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vk32人氣都市异能 神話版三國 墳土荒草-第三千六百六十七章 新的時代閲讀-cpajx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一开始张任确实是没认出来这是罗马第四鹰旗军团,只是将之当做正常的罗马蛮军,谁让第四鹰旗军团这么有特色,长的和罗马公民完全不一样,纯粹的印欧人种。
再加上袁家的情报缺失,以及罗马内部互相排挤的问题,张任根本没想过这是第四鹰旗军团,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在于,在袁家的情报中,第四鹰旗军团是一个六千人的西徐亚皇家射手军团,加上一个六千人的马其顿军团组成的。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要点,开打的时候,张任先入为主的认为这是罗马的混编蛮军,等对方人齐了之后,张任才反应过来,这其实第四鹰旗军团,不过这个事后张任会告诉自己的士卒这是罗马第四鹰旗军团?当然不会了,这个时候当然得战略上藐视对手!
没错,我们打的就是欧洲蛮子,并不是罗马个位数鹰旗,不过心里有点数的张任明白这玩意儿是第四鹰旗之后,果断将剩下的两发大天命一起用了,退是不可能退的,闪金·炽天使张任是不能战败的。
镌刻着大量上古文字的阔剑直接斩向菲利波,也亏天地精气回升,外加罗马放开了军团长个体实力的要求,使得菲利波也成功迈入到了新的境界。
否则就光凭张任这一手由他师父为他定制,小师弟多次改良,蕴含大量杀招的平斩,就足够将菲利波直接带走。
一剑砍出,菲利波左躲右闪,最后硬是用弓弦勉强招架住了张任这一击,但这样的对抗方式明显不是菲利波所擅长的,再加上渔阳突骑在张任放手一搏,将双天命以限时的方式拉高了基础和天赋的掌握深度,短时间的爆发力直接超过了马其顿军团的承受极限。
毕竟之前的试探已经让张任明白,第四鹰旗的那条步兵防线,你如果无法短时间打穿,那就只能选择将之屠光。
问题在于,硬顶着一个大概率连顶级盾卫都能重创的远程弓箭军团和马其顿军团死磕,搞不好,没屠光马其顿军团,对方的弓箭手已经将你干翻了,所以持续性的加强对于张任而言是没有意义的。
将天命的加持时间压制到张任所能压制到的极限,最大程度的提高个体素质和天赋的掌控能力,使得渔阳突骑在张任天使加身之后,爆发疾驰不计后果的开启,硬顶着西徐亚弓箭手军团,打穿了马其顿精锐组成的防线。
这一幕在菲利波看来是无比的震撼,震撼到菲利波甚至无法反应过来该怎么应对汉军,张任就突进到了他的面前,问了他一个问题,并且赏了一剑,顺带在他的胸腹开了一条口子。
这种震撼的战斗力,让菲利波第一次产生了动摇,哪怕第四鹰旗军团还有鹰旗尚未激活,但面对张任这冷漠威严的质问,菲利波真的产生了动摇,弱者在战场的咆哮所能获得的只是嘲讽,而强者在战场上的质问,足以引动人心的疑惑。
菲利波在张任冷漠的眼神下,自然的思考了一个问题,是什么让自己觉得这么一个瞬息之间打穿了马其顿防线,然后冲入本阵核心进行砍杀的军团是自己能拿下的对手。
拼死的反击,并没有对于渔阳突骑造成太大的伤害,西徐亚军团很强是真的,但弓箭手军团和骑兵军团贴脸之后,输的永远是弓箭手军团,哪怕弓箭手是真的克制骑兵。
但这种克制在骑兵贴脸冲过来之后,除非你弓箭手能当场变成丹阳那种玩意儿,否则也就只有死路一条。
因为距离到了这种程度,弓箭手最后的反击方式也就剩下短刀或者贴脸的弓箭打击,前者等于送人头,后者可能一换一。
问题在于,弓箭手是成建制进行打击的军团,只有足够的规模,足够的密集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果,骑兵冲进来之后,弓箭手就算是贴脸输出,将对手打死了,对方的尸体也依旧足够造成大量的伤害。
