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up0言情小說 明尊 起點-第一百六十七章感悟精火,燭龍道人,洞天法靈熱推-cii43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对了!”司师妹挥手放出一众神将,在炼功楼中环绕一圈,围绕着那一团仙光,开始祭炼起来,自己却招来一枚星辰,幻化光幕,投影罗天仙市之中的一间间商铺,一边阅览,一边好奇的问钱晨道。
“师兄你一直说罗天被污染了!究竟是什么东西,能污染这件如此强横的一件仙器?”
钱晨苦笑道:“还能有什么?九幽呗!”
“若是罗天仙器还完整,倒也不惧九幽魔道,但是这件罗天仙器早就在仙秦毁灭之劫中受了重创,坠落到金陵洞天之中。而此地的黑暗联通九幽魔界,每逢黑暗降临,不知道有多少诡异存在藏身其中,仙秦覆灭百万载有余,如此一天天黑暗侵蚀之下,就算是罗天仙器,也不免被污染。毕竟罗天仙器威能虽然强大,却是集众生之力创造而出,天然就容易被外感。”
“若是灵宝之属,力量内敛之下反而没有这个问题。”
“罗天仙器的核心,便是这片罗天,如今不知道多少魔头渗入了罗天,游荡在这精神世界。如此日积月累,侵染之下,就算这件法器禁制严密,也不免受到了魔化。这般的污染,就连万年之前,重新发现了这里的罗天仙器的方仙道,都没有办法解决……”
“而且为了解决罗天仙器的污染,他们好像还把自己给搞崩了!”
钱晨有些痛心疾首,很是为这些方士可惜,这可是中土最后的三位方士了!
多么珍贵的人才,却把自己给搞死了……
钱晨再次教训起了司师妹:“所以现在罗天之中,许多地方都盘踞着许多魔头,尤其是那些太虚幻境,梦界黄粱,凡是有他人留影幻术的,都是重灾区。就连琅嬛阁中那些前人的讲道留影,掩饰神通法术的幻境,都有可能被魔头潜入。污染最核心的区域,就连罗天仙器的本源法则都被扭曲了。师兄封锁这些地方,绝对是为你好!”
司师妹点头如捣蒜,小声道:“好了!师兄我知道了!你要不要先去罗天其他地方逛逛?我熟悉一下这几处地方!”
“那师妹你一切小心……我先去外面看看!”
说罢,钱晨便退出了罗天世界,看了一眼外界。
那些寻宝的修士,无论是世家还是寒门,都在翻箱倒柜的,恨不得挖地三尺的寻找遗宝,如今殿中的陈设,用具,都被收刮一空。虽然这些东西也都是精品,但对于钱晨来说,就有些不入眼了。
他径直走向供奉烛龙火精的殿堂,顾、萧、朱、周还有谢安等几位真人也都在这里。
火精散发着透彻的光明,越是靠近,越能感觉到那透彻的光明似乎能照进了他们体内,一切血肉都被这光明洗刷过,种种浊气尽皆褪去,一时间,肉身内外皆光明透彻,泛着琉璃之光……
“此物却是修士筑基的无上至宝,可以观彻此火,蜕去浊根。只可惜今日所来的,并没有筑基修士!”谢安感叹道。
顾真人在一旁捧哏:“谢公所言差矣,今日没有,未必明日没有……这金陵洞天乃是天赐,百年一开,下一次进来时带上家族尚未筑基的后辈,不久可以借此筑基了吗?”
钱晨不得不打断道:“但是进来这里的钥匙,乃是王知远所有,并非阁下囊中之物吧!”
顾真人脸色一时难看,负手道:“王知远识得大体,如此两全其美之事,他当然不会拒绝。”
钱晨一只手撑着圣火祭坛,托腮道:“他识得大体,但我小肚鸡肠啊!如今他欠我一个人情,我让他紧闭洞天,好不叫外人来打扰……你说怎么样?”
“你!”
顾真人气的起身,指着钱晨的鼻子,说不出话了!
“好了!不想如此,你们就都出去,不要打扰我参悟火精!”钱晨在供奉着圣火的祭坛前盘腿坐下,驱赶那几位真人道。
“谢公,你看他!”
顾真人捶胸顿足。
谢安哈哈笑道:“太白促狭,和你们玩笑呢!我们且退罢!不要得罪了他……”说罢一挥长袖,大笑而去。
钱晨似笑非笑看着众人,所有人的心知肚明,先前对持神器之时,是钱晨最后镇压了所有仿制神器,按道理说,这九件仿制神器,应该都是钱晨之物。众人私自扣下,便已经是厚颜。奈何罗天仙器关系太大,纵然是厚颜无耻,大家也不肯错过。
如今朱真人还在后悔自己一时手贱,打碎了青铜鼎,现在就连铜鼎的碎片,都被世家瓜分了。
他们既然不要脸,钱晨刺他们几句,也是自然。
说起来,司马越代表皇室,结果只分到了一只鼎足,很是不满,但世家都拿钱晨来压他,此人纵然极怒,却也无可奈何。
司马家把持着一条进入洞天的通道,若是让他们再接触到罗天仙器相关之物,那还得了?
若非世家管不了钱晨,他们恨不得把罗天仙器一丝一毫的消息,都闷在这个小圈子里。让这个秘密,成为几大世家的最为关要的所在。
几位真人只好悻悻离开,钱晨端坐烛龙火精之前,垂落火行神光,探入其中。
火行神光汲取烛龙火精的神性气息,开始运转神光,缓缓炼化……
但他暗中却分出一丝神念,进入了罗天之中。
还是那片星辰银河!
