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uj火熱都市小说 詭異入侵-第0171章 鬼物入侵看書-yud6a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看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左右了。
江跃轻叹一声:“茹姐,你真不该跟我来的。”
许纯茹明显感觉到江跃语气中的凝重意味,知道事情可能真的有点大条了,不过她也不是那种怕事的性格。
“小江弟弟,你的意思是,有人在你家布置了风水阵,招邪引煞?只要你回家,必定有厉鬼登门?”
“对。”
许纯茹不禁有些变色:“厉鬼吗?”
诡异时代到来,真正见识过怪物厉鬼的人,目前其实并不多。许纯茹内幕消息听了不少,但还真没亲身见识过厉鬼。
听说有厉鬼要登门,虽然有些小紧张,但隐隐又有些小兴奋。
没有被怪物惊吓过的年轻人,往往容易情绪上头,觉得这是刺激的事。真要亲身经历,不被吓尿就算有本事的了。
许纯茹一双妙目在江跃脸上打转。
她说到底还是有些慌的,可是看到江跃愤怒之外,居然没有多少畏惧之色。在这个大男孩身上,许纯茹莫名感觉到一种安全感。
“小江弟弟,那我们不是应该先离开么?”
“离开?”江跃摇摇头,苦笑道,“我们一旦进了屋,就不可能离开了。”
江跃语气森然,让许纯茹着实吓了一跳。
“你是故意吓茹姐的,对吧?”
“茹姐,厉鬼已经来了。”江跃轻叹一声。
这个风水阵一旦布下来,这厉鬼循着旧物跟随到此,肯定就在这间屋子周围徘徊。
只要有活人进入这间房子,厉鬼就会立刻感应到。
江跃进屋的那一刻,感受到煞气和血气,其实就是厉鬼残留的。
许纯茹算是一个神经大条的妹子,听了这话,也是芳容变色,一把缩到了江跃跟前。
……
某私人会所里,一桌六个人在推杯换盏,相谈甚欢。
其中一人白发苍然,乃是是上次在道子巷别墅出现过的邓家长者邓荣,另一个戴着金丝眼镜,头发梳得油光锃亮的家伙,看上去人模狗样,正是上次狐假虎威的邓家律师,自称邓家的首席法律顾问汪律师。
还有一个年轻人,赫然是邓恺。
此外还有两个邓家的人作陪,看身份都不及邓荣这个家族老者。
酒桌上,这五个人一起,轮流向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者敬酒。
“岳老师,您这个法儿,确定管用?”那金丝眼镜的汪律师敬过一杯酒,趁着酒意,笑呵呵问。
“小汪不信?要不在你身上试试?”山羊胡老者眯着一双细眼睛,一开口声音跟破铜锣似的,听着就透着一股瘆人的阴森气息,表情更是僵硬,也不知他是笑还是哭。
“岳老师,你这是怎么说话呢?”汪律师觉得自己被冒犯。
山羊胡老者却岿然端坐,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儿。
表情明显有恃无恐,眼睛都不斜睨他汪某人一眼,显然有点看不上汪律师这种狗东西。
当然,主要是汪律师那个话,让山羊胡老者感觉到一丝冒犯。
“小汪,喝多了吧?”
邓家老者邓荣淡淡瞥了汪律师一眼,酒杯往桌上一搁。
别看汪律师在外人面前人模狗样,一副老子段位很高的样子,实际上对雇主却有着天然的畏惧,见邓荣语气不快,当场蔫了,支支吾吾坐回自己的位置。
“你不懂岳老师的实力,就不要乱说话。岳老师是风水界出了名的大师,能请动他的人,整个星城并不多。还不赶紧向岳老师赔罪?”
