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v68k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就是賣豬肉的 線上看-766 唐人董事長主動找上門相伴-ykipt

我就是賣豬肉的
小說推薦我就是賣豬肉的
链接中的内容宛如一道霹雳直接轰在贺鹏举的脑袋上,瞬间就让他恍惚失神。随之各种情绪涌上心头,其中以慌乱不安为主。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小动作被人公之于众而不安,而是因为李军知道了这件事。
链接是李军发来的!
李军知道这件事就代表着集团公司其他人也会知道,最让贺鹏举担心的是舅舅,他大致能想象出舅舅知道看到这条消息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这才是让他最为担心的。
主动张嘴要好处,舅舅不会说什么,但背着舅舅搞小动作,而且还是这种提不起嘴的动作,他肯定会很生气。
强忍住内心的不安,贺鹏举犹豫几番之后给李军发了一条信息:“我舅舅知道这件事吗?”
很快,李军的回复出现,“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李军没有回答贺鹏举的问题,这让贺鹏举为之皱眉,但仔细想想,如果能说服李军,让他在舅舅面前替自己说两句好话,舅舅或许就不会那么生气了。
有了这种打算,贺鹏举脑子里又闪过一个念头,实话实说还是避重就轻?
没等贺鹏举考虑好怎么解释,李军的消息再次出现:“为什么要这样做?”
……
首府,国二招宾馆,大会议厅。
可以容纳三百五十人同时参会的会议厅已是人满为患,参会企业和单位的数量超过两百家。或许是为了照顾后面的人,前排那些常任理事单位主动缩减了参会人员数量,才勉强让参会企业全数入座。
今天是本次峰会的开幕式!
不知道是闻风而至,还是受邀而来,后排的空地上架设着数十架长枪短炮,闪光灯不时出现,伴随着清脆的咔咔声。
王泉和董鑫坐在倒数第二排的左侧,董鑫目光游移左右打量,眼神里透着热切与激动。王泉则是淡定自若,甚至有些乏味,但逢大会领导讲话是必不可少的。
“下面有请饲料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肉类协会副会长、畜产品加工研究会副会长,南湖唐人集团董事长陶董事长讲解本次峰会具体流程……”
一连串的头衔吸引了王泉的注意力,直到主持人说出唐人集团董事长的身份,王泉更是眼冒精光,下意识的坐直身体朝着前排看去。
中等身材不胖不瘦,身着黑色正装的男人慢步走上发言台,背头梳理的一丝不苟,发际线比较靠后,精神头儿很是不错。单从表面看,根本不像将近七十岁的老人。
董鑫感觉到王泉的神态变化,微微低头小声说道:“是不是跟想象中有点不一样?”
王泉闻言一笑,没有说话,他对唐人董事长没有太多的了解,谈不上想象与现实的区别。
“嗡……”
感觉到口袋里手机震动,王泉悄悄拿出手机,看完信息内容之后露出一抹微笑,再看向台上的唐人董事长,眼神里多了一层复杂之色。
“他要是看到这条消息,会是什么反应呢?”
王泉暗暗嘀咕着。
“感谢陶理事长的讲解……”
伴随着主持人甜美的声音,唐人董事长从台上下来,还没等他回道自己的位置,就看到一个同样身穿正装,显得十分干练的男人快步走到他身边,在他耳边小声说话。
王泉一直盯着唐人董事长,看到这一幕,嘴角笑意更浓。
只不过,王泉预期的勃然变色没有出现,唐人董事长只是淡淡点了点头,便径直回到自己的位置。
“出事了,贺鹏举居然……”
身边隐约传来议论声,王泉眼中精光更浓,消息传的挺快嘛。
开幕式结束,王泉和董鑫返回房间,还没来得及董鑫分享自己的喜悦,房间门就被敲响。
董鑫开门,看着陌生男人没有说话。
“王总在吗?”
