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tdsy熱門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起點-875、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推薦-198ka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黑煞慌了手脚。
感觉自己遇到了一个比弑仙小黑还无法解决的家伙。
实际上。
他早有预料,知道叶良辰这个家伙非常难搞。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家伙会这么难搞!
望着将自己黑色守卫当成玩偶随意摔打的叶良辰。
黑煞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恐惧感涌上心头。
要不……给他合道果!
脑中突然间冒出这种想法,叫黑煞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我堂堂黑煞,竟然被叶良辰这个家伙的手段吓成这样。
这要传出去,我还怎么修仙问道,我还怎么交友泡妞,咳咳……
呼……
呼……
呼……
黑煞呼气,催动法门,顿感神魂一阵清明,定力回复许多。
望着将黑色守卫摔打而没有任何吃力模样的叶良辰,他脑筋转动,思考该如何将其处理。
说真的。
叶良辰的强大出乎他预料之外。
而如此强大的家伙,恐怕只有七阶邪阵能够将其镇压。
但是……
七阶邪阵毕竟是七阶邪阵,岂不是普通阵法,自己可以随意催动。
以他如今的实力,想要催动七阶邪阵,只能使用黑色守卫。
黑色守卫身上带有尸气,同时肉身无比坚韧,能够催动七阶邪阵。
不管怎样,合道果不能轻易交出来。
况且。
似乎如此强大的叶良辰,对自己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
黑煞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笑容。
没有人知道他的计划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
恐怕。
全世界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计划都多麽疯狂。
黑煞是个实干家,想到就会着手处理。
他心念一动。
顿时。
原本弑仙小黑与众多修仙者的黑色守卫中,有各有一尊分离而出。
两尊黑色守卫飞来。
同时。
被郑拓当成玩偶摔打的黑色守卫猛然爆发出一股尸气。
尸气出现,郑拓本能的稍稍后退。
黑色守卫脱困,转眼间与另外两尊黑色守卫站立三角位置,于郑拓所在大黑山形成七阶邪阵。
七阶邪阵转眼间完成,将郑拓围困其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煞见此,仰天大笑。
“叶良辰啊叶良辰,纵然你实力强横,堪比弑仙小黑又如何,在我邪阵之中,你必死无疑。”
黑煞一副胜券在握模样望着郑拓。
阵法本就强大,何况是邪阵,何况是七阶巅峰邪阵。
就算自己无法真正发挥出邪阵百分之百的力量。
但对付一名出窍期修仙者绰绰有余。
说到底。
叶良辰你也仅仅只是一名出窍期修仙者,难道还能翻了天不成。
黑煞对自己的手段颇为满意。
在修仙界,到什么时候,实力都是硬道理。
而在硬道理不相上下的时候,心机,意识,准备,都将是决定这场胜利的钥匙。
很显然。
在我的地盘,没有人是我的对手,谁都不行。
郑拓望着一来得意,胜券在握的黑煞,他并无任何感觉。
干掉黑煞很简单,难的是如何搞到其手中的合道果。
很显然。
黑色守卫身上的合道果仅仅只是一个晃子,真正的合道果应该就在黑煞身上。
自己除非一击必杀,将其干掉。
或者能以大手段将其震晕,然后将合道果取走。
如若不然。
以黑煞的聪明,定然会以合道果威胁自己。
诚然。
他不喜欢被人威胁。
但是以合道果威胁,效果还是有的。
没有办法。
每个人都有弱点,而自己的弱点恰巧被对方抓住了而已。
既然如此,只能先聊聊,看看对方究竟何意,在选择更合理的手段进行反击。
“黑煞,何必如此,我对你没有敌意,我只是来寻宝而已,你这般对我,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将合道果给我,我立刻就走。”
郑拓仍旧坚持自己的想法。
他不想与人对战。
与人对战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战斗经验这种东西他已经足够,所以说,能用言语解决的问题,他不想动一根手指。
当然。
如果言语解决不了,他会全力出手,不给对手一丝一毫反抗的机会。
“叶兄,你觉得我很天真吗?”
