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h98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興風之花雨 ptt-第六百七十三章 圖窮匕見熱推-ke2ru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派人盯着风沙行踪的势力有很多,多到他不知道到底有哪些人。
仅四灵一方,北周和玄武两位总执事,包括贺贞,以及汴州玄武在内,肯定都会派人盯着他.
到底是保护,还是跟踪?可能两者皆有。
他那个事关佛门全权特使的身份估计早就被人故意漏出去了,加上宋州发生的那些事,佛门和符家肯定会派人盯着他。
隐谷一方也难说。
还有些消息灵通的人士,会因为各自目的想要知道他的行踪。
比如赵义和张永之流。
柴兴很可能也会很关注他。
所以,他完全猜不到那个进来探风的伙计到底是哪方的人。
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他身上牵扯了太多的利益,偏又没有站稳脚跟,于汴州不具备足够的威慑力。
人家想跟就跟,甚至想坑就坑,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管怎么说,今天总算和郭青娥接上了头。
既然他没有明确表示反对,等于认可郭青娥隐谷代言行走的身份。
那么,隐谷将会开始全力推动连山诀一事。
不久之后,最有可能是五月初五端午那天,柳艳会象征性的将连山诀交给郭青娥。
自那一刻起,连山诀就等于“天命”。
尽管风沙不太关心江湖的事情,猜也猜得到,现在有关“取连山易,守天下难”的箴言,肯定已经在江湖上掀起轩然大波。
凡百家都在推波助澜,那么绝不仅止于江湖,下溯民间,上溯各方乃至各国高层,都会受到巨大的影响。
别看郭青娥现在还默默无名,用不了几天,北周各方人士就会对她的芳名如雷贯耳。用不了十天半月,她的芳名更会遍传大江南北。
她的背景则会讳莫如深,不到一定层次的人绝难知晓,拥有一定地位的人想不知道都不行。
出得小酒楼之后,风沙又装模作样的四下转了转,寻了个酒楼吃过晚饭才返回赵府的后院。
刚一进门,有弓弩卫急来禀报,说是彤管下午就来了,已经等他半天。
风沙想了想,进门屏退左右,不动声色的与彤管寒暄几句。
尽管干等了一下午,彤管的心情似乎很好,入座后笑道:“事情成了,我领了圣命,皇兄许我便宜行事,还拨了一队御龙直专由我差遣,不奉旁命。”
风沙扬眉道:“我进门的时候看到了,原来是御龙卫。恭喜恭喜,现在长公主可是大权在握,生杀予夺呀!”
御龙卫就是皇帝的贴身亲卫,既是对彤管的保护,也是一种监视。
尽管御龙卫仅有一队,看似人数不多,实际上他们做任何事都会被视作皇帝的意思,无论调人还是调兵,谁敢不给面子?
哪怕他们杀错了人,那也是之后的事,被杀的人死了就白死了。足以保证彤管“便宜行事”的权力,也就是说可以先斩后奏。
彤管含笑点头,神情恢复平静,俏脸显得有些阴冷,语气莫明地道:“张永升任殿前司都点检。另外,皇兄欲拜符彦为太傅,由卫王改封魏王,将不日宣示。”
风沙立刻陷入沉思。
这两项任命,意味深长。
殿前司都点检才是殿前司的最高统领,然而常年虚置或者空缺,是以殿前司指挥使实际掌管殿前司。
张永居然成为殿前司都点检,其实是在制衡身为殿前司都虞侯的赵仪。
再往深点想,这是以司星宗制衡四灵。
风沙立刻领悟到柴兴的布局。
赵仪代表四灵作为外层的刀和盾。
为了防止刀和盾反噬,便在内层让相对弱势的张永和司星宗占据更高的职务,倚为保护。
如此一来,柴兴的身边形成递进式的制衡,他的安全有保障,同时绰有余力可以挥刀。
这是个攻击的布局,虽然相当高明,奈何汴州高手不少,能够看破的人恐怕不在少数。
在当今这种事态之下,明显针对佛门。
柴兴应该早就有意布设,之所以一直没有任命张永,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把握按下佛门。
尚在蓄力,等待时机。
彤管带着礼物过去,很有可能把隐谷拖下水。
柴兴经过盘算之后,或许认为灭佛的胜算颇大,这才来了个图穷匕见。
拜符彦为太傅,由卫王改封魏王,则是明升暗降之举,虽然暂时还没有在实质上解除赴符彦的兵权,却是把这个老家伙硬留在了汴州,成为人质。
警告符家兄弟的同时,也有安符家之心,分化符家和佛门的意思。
柴兴能够当上皇帝,确实有几把刷子。
风沙回过神,笑道:“张永好歹也是你的驸马,听你的语气,好像对他升官很不满意呀?怎么夫妻生活不和谐吗?”
彤管为之气结,不悦道:“你就关心男女那点事吗?莫非看不出皇兄已经拔刀了?如果不能把隐谷拖下水,这一刀反手就会砍到我的脖子上,你也逃不掉。”
风沙笑了笑,大咧咧的靠坐,歪头道:“你还真别吓唬我,我倒要看看谁能砍了我。”
彤管怒道:“你,你什么意思?莫非你骗我不成!”
“柳艳确实有深厚的隐谷背景,也的确把符昭信给杀了,这都很好查。”
风沙耸肩道:“问题在于:隐谷和符家结仇,和佛门还隔着一层。想要因此把隐谷拖下水,我成你不成。”
彤管垂下美眸,轻声道:“所以我一出宫不就来找你帮忙了吗?”
风沙歪头道:“是吗?我怎么觉得你出宫之后去过别的地方,见过别人呢?”
彤管芳心颤抖一下,依然古井不波地道:“你也说了,是觉得。不代表事实如此。”
风沙之言,其实是在试探她和郭青娥的联系紧密到何种程度,是否无话不说。
目前来看,郭青娥并没有跟彤管交多少底,彤管也一样。
否则,彤管根本不用求他继续推动。
因为,无论隐谷想不想淌灭佛这滩浑水,郭青娥肯定是知情人。
如果两女说开,这件事已经没有以后了。
彤管根本没有找来的必要。
一想通这点,风沙的心思灵动起来,也微笑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