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adr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網遊之王者再戰 愛下-1643 傳言看書-zi62z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这么多的猎物……哈哈!这不是给我们送食物吗?”
又是一天的清晨逐渐从草原的一方尽头逐渐爬起的景象中,属于段青的身影也已经早早地爬回到了自家的马车前方,张大了嘴巴打着哈欠的他随后也眨巴起了自己无比惺忪的睡眼,无精打采地注视着眼前凑近过来的朝日东升:“事先说好的大份烤肉,你可别想赖账。”
“我什么时候想过赖账?”于是段青也翻了翻自己的眼皮:“这不是没到时辰吗?难道你想大早上的就吃如此油荤的食物?”
“干嘛?谁说烤肉不能早上吃的?”
兴奋十足的精神似乎从未有过停止的迹象,朝日东升那咧嘴直笑的表情也跟着转向了自己的身后:“而且这一次我可是带着客人来的呢,我可是早早地就把你的手艺吹出去了啊,你可别让我落脸。”
“什么?拿我的手艺出去吹嘘?你怎么不吹自己的呢?”于是段青的眼睛也跟着睁大了少许:“再说我看上去像是那种喜欢给别人做饭的仆人下属么?这种生存手艺可不是随便拿来卖的好不好?”
“当然不会让你白白卖出去的,大厨先生。”侧着身子摆出了一副神秘的模样,凑近过来的朝日东升悄悄地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只要你这一波卖得好,我就趁机卖一波我们青灵冒险团的福利,像他这种从来没吃过什么好东西的家伙,说不定就心一软,成为了我们冒险团的一员呢。”
“说得好听,你怎么不自己去卖呢。”撇着眼睛望着朝日东升此时所展现的那抹弓箭手玩家不屑扭头的身影,段青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而且以那个家伙与你之前的恩怨来看,想要让他成为我们的朋友可是远得很呢。”
“怕什么,我都这么有信心,难道你还没有自己的信心吗?”朝日东升拍了拍段青的胸脯:“人说一切恩怨都可以靠饭桌来解决,大不了多请人家吃几次饭嘛,要不然等又一天过去,我们打下来的那些野兽的尸体可就真的都凉透了啊。”
“人家那苏族和瓦布族的人还没有从死伤的悲痛里缓过神来,你就开始考虑怎么吃那些东西了?”段青瞪着眼睛望着对方的脸:“敢不敢学习一下察言观色和看气氛说话?小心出门被人家一刀砍死啊。”
“他们才没有时间管我们的事情,他们自己的事情还忙不完呢。”扭头与翻着眼睛望向一边的百步无双打了个随意的手势,朝日东升转而歪了歪自己的脑袋:“因为着急赶路,迁徙队伍里的人心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不安了,就连平时喜欢跟我聊天的老巴里,现在都躲在马车里不出来了呢。”
“普通的族人们都是住在一起的,总是去那边打扰他们可不是什么好事。”随意地评价了一句,段青随后也皱起了自己的眉头:“不过在这种时刻来打扰他们本来就不会得到什么好结果,换做是我的话,或许也早就已经在这一连串的惊慌失措中吓怕了吧。”
“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什么旁支末节一样的问题啦!我们现在对于他们来说可是很重要的!”再度将大大咧咧的表情摆了出来,朝日东升大笑着拍起了段青的肩膀:“我们现在也算是护送队伍里的一方主力,不要再用过去那种小人物一样的目光看待自己了,我们现在可是功臣!”
