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grw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孤島諜戰 線上看-第七百九十九章 機會來了鑒賞-28vc1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柏仲超表面上很气愤,可心里却很吃惊,胡孝民的话,让他嗅到了一种特别的味道:胡孝民对他来上海的用意是清楚的。
柏仲超确实不想离开上海,局面刚刚打开,正准备大干一场。可现在告诉他,一切都白干了,他岂会愿意?
离开九风茶楼前,胡孝民告诉他,编外人员的身份要收回,他当即把证件交还给了胡孝民。没有这张纸,他一样要干事。
柏仲超回到大沽路17号后,晚上给重庆发了电报,这次他没再坚持要留在上海,而是想创建情报组后再离开。这也算他留在上海的痕迹,以后离开上海也有个念想。
要创建情报组,除了经费和设备外,最需要的就是人员。柏仲超决定从潜伏组“借”,彭准和顾慧英,都是潜伏组的老人,要借他们,焦一诚不会答应,就算同意了,他也未必敢用。
柏仲超看中了吴承宗,这个还没正式加入中统的五福公司经理。他是情报组的第一任组长,吴承宗副组长,发展几名组员后,他离开上海,由吴承宗接任组长,也算为重建上海区打下坚实的基础。
柏仲超与重庆发完报后,半夜带着行李从大沽路后门溜了出去,连夜搬到了法租界白尔路上的一家小旅馆。
他相信,住到这里后,任谁都不知道。
第二天,柏仲超联系了吴承宗,约他出来见面,跟他说起了建立情报组的事。
柏仲超诚恳地说道:“你既愿意加入中统,可以来我这里,我要建立一个情报组,我为组长,你为副组长。以后我离开上海,你就是第二任组长。”
胡孝民把他的证件收回去,已经表明了态度。他知道自己的情况万分危急,但如果就这么走了,他于心不甘。
吴承宗“担忧”地说:“焦先生那边会放人吗?”
看着柏仲超一脸认真,他暗暗替柏仲超叹息一声。所有人都在算计柏仲超,唯独柏仲超自己不知道。
柏仲超说道:“只要你愿意过来,不用考虑他。”
吴承宗郑重其事地说:“我愿意。”
焦一诚让他接近柏仲超,这次是最好的机会。自己成了柏仲超的副组长,以后柏仲超的事情,他就能第一时间告诉焦一诚了。
吴承宗并没有因为柏仲超对他器重,就有背叛焦一诚的意思。以焦一诚和胡孝民的关系,焦一诚必然是中统在上海最有能量的那个人。
别看柏仲超是特派员,但焦一诚想要弄死他,就跟掐死只蚂蚁似的。柏仲超现在能活得好好的,主要是因为他是胡孝民的同学。如果没有这层关系,柏仲超已经走上喻铁英的老路了。
柏仲超很高兴:“好,很好。”
他不知道的是,吴承宗转身就会向焦一诚报告。同时,他们分开之后,化装之后的彭准,会跟踪柏仲超。
柏仲超这次很警惕,并没有被跟住。但彭准知道,他一定搬到了法租界,并且在霞飞路的南边。因为他就是在霞飞路跟丢的,并且知道柏仲超是朝南而去。
焦一诚再次找到胡孝民,向他说起了柏仲超的最新想法。
焦一诚担忧地说:“他这是要当区长的节奏啊。”
胡孝民分析着说:“他这么快说起让吴承宗当第二任组长,说明他根本没想当太久的组长。至于重建上海区,我想他没这个能力。如果猜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建好这个情报组后,他就离开上海。到时候你反而有可能当区长,毕竟吴承宗也是你的人嘛。”
焦一诚说道:“柏仲超搬家了,谁也不知道他现在住哪里。”
他没把柏仲超可能住在法租界霞飞路南边的事告诉胡孝民,柏仲超与胡孝民是同学,又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他们的感情很深。
如果柏仲超一直赖在上海,他会以自己的方式让柏仲超离开。
胡孝民说道:“不管他搬去哪里,你现在要做的,是让吴承宗配合他,迅速组建一个情报组。这个情报组建成后,他才会离开上海。”
柏仲超如果抛开特派员的身份,他的能力和经验,比焦一诚要差一截。要建成这个情报组,除非重庆给他派人过来,否则很难建立起来。
可有焦一诚的配合,就会容易很多。
仅仅几天时间,吴承宗就拉来了几个人,其中有五福公司的一伙计,也有他的亲戚,还有一个朋友。
这样的进度令柏仲超很满意,他觉得,自己终于可以离开了。
然而,柏仲超并不知道,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给别人做嫁衣。而且,他在白尔路的住处,已经被彭准查到。
柏仲超每次与吴承宗见面,都是临时指定地方。他以为应该很隐秘,哪想到吴承宗接到他的指令后,会第一时间告诉彭准。
也就是说,吴承宗每次与他接头时,化装的彭准都会守在外面。第一次跟到了霞飞路,第二次跟到了吕班路,第三次跟到了白尔路。
第四次时,彭准直接在白尔路守着,终于发现了柏仲超住的小旅馆里。
柏仲超每次与吴承宗接头都会更换地方,他的住所却没能每天更换。他有行李,里面还装着小型电台,每次换地方都很麻烦。
为了少些麻烦,结果把行踪给暴露了。
吴承宗与柏仲超接完头回到五福公司时,焦一诚与他交谈,商量下一步的行动。
焦一诚问:“柏仲超说起什么时候离开上海了吗?”
他已经知道柏仲超手里有电台,柏仲超能直接与重庆保持联络,这让他总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吴承宗说道:“应该快了,情报组如果能得到局里一次嘉奖,就是他离开的时候。”
焦一诚嗤之以鼻地说:“你那个情报组就是群乌合之众,怎么立功嘛。他有什么计划吗?”
吴承宗说道:“他想制裁一个汉奸。”
焦一诚一脸讥讽地说:“你们又不是行动人员,怎么制裁?”
吴承宗说道:“他要亲自行动。”
“亲自行动?”
焦一诚眼睛一亮,感觉机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