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4jc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超凡貴族 長戟大兜2-第782章 不死生物推薦-q5ous

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
红狼觉得自己浑身都浸泡在温暖的水流当中,不禁舒服地长出一口气。紧接着,他感到有一股柔和的力量将自己托起,发热的皮肤陡然接触到冷空气,本能地打了个冷战,眼睛一下子也睁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两张熟悉的娇美容颜,他喃喃说道:“玛丽、迪娜是你们啊,天亮了吗?”
这边才说完,敏感多疑的凶暴战士猛地坐起身,虽然他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但凭着多年养成的谨慎习惯,迅速又隐蔽地打量四周,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间小木屋内,全身赤裸地坐在一张木床上,旁边还有一个大浴桶,里面的水正冒着热气,并散发着奇特的草药味道。很明显,他刚刚就泡在浴桶里,难怪会舒服地像是泡温泉。
红狼定了定神,皱着眉毛向自己的持剑侍女问道:“我……发生了什么?”
两名持剑侍女向男人展现温柔甜美的笑容,动作轻缓地将他按在床上,四只纤手按摩他的肌肉筋骨。
玛丽和迪娜接受过三次身体重塑,身姿容貌都是一流水准,房间内烧着热水,空气湿热,她们衣裳轻薄,光着雪白的小脚,俯身时春光隐现,显得格外诱人。
红狼内心躁动,伸手去揽她们的细腰,却被挡了回来。脸蛋圆润的玛丽向自己的伴侣露出酒窝,娇笑道:“刚睡醒就想做坏事。”
有着棕红秀发,碧绿眼眸的迪娜柔声说道:“亲爱的,主人吩咐过,你完全清醒后,他要召见你。至于你经历了什么,必须自己回忆,我们不可以出言误导。现在,我们用秘法帮你恢复精神,你得忍着点。”
两位侍女开始用小手揉按红狼的身体,有时会重压某些部位,拧掐皮膜筋腱。这种技巧并非简单的按摩,是维克多根据约克家族传承的按摩锻体秘技,结合心灵血脉理论,开创的锤压锻法,专门用来刺激人的内潜和精神。
玛丽和迪娜的手法纯熟,随着锤压锻法轻重缓急地展开,疼、酸、麻、痒的感觉直入骨髓,再由脊椎传递到脑子里,红狼咬紧牙关,苦苦忍受,被捶压的肌肉筋腱本能地收缩。幸亏持剑侍女的力量三倍于普通人,才能对体魄强韧的凶暴战士施展锤压锻法。
渐渐地,红狼感觉到身体内外暖意升腾,头脑却是一片冰凉清醒,波尔塔诺斯秘法带来的欲念躁动尽数消解,自己遭遇怪物的经历也都回想起来了。
按摩捶打结束之后,红狼神清气爽,由持剑侍女替自己穿戴整齐,才匆匆离开小木屋。
他走到屋外发现这是一座半永固营地。强壮的士兵砍伐森林中的原木,在一条浅水河畔搭建木屋和瞭望塔,营地的木架上挂满了兽皮和风干兽肉。士兵们甚至修了一座晾晒场,将收集到的坚果、水果、,蘑菇、野菜全都堆在上面,准备制造干果和干菜。
看样子,远征军打算在这里过冬。不过,兰德尔家族的精锐战士轻而易举就能修建一座营地,像这种半永固的营地也可以说放弃就放弃,反正森林里最不缺的就是木材。
事实上,红狼记得这个地方,准确地说他对这条河流有印象。十多天前,他们已经越过这条浅水河,进入河对岸的黑森林才遭遇了那只可怕又诡异的类人形怪物。
现在,远征军从对岸的黑森林里又退回到河边。红狼有种不祥的预感:难道是因为黑森林里的怪物,兰德尔殿下才选择原路返回到河边扎营?
