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t29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神魔書》-第二百六十二章 再見老太太鑒賞-oy3ay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三天的假期!
离开第三大学附属医院,乔追到警务学院的行政大楼,抓住了弗朗兹,索要了他批准的假条,然后一杆子跑去教务处,向巴乔秘书报备了他的三天假期。
乔欢天喜地的离开了司法大学。
巴乔秘书拿着乔的请假条,呆了好一阵子,然后他急匆匆的跑去了哈默主任的办公室。
哈默主任拿着假条,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点头。
“看来,有人在特意的针对我们的小家伙。从他在帝都南站下车开始,阴谋就开始启动。包括马修的死……一名第四大学的精英,居然被当做了工具?”
“为什么针对一个初来乍到帝都的年轻人?”
“因为他立下的那些功劳么?”
昨天和第四大学的米开罗副校长、贝尔芬院长正面硬怼了一番后,哈默主任连夜去找警务系统的高层打探乔的消息,所以他也知道了一些还处于机密状态,寻常人根本不可能知晓的内幕消息。
“巴乔,我们去找柯瑞尔阁下。”哈默主任抖动着手中的假条,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在帝都,有人在阴谋陷害帝国的功臣……毫无疑问,这是一次无耻的打击报复,这是一场崭新的阴谋。”
“可怕啊,可怕,如果我们司法大学的内部,都有人卷入了这个阴谋漩涡,成为某些人打击、陷害乔的工具……那么这些帝国的敌人,他们在帝都究竟藏了多深?”
哈默主任一巴掌拍在了办公桌上:“我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绝不!”
哈默主任对德伦帝国忠心耿耿,他的发散性思维,以及处于他的位置,让他得到的很多内幕消息,让他联想到了很多别的事情。
聪明人,总是想太多!
哈默一肚皮怒气的冲上了自己的四轮马车,一路冲向了大学城区隔壁海德拉宫区的警务部大楼。以他在警务系统内的身份,他有随时闯入办公室,觐见警务大臣柯瑞尔的特权……两人,可是老朋友了。
乔可不知道他惹出来的这些破事。
将破了一个大窟窿的制服丢弃,换上一套昨天购买的,有着海德拉堡特色的毛皮大衣,乔臃肿犹如一头准备过冬的大熊,心旷神怡的走出了司法大学的校园。
司法大学的正门外,街边一个书店门口,乔汇合了正在露天座位上喝咖啡的牙、兰木槿、兰桔梗、马科斯一众人等。除了司耿斯先生要处理青松街一百五十八号的各项杂务,没能分身外,乔身边的一伙最有战斗力的人,又都凑齐了。
“我知道你们会很奇怪,为什么我今天能够走出校园。”乔得意洋洋的向牙等人吹嘘着:“因为,有个混蛋,想要找我的麻烦,但是被我坑了他三十万金马克,还让他被关进了禁闭室。”
“一点微不足道的小战果……”
乔向牙等人述说了从昨天进校园后,一直到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听说乔强逼自己吐血,硬生生讹诈了一支穆忒丝忒的悲悯之泪,而帝都的这种顶级神力药剂,价格居然是图伦港的三倍时,乔的一众下属脸色都变得很难看。
“我需要知道,这背后是怎么回事。”乔轻轻的敲了敲只是一个早晨,智商就骤然飙升了好几成的脑袋瓜子,他感觉到,自己现在的脑子的确是越来越好用。
他甚至能注意到很多平日里他绝对不会注意的细节,想到很多平日里他绝对不会想到的应对之策。
“在鲁尔城的时候,那个查查林的出现就很不对劲,他不像是冲着马科斯来的,反而是冲着我们过去的。”乔一本正经的分析道:“到了帝都,那个马修,还有那些蠢货学生,还有这个杜登……我感觉,他们是一伙的。”
“他们想要算计我,那么,他们就是敌人。找到他们,我要亲手把他们装进啤酒桶,灌满品质最好的火山灰水泥,然后丢进兰茵河!”
“可惜的是,海德拉堡不临海?这简直太可惜了!”
乔悻悻然的抱怨了一声。
兰木槿和兰桔梗主动请缨,带着亚亚·彼得等人离开了。兰木槿沉默寡言,而兰桔梗的表态极其清晰,他们可都是现役的警察,大家都是从图伦港出来的一伙的……如今大家都跟着乔混饭吃,谁敢针对乔,就是针对他们所有人。
兰木槿、兰桔梗,还有亚亚·彼得等十人,他们都是鲁莱大平原前线回来的,最精锐的斥候。
马科斯许诺,他们可以随意调动血斧战团的那些精锐战士。
当年马科斯也是鲁莱大平原前线,帝国军斥候营中的精锐,血斧战团中,起码有两三百号从斥候营退出的精英。
在兰木槿、兰桔梗的带领下,难以想象他们可以爆发出多强的破坏力。
尤其是……乔很有钱,不是么?
