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7fu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大唐第一長子 起點-第五百九四章 韋挺聯合 線索來了相伴-nunmi

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長子
“老夫认识你…!”
大概是凌晨时分,韦家的三位长老依次来到了韦元通的家中,只是让李战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李战见到三位长老之后,那位大长老却第一时间说了这么一句话。
李战笑道:“是吗…只是我好像真没有见过大长老。”
这个时候,那位大长老笑道:“你怎么可能会见过我,那个时候,你还是婴孩…!”说到此处,突然,大长老跪在了李战面前道:“罪将韦正…向殿下请罪,当初如果不是罪将疏忽,殿下也不会失踪,一直到现在才能和陛下还有皇后娘娘相见。”
这话说的李战一愣…跟着也是有些惊讶的道:“您以前是我母后的侍卫长?”
韦正点点头道:“是的…不过,因为那件事情之后,老夫请罪回了家,我对不起娘娘,不过,现在好了…您终于回来了。”
还真的是意外之喜,李战怎么也没有想到,韦家的三位长老中,那位大长老还和自己有这样的缘分,这样的话事情就好办了许多。
几人坐下之后,李战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的和韦家人都说的清清楚楚,这个时候韦家的这些人,也是终于搞清楚了这件事情,等清楚之后,韦家人也全部同意和李世民一起演场戏,将后面坑自己家族的幕后黑手给找出来。
就在一切都说明完,李战准备离开的时候。
韦正将李战给叫住了,他说让李战等一等,还有一位要和李战见了面才行,既然对方要等,那么李战也就等一下,只是让李战好笑的是,等了一盏茶的时间,李战就见韦挺姗姗来迟。
李战和韦挺一见面之后,立即相互指向了对方道:“哦…是你…!”
场面十分的好笑,不过,等韦正向韦挺介绍了李战的身份之后,韦挺那惊讶的脸上微微的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
“韦挺参见殿下…!”知道了李战的身份之后,韦挺也显得坦然了一些,怎么说呢,韦挺这个人就是自视太高了,可能是因为身份的原因,他看不上那些身份底下的人,可是当李战长殿下的身份摆出来,本来对李战恨意十足的韦挺,忽然也就这么坦然的接受了。
心中的那些恨意也慢慢的消失了。
此时的韦挺也算是终于明白,为什么李战这么难对付了,想要三司会审,立即就可以三司会审。
看到韦挺的样子,李战也是扶起了对方道:“韦尚书多礼了,后面我们就要通力合作了。”
“殿下…微臣这里要和你说一下…你要注意唐嘉会…!”韦挺躬身道。
“唐嘉会…?”李战愣了一下道:“谁呀?”
“户部尚书唐俭的儿子,不知道殿下得罪了他没有?”
韦挺一说户部尚书唐俭,这边李战就想了起来道:“啊…确实我好像怼过一次唐俭的儿子…怎么韦尚书,唐嘉会一直在对付我?”
韦挺点头道:“上一次的与民争利,其实就是唐嘉会弄出来的,而且微臣还感觉这位唐嘉会后面还有人,他只是排头兵,在他的后面应该还有出谋划策者。
所以我请殿下小心一些。”
“原来是这样…!”李战对着韦挺躬身感谢道:“多谢韦尚书,我一定小心!”
李战的躬身行礼,让韦挺对李战的恨意又少了一些,要是李战以商贾的身份躬身行礼,韦挺可能会更讨厌他,但是此时的李战身份是大唐皇长子,这个身份,让李战的礼貌行礼真的很打动人。
李战走了…坐着李承乾的车。
看着李战走远,韦正轻声的道:“大唐皇长子…太子仪仗…百骑随行…有军功在身…韦挺,你做的很不错,这位长子殿下,未来可期呀…!”
韦挺皱眉道:“他总不会做太子吧?”
“谁知道呢…这份宠信实在是太过了,我看了很多次李君羡陪皇子出巡,但是你可知道,李君羡却从来没有这么弯过腰。
为什么…?”韦正看向韦挺。
“因为李君羡是个孤臣,他的主子是陛下,所以他不需要给任何皇子的面子…!”韦挺说完,韦正点头表示满意的道:“你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可是你看到今天的李君羡了吗?”
“寸步不离…以命守卫…!”韦挺看得很准。
“是呀…寸步不离,以命守卫…李战绝对不同其他皇子…所以韦挺好好的把握住这次机会,化干戈为玉帛,韦家主要还是靠你呀…!”
