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kt5h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小閣老-第十八章 榮譽勳章推薦-sz3yd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典礼的最后环节,是颁发个人荣誉。
先是,标兵出列朝天鸣枪十八响,以纪念在加波岛战役中战死,以及后续行动中死难的共计十八名前海上保安队员。
方才因为有人拿了‘一血’而有些活跃的气氛,一下便肃穆起来。
码头上鸦雀无声,只有清脆的枪声一下接一下响起,显得那样清脆响亮!
每一声枪响都代表一位牺牲的袍泽。这让将士们躁动的心情,变得凝重起来。但除了和死者相熟的警员们会黯然神伤外,大部分警员却感到一种莫名的震撼。
他们只听过‘一将功成万骨枯’,只知道在战争中人命如草芥,却从未想到过,战死者会被这样隆重的纪念。难道‘死后哀荣’不是高官显贵们才能有的待遇吗?什么时候轮到他们这些草民了?
十八声枪响之后,包括赵昊在内,又为牺牲的同袍全体默哀一分钟。
默哀后,金科代表警备区宣布,授予十八位牺牲者‘烈士’荣誉称号,并宣读了发放相当于十年薪水的抚恤金;为其父母养老送终;抚养其子女至成年,使其接受完中等教育等一系列的优抚政策。
其实这种时候,宣布这些挺功利的。因为这等于纪念死者给活人看,说难听点儿,就是在消费死者了。但军队本就是一个极端讲究效率的地方,让它浪费掉这样一次教育警员们的大好机会,童主任第一个不答应。
虽然谁都说‘死后万事空’,但如果知道自己死后会被隆重的纪念,且家里老小都会得到妥善的照料。当他在战场上面对生死时,可能就不会有太多的顾虑了。
~~
最后,是为之前战斗中立功的警官警员授勋。
在激昂的乐曲声中,四十八名战斗英雄列队登上了点将台。其中还有二十名残疾的将士,他们有的胳膊废了,有的拄着拐,有的瞎了眼,但都收拾的整整齐齐,穿着崭新的大翻领修身短款蓝色曳撒,戴着标有军衔的帽儿盔,神情激动的走上台去。
他们虽然已经不能再战斗了,但依然不会退役,警备区万事待兴,有的是工作给他们做。就算双目失明的,还可以在即将成立的警备区医院中学个理疗按摩,为袍泽们治疗嘛。
其实按照条例,伤残达到严重程度,是可以直接申请退役,回家每个月领退役金混吃等死的。但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够标准的警员申请退役,因为大明的社会环境对残疾人太残酷了。只有在军营里,他们才会一直得到周围人的尊重,无需承受歧视和虐待……
褚六响也在领取勋章的警员中,不过他全须全尾两眼放亮,他站在这里是纯粹因为打炮有功,并不是受了什么伤。硬要说有啥损伤,就是听力好像有些退化的迹象。
他是警员不是警官,所以身上的曳撒没有警官们的箭袖,只是普通的窄袖。袖口绣着三条红色的细杠,说明他已经再度特别晋升为一级警员了。
褚六响军袍的左胸口,还有一排五颜六色的勋略章,那是他之前得到的各种奖章。有参加加波岛之战的首战纪念章……后来因为有人抗议,说保安队真正的首战,应该是当初在太湖攻打大雷岛,剿灭余六爷那次。
而且这一仗和之后的太湖剿匪,都是金科指挥的。金副司令是整个耽罗警备区的实际负责人,还得负责航海学校的筹备,往后亲自指挥作战的机会怕是没有了。负责叙功的副警务委员朱珏,把首战定为加波岛之战本来就是个失误了,怎么能把这段光辉历史给抹杀掉呢?他便又弄出了个‘太湖剿匪勋章’。
褚六响虽然没赶上大雷岛之战,却赶上了后来太湖剿匪的尾巴,于是又捞到一枚‘太湖剿匪纪念章’。还有在训练大队时获得的‘训练优异章’,以及在海上保安队炮手比武中胜出,得到的‘神炮手章’。
所有勋章纪念章都由江南的首饰工匠精心打造出来的,甚至奢侈的采用了螺钿技术。没办法,江南就是富,集团就是有钱,警务经费实在太充足了……当然前提是不造盖伦船。
此外,所有勋章纪念章,都会配发一枚小小的长方形板条的‘勋略’,其式样与所对应勋章、奖章的绶带一致,通过条纹、色彩、饰件区别不同的奖励。
警官警员们在穿着常服时,必须按规定佩带勋略,用以代表获得的勋章、奖章等。不然他们平日里挂着满身的勋章到处跑,也太不利索了。
勃列日涅夫同志别紧张,说的真不是你。
按规定,勋略表佩戴在左胸,一排四个。褚六响已经排满了一排,这次就可以成为全警备区第二个挂两行勋略表的警员了。但他一点不羡慕第一名,因为那家伙腚上中了日本人一箭,所以比他多了一枚光荣负伤勋章。
~~
为褚六响颁发勋章的正好是王如龙。看着他帽儿盔上的三道红色细竖杠,王如龙一边将一枚二等功勋章,别在他左胸上,一边高兴的低声笑道:“好小子,升的真快,再升一级就是警士了!”
