要的。
辛云点头道:“马哥考虑得很周到,说的挤对。反正这事我也有份,我得去散圈那边吹吹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