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mmvr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炮灰修真指南 起點-第六百七三章閲讀-x6nqt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
有着破灭主动示好表示入传送阵,张依依自然没有意见,反正来这里的本就都是奔着通往第十层的传送阵而来,顺手都算不上的事,她并不需要心存感激。
但贾放歌却是格外瞧不上破灭的做派,还特意跟张依依打啥招呼,以为谁不知道他那点儿小心思?
呸,弄得跟多大一份人情似的,还想用连廉价都称不上的举动跟他家后辈拉关系,破灭真是做春秋大梦!
不得不说,破灭这人的气运还真是有些难以言喻。
明明进入后一路好端端的顺风顺水全无大碍,但谁知竟不知何时遇上了迷宫,一个连魔君这样境界的修者都钻来钻去愣是半天也找不着正确之路出来的谜宫。
好在除了找不着路出不来,其他的危险倒是丝毫皆无,到最后破灭愣是一直在谜宫中转了半个时辰都还没有转出,却因为在传送阵百米区域之内逗留的时间过久,直接被传送阵踢了出来。
这样的结果,当真让张依依大开眼界,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玩法。
贾放歌却是快要笑死,破灭这家伙的气运向来是比不上他的,没想到今年更甚,连中央传送区都到达不了,直接被一个小孩子玩具般的谜宫给困住,最终踢出,想想都觉得活该!
其他人到底不敢似贾放歌这般明目张胆的笑话破灭魔君,毕竟人家只是打不过贾歌魔君,又不是打不过他们,他们当然不会傻到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都分辨不出来。
破灭板着一张脸倒是什么都没说,大概也已经经验丰富了,越是这种时候只要自己不觉得尴尬,那么尴尬的肯定就会是别人。
接下来陆陆续续又有其他坠仙进入尝试,张依依发现众人所遇到的阻碍果然跟实力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但也不仅仅只是纯粹的气运。
这里头,似乎还涉及到了其他一个更为关键的东西——气场同异。
“洛大哥,你也去试试。”
为了证明自己最后的猜测,张依依当然也没有放过让自己最为熟悉了解之人亲自跑一趟给她看。
比起这里所有的坠仙者,洛大哥同坠仙渊的渊源最为特殊,理论是来说双方之间的气场也应该是最为契合的。
所以不出意外的话,她觉得洛大哥应该可以比之前所有人都要平顺的进入中央传送区。
“好!”
听到依依指使自己,洛启衡觉得自己也终于可以派上点用途,当即应场便进入了传送阵百米内范围之内。
事实证明,张依依想的果然没错。
洛启衡一路什么事什么麻烦都没遇到,百米距离片刻间便走完,直接进入到了中央传送区。
他抬手朝着张依依挥了挥手,示意自己什么事都没有,而后也没有直接浪费这个机会,仔仔细细地将传送阵观察了一番,试图找找看能否发现开启传送的方法。
对于洛启衡一路通畅的绝佳气运,坠仙们一个个惊叹不已,但转念一想洛启衡量与张依依这对男女的神秘与特殊性,他们倒也很快接受良好。
只可惜,洛启衡并没有在中央传送区多呆太久,简单的尝试了几下根本没有拿出太多的招术,便果断放弃了。
等他再次回到张依依身边时,他倒是主动跟依依汇报了一下最大的感受:“我觉得,开启传送的方式应该与其他层的传送阵差不多才对。”
“不可能,若真那般简单的话,这么多年以来,怎么会一直从无人开启进入第十层大陆的传送阵?”
