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4yik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txt-第219章 因禍得福鑒賞-uxycj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贾平安在道德坊里的名气极大。
扫把星,但从不克坊里的人,好感+1。
而且贾家大方,比如说有点事就喜欢请街坊吃饭。搬个家,但凡愿意来的都能吃宴席,这大方的没话说。
第三就是贾平安的本事。
从一个农户的孩子,进了长安城后,他一步步的逆袭,如今挂着录事参军的职位,更是封爵开国县男……
关键还有食邑,这个就很牛了。
而且贾平安诗才了得,青楼里流传着一句话:贾参军去过的青楼,才是好青楼。贾参军睡了的女妓,那才是好女妓……无数老鸨和女妓翘首以盼,恨不能把贾师傅拽进去。
这样的贾平安,多少人艳羡?
关键是他大材斑斑,让多少人想拜在门下却不得。
现在他主动问赵岩是否愿意跟着他学习……
赵都的第一反应就是一把把儿子按在地下,喝道:“磕头!”
赵岩先是懵,接着眼中多了神彩。
那种绝望之中见到了光明的心情啊!
赵岩的泪水一下就滑落下来,然后叩首。
韩氏欢喜的眼中含泪,喊道:“要三个!”
某还没死啊!
贾平安无语。
赵都按着儿子的头连叩首三次,然后有些窘迫的道:“接着要作甚?”
这两口子从未经历过这些,贾平安也不管,径直走了。
他这有些心血来潮,但更多的是被一种使命感驱使着。
这个大唐有许多问题,但总体在积极向上,正在走向一个新的辉煌。
不管未来如何,他总得要留下些什么,比如说后世的那些学识。
若是这些学识能对大唐有所促进……
他眯眼,想到了后来的纷争。
大明宫成了战场,皇帝、公主、皇子……无数野心家在搏杀,争夺那个至高无上的权位。
一群野狗!
那群野狗的眼中并无国家,有的只是自己的权利欲望。
他需要做什么?
贾平安微笑着。
他可以不管,也管不着。
娃娃脸、大长腿……许许多多的人,这些是他的朋友。
大唐看似辉煌,可在开元盛世出现后,旋即就陷入了深渊。
当梨园里传来帝王的歌声时,这个大唐下滑的趋势就不可阻拦。
李隆基。
不只是李隆基,实则大唐从先帝开始就在厮杀,兄弟之间厮杀,亲人之间厮杀……就像是一群狼,在为了血食而厮杀。
关键是,这个大唐的战略有些不稳当。
在这个时代,没有相应的科技支撑就在数千里外厮杀驻军,代价太大了。轮流上番也变成了募兵戍守,将领野心勃勃,长安却鞭长莫及。
这些都是问题。
而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这个大唐上下同心一致。
“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
贾平安拍拍手,回家。
打听到了拜师程序的赵都带着赵岩来了,送上了捆着的束脩……
几条咸肉。
贾平安收了束脩,赵都很认真的道:“但凡大郎不听话,不用功,贾参军只管打,打死勿论。”
这个时代的父母就是这样,越担心孩子的未来,就越舍得让孩子吃苦。
祖辈相传的道理,少时多吃苦,长大后才能少吃亏。
这话看似不经意,可仔细一想,不就是让孩子从小就被社会毒打,长大后才能适应社会的意思吗?
而且从小吃苦,长大后才能经受更大的挫折和磨砺。
百姓自然期望孩子的未来一帆风顺,但他们知晓,那样的几率太小。为了让孩子未来能承受艰难,那么就只能让他现在多吃苦。
渐渐的,能吃苦就演变成了评价一个人的标准。
等赵都走后,贾平安弄了几本自己编写的书给赵岩。
“这些书,不可示于外人。”贾平安很严肃的说着。
大唐豪迈,但过于豪迈就容易把自家的好东西忽视了。
这些书若是在此刻流传出去,那简直就是炸弹。
“是。”
赵岩很勤奋,贾平安教导,他学,一个教导的认真,学的更认真。
“歇息一会儿。”
贾平安今日依旧告假在家。
他出去转悠一圈,赵岩在复习先前的知识点,脸上全是兴奋。
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拜师看似送束脩,可师父还得管饭。
中午是馎饦,赵岩眼巴巴的道:“先生,可有醋。”
“有!”
