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7q7好看的都市言情 禁區獵人-第七百二十四章 何人託夢分享-dxv0t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东欧新近形成的大裂谷顶部,傍晚时分,林朔率领的狩猎队正在打发着悠闲的时光。
在得知一向看不顺眼,又打他不过的诺曼遇刺身亡之后,格灵汉姆诗兴大发,在紫色石壁上篆刻着即兴创作的诗歌,以作纪念。
这也是人类第一次在西王母的地盘,正儿八经地留下自己文明的印记。
只是在这历史性的时刻发生的时候,在场的其他人是不怎么在意的。
因为格灵汉姆用的文字是古英语,别人读起来觉得费劲,瞄了一眼就没兴趣往下看了。
而唯一在古英语方面有相当造诣的海伦,这会儿也没心情去看格林汉姆的大作。
这位天正圣女,正跟一头小猫似的,垂首坐在苏念秋跟前,温声细语地跟她解释“女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并且着重指出,她想做的那种女仆,跟华夏历史上的通房丫鬟,那绝对是两码事,请苏念秋这位主母千万不要误会。
然后海伦身边的苏冬冬,则在一旁补充说明欧洲历史上的“女奴”是怎么回事,用意再明显不过,就是把妹妹苏念秋的注意力搁到海伦身上,从而把自己摘出去。
苗小仙则依偎在苏念秋身边,时不时对苏念秋耳语几句,大致内容是揭发苏冬冬和海伦之前的行为,她们到底是怎么勾搭林朔的。
苏念秋面带笑意地听着这三个女的说话,然后眼神时不时瞟自己丈夫一眼。
林朔假装没看到,跟贺永昌、魏行山、唐灵玉四个男人围在一块儿,聊着天。
其中魏行山笑道:“师娘一来,这就不一样了啊。看那几个女的,之前那都是兴风作浪的主儿,如今一个个乖就跟鹌鹑似的。”
“那是。”贺永昌说道,“什么叫镇宅大妇,就是稳得住场面。要是换成狄兰或者歌蒂娅在这儿,肯定就没这个效果。”
“那得是反效果。”唐灵玉说道,“都是小三上位,她们就得想着,彼可取而代之。”
“唐灵玉啊,你之前承诺希望工程的捐款,要不我替你掏了吧。”林朔淡淡说道。
“别别别,我掏!而且我还会加码!”唐灵玉笑道,“否则我唐灵玉在总魁首面前,那是一点人情都没有了,说刚才那种话岂不是要挨揍?”
“你明白就好。”林朔翻了翻白眼。
“就是。”魏行山笑道,“灵玉,别以为你掏钱老林就治不了你。你要是再废话,他就能把海伦送给你爹去,让她做你小妈。以后跟你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们俩之前还好过,我就问你怎么办吧。”
“这主意不错。”林朔一拍巴掌,“老魏你这方面是个天才啊。”
“那必须的。”
唐灵玉脸都绿了,赶紧摆手道:“我错了,我真错了,总魁首您别跟我一般见识。”
贺永昌到底是个相对正经的人,这时候说道:“总魁首,后方还没消息呢?”
“之前那个电话,听口风够呛。”林朔神情严肃了起来,“不过时间还是要给他们的,反正到今天晚上,后方要是还是没头绪的话,那就不等了,我们自己闯一闯。”
“嗯。”贺永昌点了点头,“也只能先这样了。”
就在这个时候,林朔怀里的电话响了。
一看号码,自己老丈人苗光启的。
“苗二叔,怎么了?”林朔接起电话问道。
“你娘这人,实在是……气死我了。”苗光启在电话那头气得呼哧呼哧的。
“您这话没头没尾的,我没听明白。”林朔说道,“再说了,我娘气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您不是早就习惯了吗?”