董鑫不认识这个人,闻言扭头看向房间内的王泉,王泉听到声音走了过来,只是一眼就认出这个男人就是刚才跟唐人董事长说话的那个。诧异的看着来人问道:“你是?”
“我是唐人集团的艾元浩,我们董事长想跟王总聊聊,不知道王总现在方便吗?”
听到唐人集团,董鑫眼中藏着惊讶,唐人董事长怎么主动找王泉了?
王泉心中也有疑惑,这老头儿不去处理贺鹏举的事情,怎么反过头找上自己了?他是准备替贺鹏举出头,还是……
纵然心中不解,王泉却鬼使神差的点了头。
艾元浩笑着点头,而后转身为王泉带路。两人一前一后走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噹……噹噹。”
来到一处房间门口,艾元浩很有节奏的轻轻敲门,等房间门打开之后,示意王泉进去,自己却转身离开。
“陶董事长好。”
先不论关系,单凭对方的岁数王泉也得主动放低姿态,主动打过招呼,跟着唐人董事长进入房间。
跟王泉的房间不同,这是一间套房,有单独的会客厅。会客厅的茶几上摆着两杯冒着热气的茶水,显然是为自己准备的。
等陶董事长坐下,王泉这才在他右手边的小沙发坐下。
“开会这几天少不了应酬,我特意从家里带过来的红茶,王总尝尝。”
陶董事长和善的笑着,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不对劲儿的情绪,反倒如同一个长辈关怀晚辈一样。
王泉笑着点头,象征性的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放下茶杯之后看着陶董事长主动问道:“陶董事长找我过来有什么事?”
面对这样一个经验老道的大佬,还是单刀直入快声快语好些,以免被对方绕进圈子里去。
陶董事长似乎没想到王泉会如此直接,但他很快调整好情绪,看着王泉缓声说道:“我现在很少参与集团公司的具体事务,难免会忽略一些事情,王总是不是对唐人集团有所误会?如果有,今天能不能敞开心扉说出来,我尽可能的帮王总解决问题。”
嗯?
他的态度不对!
王泉瞬间警惕起来,一个大集团公司的董事长怎么可能以如此口气对一个各方面都不如自己的人说话?
“陶董事长说笑了,没有误会。”
王泉的反应在陶董事长看来实属正常,在不清楚对方意图的情况下,谨慎一点并没有错。陶董事长没有继续说话,反倒略有兴趣的看着王泉,目光中带着审视,心里却是不自觉的拿王泉跟贺鹏举做起了对比。
他不说话,王泉自然也不想多说什么,却没有放松警惕。
徐久之后,陶董事长收起目光,他是第一次接触王泉,除了比贺鹏举年轻,其他方面暂时看不出来什么。
“老话说,和气生财。”
陶董事长端起茶杯捧在手中,依旧是和善的看着王泉,“如果没有误会的话,我希望集团公司能跟王总的九鼎商贸在某些方面达成合作。”
合作?
王泉不解的看着陶董事长,他到底想干啥?
贺鹏举的骚操作刚被曝光,这个时候不单单是贺鹏举焦头烂额,唐人集团也不会太过轻松。他不想着兴师问罪,反而要谈合作?
再说了,我能跟你们合作什么?
陶董事长的话让王泉一头雾水,但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对方绝对是有所图,现在只不过是想把自己引入对方的节奏。
心里瞬间生出不爽,有啥话不能直接说?
“除了副产品,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地方能合作的,陶董事长不会是准备把唐人集团的副产品交给我们九鼎商贸来做吧?”王泉故作疑惑的问了一句,随后又是露出惊喜之色,“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荣幸之至啊!”
陶董事长神色一怔,紧接着笑着摇头,他看得出来,王泉是故意的,这个年轻人挺有脾气!
“王总对副产品的态度着实让人惊讶,不过我赞同王总这种坚持一件事做到底的心态。如果王总有需要的话,我可以跟鹏举转告一声,你们都是年轻人,应该很容易打成一片。”
我们已经打成一片了,而且是不可开交的那种!