汪律师倒是拿得起,放得下。
夸张地在自己脸上拍了几下:“瞧我这张臭嘴,岳老师莫怪莫怪。我自罚三杯。”
那山羊胡老者干笑两声,笑得跟夜枭一样难听。
等汪律师三杯下去,山羊胡老者脸上的不快之意才算慢慢褪了一些。
“来!岳老师,我替这个不懂事的家伙,敬你一杯。这些搞法律的人,脑子里就他们专业那点事,没见过世面,让岳老师见笑了啊。”
“呵呵,好说。”山羊胡老者也不矜持,举杯干了。
“只要那小子回去,必死无疑,除非他永远不回家。”
邓荣微笑点头:“对岳老师的本事,我邓某人是肯定信服的。咱们这些都是粗人没什么见识,岳老师可否详细讲解一二?”
“邓先生,术业有专攻啊。咱们这行的道道,外人一般不听更好。不过邓总既然感兴趣,提几句也无妨。”
“你们谁记得去年年底西郊那起车祸?死者骑一摩托车,被撞得支离破碎。那双鞋子,包括牙齿、指甲和软骨,都是我花大价钱通过私人渠道买来的。这事死者的家人都不知情。”
“哦?这里头有什么讲究?”
“呵!凡年轻横死者,多半怨气极大,尤其是这起车祸,碰上对方是硬茬子,还给死者弄了个全责。家属也没赔到几个钱,估摸丧葬费都未必够。如此一来,怨气必然翻倍增加。”
“这等怨气非大手段不可化解。若不化解,反加以利用,必可成为人间凶煞。而此类凶煞临死前的贴身物品,以及身上的零件儿,更是招灾引煞的绝好之物。只要略施手段,结一个风水小阵,轻松可以将凶煞引到任何我们希望他去的地方……”
老者那破锣嗓子透着一股阴森邪气,即便在座的人都知道害的是他们的仇家,也不禁毛骨悚然。
“岳老师,那凶煞去了之后呢?”汪律师这回问得小心翼翼。
“之后?就没有之后了。世间少几只蝼蚁,多几道冤魂罢了。”山羊胡老者阴恻恻道,仿佛就像在讨论几只小鸡、几只蚂蚁的死活。
正说着,邓荣的手机忽然想了。
“邓老,那小子好像回新月港湾了。已经上楼!”电话那头兴奋道。
“你确定?”邓荣一听,顿时来了精神。
“非常确定,我就在对面楼一直盯着。那小子的身材相貌很容易辨识。不过这小子倒真是风流啊。身边又有个妹子。”
“妹子?谁?”邓荣倒吸一口气,据说星城主政大人的千金,喜欢跟这小子腻在一起。
可别是韩晶晶那丫头吧?
如果真是她的话,那可就有点麻烦了。
邓家要弄死的是江跃,江跃的家人也行。甚至江跃的亲朋好友都无所谓,他们也不关心。
但唯独韩晶晶不行。
主政大人的女儿真要出点什么事,一旦被查出来,他们邓家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就算最后没查到他们邓家头上,人家只要怀疑,邓家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
单单一个主政大人,他们邓家或许还能扛一下。但主政大人背后的家族,乃是大章国都排得上号的存在。
韩家真要雷霆一怒,就算是他们邓家,也未必扛得住。
“邓老,这个女人以前没见过。”
“不是韩晶晶吧?”
“绝对不是。韩晶晶我怎么会不认识。这个女的一看就更成熟,比那小子至少大三四岁。”
邓荣松一口气,比江跃大三四岁,那肯定不是韩晶晶。韩晶晶跟江跃差不多大。
邓恺却道:“那小子今天受杜一峰邀请,参加一个聚会。估计是聚会带出来的女伴吧?这小子还真看不出来,平时人模狗样一副正人君子的派头。私底下竟这么糜烂!”