营地中间的最大的木屋肯定是兰德尔殿下的居所,雷诺和夏克正守在门口,他们见红狼走过来,主动打开木门,示意他进去。
红狼走进木门,看见兰德尔殿下、纳尔森勋爵、夏洛特夫人和戴恩神父正围坐在一张简易的木桌面前,似乎是准备讨论什么问题。他没有多想,上前行半跪礼,恭敬说道:“尊贵的主人,您忠诚仆人沃尔夫回应您的召唤。”
阿谀谄媚的问候方式是红狼一贯的风格,维克多笑了笑,颔首道:“红狼,看来你恢复的不错,知道自己身上都发生什么了吗?”
红狼低着头,回答道:“大人,我都回想起来了。三天前,我和布兰登在黑森林里遭遇一只杀不死的怪物,我试图把它引走的时候,它对我使用了某种超凡力量……我感受到有一股阴冷从后背向全身蔓延,我的脑子都被冻僵了,似乎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心里只有悲伤绝望的情绪。我看到那只怪物在靠近我,但就是不想动……不,我的意思是我当时脑子里没有任何想法。”
他沉默了两秒,心有余悸地说道:“那种感觉,就像我滑入黑暗阴冷的深渊……我变成了一个死人?”
接着,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困惑地说道:“然后,波尔塔诺斯从我的体内苏醒了,我在黑暗的深渊中看着祂操纵我的身体快速逃离那只怪物……我从没想过我能跑那么快,一直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速度才逐渐变慢。然后布兰登带人追上我,他问我怎么了,但波尔塔诺斯很愤怒,操纵我的身体威胁布兰登不准靠近。”
他惭愧地说道:“我和布兰登好像动手了,打断了他的肋骨……我发誓那不是我的本意,都是波尔塔诺斯干得。布兰登和几位兄弟合力把我制服,用棍子将我抬回去,戴恩牧师施展神术让我,哦,不,是让波尔塔诺斯安静下来。我就进入了修炼秘法的状态,一直到今天才苏醒。”
维克多和戴恩交换了一下眼神,对红狼说道:“嗯,你站起来说话吧。”
“是。”红狼从粗糙的木地板上站起身,向戴恩牧师郑重行礼,谦卑地说道:“赞美至高无上的光辉之主,感谢牧师老爷拯救我的灵魂。”
身穿亚麻布袍的戴恩点点头,矜持说道:“吾主庇护羔羊,驱散黑暗,你的虔诚之心得到了回报……当然,你也要感谢自己,勤奋练习波尔塔诺斯秘法,否则你等不到主的救赎,已经被邪恶的力量拖入黑暗深渊。”
红狼连连称是,诺诺问道:“牧师老爷,布兰登的伤势怎么样了?我真不是有意伤害他,我当时像是一头野兽。”
戴恩笑道:“布兰登没事,他带人外出捕猎了。但他对被你打伤的事情耿耿于怀,说等你恢复正常,要和你再比划比划。”
红狼苦笑道:“他揍我一顿出气也是应当的。如果我被布兰登打得太惨,还要求牧师老爷为我疗伤。”
纳尔森上下打量了红狼,兴致勃勃地接口问道:“布兰登是点燃心灵之火的中阶青铜骑士,我也很纳闷,你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怎么就能打到他吐血,要不是有6个家族战士在旁边帮忙,估计布兰登就危险了。”
红狼认真想了想,皱眉喃喃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经历这次事件,发觉我修炼波尔塔诺斯秘法有非常大的进展,神话三头蜥观想物在我的脑海中变得活灵活现,也许要不了多久,我就能修炼秘法的第五阶段。”
