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465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攻約梁山 山水話藍天-第708節旋渦5展示-nls6b

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大灾来临之际,梁山泊周边诸府再不为被梁山强势欺压逼着不得不老实低头白供应大量蔬菜草料这事感到屈辱不甘心了,正相反,他们转为庆幸此前有这个良好基础,这时候才能张嘴求。
郓州和东平府都在积极行动,唯有济州府动不得。
因为济州府的兵马都监叫贺刚。
此人勇武能打,极其自信,忠君爱国,轻蔑赵岳,并且济州军被梁山当初屠杀造成的近一半兵力空缺是由贺刚从南边的军州调任时带过来的老部下,他有这个基础,就能掌控住济州城。
“赵岳算什么?狂妄没边的纨绔小儿,仗着家族势力和名望嚣张罢了。”
“梁山势力又算个屁。水洼草寇之属罢了。仗着水泊屏障之利得瑟,有什么可怕的?”
“我等身为官军,食君禄,自当报君恩解君忧,岂可怕了梁山贼寇,向梁山低头?”
诸如此类的话,贺刚时常挂在嘴上,教训部下将领与官兵,也是展示自己的忠君爱国节操。
有这么个牛逼自大的人物横在这,慕容知府暗暗叫苦。
他消息渠道多,知道起义流寇太可怕了,济州这点兵力岂能自保?
可是掌兵权的贺刚不怕梁山更不怕流寇啊,曾多次轻蔑说过:“泥腿子造反岂会打仗?百万也是不堪一击…..那些被区区农夫操着木棍农具就打破了城的,全是怕死鬼废物,全不忠不义的王八蛋,全该死。若是泥腿子敢在本将的济州闹,看本将如何收拾得他们横尸遍野狼奔豕突吓破了胆再不敢对官府横眉……”
事情似乎也正象贺刚轻蔑的那样,杨丁二进逆贼一次比一次闹得大,却一次次被朝廷用兵轻易击垮,确实不堪战,根本不是打仗的料,确实人多势众到百万之众也没什么可怕的。
可是,那些闹灾的州府却全毁了,全被流寇打破了城池杀尽了官,这难道还不够可怕?
现在,山东,不,就在济州附近也终于暴发了流寇,而且闹得更可怕,对朝廷,指望不上。其它地方的援军?那也不可能有。原本能求求梁山的,却有个贺刚横在那,这可怎么办呐?
知府慕容在叛逃狂潮时,城中突然暴发兵乱,他家只仓皇只身逃走了他一个,如今他没有家人,就不用费心把家眷悄悄送去梁山泊求庇护,他自己在这个本府至尊位置上被执法宦官团和贺刚共同盯着,也不可能偷偷摸摸跑出城去梁山避难,就算跑去了,梁山也肯定不会收留没用了的他。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待在城中当着体面知府默默等待灾难的降临,祈祷贺刚真能守住城。
本府其他文职系统官员,被贺刚搞得也无法把家眷送去求梁山慈悲庇护,只能在城中等死。
但,那些在梁山屠刀下剩下的原济州军却不会听信贺刚的所谓忠君爱国气节和吹牛。
他们多次参加了围剿梁山的战斗,尽管每次都没敢真和梁山军争锋,是抱着打酱油的心态去的,却深知梁山军的厉害。他们深知贺刚这样的会变身十个二十个,也照样不是梁山军的对手,也清楚,流寇打来时,济州城不可能守得住。
没有哪个内地州府能承受住流寇用数不清的人命硬堆的日夜不停猛攻。
民壮义勇不可靠,协守城池,说不定会与流寇趁机玩里应外合……守军有限。是人总得吃喝拉撒睡,必须得休息。本府就五千军队,哪可能抗得住几十万人始终轮番日夜不停攻城……