边上的贾放歌先一步抢过来反驳着洛启衡:“那是最基本的操作,每一个进去过的人通通都尝试过。”
“方法相同,但要求与标准相差太大的话,再试几万次也无用。”
洛启衡却是相当坚持自己的判断。
“……”
这一下,贾放歌倒是不知说什么好了。
因为如果洛启衡真猜对了的话,那么这反倒是迄今为止,他所得到的最坏的消息。
什么样的要求与标准才能够满足第十层传送阵?这根本难以估量好不好。
照着每一层能源不断成倍成倍递增的情况来看,别说进入第十层,就是进第五六开始,也根本不可能再有任何人能够拿得出相应的仙晶数,只能通过输入自身魔气来提供启动能源。
可进入第十层对于魔气的纯度与数量要求,即便按照最基本的每隔一层三倍递增来看,这里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坠仙能够供得起。
除非,能够有魔君能够突破,晋级下一阶,才有那么一丝可能达到的机会。
但事实上,整个坠仙渊第一至九层大陆每一个角落,魔君已经是他们所有坠仙能够达到的最高境界,根本再无突破晋级的可能。
想再更进一步,就得进入最神秘的第十层大陆,而想进入第十层大陆又必须突破魔君晋级魔王。
这就等于成了一个永远不可能完成的悖论,贾放歌瞬间觉得自己的心都凉了大半。
“一会儿,我去看看吧。”
片刻后,张依依淡定无比的开了口,她前前后后已经观摩得差不多了,接下来自然得亲自走上一趟。
见张依依全然没被洛启衡的话影响情绪,贾放歌一时间心绪又安了不少。
他果然还是太草率太心急了,既然他的契机就在这里,就在眼前,想来便是再不可能的事,落到这小两口身上也总将能够另辟蹊径,得到解决。
与其操心那些他几千年都无法做到的事,寻思根本帮不上的忙,倒不如这些通通都交给张依依他们,只需全心信任支撑便可。
“那一会儿你当心点儿,反正还有这么多天,不必着急,一切以安全为重。”
贾放歌对于姑娘与小子的区别对待还是相当明显的,还特意交代叮嘱了张依依依一句,不像之前洛启衡随便去。
“我明白。”
张依依点头表示记下,正好下一刻之前进入传送阵内的坠仙刚刚出来,便没再耽误,径直走了进去。
传送阵百米范围之内倒也并不是说一次只能进入一人,毕竟先前就有搭伴进入者,但一旦一起进入,那无形的结界便会主动视同时进入者为一伙,而且遇到的阻碍也会因为人数不同而产生很大的不确定性,所以不是特别信任的关系,很少会有人选择搭伙进入。
当然,一旦有人进入百米传送区域范围,除非进入者出来,否则的话,其他人再想进,都必须等到之前进入者出来后才行。
这也正是坠仙们敢毫无顾忌进入传送阵、手段齐出当众花样尝试的原因所在。
很快,所有围观者便发现了一个令他们再次惊叹却又同时觉得理所当然的情况,张依依与洛启衡一样,什么麻烦阻拦都无,就跟散步似的顺顺利利直接便到达了中央传送区。
甚至于,不少人都觉得张依依进入之后,貌似传送阵百米范围内的光线都变得更加柔和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错觉。
而事实上,那的确不是错觉。
在张依依进入的一瞬间,她却莫名有了一种重回仙界云仙宗内一峰般的舒适之感。
张依依自然明白这样的感觉可不是什么错觉或者异样,恰恰自己最亲身的体会证实了自己先前其中又一种猜测——气场同异问题。
而这一个区域范围之内是极可能存在已经同第十层大陆相连的隐形通道,这也意味着她本身的气场与第十层大陆完全相融。
更意味着,能够进入第十层者,首先气运、气场上就必须合乎第十层大陆的要求。
最后,才是能够正式开启传送阵的手段。
等她进入到中央传送区,细细察看过传送阵所有组成部分之后,其他不必要的尝试也并没多做,而是直接抬手覆盖上最中间那熟悉无比的石台,而后手腕墨镯小魔域内按照以往的经验照比例一点点的将魔气往石台上输入。
在输入魔气的过程中,她细细地感受石台与传送区域中所发生的最细微的异动,对比之前那些大陆传送时的区别。
一小会儿后,张依依切断了魔气输入,将刚刚那只手举到了自己眼前,若有所思地看了片刻。
而后,她再次将手放到了石台之上,重新往里输入魔气,只不过这一回魔气的纯度以入输入速度都跟第一回有所不同。
就这般,张依依不急不慢地在中央传送区反反复复调整尝试,比起她的静心淡定,传送阵百米区域外的众人可就淡定不下来了。
“魔气,那是真真正正的魔气,而且纯粹无比!她到底是仙还是魔?”