黑煞不相信叶良辰所言。
“我相信,我若将合道果给你,你不及不会走,你还会反手与我对战,我始终相信,修仙者都是好战的,何况是灵海之中的修仙者。”
黑煞脚踏虚空,俯视郑拓。
“灵海多贫瘠,有蛮荒之地味道,其中生灵,多以杀戮为主,你为灵海生物,骨子里就是好战的种族,而且……”
黑煞抬头。
看向虚空,似乎能够透过头顶黑暗,看待外面那蔚蓝的天空。
“你以为你离开此地,便能离开深海大陆。”
黑煞摇头,“不怕告诉你,实际上,整个深海大陆已经被灵海众多老家伙包围,相信我,你只要露头,便会被他们抓住,相信我,没有大靠山的你出去,就是送死,何况你拥有合道果,何况从我这里出去。”
黑煞越说越激动。
“所以,你会暴露我,你会因为无法承受那群老家伙的折磨而将我出卖,你觉得,如此隐患,我会放你里吗?”
黑煞用一口气告诉郑拓,你走不掉的。
你的离开,会对其造成巨大威胁。
“你说外面被灵海的老家伙们包围了?”
郑拓言语中满是不可思议,还有一些头疼。
如真如此,事情似乎有些难办了。
因为自己可是曾惹到一位重量级人物万灵之主。
作为当年一统灵海,如今退休的万灵之主。
其若现身,随便说一句要抓自己,怕是那些灵海的老家伙会屁颠屁颠给其办事。
他相信万灵之主能赶出这种事儿来。
因为自己手中有亿年仙髓。
亿年仙髓什么概念已经无需多做阐述。
就算是万灵之主这种金字塔尖上的明珠,也会因为其出现而心动。
亿年仙髓出世,怕是整个灵海都会翻腾。
郑拓越想未来越是黑暗,似乎,好像,大概,躲在这里,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黑煞,要不……我加入你的计划中吧。”
郑拓突然提出这样一则要求,问的黑煞一愣。
很显然。
他没有想到郑拓会提出这种要求。
这种要求对他来说实在是……奇葩。
“好啊!”
黑煞突然的回答,也叫郑拓一愣。
很显然。
他也没有想到,黑煞会如此痛痛快快的答应下来。
“我可以让你加入,而且,现在你就是与我一伙,而我给你的第一个任务,便是立刻化道,献祭自己,来吧,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黑煞脸上满是玩味的望着郑拓。
“叶小子,叫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戏耍我,怎么样,被人戏耍的感觉并不是很舒服吧。”
黑煞非常记仇,对于自己被叶良辰不断戏耍势要报复。
“不,很舒服。”
郑拓微微一笑。
他并不慌张。
就算被困七阶邪阵之中,他也并不慌张。
作为一名七阶阵法师,他可是有有备而来。
当初。
他特意将自己阵道之法修行至七阶巅峰才出现。
目的。
就是怕遇到王级强者后难以自保。
没想到,今日竟然在这里用上了阵法之道。
七阶邪阵?