韦挺听完之后,眉头微微皱了皱,跟着也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着已经没入了黑夜之中的马车,心情十分的复杂。
…………………………
当天晚上商议好之后,李战又火速进了宫,和李世民说了自己已经和韦家结盟。
跟着第二天,李世民就开始发大招了,下旨要废韦妃,当然了,这只是做做样子,就在旨意还没有下,李世民这边就收到了韦家所有在朝官员的上表,希望李世民撤销旨意。
李世民一下骑虎难下,因为韦家的这些官员几乎占了整个朝堂的五分之一,不但如此,就连魏征,褚遂良…等人也一起上表,希望李世民撤回旨意。
李世民大怒下朝。
这个消息被传出去之后,长孙敏胜真的是笑开了花,因为他认为李世民和韦家的争斗开始了,这两只老虎只要可以打在一起,那么就可以吸引大部分的火力。
这个时候,长孙敏胜就可以悄悄的布局,跟着一网打尽。
说真的…想的是很好,但是长孙敏胜想不到的是,所谓人老精鬼老灵,他看的仅仅只是表面,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就一场为了让他麻痹大意的秀。
长孙敏胜开始全力的将自己的力量开始集结…这个时候,他就忽略了长安城,可是他不知道是,他忽略的长安城却在紧锣密鼓的调查着所有关于余宝的一切。
李战和韦挺两人十分的默契,将两人的信息全部共享,全力以赴要找到这个幕后黑手,而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李战和韦挺找到了一个突破点。
清风楼
李战坐在包厢中等韦挺,不一会,韦挺和王及善来了。
看到李战,王及善立即跪下喊道:“学生王及善拜见长殿下…!”
李战笑道:“起来吧…王先生…听说是你找到了这次的关键点…真的是辛苦了…!”
“不辛苦,只要可以为殿下做事,学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王及善那拼了命的谄媚话语,让一边的韦挺连连的皱眉,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位智囊怎么这么无耻,得知李战是长殿下之后,那殷勤的,就差点变成李战的一条狗了,怎么以前没有感觉出来这个家伙这么势利。
“坐…!”李战很有礼貌的让两人坐。
等坐还之后,韦挺率先道:“殿下…你在余宝死之后,是不是发现了一封信,信中的内容是余宝的妻子和女儿都已经死了,余宝想要和自己的妻子还有女儿在黄泉见面。”
“是的…我记得很清楚,我但是还唏嘘了一下,怎么全家都死了…怎么…是不是这里有问题。”
“是有问题…!”王及善接上道:“就在昨天,我们发现一个事实,余宝的女儿并没有死…而且最重要的是,余宝说自己卖了女儿去赌钱,可是我们查到的是,余宝的女儿卖的对象居然是余宝的亲大哥。
这就不是卖了…应该是寄养,问题来了,那为什么余宝的妻子要自杀呢?”
“什么…?”李战也是惊讶的道:“余宝的女儿根本就没有卖,也没有死…那现在余宝的女儿在哪里?”
“不知道…!”
韦挺和王及善的摇头,让李战有些诧异的道:“为什么不知道…你们的消息是从哪里得来的?”
王及善连忙的回答:“殿下,这个消息来的很幸运,就在昨天,余宝的大哥来长安报案,说自己的侄女被人拐了,请求我们去找。
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余宝其实根本就没有卖女儿,他的女儿也没有死。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余宝进宫的目的绝对不单纯。”
“是呀…这个余宝来历很古怪,他一直被贵妃娘娘晋升,其实是因为余宝每一次都能猜对余宝的心事,你们说一个人怎么可能每次都能猜对贵妃娘娘的心思。
除非…有一群人都在帮他…!”
李战说完,一边的韦挺和王及善全部都惊讶的看着李战,然后韦挺轻声问道:“宫中结党?”
“谁知道,不过,这次幕后之人如果找到一定会让我们惊喜的,对了…余宝女儿的事情,我也会派人去找了,对了,明天韦尚书是不是要演大戏了。”
话一说完,韦挺一个无语道:“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明天居然要我带领所有人静坐太极宫,而且还要搞绝食,用以逼迫陛下收回旨意。
真的是太蠢了,我明天还不要饿死呀。”
“噗…!”韦挺抱怨的样子,让李战哈哈的笑了起来,跟着李战拍了拍韦挺笑道:“别抱怨了,韦尚书,这个计策其实就是韦元通想出来的,父皇说很有对立感,就采用了。
你就辛苦一点,放心,顶多只会饿你们一天左右。”
“什么…要饿一天…?”韦挺哭笑不得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