不少人实在忍不住震惊质疑,毕竟他们之前可都是一起见证过张依依那一身货真价实浓厚无比的功德金光,可现在如此纯粹的魔气又为何会在她的身上实打实的出现?
这可不是什么之前他们所以为的,张依依用来混淆视线,没让其他所有人发现她并非坠仙的虚假掩饰手段,这可是比着坠仙渊里魔君所修炼出来的魔气都要纯粹的真正魔气!
谁来告诉他们,一个身怀如此纯粹魔气者,怎么可有不是坠仙?
可若是坠仙的话,又怎么解释那一身的功德金光?
两种截然相反,甚至于完全矛盾不能共立的东西却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难道这便是传说中才曾经出现过的特殊仙魔体?
“是仙是魔都一样,反正这不也没能开启传送吗?”
又一阵热闹过后,在看到张依依最终同样无功而返后,有人不免直接从刚刚的激动热烈,瞬间失望无比。
没错,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人能够成功开启通往第十层的传送阵,找到真正前往第十层的正确之法,本以为今年贾放歌带来的这对特殊男女能够给他们带来些新的希望,却没想到再特殊也没啥区别,一样无能为力。
“这不是才开始试一回吗,有你想的那么容易办到的话,至于这么多年下来却从无一人办到?”
也有不少人依然保持着看好张依依他们的乐观心理,毕竟能有不同就已经是一种进展,还想一步到位想啥好事呢?
“怎么样?”
见张依依回来了,贾放歌迫不及待地询问她的感受。
他当然不会受那些议论之声的影响,毕竟张依依要真一次性成功了,独自一个传送走了,那他才是真的哭都没地方哭去。
“洛大哥说得没错,开启传送阵的方法其实与其他任何一层大陆传送阵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所需要的能源无法估量。”
张依依并没有刻意收着藏着自己的发现与结论,毕竟这东西说不说出来都一样,反正估计信的也不会多,而信且还能有海量精纯度接近满分的魔气者,这坠仙渊的坠仙们一个都做不到。
也难怪第十层大陆从来都只是像传说一般存在于坠仙渊,毕竟进入的条件要求实在太高,高到根本就是直接将这些正常的坠仙们通通文明礼貌却毫不手软的拒绝在外。
她甚至怀疑所谓的第十层大陆本就与坠仙渊第一至九层所有大陆完全不同,它的存在必定是有着某种特定的意义。
而她,却恰好拥有所有可以开启进入第十层大陆最苛刻标准的所有条件,仿佛一切都是为她量身订制一般,耐人寻味。
“真的?那怎么办?”
贾放歌也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张依依不知打哪来的纯粹魔气,却并不知那样的魔气总量够不够:“要不咱们几人一起进去,合起来试试?”
“人太多了也不行,三个一起最合适。”
张依依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洛启衡与贾放歌,表示他们三人可以同时进去再试上一试。
贾放歌与洛启衡自然没有意见,而其他人见他们打算三人一起合力再做尝试,倒也觉得正常不过。
至于张依依所说的进入之法就跟其他大陆一样无差,这种结论推测果然相信的人少之又少。
“前辈要是有洞府空间之类的话,最好把你新收的仆从带上,不然一会儿我们一起进去,留他一人在这等,难保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临进之前,张依依状似随意地朝贾放歌提了一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