郑拓不在理会黑煞,他摸着下巴,于大黑山上度步。
按理说,邪阵是没有真眼,也就是没有生门的。
进入邪阵之中。
除非掌控阵法之人出手,不然任何进入邪阵之人,都将被永远困死其中。
不过。
如今是黑煞掌控邪阵。
从黑煞的手法看来,其压根不是一名精通阵道的阵法师。
且实力只有出窍期。
出窍期催动七阶邪阵,本身就很吃力。
不是阵法师,催动邪阵吃力,导致的结果就是,七阶邪阵,根本没有七阶邪阵应该有的威力。
根据他的感受。
此时此刻的七阶邪阵,也就发挥出了两成威力。
如果七阶邪阵发挥出十成威力,就算是他,也会被分分钟干掉。
邪阵这东西太过邪门,就算是他,也难以搞定这种鬼东西。
背负双手,于七阶邪阵之中度步。
看上去无趣模样,实际上他在丈量邪阵,寻找破解阵法。
同时。
他也想看看,邪阵这东西究竟是否有可取之处。
在东域。
所有主城的书阁之中,皆无邪阵存在。
世界并没有想象中美好,但你不能因为他的不美好,就觉得美好是一件坏事。
相反。
掐掐是因为世界并不美好,所以美好的事物才会显得弥足珍贵。
所以。
各大主城的书阁之中是没有邪阵这种邪恶阵法的。
不劝人向善,但也别劝人向恶就是。
可以说。
此刻的七阶邪阵,是郑拓遇到的第一个邪阵。
对阵法有较深造诣的他。
自然是想看看邪阵究竟有何威能。
而更重要的是。
自己若能破除七阶邪阵,便拥有了与黑煞谈判的筹码。
合道果他还是非常在意的。
如果自己能够破除七阶邪阵,以此威胁黑煞就范,从而谋得合道果的几率会大大增加。
计划如此,接下来便是认真执行。
郑拓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会有错。
他漫步走着,一步一步,带有某种节奏。
这种模样看在黑煞眼中,初看不明所以,在看微微皱眉,观看片刻后,黑煞面色一动,露出骇然神色。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黑煞摇头,呢喃自语,如看到什么恐怖之中,口中念着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郑拓没有理会黑煞呢喃自语。
他仍旧漫步走着。
你别说,越走越顺畅,越走越舒服。
因为他隐约发现。
似乎这七阶邪阵因为年代太过久远,所以内部零件出现腐朽迹象。
阵法与人一样,内部非常精密。
有些零件看似无用,却是或不可缺。
这七阶邪阵存在的岁月想必异常古老,其中的确有一些零件因为太过久远,出现衰落迹象。
阵法之中,任何组织的衰落,都会导致整体阵法强度的下降。
现在。
七阶邪阵被黑煞催动,因为只有两成威力,所以看不出什么。
若七阶阵法的威力在提升,那些衰落甚至腐朽的零件,恐怕就会出现大问题。
“学习了,学习了……”
郑拓点头。
他曾经也仅仅只是从书籍上看到过关于阵法零件腐朽的文章。
文章看在眼中,效果一般。
只有在实践过后,亲自体悟,才会让人记忆深刻。
如今。
他真切感受到阵法零件腐朽所带来的弊端。
看来。
自己以后布阵阵法时,需要将此事考虑进去。
郑拓点头。
因为黑煞在,他没有取出小本本记下。
先记载心里,回头在抄录下来便是。
郑拓继续背负双手,度量七阶邪阵。
外面的黑煞已经按耐不住,看上去有非常的难受。
他作为一名出窍期修仙者,对阵法知道还是少于了解的。
看叶良辰模样,他就知道其在破阵。
而且。
根据七阶邪阵给予自己的反馈,效果是相当不错。
怪物?
这个叶良辰究竟是个什么怪物。
不仅实力强大,竟然还懂得阵道之法。
且这阵道之法的精通程度,竟有七阶。
你才只有出窍期啊!
怎么可能懂得七阶阵道之法,开什么玩笑啊。
黑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倒霉,遇到叶良辰这个冤家。
自从遇到这个家伙,自己就没好受过。
不行。
要阻止他,一定要阻止他。
黑煞果断催动七阶邪阵,对郑拓进行攻杀。
既然你总碍我眼,我便将你斩杀,永除后患。
黑煞也是狠辣。
七阶邪阵在他的催动下嗡嗡作响。
恍惚间。
有鬼哭狼嚎之声于七阶邪阵之中嘶吼,听在耳中,及其渗人。
就算是另外两座七阶邪阵之中的灵海众人与弑仙小黑,也都听汗毛炸立,不舒服之感游遍全身。
“黑煞在做什么,怎么会突然间催动七阶邪阵,难道真有高手前来搭救不成?”