“全赖总队长栽培!”褚六响虽然还是一口山东味,但说话明显有水平多了。
“那我再栽培栽培你,到101来当枪炮士官?”王如龙还真稀罕这小子,除了他名儿是自己起的之外,而且这指哪打哪的本事,还真没找到第二个。
“总队长,俺能不能不去?”谁知这小子却‘恃宠而骄’了。
“你不是挺财迷的吗?”王如龙一边给他整理着勋章,一边奇怪问道:“升成士官能多拿不少钱。”
“俺舍不得‘一血’,那可是俺亲手拿到的。”褚六响讪讪道:“俺觉得俺要是走了,她就名不副实了。”说着他憨厚的一笑道:“再说,现在的月饷俺就满意的要死,人不能太贪了,得惜福啊。”
“你这就知足了,”王如龙有些不悦道:“你的上进心呢?”
“总队长放心。”这时,授勋者集体向长官敬礼,褚六响赶紧将右拳捶在勋略表上,神采飞扬道:“咱还想把这个多来几行呢!”
“哈哈,你个憨货。”王如龙笑骂一声,还礼目送他下来。
看着一众授勋者下台时昂首挺胸的样子。他心说公子这哪是不懂兵啊?简直没有人比他更懂了好不好?就用这些个不值几个钱的小牌牌,就激发出了将士们的荣誉感。在行伍管理中,可是很难激发出官兵这种高级情绪来的。
当初他们可是连战连捷了整整两年,打出了戚家军的不败威名,到哪里都有百姓箪食壶浆,如迎天兵后,将士们才渐渐生出了这种宝贵的感情。
‘荣誉感’这玩意儿虽然他也说不出个丁卯,但能切身体会到这玩意儿太好使了。当生出这种感觉后,戚家军的每个将士都再度焕然一新。无论是训练、还是行军、安营、侦查……所有军中的事情,完全不用大帅操心了,大家都会主动做好,而且力求完美,唯恐给戚家军这个集体抹黑一般。
现在他竟然从这些还没正经淬过火的警员们身上,清晰感受到了荣誉感这种高级状态。虽然还是为了自身光荣的个体荣誉感,比不得集体荣誉感,但依然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我彻底坚信,我们会干一番大事业了。”素来内敛的朱珏心情激荡之下,忍不住轻声道。
“哈哈,你才知道啊。”王如龙轻笑一声,暗道老子真英明。
金科笑笑,向前一步,高声对台下众人下令道:“奉总警监命,对日惩戒作战正式开始。任命直属海警总队长王如龙为此次行动总指挥!”
“是!”王如龙向前一步,双手接过了金科递上的指挥剑,凭此剑可节制所有参战人员,违令者,杀无赦!
王如龙自金质剑鞘中,抽出寒光闪闪的三尺宝剑、斜指向天,暴喝道:“我命令,参战人员立即登船,按队列出港!”
“是!”警官警员们轰然应声,然后便在各自舰长艇长船长的带领下,有条不紊的前往各自的舰船。
~~
看着队伍有条不紊的离开码头,赵昊笑道:“我们也出发吧。”
“是!”众将脚跟一并。
“啊,这就结束了?”一直很安静的高捷,忽然如梦方醒道:“我还没看过瘾呢。”
“没事,中丞,好戏还没上演呢,咱们这就出海打倭寇去了!”赵昊既然答应要带他去打倭寇,自然说话算话。
“哦,好,出海,出海!”高捷开心的像个孩子。高声吆喝道:“小周,取老夫的大关刀来,我要杀倭寇去了!”
那名叫周仓的警员,是专职负责伺候高捷的……包括高福在内所有高家下人,全都被赵昊踢去北京,以免有高拱的眼线。
高福他们当然也乐得赶紧回权势滔天的三老爷身边,而不是跟着疯疯癫癫的大老爷,在这海外孤岛上见天军训。
周仓赶紧把高中丞的大关刀扛过来。别说,还真挺沉。高捷却很轻松的拿过来,挽了几个刀花,然后大关刀一指东方,大吼一声道:“出发!打倭寇去!”
ps.第三更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