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hmw精华都市小说 步步爲途-第102章 無心之柳分享-evuz6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
“对啊,董乡长这还真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听了董紫莺的话,张铭一下子也兴奋了起来。
在当时的那个时期,各个单位的财务管理还不是太严格的。单位里有小金库可以说是公开的秘密,有些不好处理、不合规矩的支出一般都在小金库里处理。
正是因为小金库是领导私下里的提款机,所以这里面就乱得很了。查一个单位负责人的经济问题,从小金库入手,可以说是一查一个准。
终于找到了突破口,董紫莺总算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好像轻松了许多。
日記驚魂之不死輪回
其实,董紫莺的这种情况,也是正常的表现。谁接了领导的任务,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去处理,完成不了没有压力。
何况,这还是何志远来安河乡工作以来,请自己帮的第一个忙呢。
别人信任自己,你就要努力把别人交给你的事情做好。否则,别人对你的信任就会在时间的推移中消失。
董紫莺还是深谙其中之道的。
“谢谢了,张乡长。如果没有你的点拨,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董紫莺真诚的对张铭感谢道。
“这哪里是我的功劳,这个方法是你董乡长自己想到的好吧。”张铭谦虚道。
“我们就不要谦虚了,咱们可以说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了。”董紫莺笑咪咪的说道。
离开张铭的办公室,董紫莺把自己手头上比较紧急的事情处理了一下,就准备到水利站那边去转转。
安河乡水利站座落在安河乡政,府所在地的东北方的一条街道边。那里有安河乡幼儿园和安河粮站。
水利站门前的街道上,整天是人流、车流不断。是个不错的地方。
董紫莺今天出来,很有点微服私访的样子。穿了一件深色的衣服,骑了一辆半新的自行车。这种样子走在大街上,虽然她也是美女,但是还不至于引起别人的多少关注。
新銳天師 閑人(木土)
当董紫莺慢悠悠的来到水利站门前的时候,正好赶上幼儿园的孩子们放学。所以水利站前的街道挤了许多车辆,当然还是自行车和三轮车居多。
唉,真是不巧。怎么就赶上小朋友放学时间了呢。董紫莺心里想道。
因为幼儿园里的孩子和中小学不同,他们没有什么学习任务,所以下午放学也比较早,四点不到就放学了。
董紫莺今天出来算是赶巧了。
为了躲开人流、车流,董紫莺很自然的就把自行车架在了没有多少人的路边,然后迈步走向了水利站那边。
水利站的大门朝西,在大门的两边是一家家小商户。现在处于放学时间,一家家的门前都有人,生意看上去挺好的。
“这么多人,我今天来这儿,看样子是不会有收获了。”董紫莺自言自语道。
長恨歌 王安憶
漫无目的的在水利站门前徘徊,抬头一看有一家不大的理发店里倒是没有顾客。理发师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看上去给人一种精干的感觉,人也算漂亮。三十多岁的少妇,正是女人最美、最成熟的时候,看上去格外惹人。
因为店里没有顾客,少妇此时坐在椅子上低头忙着玩手机。
墮入深淵 西門飛雪
董紫莺看看现在这种情况,估计想打听点关于水利站的消息是不太可能了。既然少妇的理发店里没有其他顾客,倒不如进去打理一下头发。
本来董紫莺就准备最近要把头发稍微修理一下的,现在已经走到这里了,理发店里又不忙,干脆择日不如撞日了。
心靈故事 詹姆斯·道森
想到这里,董紫莺就抬腿走进了少妇的理发店。
“老板,你好,请帮我把头发打理一下!”董紫莺非常客气地对少妇说道。
寵妻蜜戀 堯木
“好的,好的。你请坐。”少妇理发师听到董紫莺说话,吓了一惊。再一看是来生意了。于是连忙满脸堆笑的让董紫莺坐下。
“呵呵,老板你玩手机很入神啊,我走进你店里不喊你,你都没有发现啊。如果有小偷来偷了你东西,你也不知道啊。”董紫莺和理发店的少妇开玩笑道。
看到董紫莺和她开玩笑,理发店的少妇也笑了起来。
“我这穷店里,能有什么东西偷。小偷是看不上的。”少妇说道。
说着话,少妇的手也没有闲着。她按照董紫莺的要求给董紫莺打理起了头发。
“老板,你今天的店里好像来理发的人不太多嘛。”董紫莺随口问道。
“唉,现在理发店多了,生意不好做哦。一天下来也做不了多少生意。”少妇叹气的说道。
“你在自己家的房子里开店,也没有什么本钱,能赚一个是一个,每天能做一点就当家里的补贴补贴了,不是挺好吗?”董紫莺边理着发,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少妇聊着。
“美女,你是不知道哦。谁说我在这里开店没有本钱的。光这个店面每年的租金就要好几千,再和水利站的领导打打招呼,那直接就奔万了。”少妇也不知道董紫莺是副乡长,口中就好无设防的对她说道。
一听少妇的话,董紫莺心里就是一喜。没有想到今天随便来打理一下头发,看来还能打探到一点关于水利站的消息呢。
“什么啊,这店面不是你自己家的啊。是租的水利站的啊。那这样每年还要交房租,确实就不轻松了。”董紫莺好像是在少妇着想似的说道。
“唉,有什么办法呢。房租就算了。如果每年不给水利站的领导打招呼,那下一年还不一定能租到呢。”少妇好像打开了话匣子似的说道。
“水利站是乡里的,这些门市房应该也是乡里的吧。他们真的会这么黑吗?”董紫莺好像是不太相信少妇似的问道。
“我骗你干嘛,水利站的这帮狗日的东西黑着呢。我一年九千多的房租,加上打招呼的花销,每年这一块直接就是一万多,我们赚两个钱容易吗?”少妇在董紫莺的面前大倒苦水。
“这路边一排的门市房都是水利站的吗?这样看来水利站一年房租还真是不少啊。”董紫莺惊讶的问道。
“那是当然,蒋坤他们这帮人肥着呢。没有看到他们一个个养得像肥猪似的啊。”少妇恨恨的说道。
漢鄉
董紫莺和这些基层群众没有什么交道打,再加上她今天的装扮,别人怎么也想不到她居然是一个副乡长,否则理发店的少妇怎么会和她随便聊这些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