“高手,能比弑仙小黑还厉害的高手,开什么玩笑……”
“别别别,别妄尊自大,灵海广阔,生灵万万亿,谁知道是否真的有比弑仙小黑更强的存在……”
“没有错,修仙问道,最忌讳的便是自大,修仙者,本就拥有超凡力量,一个大意,就算是王级强者,也会被筑基期之人斩杀……”
众人在这里议论纷纷,同时寻找破阵之策。
另一面。
郑拓面对鬼哭狼嚎的七阶邪阵,稍稍有被影响破阵。
“黑煞,此七阶邪阵并非你亲自布置,你仅仅只是一名操控着,你甚至不知道七阶邪阵的手段是什么吧!”
郑拓感受到七阶邪阵的变化,大失所望。
还以为能够见到什么新奇有趣,能够激发灵感之事。
没想到。
阵法激活之后,竟如此不堪,让他兴趣大减,失望非常。
“与你我管,不管我能不能催动七阶阵法,斩你足够……”
黑煞说着,催动神通。
恍惚间!
七阶邪阵之中,竟然出现一只只怨灵。
怨灵张牙舞爪,好似疯子一般。
啊……
独属于恶灵那破锣一样的嗓子出现在九黑山上。
郑拓没有害怕,反而是另外一座大阵之中的修仙者们被吓得够呛。
这群修仙者的实力层次不齐,有出窍期,有元婴,甚至还有气海……
出窍期强者无惧怨灵。
但其他修为的修仙者面对怨灵的神魂攻击,当即显得拙荆见肘。
不仅如此。
黑煞为了加快进度,竟然呼唤出大批怨灵与石雕军团,杀入七阶阵法之中,对灵海修仙者们进行无差别攻杀。
“杀!”
灵海修仙者们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他们全力出手,针对怨灵与石雕军团开始攻杀。
但是怨灵与石雕军团太多太多。
石雕军团负责地面,将他们团团围住,里三层,外三层,目所能及,无穷无尽般。
怨灵占据天空,同样一群接着一群,好似没有尽头一般。
数千修仙者性命危在旦夕,各自皆爆发出可怕无比的战斗力。
从这一点上看,灵海修仙者明显不如东域。
东域修仙者因为当年经历过与魔族千年之战,影魔之主大入侵。
所以。
东域修仙者更加聪明。
他们在面对这种人海战术时,会选择彼此配合,组成更加强大的巨人与敌人对战。
反观灵海修仙者。
他们压根就没有这种配合的意识。
全部各自为政,唯一的配合,可能就是与自己认识之人互相保护,共同杀敌。
灵海与东域,两片不同的天地,诞生出的修仙者看似一样,实际上有着很多不一样的差别。
事关生死的战斗持续中。
灵海修仙者们使出浑身解数与石雕军团和怨灵激战。
场面上看去双方僵持不下。
但这是在黑煞的地盘之上。
无穷无尽的怨灵,无穷无尽的石雕守卫,就算是耗,也能活活将两所有人全部耗死。
相信众人落败,全部被斩,也仅仅只是时间问题。
另一面。
郑拓同样面对这种情况。
而更加危险的事,他所在只有他自己。
怨灵与石雕军团杀来,针对郑拓进行攻杀,扰乱郑拓破阵节奏。
郑拓摇头。
抬手打出弑仙军。
弑仙军出现场中,当即拦住石雕军团冲杀。
石雕军团在弑仙军面前脆弱的像是豆腐般,完全不是对手。
而面对嚎叫着冲杀而来的怨灵们,郑拓并未让弑仙军抵挡。
“真好,我手里有一样东西,最是适合捉拿你们。”
郑拓抬手取出一枚黑帆。
噬魂幡,专门吞噬神魂所用的法宝,为郑拓亲手炼制,专门对付鬼怪所用。
“送上门来的经验宝宝,岂有不收下之理,来来来,举起你们的双手,让我看到你们……”
郑拓将噬魂幡往大黑山上一戳。
顿时。
噬魂散发出一股诡异莫测的力量。
这力量无比瘆人,仿佛在其上面,有一片可怕的地狱一般,让人惊恐害怕。
呼……
莫名强劲的力量自噬魂幡上爆发。
黑煞只感觉自己的神魂被一种噬魂幡上所散发出的力量吸引,竟有脱离本体,欲要冲入其中之感。
如此局面,叫黑煞大惊失色。
他迅速远离噬魂幡,催动神魂类法门,稳固自身神魂,不让自己被噬魂幡影响。