金钱不是万能的,武力也不是万能的,但是金钱和武力结合在一起,整个梅德兰大陆能够抵挡这种组合的存在,寥寥无几。
扣上一顶黑色的熊皮高帽,乔越发像是一头毛茸茸的行走的大熊。
他带着几个人,绕着司法大学的校园转了一圈,从天平街出发,将附近的几所大学周边的道路都熟悉了一遍。
整个大学城区,司法大学的警务学院执行军事化管理。
除了警务学院,帝都军事大学的整个校园,到处都岗哨林立,整个大学常年军管。
除了这两处,大学城区的其他学校,校门大开,甚至连围墙都没有,任凭帝都居民和游人随意出入,简直就是公共的风景名胜地。
转了大半天,下午三点多一点,乔带着人又来到了吃食街。
白天的吃食街显得火力不足,路边的餐馆、酒馆虽然都开着门,但是客人寥寥无几。反而是路边的流动食物摊生意颇为红火,不时能看到头发乱糟糟,面容憔悴不堪,衣衫不整的,多数在脸上架着眼睛的青年来去匆匆,在这些小摊上购买食物。
在吃食街上走了千多尺的距离,乔起码看到了两个心不在焉的青年捧着食物一边啃,一边疾走,一不下心一脑袋撞在了树上或者街道拐角的墙上。
“哈,这些家伙,有点蠢吧!”乔想起了自己如今八十四点的智商,很有点优越感的笑了起来。
“不,乔少爷,他们是帝国的希望所在。”马科斯有过在帝都厮混的经历,他对帝都的状况还是比较清楚的:“这些家伙,才是帝都几个大学真正的精英啊……你看他们呆呆的模样,实际上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空闲的精力,关注自己的生活。”
“他们当中很多人,要比帝都的普通子民聪明……具体聪明多少,不知道……因为智慧这个东西,没办法称量嘛。”马科斯低沉的说道:“我也不清楚,他们在想些什么,但是他们的脑袋里琢磨的东西,肯定对帝国无比的重要。”
“我没记错的话,二十年前,女皇陛下在第一大学的校庆日上,曾经说,第一大学的很多学生,他们每个人的价值,都超过一支全副武装的满编野战师!”马科斯耸耸肩膀:“我知道一支全副武装的满编野战师有多强,女皇陛下的话不会夸张太多,所以,想想吧!”
乔琢磨了一阵,然后他低声的嘀咕道:“一个人媲美一个野战师?给我时间,我也行!”
马科斯轻轻的拍了一下乔的肩膀:“您未来的战力,会让您的价值远超一个野战师……但是这些家伙,他们可没有修炼呼吸法,他们就是最普通不过的普通人……所以,他们的脑子,很值钱……他们,才是帝国真正的希望。”
“我们只能让帝国在某一地‘强悍’起来……而他们,可以让整个帝国‘平均’的‘强大’起来。”马科斯喃喃道:“这就是肌肉和脑浆的区别所在。”
“你的话,有点复杂。”乔皱着眉,一点点的理解着马科斯的话。
“这是当年……当年……”马科斯沉默了一会儿,他幽幽道:“这是当年,我这辈子最尊敬的一个人给我说过的话。我也觉得有点复杂,但是肯定有道理。”
乔嘟着嘴,背着手,慢吞吞的一步一摇晃的向前走着。
他来到了老祖母酒馆门口,一个干瘪矮小的老妇人突然从酒馆里窜了出来,很是灵活的,犹如一只猴子一样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了乔的胳膊。
“乔,乔,真凑巧,在这里碰到你了……哈,哈,我说过,我们一定会再见的,你看,怎么样,你现在到了我的地盘……来吧,来吧,进来吧,我亲自做老祖母的爱心瓦罐土豆牛腩请你们吃!”
乔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紧抓着自己的胳膊,一脸褶子笑得和菊花一样绽放的老太太。
这位是,鲁尔城的那位,一大早卖黑面包,差点被一群小混混打劫的老奶奶?
“您,您怎么会在这里?您不是在,在,在鲁尔城……您的黑面包……”乔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前些天,我去鲁尔城探亲,我的一位远房表妹嫁在了鲁尔城,那黑面包,也是她们家磨坊的生意。”鲁尔城卖面包的老太太很快活的拉着乔的胳膊,把他拉进了老祖母酒馆。
“我自己的家,其实是在海德拉堡嘛。我做面包的手艺不错,其实最擅长的是烹制各种家常菜。啊,顺便说一句,我是老祖母酒馆的厨师长和酒保头子。”
“乔,亲爱的乔,今天想吃什么,想喝什么,我请客。”
“以后,可要多多来照顾生意哦!”
“不过我很奇怪,你为什么会在大学城,大白天的乱逛?”
老太太飞快的眨巴着眼睛,瞥了一眼马科斯,再瞥了一眼牙,然后目光扫过了乔身后跟着十几个下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