“你这话倒是没错。”苗光启语气很无奈,“不过这次确实太过分了。”
“哦?”林朔这会儿其实还是云里雾里的,不过一听这话锋,就觉得事情好像不那么寻常。
自己的母亲云悦心,目前是个什么情况,苗光启曾在安澜号上分析过,林朔也认同。
那就是云家传承前四境是人间路,而后五境是登天路。
老娘当时年轻气盛不知道厉害,天赋又实在太好,结果一脚踏上登天路这就回不来了。
所以她目前是一种难以言状的存在,介于生死和虚实之间,有若干常人无法理解的神通,但更多的是常人从未遇到的限制和无奈。
林朔要找到她,并且把她接回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自己也踏上登天路,并且在踏上之前,做好充分的准备,确保自己上得去还回得来。
而这种准备,苗光启也指明了,那就是三道合一。
之前不知道母亲下落,林家父子那是无头苍蝇,四处碰运气,心中的挂念和焦急也是与日俱增,林乐山甚至最后因此丧命。
现在林朔知道怎么回事儿了,也明白这条路应该怎么走了,心思这就稳下来了。
他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如愿以偿,只是眼下,很多事情是有劲儿无处使,自己的炼神修为进展缓慢,三道合一也只是初具雏形,只能是一步步来。
现在听苗光启在电话里说自己母亲的事,话锋可以听出来,肯定不是人找到了。
听这意思,好像是老娘做了什么事情,让老丈人不高兴了。
“苗二叔,到底怎么了?”林朔问道。
“你娘没托梦给我!”苗光启气鼓鼓地说道,“她凭什么不托梦给我?我是她二哥!我找了她二十多年……”
“您先冷静。”林朔翻了翻白眼,“请先容我问一句,她凭什么托梦给你?”
“不是,她居然托梦给杨拓了!”苗光启说道,“我们俩几乎是同时入睡的,我就在杨拓隔壁房间。
结果杨拓收到了她的信息,醒来之后就写出了西王母内部的识别原理,并且还画好了装置草图,这会儿已经让装备部在制作了。
我苗光启是比杨拓蠢呢?还是比杨拓记性差?
她凭什么不托梦给我?!”
“那您问杨拓了吗?是不是我娘托梦给他了?”林朔问道。
“他一个没炼神修为的,知道个屁啊,还以为跟门捷列夫梦到元素周期表似的。”苗光启吼道,“所以你看你娘办得这个事儿做了好事人家都不念她的好,她要是托梦给我,我能给她供起来!”
“您拉到吧,我娘没死呢,供起来干嘛?”林朔无奈道,“那您这个也不能确定啊,万一不是我娘托梦呢?”
“没有万一,肯定是她。”苗光启斩钉截铁地说道,“她虽然无法跟咱们相见,不过她目前这状态,那是有灵有验的。
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爱尔泰山的时候,小八为什么异常了?
还有那本章国华笔记,怎么着就莫名其妙出现了?
神农架的时候,云家祠堂里出现的地菩萨毛发是怎么回事儿?
还有你苗姨娘在婚礼上,时间偷跑了足有十分钟,你以为我没察觉到?
这都是偶然吗?
傻小子,那是你娘在护佑着你呢!
她现在这状态是没办法直接帮忙,只能这么办事儿!
而这次西王母这么大的事情,她肯定会出手的!
不是她还有谁?”
林朔听完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您说得这些,我都知道。只不过凡事,咱还是得讲最基本的道理。苗二叔,我娘当年,是什么教育水平?”
“她没上过学,受得是云家的私塾教育,大致上是个初中水平。”苗光启说道。
“那她懂生物学吗?”林朔又问道。
“她当时是不懂,可她后来都踏上登天路了,那……”苗光启话说到这儿,他自己也开始犯犹豫了。
苗老先生毕竟是个杰出的生物学家,到这会儿他终于开始察觉到不对了。
“所以,以我娘的学识,是没办法给杨拓托这种梦的。”林朔说道,“苗二叔,我娘托梦这个事儿,我经历过。
她传递不出很清晰的信息,只能表达某种情绪。
而杨拓的脑子您也知道,他感受不到情绪。
我娘如果给杨拓托梦,那就是鸡同鸭讲,能有什么效果呢?
所以您别激动,如果真是我娘托梦,她肯定找您,不会找杨拓的。”
“真的?”苗光启问道,“你小子这不是在哄我开心吧?”
“这是最基本的逻辑分析。”林朔淡淡说道,“您是属于太激动了,脑子一时三刻当机了。”
“没你这么拐着弯骂人的。”苗光启说道这儿又问道,“不是你娘,那是谁干得呢?”
“这我上哪儿知道去?”林朔说道,“兴许就是杨拓灵光乍现呢?天才嘛,办事儿跟别人方式不一样。”
“那你说,是不是就是你附近那位?”
“这可不好说。”林朔摇了摇头,“可不敢下这样的结论。”
“对,确实不能下这样的结论。”苗光启似是马上意识到了不妥,马上转化话题道,“不过不管怎么说,事情总算是有进展了。
那个原理很复杂,不过好在涉及到的物理知识,目前我们人类还是掌握的,不惜成本的话也能做到,应该能让里面的人形异种,把你们辨识为自己人。
你们现在是十个人,需要十套装备,我们这边正在调集材料,大概需要三天时间。
等到材料准备齐全之后,具体的制作我亲自来,最多三天。
也就是说,最晚一周之后,东西会送到你们手上。”
“好,那就辛苦苗二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