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z61人氣都市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 ptt-474 教處長做事鑒賞-f5jzq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庄sir,现场有二十三名警员受伤,四名警员死亡。”
“总计击毙罪犯四十六人!”
现场。
十分钟后,
白车、医护、支援。
一批人马已抵达现场,正给道路拉上警戒线。
或是搬运伤员,或是清理现场,各司其职,忙碌收尾。
一名穿着制服的督察上前,把现场初步盘点好的数据,整理成文件,向长官汇报。
庄世楷伸手接过文件,抬眼看向现场,分析情况。
只见陈家驹、袁浩云、周星星等人已经收工,肩靠肩,互相依靠在一起,咕咕喝着矿水泉,满头大汗,略显狼狈。
他们努力奋战过,现场又不缺人手,清理现场的活,有专门的人手搞定。
“好!”
“我知道了。”庄世楷收回目光,朝着面前的督察问道:“尊尼汪呢?”
“已经死亡!在死亡名单当中!”制服督察出声禀报:“经过初步检查,他遭遇多发流弹射中,致命伤打中头部,没有抢救的可能。”
庄世楷听见督察的话,嘴里轻啧一声,面带不屑的说道:“难怪没见他露头,原来早就扑街了!”
在大规模的战斗当中,枪炮无眼,流弹横飞,别管你什么身份、地位、随时随地都有死亡风险。
“尊尼汪”的死亡,无声无息,悄无声息。
看起来有点突兀。
可在战场中实在是太正常,太普遍。
这就是战争的残酷性。
而“尊尼汪”置身于激烈的战场上,与其他人并未有什么不同,也没资格拥有特写镜头,该扑街便扑街啦。
何况,全场交火中挂掉的罪犯众多,多他也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庄sir没想要留他活口!也没理由留活口!
要知道,这次事件幕后庄家动作巨大,肯定留下很多线索。要查幕后庄家?那也可以打死再查!
现场罪犯并非全部击毙,有多人受伤,留下活口。
已经送往医院。
“庄sir!处长找你!”这时一名警员走到前方,立正敬礼,向长官汇报。
庄世楷回头看他,皱起眉头问道:“什么事?”
这名警员与前方的制服督察一样,都是来自港岛区、下属警署的支援警力。
他摇摇头道:“不知道,处长没说。”
“警务处长只是让你到他办公室,他要尽快见你,看你是询问本次事件的资料。”
警员乖乖答道。
庄世楷冷笑一声:“屁事真多。”
“现场都没收拾完就急着要资料。”
“赶着去死吗?”
庄世楷赫然当着警员的面咒骂“一哥”,别说是警员了,他敢在任何一个人面前,光明正大的吊“一哥”。
可惜,他面前的小警员不敢接话了。
“唉。”庄世楷摇摇头,长叹口气,拿着文件夹走道陈家驹、袁浩云、周星星三人面前。
“哒哒哒。”一阵脚步声传来,陈家驹、袁浩云、周星星立即拿着矿泉水瓶,站起身,表情恭敬的讲道:“庄sir!庄sir!”
“嗯。”庄世楷点点头:“你们三个收队吧!剩下的交给其他伙计做。”
“yes,sir!”三人立正敬礼,面露感激。
其实三人的部下都各有伤亡,兄弟们也很累了。而这种大规模战斗下,每个人都已精疲力尽,还真做不出挂掉一个兄弟就扒着担架,痛哭流涕的表情。
该激动的,早已在刚的交火中激动完。现在大家脸上都麻木了,只想着提前回家休息。
短短十几分钟的战斗,好似抽干他们全部精力!而救治等事情,还是交给专业医护去做。
唯独袁浩云那批手下好点,毕竟他们在后面才进场,但是一路奔波也已很累。
当然,庄sr话还没说完,只见他摆摆手道:“家驹回去睡觉!我会向法庭申请搜查令,浩云,你调批人刮下尊尼汪老窝。”
“把尊尼汪给扒个底朝天!”
陈家驹无力的点点头,睡觉正合他意。袁浩云咬咬牙道:“长官!我亲自带人去!”
毕竟三个人里面,袁浩云参战时间最短,算是比较轻松的人。
否则,庄sir才不会把任务派给他。
而他既然接到庄sir的命令,那么为保稳妥起见,还是得亲自去办。
庄世楷没有否决,轻轻颔首以后,目光移向旁边讲道:“阿星!回警署!稍我一程!”