“好厉害的后天灵宝,邪恶程度,竟堪比我的七阶邪阵。”
黑煞面色难看,对叶良辰实力的预估,越加难以把控。
这个家伙乍一看浑身都是破绽,仔细看会发现,丫的浑身都是假动作。
你分不清其所言是真是假,你搞不懂其手段有多少,神通有多强。
该死得见家伙。
要不……将合道果给他,然后将这个瘟神送走。
黑煞不自觉的,心中便有出现这种让他吓一跳的想法。
离了将这种想法扼杀在摇篮中。
不行。
不能让这个家伙离开,若让其离开,必将后患无穷。
此时此刻此地发生之事没有人知道,一旦被外界知道,必然会出大事。
大事之下,对自己会非常不利。
黑煞纠结之际,郑拓已经开始享受收获的喜悦。
没有错,收获的喜悦。
本来。
他早就有收复怨灵的想法。
只是因为噬魂幡这种东西,听名字就是知道是邪恶之物。
实际上。
他噬魂幡并非邪恶之物。
其乃是用最纯正的黑暗力量炼制而成,同时吸收有各种精魂加持。
为他手中两尊后天灵宝之一。
同时。
噬魂幡是他根据石鼎炼制而来。
其在吸收神魂后,能够将神魂炼化为神魂液。
神魂液这种东西在东域之外,可以说是类似货币一样的东西。
所以。
噬魂幡实际上是他为准备前往西域轮回之海所用的法宝。
只是没想到此地有如此多怨灵。
既然有怨灵,用噬魂幡应对,最合适不过。
噬魂幡宛若一面旗帜。
上面星光点点,每一刻星辰,都是一尊被炼化的生灵。
远远看去。
上面星辰成百上千。
很显然。
这样的星辰数量,并不能体现出噬魂幡的强大。
而在此刻,噬魂幡被郑拓亲手催动下,展现出他后天灵宝的强横。
后天灵宝已是法宝中天花板的存在。
毕竟先天灵宝并不多,大多数修仙者,能够拥有一件后天灵宝,已经是祖坟冒青烟。
噬魂幡为后天灵宝,此刻被郑拓催动,顿时爆发出强横无比的力量。
黑光所过,所有冤魂如被牵引。
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冲向噬魂幡。
“来吧,来吧,我能帮助你们挣脱枷锁,重获自由,来吧,来吧,我为救世主,来拯救你等被困冤魂……”
郑拓低语,宛若神棍般,忽悠着所有怨灵。
实际上。
他说的是实话。
噬魂幡能够唤醒冤魂,让他们有片刻的重归自我。
重归自我后的冤魂,立刻便知道,噬魂幡能够帮助他们脱困,重获自由。
他们不想在成为浑浑噩噩的冤魂,他们就算是进入轮回,也不想在游荡于深海大陆的各个角落。
所以。
很顺理成章的事。
冤魂汇聚而来,主动涌入噬魂幡中精华自我。
场面你别说,还真是相当壮观。
郑拓对于如此一幕已有心理准备,噬魂幡毕竟是自己的法宝,知根知底,有何威能,他最是了解。
黑煞看上去面色无比难看。
自己掌控的怨灵,竟然如此轻易被人降服。
且那噬魂幡看上去因为冤魂的加持,时刻都在变强。
也就是说。
自己如此手段,不仅没有起到干掉对方的作用,反而帮助对方提炼法宝,让法宝变得更加强大。
好家伙,把你厉害的。
我看你要是有先天灵气,这噬魂幡还不提升为先天灵宝。
黑煞内心忍不住吐槽。
当然。
叶良辰这个家伙在厉害,也不可能掌握有先天灵气。
先天灵气,那可是天地之初诞生的神物,比合道果强不知道多少倍的神物。
如今的天地,已不可能诞生先天灵气。
变数,变数,这个家伙绝地是一个变数。
黑煞望着漫天冤魂冲向噬魂幡,甚至,远处围困灵海修仙者的七阶邪阵所在。
那些攻击灵海修仙者的怨灵似乎也被噬魂幡所召唤。
毕竟九黑山这片地域对修仙者来说并没有多大。
加上噬魂幡为后天灵宝,威力足以覆盖整个九黑山。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怨灵全部撤走!”