邓荣得意一笑:“阿恺,咱们这一招叫作,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表面上,你是请杜一峰当说客,让那小子以为咱们真的要求和。暗地里,却给他致命一击。估计这小子到死都搞不明白是咋回事。”
汪律师及时拍起了马屁:“邓老这一招暗合兵法之道,真是高明。”
“呵呵,如果没有岳老师这种高人出手,咱们这点小把戏,小算计也不顶事啊。最终还是岳老师的功劳最大。”
“对对,岳老师当居首功。”汪律师大概也是有点惧怕这个看着阴森森的江湖术士,话里话外满是谄媚。
那山羊胡老者阴阴一笑,这些话让他听着很是快活。被人吹捧的感觉,永远都是很受用的。
“岳老师,这小子一旦进屋,就没机会跑出来了吧?”
“邓先生放心,如果是大白天他回家,只是拿个东西就走,或许还有几分机会。可现在这个点,已经到了鬼物活跃的时间点,阳气已衰,阴气渐浓。这厉鬼盘桓在那,煞气正无处发泄,他这时候送上门,绝对是找死。只可惜了那无辜的女孩啊。多好的年龄,就这么稀里糊涂做了鬼,可惜,可惜……”
众人都听出了岳老师语气中的猥亵之意,纷纷怪笑起来。
“岳老师,听您的口气,他们被厉鬼所杀,也会成鬼?那会不会有什么风险,或者后顾之忧?听说鬼物的报复心很强的?”
“那也得鬼物的自主意识形成才行啊。没有长时间的开窍,鬼物是很难开启自主意识的。它们害人,多半是本能反应。如果知道冤有头债有主,那绝对是积年厉鬼。这种鬼物将会非常可怕,难以对付。”
“万一那小子变成那样的鬼物呢?”邓恺有点拿不准。
“邓公子大可放心,老夫自有收付鬼物的办法。这小子翻不出我的手掌心。我有一套秘法,可以炮制鬼物……到时候,那小子真要变了鬼,也只能是听老夫指使的鬼。老夫要他向东,他绝不敢向西。”
“好手段,好手段。岳老师不愧是大师级人物。来,老夫再敬岳老师一杯。”
……
新月港湾,江跃家。
许纯茹面色如土,吃惊地指着客厅背景墙的一面油画。
那油画是一幅人物画,本来静态的一幅画,许纯茹的眼中却射出惊恐之色。
“他的眼睛在动!”许纯茹吃惊无比,差点尖叫出来。
除了眼睛在动,那油画居然还咧嘴冲她笑。
那大嘴一咧,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
许纯茹怀疑自己眼睛出错了,伸手去拽身边的江跃,却发现身边的江跃忽然变成一个全身血污的人。
渐渐的,油画里那个冲他笑的人,和眼前的江跃混为同一个人。
步伐蹒跚地朝她缓缓挪步,咧着嘴巴傻笑。
那大嘴巴里上下两排牙齿,就跟挂在枝上的果子一样,竟一颗一颗地往下掉。
转眼之间,两排牙齿就掉的精光,只剩一张血盆大口,嘴角也不知道是什么液体,滴溜溜地往下滴,看上去无比诡异。
“小江弟弟?”
许纯茹万万没料到,这一眨眼的工夫,竟会变得如此恐怖。
身体节节后退,对面的“江跃”则步步跟进。
忽然,对面的“江跃”双手在胸前往在一拽,身上的衣物朝两边掀开,露出雪白的肚皮。
然后,长长的之间竟如尖刀一样刺入胸口,狠狠朝下一划拉,顿时血流如注。
两手顺着这道划开的血缝中伸进去,朝两边狠狠一拉,顿时一大截肠子朝来漏了出来。
许纯茹魂飞魄散,尖叫不已。
惊恐地朝角落里钻,只恨这房子太小,没有安全的地方可以躲。
“别过来,你别过来!”
