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fl火熱玄幻小說 託塔李天王 起點-第六百八十六章破誅仙陣看書-hksj3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回头?师兄,若是师弟错了,师弟也就认了,不过我既没有错,何须回头?”
“通天道友,看来你还是不知悔改,那么就要做过一场再言其他了!”
准提道人见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君大有让通天教主服一个软,就既往不咎的样子,这怎么能行,如果这样,他们兄弟二人大老远从西方奔来,岂不是目的根本达不到,到时候玄门铁板一块,自己西方教要怎样才能东进?念及至此,准提道人一边开口大喝,一边挥舞着七宝妙树,朝着通天教主打去。
而通天教主见准提道人打来,心中大怒,手中青萍剑闪过数到剑光,笼罩住准提道人,一时之间,准提道人便落了下风,眼见着青萍剑在准提道人周身废物,使得准提道人有招架之功,却无还手之力,准提道人见此,心中大骇,赶忙大声叫道。
“元始道友,贫道乃是助你破阵,现在贫道被这通天攻击,你却在一旁冷眼旁观,是何用意?难道还真让贫道一人,对付着通天不成?若是如此,还待明言!”
准提这话一出,还没等元始天尊动手,接引道人便手持着拂尘,朝通天教主打去,意思很明显,就是帮助准提道人分担一下压力。
元始天尊见此,心知自己现在也不能西方教的两位圣人单独出手,叹了口气,擎着三宝如意朝着通天教主打去。
而此时的太上老君见众人尽皆动手,也挥舞这拐杖,朝着通天教主打去,一时之间,通天教主被围在当中,周身都是各位圣人成道的法宝,就是通天教主肉搏之术再是出类拔萃,也敌不过四位圣人的围攻。
在众人的围攻之下,通天教主一不小心被太上老君的拐杖抽在肩头,通天教主被打的一个趔趄,嘴角也渗出鲜血,而后元始天尊、接引道人以及准提道人的攻击接踵而至。
通天教主见情况不妙,迅速掐动法决,消失不见,一众圣人的攻击便尽皆落空。
在通天教主遁逃之后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去追的意思,早知道到了他们的这个境界,根本很难杀死对方就算西方教的二位起了杀心,可是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也不会看着通天教主身陨的。
此时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对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竟然分别化作一道流光,分别朝向正南和正北的方向而去。
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君嘴边不由得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元始天尊朝着太上老君拱了拱手,开口道。
“师兄,果然不出你的所料,西方教的两位圣人还有窥伺我玄门至宝的心思,若不是师兄提醒,我玄门至宝或许就要易主了!”
而太上老君脸上微笑不变,开口道:“西方贫瘠,有这等可以光明正大的获取先天至宝的机会,西方教的二位教主怎会错过?”
“不仅如此,这诛仙四剑在我玄门,就早早晚晚有重现诛仙剑阵的一天,而我们玄门注定与西方教有道统之争,能削弱我玄门的实力的机会,他们必然趋之若鹜。”
元始天尊抚掌笑道:“师兄所言极是,若不是师兄提醒,让元始早就安排广成子、赤精子、玉鼎真人以及道行天尊等四人去摘取四把仙剑怕是就被他们得逞了!”
“哈哈,师弟,我们也速速出阵,若是到了手中的仙剑,被西方教的两位夺了去,那就得不偿失了,弟子们也需要我们为其张目!”
元始天尊听了太上老君的话,便点了点头开口道:“师兄所言甚是,师兄请!”
随着元始天尊的话音刚落,就和太上老君化作一道流光,再出现之时,二人已经来到姜子牙提前结好的芦蓬之中。
在二人刚一出现之时,广成子、赤精子、玉鼎真人以及道行天尊等一众阐教弟子都面带喜色,而站在阐教弟子对面的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便是面色铁青。
广成子等四人见到元始天尊,赶紧把诛仙四剑递给元始天尊,待到元始天尊收下之后,特别是广成子还示威似的看了看准提道人。
元始天尊虽然已经猜测到前因后果,但是还是斥责广成子道:“休得无礼,还不给准提圣人道歉!以后不得如此对待圣人,明白么?”
“是,师父!”
广成子答应之后,深深地给准提道人一揖之后,跟准提道人致歉,不过准提道人虽然随手一扶便扶起广成子,可是脸上的神色却没有好看多少。
“元始道友和太上道友好手段,今日我们兄弟认栽,他日必有厚报!”
准提道人说完,一拉身旁的接引道人,便消失不见,待到二人消失,元始天尊便问及事情的原有,待到广成子讲述完毕,元始天尊这才冷笑道:“原来如此!”
其实事情并不复杂,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分别去一个阵门,为的就是在通天教主逃走之后,留在原地诛仙四剑。
不过早就有元始天尊以及太上老君的交代,广成子、赤精子、玉鼎真人以及道行天尊各持印符,收取一把仙剑。
而几人持有太上老君以及元始天尊炼制的印符,收取四把仙剑根本没有一点阻碍,待到几人取剑回来之时,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这才出现。
在其出现之后,就言及戮仙剑与绝仙剑与西方有缘,想要从几人手中夺走,可是见到阐教众人居然持着盘古幡和太极图,二人利时知道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早有计较。
如此之下便僵持住了,之后的事情,便是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便都看到了,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不甘心的离去了。
此时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对视一眼,双方都看到彼此目光之中的笑意,又待了片刻之后,太上老君重新跨坐在板角青牛之上,玄都大法师为其牵牛,告辞离去。
再送别太上老君之后,元始天尊便也随后离去,只留下燃灯道人主持阐教的剩余事务,姜子牙又停足,驻留三日,待到界牌关下恢复正常,原本因为诛仙剑阵吸引而来的煞气散去,这才继续朝着界牌关进发。
此时的界牌关徐盖比任何人都紧张,他眼见着界牌关下那让天地变色的大阵消亡,他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不用猜也能想到,现在姜子牙兵临城下,一定是截教败退了。
就在徐盖准备开城投降之时,被他支走的截教弟子彭遵居然回来了,看到彭遵和王豹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徐盖就头痛万分,这彭遵和王豹虽然是徐盖的收下,但是却在界牌关之中威望不小,二人具是截教门徒,定然没有投靠阐教所在的西岐的道理。
徐盖要开关投降,想着也是以这界牌关为进身之阶,可是若是自己都控制不了界牌关,那岂不是被姜子牙轻视了么?若是如此,就算投靠了西岐,怕是也是得不到重用。
就在徐盖思虑之间,彭遵就开口道:“大帅,听闻西岐姜子牙率兵八十万,已经过了汜水关,来到了我们界牌关,故此末将便与王豹将军星夜兼程,返回界牌关,最终还是回来有些迟了,还请大帅治罪。”
此时徐盖恨不得让他两个永远都不要回来,可是现在这二人就在自己面前,徐盖也不敢直接说自己有意投降,故此,迟疑一下开口道。
“何来治罪之说,二位忠心为国,乃是我界牌关学习的榜样,不过我界牌关之中粮草不足,且朝歌给的回复也是暂无粮草,这该如何是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