王泉先是腹诽一句,随后又无奈暗叹,这老头儿不好对付啊,他肯定能听出自己刚才那些话的意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给了自己赞扬。
短暂的交锋就让王泉有了无从下手的感觉,若是继续下去,指不定被这老头儿带到哪里去呢。
不行,还是摊牌吧!
“陶董,我不知道您今天喊我过来想要说什么,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您,我跟贺总做不成朋友。”
王泉一本正经的看着陶董事长,语气很是决绝。
陶董事长的表情在这一刻终于有了变化,和善之意渐渐退去,换上一副严肃认真的神色,“王总,生意场没有永远的敌人,就算是天大的误会也有解开的一天。”
“况且,如果你真要跟鹏举继续斗下去,结果并不一定是你期望的那种。与其为不确定的未来赌上全部身家,为什么不能见好就收,结份善缘呢?”
王泉终于听明白了,这老头儿是来说和的!
同时,他也清楚了,这老头儿肯定是临时起意做的决定。要知道,没有曝光贺鹏举之前,贺鹏举可是重振旗鼓要对中原的屠宰场下手,如果没有这次曝光,说不定贺鹏举已经开始展望胜利果实了。
他没有组织贺鹏举的举动就说明他之前并无说和的心思,现在过来说和,一定是这次的曝光让他忌惮了。
嗯,就是这样。
想明白之后,王泉心态变得轻松许多,但他又忍不住疑惑,既然是说和,这老头儿不会是打算空凭一张嘴吧?
看王泉不接话,陶董事长稍稍犹豫一下,又是接着说道:“只要王总答应化干戈为玉帛,我替鹏举答应把北湖那些屠宰场的产能交给九鼎商贸去运营,如何?”
北湖的场子?
王泉听后一愣,这不就相当于贺鹏举在给自己打工吗?贺鹏举能答应?
脑子飞速运转,好一会儿之后王泉突然意识到不对劲儿。
北湖的产能交给九鼎商贸运营,承包权不还是掌握在贺鹏举手中吗?说句不好听的,只要贺鹏举度过这次难关,随时都可以撕毁协议。
这是把自己当成傻子了?
“陶董,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王泉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不等陶董事长说话,又是赶紧说道:“不过,我还是喜欢凭自己本事争取到的利益,这样吃起来放心。”
说完,王泉直接起身,一刻也不想在房间里多待。
他算是看明白了,这次曝光对唐人的威胁性很大,要不然陶董事长不可能亲自下场化身说客。既然如此,那自己还有啥好怕的,凭本事过招呗!
更何况,唐人集团的真正对手是三汇,王泉不相信三汇动手之后唐人集团还能腾出精力专门针对自己。
“谢谢陶董的茶水,以后有机会的话,我请您吃饭。”
说完,直接离开房间。
陶董事长看着王泉离开,并没有出声阻拦,直到房门关上,脸色陡然变得难看,眼神也是寒意逼人。
想想助理跟自己说的消息,陶董事长脸色阴沉如水。
贺鹏举胆子很大,为了蝇头小利不惜以身试法,说好听点是目光不够长远,说难听点就是志大才疏,明知道自己的手段见不得光,为什么就不能做的隐秘一些?
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陶董事长更加清楚,生气也是无济于事,反而给自己徒添烦恼。事情既然发生了,当前最重要的就是趁着影响还没有扩散赶紧解决这件事。
峰会在即,如果爆出更大的丑闻,自己还有什么脸面留在这里开会?
更让陶董事长不安的是,这里是首府。
主管部门的大领导如果愿意,随时可以召唤自己过去谈话,如果发展到那种地步,唐人集团又要进入一段时间的蛰伏期了。
可这次峰会上又有重大政策公布,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别说是追赶三汇了,很有可能被其他几家集团公司超越,这才是陶董事长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如果不是这样,他岂能主动邀请王泉谈话,甚至是降低姿态主动求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