纳尔森两眼发光,站起来,兴奋说道:“哦,还有种事情?我……”
“闭嘴,坐下。”
维克多喝止纳尔森,斜睨着他,冷冷说道:“你想模仿红狼,试试不死怪物的天赋力量?我保证戴恩牧师不会插手,你大可以拿自己的小命赌一把。”
见主人发火,纳尔森只得讪讪坐下,又带着点讨好的意思朝戴恩笑了笑。
维克多转而对凶暴战士说道:“红狼,你遭遇了危险,但运气不错,无论心灵之力还是血脉之力都有进步。我们还要在这里驻扎一段时间,那间木屋归你了,你专心修炼波尔塔诺斯秘法,尽快稳定秘法的第五阶段,这可以直接提升你的寿命。”
红狼喜出望外,躬身说道:“多谢主人,我一定好好修炼波尔塔诺斯秘法,提升实力为主人效力。”
“下去吧。”
等红狼离开木屋,维克多敲了敲桌子,感慨地说道:“波尔塔诺斯秘法的确会强化修炼者的兽性本能,可我没想到它还能克制不死生物的天赋力量。红狼算是走运,但其他人不要拿自己生命开玩笑,如果不是戴恩及时用神术安抚红狼的灵魂躁动,他要么会变成彻头彻尾的野兽,要么耗尽潜力而死。现在,远征军只有戴恩一位高阶牧师,大家别指望他能及时拯救所有人。”
维克多顿了顿,又说道:“何况,森林里的那些不死生物,远征军还需要戴恩的神术力量去消灭它们。”
三天前,远征军捕获了左翼斥候遇到的未知怪物,经过反复测试,总算摸清了它的一些特性。由于怪物的核心是一个类人骷髅头,上面篆有古代符文,显然并非自然界的怪物,而是人为制造出来的某种半亡灵。
为什么叫半亡灵?
因为这种特殊的怪物具有亡灵特性,也具有区别于传统亡灵的生物特性——进食和成长。
维克多将这种半亡灵列入怪物学的一个新种类,命名为不死生物。
他的知识拼图中也就有了一项新拼图。
软泥巨怪,黄金阶大型不死生物,拥有亡灵特质、生物特质、半元素特质、黑暗领域、绝望视线。
亡灵特质:软泥巨怪几乎免疫任何形式的物理伤害;能够抵抗火焰、冰冻和毒素伤害;对心灵伤害和元素伤害也有很高的豁免权。
想要杀死软泥巨怪目前有三种方式,首先,把它的躯体切成碎片,阻止它们向核心颅骨聚拢,大约16个小时以后,它的碎片组织就会枯萎。可即便如此,亡灵巨怪的核心颅骨也不会死亡,只是它的力量被削弱到了极点。
其次,倾倒大量火油对亡灵巨怪进行不间断地焚烧,将它的身体组织彻底化为灰烬。同样的道理,它的核心骷髅也不会因身体被火焰焚烧殆尽,或被冰冻成碎片,又或者被毒液腐蚀消融而死亡,仍然有机会通过生物特质恢复形体和力量。四位龙女仆的吐息威力惊人,很快就能解决亡灵巨怪的身体,但这并不是什么好主意,因为龙人化对龙女仆而言也是个不小的负担。
归根结底,杀死软泥巨怪最好的方法是击破它的核心颅骨,维克多运用风元素感知能锁定核心颅骨的位置,可以做到一击必杀。其他人想杀死软泥巨怪就不那么容易了,因为它的颅骨会在体内四处移动,想找到它只能先把软泥巨怪切成碎片,或者焚烧它的身体。
幸运的是,软泥巨怪非常惧怕戴恩的光辉神术,圣火术、驱散邪灵,甚至最初级的圣光术都能将它们净化。
生物特质:软泥巨怪表现出进食和成长的生物特性,并有简单的智慧。它特别渴望猎杀异化生物,其次是自然生物,但对炼金生物则没有兴趣。软泥巨怪吸收的生物越多,它的身体就会越庞大,智慧也得到增长。当然,它们的智慧仅限于战斗技巧和猎杀本领,基本上是个连“一加一等于二”都不会的笨蛋,比鱼人还要蠢。