“yes,sir!”周星星抬手敬礼,肃声讲道。
接着,参战队伍逐步撤离现场,支援部队则在上环大道,交战位置附近,清出一条通行车道。
警戒线更是拉到五公里外,由大批军装警值守,把那些赶来凑热闹的记着、市民全部拦在外边。
“哒哒哒。”直升机起飞。
庄世楷跟随飞虎队坐上直升机,低头往下望去,只见地面车群开始疏散,场面也恢复秩序,只是战场的痕迹尚未淡去。
道路恐怕要封闭几天,找施工队进行修缮,一周后才能通行。
而飞虎队坠落的直升机里,四死二伤,是飞虎队成立以来,遭遇过的最大伤亡。
这批战死伤亡的警员都是英雄!
庄世楷虽然表情平静,但是内心已经记下这笔帐!一定要找出幕后庄家!
一次性把帐结清。
打垮对方。
最终,四架直升机回到飞虎队驻地,一架直升机在总署楼顶,停机坪降落。
庄世楷穿着西装走下机舱,直接进入电梯,前往处长办公室。
“哒哒哒。”他敲响处长办公室门,韩国理坐在里面,抬起头来:“请进。”
庄世楷拿着文件走进办公室,动作随意的轻轻抬手,表情有些敷衍的敬礼说道:“长官好!”
韩国理沉着脸站起身,用手轻敲一下桌面,语气严肃的讲道:“我很不好!”
“嗯?”庄世楷抬起眼皮,看向前方的韩国理,真心有些意外他的表现。
如果政治眼光够好的话,通过本次事件,他应该知道警队华人起到的作用,起码是港岛社会治安的基石。
以当经的国际环境,要是港岛失去本土华人、警队力量的守护、绝对将沦为犯罪天堂。
韩国理要是脑子稍微好用一点,都不会对他问责,而是应该嘉奖他!
可屁股决定脑子!港督坐在全港首脑的位置上,既要考虑华人势力、又要考虑方方面面。
因此,港督察觉到战略变化以后,可以做出明智的选择,对警队采取安抚策略。
韩国理则作为警务处长,满眼只盯着警务处内部,对于华人势力非常忌惮!上任以来更是屡遭打击!
好不容易有一个抓小辫子的机会,他当然想要以此向庄世楷示威,想要削减庄世楷的势力。
或许“韩国理”大局观也不差,只是他为争取自身利益,故意做出小格局的事。
然而他看低庄世楷了!
庄世楷岂不是容易给唬住的人!
只见庄世楷冷笑一声:“哪里不好?”
韩国理抬手指向电视机:“罪犯和警队开战!打的炮火纷飞,枪炮齐鸣!这是一个安全城市应有的形象吗?”
“砰!”韩国理收回目光,一掌拍在桌面:“本次警队死伤多少人!给市民造成多少损失?你要负责!”
“啧。”庄世楷嗤笑一声,眼神显得非常讥讽,根本不把警务处长放在眼里。
此刻,他上前两步,盯着韩国理,大力将文件甩在桌面:“嗙!”
庄世楷抬起手指,指向韩国理大声吼道:“你想知道?那就睁开狗眼看清楚!看看警队死掉多少人!看看市民损失有多大!再看看军火数量有多少!”
庄世楷的气势比韩国理更胜一筹,仿佛这里不是处长办公室,而是港岛总区办公室。
而办公室的主人也不是韩国理!而是他!
韩国理突然就给吼懵了。
只见他愣在当场,直接被庄sir镇住。
毕竟,他的观念里,根本没有警队警官,敢当面吼一位处长。
可庄世楷就真吼了!
而且吼的有理有据,更加吓人。
韩国理在初期的惊愕以后,气势不禁弱下去,再问责就显得外强中干,除非找到更有力的证据支撑。
于是韩国理拿起桌面文件,翻开文件夹翻阅。
而他越往下翻,心头便越加沉重。
一身白色制服、肩上处长警衔、都无法掩盖他的苍白。
庄世楷嘴角则迸出来一句话:“这些军火流到市面上去…又会死多少人?造成多少损失?”
韩国理无言以对。
庄世楷却站直身体,面色鄙夷的看向他:“我来告诉你!”
“是尸横遍野!是犯罪之都!”
有些损失已经无法用具体数额量化,那么只能用形容词来代指,而两人都明白一个形容词背后,代表着怎样的场景。
“我告诉你!这次事件警队有功无过,你必须给予一线拼命的警员嘉奖。”庄世楷在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掏出打火机把香烟点燃,吐出一口白雾,看向韩国理撂下最后一句话:“再把收尾工作妥善处理了!”
他在教警务处长做事!
说的话和港督一模一样!
“呼!”庄世楷吞云吐雾,表情从容,转身离开办公室。韩国理则呆在办公室里,一阵头晕目眩,如遭雷击的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