“难道是黑煞大发善心,放过你我了!”
“你想多了,黑煞那个家伙心狠手辣,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我,应该是那位神秘人物有出手了……”
“是谁,究竟还谁又出手将你我拯救……”
“不会是……叶良辰那个家伙吧!”
有虎鲸族人大胆假设。
“你在诉说神话吗?”
有人回怼。“我就是相信猪会飞,我也不相信叶良辰有如此实力,能将怨灵全部召唤走来拯救你我。”
“别别别……修仙界便是奇迹诞生之地,也许这个叶良辰隐藏了实力呢。”
“哼,你想多了,叶良辰有多强,我们亲眼所见,我就明摆着告诉你,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叶良辰做的……”
虎鲸族人对叶良辰的不爽由来已久。
此时此刻。
竟有人夸赞叶良辰,说其是拯救他们的英雄,虎鲸族众人当即不爽,给予反驳。
反倒是一路上针对郑拓的虎鲸仙,此刻没有任何话语。
其目光深邃,与石雕军团战斗同时,望向远处那他们无法看见的大黑山所在。
那里同样有战斗发生。
而战斗的规模不弱于此地。
没有人知道虎鲸仙心里在像什么,就好像没有战斗郑拓在想什么一样。
噬魂幡吸收怨灵,弑仙军阻挡石雕军团。
郑拓又空闲下来,开始迈步,丈量七阶邪阵。
目标没有改变,他仍旧想以破除七阶邪阵为由,与黑煞交换合道果。
不然。
就以黑煞这脾气,自己就算将其弄死,估计也无法获得合道果。
他的目的是合道果,可不能因为其他事而忘记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郑拓心中想着。
一步一步,丈量七阶邪阵。
他走的很慢。
一步一步,带有某种节奏。
如此一幕看在黑煞眼中,竟有一瞬间的没有办法。
说实话。
七阶邪阵,他并未完全掌握,仅仅只能发挥出七阶邪阵两成威力。
两成威力下的邪阵围困他人倒是没有问题,就连弑仙小黑也休想脱困。
但你要说攻击他人,恐怕有些吃力。
而他自己的攻击手段,怨灵与石雕军团,看上去对对方没有丝毫效果。
叶良辰这个家伙还在丈量邪阵,一副能够破阵模样。
他不相信这个家伙能够破阵。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家伙每走一步,他都感觉心发慌。
好像……好像……好像指不定其走完哪一步后,便会将七阶邪阵破除。
“真是一个难缠的家伙啊!”