就算是勇敢主动出击,用军队打仗的专业与精勇优势克制流寇的人多而不通战争,那也行不通。本府只五千兵力,没有强大马军,那时若敢出城一战,流寇只用那几万肯定已经具备了相当数量打仗武器的心腹强徒强押着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炮灰挥舞木棍磨也能活活磨死这点官军。
何况,他们早已料定贺刚肯定不敢冒险出城大战。
象贺刚这样的官,他们这些社会各种坏蛋出身的,尤其是曾经是当官的家的爪牙武装人氏见得太多了,太了解了。越是嘴上喊得忠君爱国不怕死不惜牺牲的,越是不敢为国拼命,不可信。
到时候,知府等主要文官以及执法宦官团,这些人也肯定坚决不会允许官兵出城战。
要是驻军出城大战惨败了甚至干脆趁机突围逃走了可怎么是好?岂不就没兵力守城保他们性命富贵了。
所以,济州城是没指望了。
若是不想被流寇困着凄惨杀死在城里,也不想投降当贼,那就得赶紧自己另寻出路。
于是,有家眷的就悄悄由共认的老大统一布置,悄悄送去了梁山。他们自己坚守岗位,仍在城中照常一切,实际心中已经拿定主意,流寇一打来就瞅机会出城悄悄溜掉。就让贺大牛逼忠君守城去吧。看看他以及他的同样凶横牛逼的部下是不是真忠君爱国不惜牺牲真有本事能守住。
梁山既收留了东昌府官吏的家眷,也就同样肯收留其它几州的,都安排在相对的酒店里。
这时候,张宗谔的大军已经浩浩荡荡杀入东昌府开始新的肆虐,然后就发现个新情况。攻打县镇城池太容易了,简直走进去一样就行了。
因为没有官吏衙役,更没有军队在,竟然全都早跑了…….
当然,钱粮等官家和公家的财富也全都随之消失了。
实际上,如今,公家、官吏家,就没有多少钱财可抢,连大户也没有一家存在。
梁山周边的州府,诸恶都在唐斌之乱时被或抢或清算掉了。
这才刚过去多久?
这几州当官当衙役的再怎么擅长盘剥百姓,也不可能这么迅速地重新聚敛起巨额家财,何况,如今这些还幸运活着的,没被唐斌军惩罚清洗掉的官吏,文武行都在内,因畏惧梁山,也不敢象别处官府那样耍权势与心机手段肆意暴虐搜刮治下百姓,生怕罪孽大了终于被清算了。
这几个州府的文武官吏衙役从上到下从高官到临时工,如今全都老实在努力(抑制用手中职责权力之便贪污腐败)做个能让梁山赵老二能看得下眼而不会动惩罚念头的“清正好官”。
唐斌之乱对那些依仗权势作恶太嚣张者的清算时,惩罚手段之残忍暴虐,那一幕幕情景之恐怖,至今还深深的清晰留在这几个官府的所有官吏军队与见识过的寻常众生的脑海里……
太可怕了!
那些当时没被以直接杀清算掉,只是被特意整治成了残废的太猖狂官吏及绑着权力获暴利的嚣张狗大户,如今早特么死干净了……当不了官掌不了权或失去权势家势依靠,没用了,在这个人心险恶格外冷酷无情的乱世,自然全沦为乞丐,乞食酷寒街头,爬行于乡野偷庄稼吃求活,自然会遭到社会暴力打击,正是当初有多招人恨多得意,现在就有多倒霉……全都死得凄惨无比。
这一切都让权势者至今会夜里常常从恶梦中猛然惊醒……惨叫,神经病一样抱头哆嗦求饶。
罪恶太大的,几乎全死了,象幕容知府这样的济州主要官僚,是赵岳当初特意留着没清算掉的。事后补上来的官吏,自然都是有良知的权力者了,根本不敢有了权了就赶紧耍权作恶得瑟。
包括慕容知府这样的心早腐败烂透了的大坏蛋在内,虽然本性和为官恶习难改,心里对治下百姓的财富馋得直流口水,总不甘心的蠢蠢欲动而且恨透了赵岳,并非真想悔改,却不敢乱来。不能大肆盘剥百姓,又不能吸兵血,也就没贪敛到多少钱。其它小官小吏就更不用说了……
至于民间大户,就没有狗大户再出现。
梁山泊周边已不具备狗大户敢再出现的社会环境,绑上权力也都在表现做良知好人。
在这里,张宗谔没能痛快杀抢官吏狗大户发大财,他却并不在意。
贪官污吏和狗大户们能跑哪去?