“不要惹是生非啊,我先警告你。”将睡眼中的干涩眼泪挤出了视野范围之外,靠坐在马车边的段青有气无力地提醒道:“因为狂妄自大而倒在路上的冒险者何止成千上万,你要是因为功臣的名头不小心惹到了什么不该惹的人,惹出了什么不该惹出的事端,别怪我和灵冰不愿意保你。”
“放心,这方面我有经验得很。”一脸不屑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朝日东升此时的面色也变得无比自信:“也不看看你们消失的那段时间是谁帮你们撑过去的,要不是我们在的话,这些草原部族里面的人还指不定会说你们什么话呢。”
“……”
望着朝日东升无比随意的表情,段青一时间没有了自己的声音,直到那来自草原上的风随着日头的渐起而开始变得猛烈,带着迁徙车队四周的动静也开始恢复起几分活力之时,这名灰袍的魔法师才再度发出了自己的低语声:“先前调查的结果怎么样了?”
“你指的是苏尔图消失的那段去向?瓦巴思那家伙也说不出很多细节。”似乎明白段青此时想问的是什么,同样安静地站在一边的朝日东升满脸不在乎地回答道:“那家伙看上去不像是部族里掌权的人物,只不过可能因为战斗力比较强的原因,所以之前被委任派去负责族内外的防卫事务而已……对了。”
“他似乎提到过了族内有关苏尔图的传言。”说到这里的他话音停顿了一下,那抬起的目光也像是刚刚才响起了这些情报一般:“也就是族内有关苏尔图背地里的谈论,毕竟是外族人,无论再有信物和权威,也是不可能这么轻易就听之任之的呢。”
“他们说什么?”
“他们说那个信物或许是苏尔图伪造的。”
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朝日东升的表情也随着这些话的出现而变得诡异了许多:“当然这是不想听从那苏族命令的那些人才会传的说法啦,他们觉得所谓的族长遗言和苏尔图的口信都是假冒的,所谓‘从某个地方寻回来的信物’这个说法自然也是一起伪造出来的结果,为的就是趁机将自己的部族‘和平’接收过来。”
“若不是考虑到我们现在正在一起迁徙的路上,苏尔图的指挥和对待两族态度一视同仁等问题,我都觉得这些说法都是真的了。”说到这里的他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整个阴谋论说得头头是道有事实有依据,各个方面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反证,搞得我们真的像是一群跑到这里来鸠占鹊巢、趁机打劫的土匪一样——”
“结果呢?到底是不是苏尔图自己一手缔造的这一切?”打断了对方唠唠叨叨的话,段青冲着对方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你应该也有了自己的结论了吧?”
“我觉得苏尔图不像是那样的人。”望了段青一段时间,朝日东升原本那张随意无比的脸此时也变得认真了几分:“就像之前卢芬和苏尔图所说的,他们若是真的有意,他们有的是更好的机会来料理这个看上去更加弱小的部族,甚至一开始就可以用武力解决掉,何必浪费这么多的心机,最后还要拖着这群累赘一起上路呢?”
“这反而与最后的那些说法更加相符呢。”他朝着某个方向颇为神秘地指了指:“据说那个信物关系着瓦布族一族的传承,可以带领着他们重返神山之路什么的……”
“这都被你打听出来了?水平可以啊。”于是段青再度显露出了自己无比惊讶的表情:“这又是哪里的传言?”
“这次是那苏族族内的传言。”朝日东升神神秘秘地回答道:“毕竟这两个部族现在的关系……你知道的嘛,所以这边暗地的议论也是非常多的,而且与对面的那些家伙不同,他们更关心的是苏尔图打算怎么做的问题。”
“我们迁徙的目标和方向这段时间也一直在变化,按照他们的说法,多半也是因为那个信物的关系。”
向着车队正在缓慢行进的前方示意了一下,朝日东升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反正这段时间以来的例外因素就这么几个,不是因为瓦布族的原因还能是什么?”
“当然……还有别的理由。”叹息着说出了这句话,段青一脸唏嘘地将自己的表情又收了起来:“不过你们的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也对那个信物究竟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非常感兴趣呢。”
“对吧对吧?肯定是什么了不得的神器。”朝日东升拍打着自己的大腿:“不然为什么我们要赶紧离开原地连夜开始迁徙?又为什么这么快就遭到了袭击?那群人肯定是冲着那东西来的!”