许纯茹现在后悔无比,为什么要跟着上楼?这简直是自己上门送人头。
她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江跃根本不是人,江跃自己就是鬼。所谓杜一峰的同学,压根就不是个人,而是一个画皮鬼。
无论她怎么尖叫,怎么瑟瑟发抖。
“江跃”还是步步逼近,那血污的双手,几乎要摸到她的脸颊,一张早已变形的脸,更是不断凑近她的面门。
许纯茹此刻完全没有一点觉醒者的风范,除了本能抓起各种东西一个劲地砸过来,其他一点辙都没有。
可是,这种无力的反抗,又怎么可能抵挡鬼物的逼近?
眼看那干枯血污的鬼爪就要抓到跟前,许纯茹彻底崩溃,狠命推开窗户,翻身就要跳下去。
就在这时,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这只手就跟铁钳子似的,充满了力量,让她完全无法挣脱。
“滚开,别拉我!放开我!”许纯茹面朝窗外,也不知道背后到底什么情况,她甚至都没有勇气回过头来。
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挣脱鬼爪,跳窗逃跑。
江跃家住八楼,从八楼跳下去,以觉醒者的身体条件,应该不至于直接摔死,顶多是受点伤。
要是在这屋子里,被鬼物缠住,绝对必死无疑。
“茹姐,干嘛这么想不开?这是我家,你要跳下去,我就是跳到大江里都洗不清啊。”
许纯茹身后,江跃那温暖的声音传入许纯茹耳朵里。
这声音就好像有魔力似的,让许纯茹顿时心中一定,惊恐之意竟然立刻大降了许多。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许纯茹强忍着恐惧,颤声问。
“你回头看看不就知道了?”
许纯茹犹犹豫豫,还是缓缓回过头来。
这一回头,身后却是一张漂亮帅气的脸蛋,带着淡淡的微笑,一如上楼之前那帅气的样子。
“你……你是小江弟弟?”
“是我。”
“你不是厉鬼?”
江跃面色一凝:“我不是厉鬼,但是厉鬼还在。”
“什么?还在?那你为什么不怕?”许纯茹满脑子问号,眼神中带着几分提防。
也难怪她疑神疑鬼,刚才那一下,她实在是吓坏了。
“茹姐,刚才,你应该已经看到厉鬼有多可怕了吧?”江跃淡淡问。
“小江弟弟,你快别吓我了。那个鬼,到底是不是你?”
“我?”江跃这才明白过来,敢情许纯茹怀疑他是鬼,所以脸上才会有如此提防之色。
“我听说有一种画皮鬼,表面上看着很漂亮,实际上就是一张画皮,画皮撕开,就是一个恶鬼!”许纯茹说着,紧靠在床边,只要一言不合,就要往窗外跳出逃命。
江跃无语,没想到自己刚才故意不出手对付鬼物,反而让许纯茹误会了。
画皮鬼?
这个想象力还是挺丰富的。
“茹姐,如果我是厉鬼,在银湖大酒店就动手了。你刚才看到的,只是厉鬼施展的一点点障眼法罢了。你所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
“那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实的?”许纯茹显然是吓破胆子了,完全没了大姐大的风范,脸色苍白,额头冒着冷汗,汗滴顺着她的刘海一滴滴往下掉。
“你知不知道都不要紧,茹姐,我知道,你想跳窗逃跑。不过,你以为这鬼物会让你跳出去吗?”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明显,进入鬼物的覆盖区域,除非你的实力比它强,要么你有克制鬼物的东西,否则,你绝对逃脱不了!”
江跃正说之间,许纯茹的眼神忽然又惊恐无比。双手死死捂住嘴巴,盯着江跃,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
许纯茹吚吚呜呜,忽然指着江跃。
准确地说,是指着江跃的后面。
在许纯茹的视野中,江跃身后赫然出现了一对血色脚印,正在从餐厅的方向,一步一步朝他们的方向走过来。
血迹森然的脚印,听不到声音,看不到人影,只有一对脚印在不断前进。
转眼之间,两排血色脚印就已经从餐厅的方向蔓延到他们三米以内的范围。
许纯茹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恐惧。
大叫一声:“它在你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