半元素特质:软泥巨怪能够改变三种形态,它没有血液、肌肉、骨骼和内脏,也没有致命要害,这是非常明显的元素化特征。它的第一种形态是蠕动的软泥,外表覆盖蘑菇和苔藓,似乎能像植物那样长久生存,但维克多认为这也是一种伪装。软泥形态的巨怪会自动包裹靠近它的生物,那些想品尝蘑菇和苔藓的森林动物变成了它的猎物。
软泥巨怪的第二种形态是3.8米高的类人形态,可以主动捕猎。当它遇到强劲的对手时,会进入第三种战斗形态,身体凝缩到3米,具备超级力量、超级坚韧、超级速度。能够在战斗中碾压它的人,只有维克多、卡里古拉和四位龙女仆,纳尔森对上战斗形态的软泥巨怪恐怕也只能自保。
除非戴恩牧师为他的武器附着圣火术,那样的话,远征军的战士都能净化黄金阶的软泥巨怪。
这根本是一种法则层面的克制。
因此,戴恩牧师现在自信心爆棚,在远征军的地位那叫直线上升。除了维克多本人和炼金生物以外,每个人对他都是各种客气讨好。
其实这很正常,戴恩毕竟代表教会最强者、圣灵牧师、光辉侍者米勒神父,他凸显出高阶神职者的作用,理应获得相对等的尊重。
黑暗领域:战斗形态的软泥巨怪能在地面上展开半径两米的黑暗领域,落入黑暗领域的生命受到和光辉神术相反的负面影响,会迅速衰老,精神倦怠,行动也变得迟缓。正因为软泥巨怪拥有领域,维克多判定它是黄金阶的不死生物。
绝望视线:软泥巨怪凝聚眼眶中的苍白火焰对目标造成独特的心灵伤害,剥夺他的想法、情感,甚至是剥夺求生本能。受害者的内心充满了绝望的情绪,似乎在朝不死生物转变。
它的这项天赋对炼金生物完全无效,当初炼金龙蜥遭遇了游荡的软泥巨怪,彼此厮杀了很久,最后炼金龙蜥还是被软泥巨怪活活耗死。
自然生命面对绝望视线的时候,就要看个体的意志力,意志强大的骑士显然能抵抗绝望情绪,而凶暴战士红狼比布兰登就差了很多,好在他修炼了波尔塔诺斯秘法,神话三头蜥的副人格在主体意识沉寂的情况下自动觉醒,不仅让红狼逃过一劫,还因祸得福,把总共九幅观想图提升到了第五阶段。
软泥巨怪的核心颅骨篆有古代符文,它肯定是非自然生物,意味着软泥巨怪另有源头,可能还不是唯一的不死生物。
为了防止和不死生物发生遭遇战,维克多命令远征军退出黑森林,回到河边扎营休整。他自己带着梅雯在黑森林中侦查敌情,陆陆续续又发现了四只同类型的不死生物。不过,它们远没有第一只软泥巨怪那么强大,有两只还是在地上乱爬的软泥怪。但它们都有核心颅骨,而且都是异人族的颅骨。
维克多认不出颅骨的来源,他唯一能想到的只有亚述人。
将五只颅骨逐一放在桌子上,维克多指着它们说道:“从颜色上看,它的年代最久远,软泥巨怪的实力也最强大,但不会超过500年。另外这四个核心颅骨,我判断它们的年代分别是200年、150年、60年、30年。实力嘛,白银阶、青铜阶……烂泥巴,还是烂泥巴。”
兰德尔殿下说得有趣,众人也都笑了。普通的软泥怪只能欺负一下森林动物,它们没有可怕的天赋力量,移动速度还特别感人,对远征军不构成威胁。
维克多继续说道:“烂泥巴透露的信息最多,除了颅骨,还有衣服碎片和装饰兽骨,这些没有被烂泥消化的物品来自同一个的文明。颅骨断口有几乎相同的利器切割痕迹,说明遇害者经历了斩首酷刑,又被制作成不死生物。”
夏洛特点头说道:“我看过特里戈瓦尔先祖的笔记,圣骑士记载亚述帝国的巫王举行大规模血祭,一次斩首600多名成年的亚述人男性,把他们的首级串在长木杆上,流尽的鲜血汇聚成血池,亚述帝国的勇士跳入血池,变异成3米多高的巨怪,不仅力大无穷,还具有强悍的再生能力。这些亚述巨怪是巫王用来对抗蚁群的中坚力量。”
