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zto笔下生花的小說 暄夜笔趣-第五章展示-tpzr7

暄夜
小說推薦暄夜
夜晚的人间,可以说是空无一人。
一名戴着金黄假发的女血族独自一人走在漆黑的小道上。一些披着白色披风的人类正悄悄接近她。白色披风上的胸章表示着他们的身份――血猎。
血猎,顾名思义。是”吸血鬼猎人”的意思。这类人以猎杀吸血鬼(血族)为生,通常在某方面拥有超出常人的能力,从而与血族们斗智斗勇。
领头的血猎第一个冲上去。手持银刃,刺向那个戴着金黄假发女血族。就在快要刺到的时候,却被那个女血族用手刺穿了身体。
那个领头的血猎倒在地上,鲜血从他的身上留下来。
女血族转过身,用血淋淋的手摘掉金黄色的假发,将她那头如血一般红的长发放下来。
“这么多人,是想要杀我吗?”
血猎们看着倒在女血族脚边浑身是血的领头。“队长……”
血猎们仇恨地看着女血族。
“你不是多罗夫人,你是谁?”
碧蓝色的眼睛一瞬间变成了红色。她看着眼前的一群血猎,舔舐着手上的鲜血。
“布鲁赫(Brujah)亲王――洛暄·夏·布鲁赫(Brujah)”
我的紮紙生涯 紙點江山
待她说完这句话时,一群血族早已包围了那些血猎。
洛暄·夏·布鲁赫(Brujah)。是血族唯一的女性亲王。
“把他们绑起来,关到我城堡的监狱里去。”
一个血猎正打算咬舌自尽,却被洛暄发现,被掐住了嘴。
洛暄掐着他的嘴,“怎么?想咬舌自尽吗?话都没问出点什么就想死,那也太便宜你了吧。”
洛暄把那个血猎甩倒在地。
“把这些血猎的嘴都塞上布。”
塞尔特斯不知道从哪出现,走到洛暄身旁。看着那些血猎。
“温柔点,他们人类可是很脆弱的。”
洛暄扭头看着他,问:“你怎么来了?”
半尾龍魚
“来看看情况。”
一辆马车行驶进来,洛暄走进去。“情况你也看到了。上来,我有事要和你谈谈。”
洛暄和塞尔特斯坐在马车上。
“不是莉莉安·鲁亚托·布鲁托(Brujah)的生日宴会吧?” 洛暄看着对面的塞尔特斯质问道。
“我们血族哪还会过什么生日啊。莉莉安·鲁亚托·布鲁托(Brujah)也到了选‘主’的年纪了这。次的宴会,虽然对外说是为了给莉莉安小姐过生日,可实际上是让她选择‘主’吧。”
“没错。”塞尔特斯。
“我想那群贵族也都已经知道了。”
“是。鲁亚托家族的人可是对‘主’最忠心耿耿的仆人。他们不要任何东西,只要能够待在‘主’的身边……”
洛暄打断塞尔特斯。“别说了,我不想听,也不管那么多,到时候你解决就是了。”
“是。”
对面突然出现了一辆马车。两辆马车停了下来。
塞尔特斯见马车停下来了,问﹕“怎么了?”
车夫回答塞尔特斯:“阁下。对面有辆马车拦住了路。”
马车……
星之嵐 嵐殤
一步愛情
还没等塞尔特斯思考完,一个有着金黄色长发,看着好像是辅佐官的血族男人从对面的那辆马车上下来,走到他们的马车前。
“洛暄殿下,我们家大人请您光临寒舍。”
洛暄走下马车,看着那个男人。
他是柯利福,是上任布鲁托(Brujah)的长老,布莱克·罗素·科尔内利乌斯·布鲁托(Brujah)的辅佐官。
她看着他
“布莱克找我?现在吗?”
“是。还请殿下上马车。”
洛暄坐上对面的马车。
布莱克·罗素·科尔内利乌斯·布鲁托(Brujah)……
他是布鲁托(Brujah)上任的长老,是把洛暄变成血族,把洛暄全家都变成血族的,是洛暄最尊敬的人……
洛暄拉开窗帘,看着窗外。



地下世界的一座繁华城堡里,一个有着银白短发的血族男人正站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一份资料。
大衛·科波菲爾(全2冊)
一份关于洛暄·瑞尔萨·夏的资料……
他的嘴角划过一道冰冷弧线。
“真是个有趣的女人……”