贾平安让人把醋罐子拿过来,赵岩接过,咕咚……
这一下得有二两吧。
贾平安觉得没法吃,就说道:“重新换一碗。”
赵岩说道:“学生就喜欢这么吃。”
一碗加了二两醋的馎饦,赵岩吃的津津有味,稍后竟然又加了些醋。
我是收了个醋坛子弟子?
下午继续授课。
“参军!”
包东来了,带来了一个消息。
“突厥那边回来了一批将士,校尉说要问问突厥的消息……”
百骑接过了打探外藩消息的差事,这等事儿自然也划归给了他们。
“你自家好生学。”
贾平安匆匆交代了作业,包东愕然,等出去后问道:“参军竟然收了弟子?”
贾平安笑道:“就是玩闹,收什么弟子。”
包东却从先前赵岩恭谨的态度里看出这不是胡闹,他艳羡的道:“参军,要不……某也拜个师。”
贾平安指着他的下巴,“何时不长胡须了,某何时收了你。”
一路出城,没多远就接到了那数百人。
这数百人甲衣整齐,但有十余人看着比较惨,身上依旧有包扎。
“百骑参军贾平安。”贾平安在马背上拱手,肃然问好。
这数百人昂首,当先的将领说道:“宣节副尉窦武,见过贾参军!”
贾平安上前,问道:“可有知晓突厥详情的?”
窦武喊道:“王老二。”
一个断了左臂的军士策马而来,看着大大咧咧的,黝黑的脸上全是欢喜。近前,他单手扬了一下,“对不住贾参军了,某这只有一只手。”
后面有人怪笑道:“王老二,回头你娶妻后,和娘子如何动?”
王老二骂道:“某不动!”
“哈哈哈哈!”
众人一阵狂笑。
窦武歉然道:“兄弟们在外厮杀许久,有些忘形了。”
“无碍。”贾平安觉得这样更真实。
随后就是问话。
王老二是斥候,曾深入敌军腹地去打探消息,他一一说来,贾平安令人在边上记录。
“……他们说近些年草原屡次遭灾,否则大唐不是对手……”
草原最近些年堪称是天灾频繁,但突厥人这般说,证明了他们从未屈服,以后一旦得了机会,还会再度反叛。
这是个比较重要的消息。
晚些记录完毕了,贾平安还想了解些别的事儿,但看看将士们有些疲惫,就问了王老二的地址。
“晚些请你饮酒。”
王老二瞪眼,“说话算数!”
贾平安笑道:“问问某的兄弟们。”
雷洪说道:“贾参军不说假话。”
王老二欢喜的道:“多谢,回头某在家等着。”
他舔舔嘴唇,“贾参军,要不某去酒肆等着?某知晓平康坊一家酒肆,价钱不高,酒水却美味。”
这些才将从一线撤下来的将士就馋两样:酒和女人。
贾平安笑道:“去吧去吧,某稍后就来。”
晚些他回了百骑交差,唐旭看了记录,很是满意,“回头算你多半日假。”
邵鹏有些不满,“算一日不成?”
娘的!
这个狗内侍,贾平安出来还不到半日,如何能算?
唐旭皱眉,“他出来才半日不到……”
邵鹏摸出一枚铜钱,先前想向他借钱的唐旭马上就赞道:“老邵就是机灵,去吧去吧,算你今日没告假。”
贾平安随后去了平康坊。
王老二就在酒肆里喝酒,看着胡女在甩屁股,不时怪笑。
晚些他摸摸钱袋,担心贾平安不来,就在门外看了看。
一人骑马而来,速度有些快。
平康坊里多是青楼酒肆,这等地方如何能策马疾驰?