“话说我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眼神由飘忽不定的感觉中收回,段青望向了朝日东升的脸:“你似是第一个发现那些袭击者的人——你是怎么发现的?”
“这,这个嘛……当然是第一时间发现的了。”有些难以启齿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朝日东升回答的声音也变得支支吾吾:“要不是我赶紧把自己发现的动静送回到了原地,昨晚的那场战斗还说不定会——啊。”
“你到底还做不做啊?人家都快等急了!”他指着站在远端的百步无双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将还待说出的话题急忙转向了一边:“快点快点!人家还在饿着肚子呢!”
“我看是你等得不耐烦了吧?”还未等段青苦笑着说出自己的下一句话,来自车厢内的一道清冷的声音就连同雪灵幻冰掀起的门帘而来到了两个人的面前:“大清早的就在这里聒噪,人都被你给吵得睡不着觉了!”
“还不快滚出去!”
**************************
“我们这么多的人,怎么说也应该轮不到我们来完成守卫工作了吧。”
日上三竿,来自迁徙队伍之内的活力也随着阳光的洒落而再度恢复了过来,坐在马车上的雪灵幻冰此时也已经收敛起了自己被打扰了休息之后生出的起床气,同时试图将一旁的段青塞进身后的车厢当中:“你就不用老老实实地守在这里了,赶紧快去休息。”
“虽然我已经过了年轻的年纪,不敢和朝日东升那样的人相比,但是我的精神也没有那么差啊。”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属于段青的那抹灰袍的身影此时也在雪灵幻冰的双手间不停地挣扎着:“让我问完最后的这几句话再说。”
“问什么?人都已经被我赶跑了。”瞪着眼睛望着段青的脸,雪灵幻冰那反射着阳光的白皙面庞此时也在发丝间呈现着透红色的光辉:“有什么问题等睡起来了再问。”
“睡起来我估计就是晚上了,到时候想要找到他都难。”段青撇着嘴吧回答道:“或者又要被他追着灌酒要肉之类的……哎哎哎别乱动!那是我的实验材料!”
“自己去里面找去。”
将不知是魔法粉末还是魔法宝石的瓶罐随意地丢到了车厢的门帘之内,雪灵幻冰的嘴角反而露出了一抹得意的表情:“你不是自称魔法小天才吗?自己去梦中做实验啊?”
“你这家伙。”垂头丧气地拉下了自己的脑袋,段青终究还是收起了自己疲惫之下的无力反驳:“好吧,替我向苏尔图和卢芬问好,还有瓦布族的那几个人,如果可能的话,帮我注意一下这段时间周围的情况,反正在我们这些个玩家没有出动的这段时间里,他们肯定也已经侦察过一遍了才对,只要——”
“好好好,这些东西不用你教给我。”推着对方的后背,雪灵幻冰那努力想要将段青塞入马车的动作仿佛都变得不耐烦了许多:“还说自己没有变老,现在就开始变得这么喜欢唠叨啦。”
“日落之前,我要见到一个精神焕发的你。”
她努力将那抹身影塞入了车厢内,然后冲着对方留下了最后的这句话:“抓紧时间睡觉,不然我就真的要生气了。”
嘴角留下了最后的一抹笑意,被塞入了车厢的段青望着周围有些凌乱的睡毯和毡布发出了一声叹息,鼻尖依旧萦绕着某位女子体香的他随后也任由袭来的睡意战胜了自己心中浮现的那抹尴尬,倒在其中失去了自己的意识。坐在车厢外摇晃着自己的身躯,梳理着白色长发的雪灵幻冰也将自己的目光遥遥落向了湛蓝色的天空当中,耳边迅速响起的鼾声也让这位白发的女子嘴角露出了同样的微笑,心情似乎也随着飘飞在空中的白色发梢而一起变得轻盈了起来。
“晚安了,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