布莱克的城堡书房里。布莱克正坐在洛暄对面喝着血。洛暄看着眼前有着一头咖啡色披肩卷发的俊美男人。
开口道:“布莱克。您找我什么事?”
布莱克放下装着鲜血的红酒杯,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单框眼镜给自己戴上。
布莱克有着一头咖啡色的到肩的卷发,俊美的脸庞,如红玛瑙一般的眼睛。是血族十大美男之一。可惜左边的眼睛只看得清五步以内的事物,五步以外他连划分男女都很艰难,只能靠着一副单框眼镜来看清事物。
布莱克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
“听说你在调查组内间隙,调查的怎么样了?”
“我刚结束,你就来接我。”
“是鲁亚托侯爵府的人。”
洛暄惊讶的看着布莱克。“你知道。”
“我一直在暗中调查。只是我刚打算做点什么你就醒了。”
“那这背后的主谋呢?”
“能查的我都查了,没有任何线索。只能试试能不能审讯出来。”
“那就交给我吧。”洛暄正打算站起来,“我现在就回去审讯。”
洛暄刚走几步,布莱克就叫住了她。“洛暄。”
洛暄转过头。“嗯?”
天降靈嬰
“小心你身边的人,我怀疑那个主谋就在你身边。”
“我知道了。”
走出门后,洛暄化身蝙蝠飞回自己的城堡。
城堡的地下监狱里,塞尔特斯正在审讯室里审讯那些血猎。待洛暄到审讯室时,那些血猎早已遍体鳞伤。
“怎么样了?”洛暄站到塞尔特斯旁边。
“嘴很严实。这么久了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那他们的嘴还真硬啊。要不先杀一个?”
洛暄看着被绑在柱子上的血猎,走向前,从一旁放用刑工具的桌子上拿起一把匕首,把匕首对着最近的一个血猎的心脏用力捅了一下。
那个血猎惨叫着,随后嘴里吐出鲜血,溅到了洛暄的衣服上。随后洛暄把匕首插得更深,没过一会儿,那个血猎就死了。
洛暄确定那个血猎死了后,把匕首拔出来。血淋淋的匕首被扔回了桌子上。
她对着一旁几个对血猎用刑的血族道:“死了的那个归你们了。”
“谢殿下。”
洛暄转身打算走出审讯室,她还没走几步,背后一个血猎对着她大喊。
“你们这些混蛋……”
洛暄听了停了下来。
一个对血猎用刑的血族打了他一巴掌。“怎么和殿下说话的?”
異界之狂暴進化
那个血猎青着脸。“你们这些混蛋……到处害人不说,还草菅人命。你们会遭报应的。‘正义’是不会原谅你们的。”
“哼……”
洛暄瞬间就到那个血猎的面前,碧蓝色的眼睛一下子变成了鲜血般的红色。她掐着他的脖子。
“‘正义’……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你凭什么说你们才是‘正义’,我们为什么又不能是你们所谓的‘正义’。”
“凭你们残杀我们。”那个血猎狠狠看着洛暄。
“哼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她突然变得很严厉,“你们人类所谓的‘正义’就是为了为了生存,把我们这些血族赶尽杀绝。同样的。我们也只是为了生存为了自保才去伤害你们人类。同样是为了生存,你凭什么说你们才是‘正义’?”她掐着那个血猎脖子手掐的更紧了,“这个世界本就是一个强吃弱的世界,弱者注定被强者吃掉。你们自己能力不行就在那边辱骂我们,骂我们是怪物,是恶魔,说我们可怕……哼,可笑……你们人类才是这世界万物最可怕的存在。”
“在你们眼中,惩致我们就是‘正义’,猎杀我们就是‘除坏’。难道只能允许你们这么想吗?”
那个血猎快要喘不住气了。洛暄松开手。
“你告诉我,你们凭什么说你们就是正义?”
那个血猎大口喘着气,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洛暄似乎也不期待他的回答,直接从一旁给血猎用刑的血族身上抢过刀杀了他。
“把他们全部关起来。”塞尔特斯道。
“是。”
洛暄走出审讯室,塞尔特斯后面跟上来。她看到塞尔特斯跟上来后问:“鲁亚托侯爵把人送来了吗?”
“他叫毕夏普,已经被我注射了圣水关到水牢了。要审讯吗?”塞尔特斯问。
“你来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