黑煞摇头。
在亲自动手干掉叶良辰之前。
他先看向被围困的灵海修仙者们。
干掉灵海修仙者们夺去精血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现在。
冤魂虽然都被噬魂幡引走吸收,但石雕军团仍在。
石雕军团对灵海修仙者来说同样强大无比。
血战之中。
灵海修仙者不断有人陨落,想来,被全部干掉,仅仅只是时间问题。
这边事情处理完毕,他又看了一眼弑仙小黑。
弑仙小黑不在攻击七阶邪阵。
其盘膝端坐山顶,周身有黑光萦绕,不知在参悟着什么。
无妨。
就算你在强,终究不是王级强者。
只要不是王级强者,休想破除七阶邪阵。
黑煞见两座七阶邪阵无事,他回头,看向叶良辰所在邪阵。
虽然我只能使用七阶邪阵的两成威力,但是有这两成威力的加持,我看你如何与我争锋。
黑煞催动七阶邪阵,加持己身。
呼吸间。
强横绝伦的气息自他所在传来。
呼……
黑煞缓缓吐出一口白气。
“真是前所未有的感觉,哈哈哈……我喜欢……”
黑煞感觉自己体内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那力量之澎湃,近乎透体而出,撕裂苍穹。
他相信。
此时此刻,就算自己与王级强者争斗,也必然不会落下风。
甚至。
法门全开,神通施展,自己有将王级强者击杀的可能。
自信。
无与伦比的自信涌上心头。
“叶兄,受死吧。”
黑煞当即催动神通。
其背后一口气浮现出四条章鱼触手。
四条章鱼触手舞动,宛如四柄神将,杀向郑拓。
郑拓正漫步走着,丈量七阶邪阵。
面对突然袭杀而来的黑煞,郑拓并未认真理会。
阵法之法破解,最忌讳的便是被中途打断。
他已被联系打断多次,对此,他已有不满。
而这一次,绝对不能被打断。
他继续丈量七阶邪阵,而面对黑煞的攻击……
刷刷……
两道身影,一胖一瘦,出现场中。
胖虎与瘦猴出现,二者出手,轰一声,挡住了黑煞的攻击。
“黑煞小子,你还不配与老大对决,来来来,你的对手是我们,让我们兄弟二人陪你玩玩。”
胖虎笑眯眯,一副很能打的模样。
反观瘦猴。
其言语不多,但那一双宛若寒冰般的眸子,盯着黑煞一动不动。
宛若一条致命的毒蛇,随时随地都可能出手,将眼前的猎物撕成碎片。
“哼!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敢拦我,我会让你们死的很难看。”
黑煞不在犹豫,当即出手,杀向二者。
“谁让谁死的难看还不知道呢。”
胖虎嘴上不饶人,身形一动,杀向黑煞。
瘦猴紧随其后。
“给我死!”
黑煞全力出手,没有丝毫留手。
他必须快些干掉二者,然后干掉叶良辰这个家伙。
这个家伙给自己的感觉太过危险,比弑仙小黑还要危险。
其不死。
自己寝食难安。
但是。
轰轰轰轰……
震动肆虐,胖虎与瘦猴手段强横无比。
二者被郑拓赐予光明与黑暗之力,经过二者潜心钻研与修行,已完全掌握两种手段。
拥有两种强大力量的二者,可以说是不弱任何超级妖孽的存在。
加上此刻二者联手,化太极之力,当即将黑鲨阻拦,不让其靠近郑拓一分一毫。
“给我进来吧!”
胖虎与瘦猴出手,光明与黑暗两种融合,催动莫大神通下,化为一枚太极球。
太极球转动,将黑煞囊获其中。
如此在太极球中战斗,双方的力量被毁太极球化解,从而不会引起震动,便不会印象老大。
二者很聪明,知道老大此时此刻需要的是安静。
“倒是两个有些眼力,还挺忠心的狗奴才。”
黑煞见此,便是明白二者手段之意。
“但是,你们以为,单凭你们二者如此手段,就想将我拦住,是不是未免太瞧不起我了。”
黑煞果断出手。
四条章鱼触手舞动,上方有封印文出现,轰击在太极球上。
轰……
震动仅限于太极球中。
而在封灵纹的工具喜爱,太极球竟然没事?