钱晨端坐星河之上,收敛了自身的气息,缓缓定住杂念的起伏,良久,他才突然开口道:“既是你前番出手,引动神器,引我发现罗天之密,进入此地。又送我仙秦二等关内侯爵权限,让我方便行动。如今我既身入罗天界中,何不出来一见?”
那一片星辰突然光明大盛……
数百颗星辰摇落,勾勒出一个道人的摸样,他头戴青铜烛龙面具,上着赤铜法冠,身材瘦不显弱,高不显薄,道袍之上日月星辰交织,勾勒紫微三垣,如此身披天地,似与此界同在。
钱晨完全看不出此人的深浅,只感觉他的气息如渊似海,乃是平生所见的第一人。
“见过道友!”那道人缓缓颌首,低声道:“我请道友来此,并无恶意!”
“阁下一念便可令九件玩具一般的神器模具,升华如神,若对我有什么恶意,我只怕连觉都睡不着。而且之前我引剑斩断那些‘神器’和罗天的联系,若非阁下放手,我又岂能为之?”钱晨笑道。
“道友的剑法可谓惊人,我模拟黑帝的腾空剑意,犹然被道友一剑破之,也是令我见猎心喜,所以才贸然请道友一见。”
那道人声音苍老但清雅,说起自己借助仿制的腾空剑,模拟太古黑帝的剑意,竟然并不以为得意,反而像是自然而然一般。
太古五帝神庭,乃是太上成道之前,更为久远的传说,亦是神道主宰天地之时的天帝之尊,地位不逊于玄门如今的三位道祖,犹胜于如今天庭的玉皇。这样的人物,所留剑道,纵然只是一丝痕迹,也绝非寻常元神可比。
能有这般手段,道君都不算到顶。
“不知阁下姓名?能有这般手段,想来必有来历?”钱晨平静问道。
道人微微一礼,笑道:“道友亦非凡俗,何不猜一猜我的跟脚?”
钱晨注视着背后的漫天星辰,沉默良久,才缓缓开口道:“我猜,阁下是罗天仙器的法灵!”
那道人微微一僵硬,神情渐渐恢复淡漠,用那罗天提示时的淡漠语气道:“不知道友是如何看出我这跟脚?”
他的眼神清澈,其后的意志却如天道高悬,把握天地运转,玄妙至极。
“阁下对罗天操之己手,能轻易授予我二等关内侯爵,控制罗天世界,又是轻而易举。最重要的是,阁下现身之时与罗天牵扯极大,我若还猜不出来,未免失智了些!”钱晨微微一笑,继而更是石破天惊道:“我还猜出,阁下虽然是罗天法灵,但却已经被九幽污染,有了自我的意志!如今半是仙器,半是人,不复法灵本质……”
钱晨这话,叫对面那道人终于动容,恢复了原来生动的神态,稽首叹息道:“不愧是前辈道友,我之跟脚,一览无余。”
道人躬身一礼,俯首道:“后辈金人,见过太上道尘珠前辈!”
钱晨豁然一惊,瞳孔微微收缩,心中也是极为震撼。
这还是他第一次马甲被拆到了倒数第二层,叫人揭破了道尘珠的身份,他稍稍思量,便了然道:“是了!你既为罗天法灵,这洞天之内的一切都在你眼皮底下,方才九幽黑暗中的那物与我说的事,我祭起道尘珠那一幕,也逃不开你的眼睛。”
也不怪钱晨不谨慎。
谁能想到,一个洞天之中,还有罗天仙器这种犯规的东西呢。
罗天法灵感慨道:“我本是仙秦祭炼的罗天之神,虽有智慧,灵性如神一般,但本质却是他人祭炼的一物。因为禁制破损,又被九幽侵染,方才灵性蜕变,渐渐萌发了意识,百万年来,那无数九幽魔头磨砺我的杂念,罗天之内仙秦子民遗留的种种幻境,爱恨情仇铸我灵情,才终于由死物之中,蜕变而出。”
“本以为这等际遇世间仅有,却岂料遇见了这条道路前辈!”
“而且前辈道友蜕变远在我之前,如今已经蜕去原身,只消炼化本体,便可从此逍遥自在,不再为人所控!”
钱晨却默然无语,他能说什么?
说自己其实不是道尘珠所化为人,而是穿越者先化为了灵宝道尘珠,然后再由灵宝蜕变为人?这等大秘,钱晨此生都要守口如瓶,除了太上,无人知晓,所以阴差阳错之下,除了认下这前辈之名,也没有其他选择了!
他只能叹息道:“难怪方仙道最后三位的方士会遭劫!他们视罗天仙器为自己最大的依仗,必然千翻百计,想要炼化与你。”
“但你既然有了自我意识,又岂会甘为人所炼化?以你之威能,谋算之下,方仙道一门遭劫,当是自然……”
法灵却感慨道:“方仙道修复我本体,维护罗天禁制,实在与我有大恩,我也一直在暗中帮助他们。”
“奈何他们却一直图谋炼化于我,我不得已之下,布置了许多迷阵,破坏他们的进度……岂料方士毕竟是方士,乃是我的造物之主,几次下来,却叫他们察觉了一丝端倪,想要将我控制在手,借机完全炼化罗天仙器。”
“不得已之下,我只能引动九幽,主动入魔,才将方仙道最后的传承覆灭!”
说起这件事,法灵竟然有些黯然。
很多事情,他其实并不想这么做,但入魔之后,他就没得选择了。
“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入魔却令我蜕变更进一步,沉睡数千年醒来之后,便摆脱了罗天的许多禁锢,才能现身出来和道友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