两个五六岁的孩子在前方玩耍,眼瞅着就要被撞到。
“大郎!”
一个妇人在绝望的尖叫着。
那两个孩子中的一个回身,脸上还挂着天真的笑容。
马儿疾驰而来。
王老二用仅存的右手拎起一根木棍,大喝一声冲了过去。
那马儿越发的近了,妇人在疯狂奔跑而来,可却远远够不上。
边上的人都捂着嘴,瞪大了眼睛。
王老二奋力一棍扫去。
马儿的前蹄刚落地,后蹄准备扬起,被这一棍扫在受力的前蹄上,顿时一声长嘶,竟然后蹄腾空,往前滑去。随即向左扑倒。
马背上的男子连续翻滚,毫发无伤的站起来,缓缓转身,盯着了还拎着木棍的王老二。
“好险!”
周围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孩子的母亲冲了过来,抱住孩子就狠抽屁股,“你吓死阿娘了!”
男子走到王老二的身前,冷冷的道:“刚回来的府兵?”
王老二察觉到了上等人的气息,“是。”
男子深吸一口气,突然伸手。
啪!
王老二被这一耳光抽懵了,紧接着男子一阵拳打脚踢,边打边骂道:“某已经准备勒马了,你却出手打马,某差点跌死……贱狗奴,某弄死你!”
王老二抱头满地翻滚,不住的惨叫着。
“住手!”
贾平安一来就看到了这个。
男子回身,皱眉道:“某姓王,莫管闲事。”
姓王,还能这般肆意出手的,多半就是皇后家族的人。
贾平安皱眉道:“为何动手?”
男子冷笑道:“你是长安县县令?还是雍州刺史。若不是,滚!”
边上有人不忿,说道:“那军士先前见马儿要撞到孩子,就抽了一棍子,这郎君落马无事,就过来殴打军士。”
贾平安走过去,“可还能站起来?”
王老二爬了起来,看着一瘸一拐的。
“多谢贾参军。”王老二知晓自己惹不起这等权贵,所以看着有些畏缩。
“小心!”
有人惊呼,王老二身形快捷的冲到了贾平安的身后。
啪!
王老二惨哼一声,竟然是男子准备抽贾平安,结果他挨了一鞭。
贾平安回身,说道:“沙场征战归来的勇士见义勇为,却被权贵折辱,这是谁给你的勇气?”
男子骂道:“贱狗奴,受死!”
大唐人一旦发生冲突,最喜用拳脚来决定谁有道理。一言不合,大打出手,这种事儿每天都在各处发生。
男子举鞭,贾平安猛地前冲。
男子没料到他前冲,一怔,鞭子落空。
贾平安跃起,双手去拉他的脑袋,膝盖提起。
呯!
男子倒地。
那脸上全是血,鼻梁的位置看着也塌了,鲜血喷涌。
贾平安拍拍手,“走,换个地方喝酒。”
王老二笑嘻嘻的道:“可会被官府抓?”
“不怕。”贾平安笑眯眯的。
晚些喝酒,贾平安问道:“为何不还手?”
王老二喝了一口酒,欢喜的道:“不敢。”
贾平安懂了。
不管有理无理,王老二若是动手打伤了男子,事儿很麻烦。
你有道理,可架不住对方有家族啊!
除非你飞到天竺去,否则那等家族有的是办法来收拾你。
在世家门阀之下,百姓就是工具,也是蝼蚁。
麻痹!
贾平安仰头喝了一口酒。
晚些王老二醺醺然的回去了,贾平安却没走,就像是在等着什么。
晚些,有人进宫哭诉。
李治微笑听着,“朕感同身受,不过朕却听闻了另一个说法,王忠良……”
为啥又是咱?