太极球幻化转动中,将此地发生的所有力量全部化解。
“怎么回事?”
黑煞傻眼。
自己无往不利的封灵纹,为何突然间失去作用,无法对这太极球造成伤害。
“不用想了。”
胖虎抱着膀子,满脸笑意:“你的封灵纹之所以不好用,是因为层次没有我二者手段的层次高,低层次的封灵纹,自然无法对我二者手段造成伤害。”
“闭嘴!”
瘦猴当即出声,咒骂胖虎多嘴。
“老大教导过你我,别跟个傻子一样,一五一十告诉对方自己手段任何信息,战斗之中,对方可能就因为你一句话,导致整个战斗的天平倾斜,慎言进行,稳住别浪,难道你想让老大不爽吗?”
瘦猴冷冷开口,对胖虎如此做派表达不满。
胖虎虽不爽,但瘦猴说的没有错。
老大的确曾告诉他们,谨言慎行,稳住别浪。
特别是在战斗的时候。
不要跟二愣子一样告诉对方自己手段的秘密。
大家都是高手,一句话,可能就会导致其丢了小命。
“知道了知道了,我怎么可能不记得老大所言,用你告诉我。”
胖虎与瘦猴为死党,同时也喜欢互怼。
如九石剑与刀雪梅一样,关系匪浅,常人难懂。
二者经过一番简单交流后,不在言语。
他们催动太极之力,也不与黑煞对战,就是将你围困。
太极之力的特点便是能够化解任何属性的力量,将其化为虚无。
“死死死……”
黑煞已彻底暴走。
四条章鱼触手疯狂舞动,化为漫天光影,杀向胖虎与瘦猴。
二者面对如此攻击,并未表现出任何慌张之色。
别的不说。
他们在郑拓手下做事,早已经历过诸多大风大浪。
面对一个暴怒的黑煞而已,没有什么可慌张的。
太极之力涌动,二者恍惚间似化为两条游鱼。
一黑一白,两条游鱼属实难以捕捉。
他们狡猾如豺狼,速度是鹰隼。
他们灵巧的移动着身躯,于太极球中周旋。
那轻松自在的样子,好似在游玩一般清闲。
“弱,太弱……”
胖虎给予暴怒中黑煞一个最直接的评价。
“嗯!”
瘦猴点头,表示你说的对。
“真不知道这么弱,老大为什么不一巴掌拍死,容得他在这里耀武扬威,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模样。”
胖虎话多。
没有办法。
他性格如此,你让他一秒钟不说话没问题,你让他一分钟不说话挺一挺也没有问题。
但是。
你如让他一天,一年不说话。
那还不如杀了他来的痛快。
“老大之事,你我少要过问,专心困敌,别一不小心给打死了,到时候老大肯定会非常不爽。”
瘦猴不是不开口,开口便是重磅炸弹。
“对对对,专心点,别给打死了,到时候老大生气,后果不敢设想。”
胖虎点头,故意说给黑煞听。
“你们两个混蛋,敢如此针对我,给我死,给我死……”
黑煞感觉自己就要爆炸。
被叶良辰连反戏耍也就算了。
对方手下小弟竟然也如此德行。
“我要宰了你们,一个不留,全部宰了……”
面对黑煞的全面爆发。
胖虎与瘦猴互相看看。
“破防了,破防了……”
瘦猴很贱,说了一句名言。
“急了急了……”
胖虎紧随其后来了一嘴。
两句很简单的话语,顿时让黑煞怒不可止,爆发出可怕无比的力量。
奈何。
他的力量在强,也无法突破太极球。
倒是在他可怕力量法宝之后。
外界。
正在丈量大黑山,寻找破阵之法的郑拓忽然停下脚步。
“原来如此?”
郑拓发现了七阶阵法的某些关键之处。
当即露出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