“但是,亚述巨怪还是血肉之躯,仍然会被蚁人杀死,和软泥巨怪并不一样。如果说两者中有相同点,那就是颅骨了……特里戈瓦尔的笔记中阐明,亚述人酷似人类,脖子和四肢有少量鳞片,他们的犬齿是中空的,天生会分泌毒液,有点像蛇。”
“这几颗颅骨的犬齿也是中空的,说明他们都是亚述人。令我困惑的是,亚述帝国应该早就消亡了。1500多年前,特里戈瓦尔的先祖圣骑士摧毁亚述人的祭坛,导致蚁族能够攻击亚述帝国最重要的神庙。而我们捕获的软泥怪,其核心颅骨的主人有的才死亡30年。”
纳尔森摇头说道:“帝国消亡不代表人都死绝了,亚述人总会逃跑吧。他们的后代也许就生活在黑森林的西部。”
夏洛特沉吟片刻,说道:“还有一种可能,亚述人被某种存在给奴役了。”
“是复苏的古代魔鬼!”戴恩眼神狂热地说道:“至高主指引我们来到这里,消灭魔鬼就是我们的责任,就如同1500年前的神职者打碎魔鬼祭坛,我们也要消弭古代魔鬼给光辉国度带来的威胁。”
自从戴恩用圣光术轻松净化了两只软泥怪,他的精神就变得极度亢奋,夏洛特看他就像看一个疯子,但还是委婉说道:“兰德尔远征军的任务是侦查蚁人巢穴,而且复苏的古代魔鬼恐怕也不是我们能应付的,毕竟队伍里只有戴恩阁下一位高阶牧师。我的意见是,远征军避开前面的黑森林,先找到蚁巢,完成侦查任务,等我们回到领地,再把魔鬼和不死生物的事情报告给教廷,由光辉教会组织神职者讨伐邪恶根源。”
夏洛特首先要确保维克多的安全,一点也不愿意自己心爱的主人冒险。戴恩能够理解她的顾虑,可救赎的信念和神职者的使命感已填满了他的心灵,最重要的是他现在笃信光辉侍者米勒委他以重任,消灭复苏的古代魔鬼就是他的职责。
戴恩很想把米勒大人的圣物水晶拿出来,大声地告诉夏洛特和纳尔森,他已经带来了教会最顶级的神术力量,不需要再请教会援兵就能解决古代魔鬼。但是米勒大人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戴恩也不敢泄露神眷者的秘密,只得赖着性子,向夏洛特解释道:
“兰德尔夫人,如果魔鬼能用亚述人的颅骨制造不死生物,祂有可能对人类做同样残忍的事情。魔鬼的威胁比蚁灾更大,我们不可以视而不见。实际上,我们与不死生物接触,兰德尔远征军的行踪已经暴露了,魔鬼恐怕不会放过我们。”
夏洛特淡淡说道:“那也不见得是现在啊,我们可以支配时间,难道不是吗?”
“够了。”维克多出言制止夏洛特和戴恩的争执,表情平静地说道:“该怎么做,我会视情况而定。伊莫森在用他的巫术,控制林隼探查不死生物的根源……他似乎找到了目标,结果恐怕不太妙。”
戴恩楞了楞,站起身跑到门口,看见伊莫森正急匆匆地走过来。
巫师的脚步踉跄,面色苍白毫无血色,好像生了重病。戴恩直接朝他丢过去一个英勇术环绕一个恢复术,扶着巫师的胳膊,关切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巫术反噬导致灵魂受创?”
伊莫森感激地笑了笑,摇头说道:“我没事,我及时终止智慧指引,我控制的林隼被怪物杀死了,但我还好……我,我是被吓到了。”
“主人,我找到不死生物的根源了。”伊莫森挣脱牧师的搀扶,走进木屋,哭丧着脸朝维克多说道:“一只软泥怪……超大型的软泥怪,有半个平湖堡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