无非是逃到府城去躲着了。
一切都在府城里。打下来就行了。
这回可没有二龙山强盗截胡了。
现在,张宗谔的势力已经今非昔比,部下强壮凶徒近十万众,就敢不把东昌府军放眼里。
他把流寇大军分兵数路,散到各处加紧速度疯狂抢掠和席卷人手,很快就席卷起足够多的攻城新炮灰,张宗谔立即开始攻打东昌府,也满以为肯定能较轻松的打下来。这的兵少,而且没有打二龙山的兖州军那么精锐团结能打么。事实结果却是和预想的相反。
东昌府府城有点特殊。
它是个三面环水,只一面是陆地的水中城,在东昌湖里。
东昌湖并不大,却足够困扰。城池的环水三面虽然湖水不算深,却足够妨碍从这三面攻城。总不能靠船或木排运兵过去,然后在船或木排上架起云梯攻城吧。那是纯粹送死。
唯一的陆地一面却也有既宽又深的护城河拦路。
这对人手足够多的流寇大军不算问题,一人丢包土石就能够填死护城河,可是,城中守军只需要重点守一面,兵力能从容轮换着来,这就猛增了攻克难度。
照例用炮灰人命猛攻了一天,张宗谔就意识到了守军出乎意料的坚韧以及备战的充分。
东昌城确实难打,而强卷的炮灰也不是以前那样好控制好逼迫了…….
东昌府人已经从兖州炮灰百姓的悲惨遭遇知道了流寇大军的凶残没人性,事先就有反抗心,督战队一强逼着他们用人命硬堆,炮灰们就会团结起来凭着人绝对多拒绝硬上去送死。灾难中,人都学精了。谁也不肯再任别人肆意操纵自己的生活,更不用说是生死。
所谓的正义起义者本都是一样的刁民,区别无非是流寇与新被席卷当流寇的。
都不是听话的老实人。
谁敢不把他们当人强逼去送死为别人的利益和企图白白牺牲,他们就会怒而群起反击谁。
张宗谔无奈只得把主要精力放在洗劫东昌府百姓上,拼命搜刮钱粮油盐等一切需要的,用心腹部队悄悄转运去沂州老巢。
打府城,只是天天坚持打着困着,防止官兵有机会出城破坏抢劫。
等抢劫完了,东昌城果然没能打下,张宗谔很干脆地放弃了打下的决心,留下部分力量押着大量老弱或不够强壮歹毒能打的炮灰继续攻打惊吓着困着,让东昌府官兵不得抽身能去救援邻居州府,他带领主力部队押着东昌府新增的大量青壮力量猛扑向了东平府。
此时,张宗谔已经隐隐约约听说了,消失的县官镇官等官吏衙役并非逃去了府城,而是极可能精明地早早悄然逃去了梁山泊那躲着必然降临的这场杀劫,并且获得了梁山势力的允许。
张宗谔大怒。
你沧赵家族,你赵老二,你梁山好汉,不是一向最痛恨祸国殃民的贪官污吏吗?你梁山竟然收容庇护起该死的贪官污吏来了!最主要是,你梁山竟然敢变相从老子的嘴里夺食。
张宗谔野心本就够大,起义就是奔着田虎王庆那样称王称霸来的,闹起义闹得又太顺利,自攻打兖州城时起,一看部下兵力多了,势力够大,再弄掉东昌、东平、郓州、济州四处大州府,势力无疑会膨胀得更大,那时也就有了足够的和梁山较量的资格,他本就有心一鼓作气夺了梁山泊为理想统治中心,霸占周边诸州府,一下子就形成强大割据势力,稳固后就立即称王,国号都想好了,齐,鄙夷和羡慕死二龙山这种造反了数年却至今仍窝在山里吃草的一事无成前辈。
现在,他还露出野心,没招惹梁山,梁山却已伸手夺了他的口中食,这让他越发仇视赵岳。
赵岳小儿,别人怕你,老子张宗谔可不怕你。
梁山泊,别人难打,连朝廷也对付不了你梁山这道天堑,我张宗谔却有招对付你…..敢招惹老子,赵小二,你有种,够胆量,够傲慢!
你敢如此小觑某张宗谔,某定叫你晓得老子的厉害…..我要把你用尽酷刑泡制死你,把你碎尸万段,再挫骨扬灰,让你尸骨无存,魂灵俱灭,作鬼都作不得…..总之定要让你死得耻辱无比凄惨无比,让天下人震惊无比。你赵小二正是扬我威名的最好垫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