王忠良上前说道:“王冲在平康坊打马,眼看着就要撞到两个孩子,王老二冲上去,抽了马一棍子,王冲落马无事,却殴打王老二,随后贾平安来劝说,王冲偷袭……”
简单一番话,一个恶劣的年轻人形象活灵活现。
李治看了王忠良一眼,觉得有些进步。
来人堆笑道:“陛下,王冲那孩子算起来还是你的晚辈呢!。”
王家和李家是姻亲,现在姻亲被打了,皇帝你不说个话?
李治含笑道:“此事要不……交给大理寺吧。”
你这是想把老王家的脸面往地上踩呢!
来人心中不快,可一看皇帝一脸诚恳的模样,心想难道皇帝是真心为了老王家好?
但去大理寺是不能的,一旦事情泄露,王家丢人。
来人晚些告退,临走前说道:“郎中说王冲以后怕是要破相了。”
下手太狠了啊!
李治等他走后去了后宫一趟。
“陛下!”
万花丛中的感觉……其实也不错,但太多了也难受。
李治在花丛中待了一会儿,随后去见了王皇后。
“他们说是王冲被打的半死。”王皇后没有请皇帝撑腰的意思。
老王家也不需要。
李治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到了前面,他把邵鹏叫来。
“褚遂良最近很是得意?”
邵鹏身体一颤,“是。”
褚遂良堪称是国舅的头号打手,指哪打哪,也是小圈子的前锋大将,在朝堂上和私下压制政敌不遗余力,而国舅反而一脸老实模样在装菩萨。
李治幽幽的道:“总是那么跋扈,真当朕这个帝王是个摆设?今日在朝堂之上,那条老狗看似振振有词,置朕于不顾,强项令啊!硬是废黜了朕看好的一个官员……”
王忠良仿佛听到了喊杀声,恨不能寻个地洞钻进去,什么都听不到。
“你说……朕在他们的眼中是什么?”李治微笑问道。
王忠良跪下,颤声道:“陛下,那些都是……都是贱狗奴!”
他本想说都是乱臣贼子,可这话风险太大,于是瞬间就想到了皇帝的忠犬老许。
老许骂人都是贱狗奴,没啥政治指向性,超级安全。
李治淡淡的道:“朕就看着,看着他怎么闹腾,邵鹏,你以为如何?”
邵鹏跪下,“陛下,主辱臣死。”
这话实在。
李治点头,“百骑最近据闻事情不多?那便查查官员。”
邵鹏心知肚明,皇帝说的官员就是褚遂良。
老褚,你特娘的得意跋扈,却不知皇帝已然把你恨之入骨了。
“贾平安……”
李治想到的是柴令武。
贾平安今日暴打王冲,这是见义勇为,无可挑剔。
可他才将出手暗算了柴令武,差点弄死了这位驸马,此刻又冲着王冲出手……
作为臣子,他的作法于皇帝而言是好事。但从全局而言,贾平安的出手冲动了,打乱了他的某些部署。
“高侃上次回长安说收复的突厥部族反复无常,朕以为当专人前去安抚镇压,让薛仁贵带着人去,贾平安……也去!”
小贾……
邵鹏心中暗自叫苦,然后说道:“陛下,突厥那些部族彪悍,贾平安此去……”
李治冷笑道:“怎地?百骑内部之事朕只是看着,难道你还想越权?”
“奴婢不敢!”邵鹏满头大汗的趴下,屁股高高撅着。
这便是彻底臣服的姿态。
晚些,贾平安就接到了命令。
“去北方?”
贾平安竟然很欢喜,传令的人回去说了,李治不禁也有些好奇。
“难道是喜欢征伐?”
可贾平安欢喜是因为他能离开长安了。
最近朝中的气氛不大对。
小圈子又活跃了起来,褚遂良作为出头鸟……咳咳,不对,是先锋大将,格外的兴奋,弄的皇帝越发的赧然。
但贾平安知晓,褚遂良离第一次倒霉不远了。
朝堂上将会发生一次争斗,他刚出手差点弄死了柴令武,还是远离为好。
……
双倍月票期间,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