更重要的贴脸之后,弓箭手最重要的视野就没有了。
故而明明是当世最顶级的弓箭手,在渔阳突骑依靠大量的牺牲,强行越过马其顿防线之后,战场的形势瞬间崩塌,张任率领的渔阳突骑彻底展现出来什么叫做收割。
长枪直刺,一片真空枪直接穿透而出,哪怕西徐亚弓箭手因为足够的训练在这种情况下也进行拼死的反击,可双方的天赋专精的是两码事,渔阳突骑杀起西徐亚弓箭手,就跟收割一样。
“弓箭手撤退!马其顿方向倒挂回来!”菲利波单手捂着伤口,看着又莫名其妙站在原地不再出手,就这么看着麾下士卒四处横冲直撞的张任,大声的下令道。
命令执行的非常迅捷,鹰旗绽放,侧后方的弓箭手靠着玄学射击对于渔阳突骑进行压制,侧边的马其顿精锐第一时间前来救援,成功在渔阳突骑砍杀了近千西徐亚弓箭手之后,堵住了渔阳突骑。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完全就是之前的翻版,邓贤和冷苞完全领悟了己方统帅张任的思维模式,完全无视马其顿后方西徐亚射手重新组建的高密度箭雨打击,再一次强突马其顿战线,在付出了三百伤亡之后,直接越过了战线,又一次冲入了成建制的西徐亚射手之中。
这一刻捂着伤口的菲利波都懵了,他完全无法明白渔阳突骑到底是怎么成规模的越过马其顿战线的,这个军团哪怕算不上叹息之墙,也是绝对的坚壁,结果在面对渔阳突骑的时候,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对方突破了战线。
又是一波沉重的损失,打了这么多年,就算是面对张辽率领的三天赋狼骑的时候,菲利波都没有这么惨重的损失,结果在面对张任的时候,却因为一再的判断失误,被渔阳突骑像是割草一样疯狂的砍杀。
“撤退!”菲利波有心想要再来一波尝试,但之前两次加起来接近一千六百的损失让菲利波实在不敢赌马其顿战线再一次被张任越过会发生什么事情。
毕竟弓箭手军团是成建制打击军团,以西徐亚皇家射手的规模,在面对这种对手的时候,一旦建制被重创,那么整个第四鹰旗军团都有可能被这不知名的汉军所团灭。
因而菲利波虽说内心异常的悲愤,但还是果断的下达了命令,现在不适合与张任死磕,他需要先行研究对方到底是怎么做到如此迅捷的越过马其顿战线的,不解决这个问题,第四鹰旗根本没有办法和对方进行作战,西徐亚皇家射手也绝对不能再继续损失下去了。
一旦弓箭手的建制下滑到了某个程度,不在具备在马其顿的掩护下对于汉军的击杀压制能力,那么大概率会出现有史以来最可怕的事情——单个军团与罗马个位数鹰旗单挑,完成了对罗马鹰旗的全歼!
没办法,没有了西徐亚弓箭手,就现在汉军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全歼掉马其顿军团并不是什么问题,说起来这也是罗马军团普遍存在的问题,那就是腿短,一旦出现绝对的战力差距,基本跑不了。
所以在汉军连续两次踏破马其顿战线之后,菲利波也不敢再耽搁,赶紧收缩战线,命令马其顿军团压缩战线,然后在西徐亚射手的掩护下,迅速撤退,而张任在舒了口气的同时,也维持着威严的姿态追击了一段距离之后,就放弃了。
当然其间张任注意到了很多奇怪的事情,比方说黑海营地的罗马教徒在见到他的时候都自然的跪在地上,还有一些之前由菲利波武装起来的基督教徒,在菲利波撤退的时候,不仅没有跟着菲利波撤退,反倒在组织人手阻挡菲利波。
不过由于双方的战斗力差得太远,所谓的阻击在张任看来更像是送人头,对此张任颇为不解。
“命令邓贤率领五百士卒在外围游曳,冷苞率领士卒黑海营地的治安,其他人迅速打扫战场,宏刚,你和这些蛮子接触一下,从我打赢开始他们就对着我又哭又笑,又是嘀嘀咕咕什么主啊,天国副君什么的。”张任对着一干众人下令道。
说实话,张任并不喜欢无谓的屠杀,他是将军不是刽子手,所以张任从一开始对于黑海营地的欧洲蛮子的态度就是驱逐,虽说因为意外遇到了第四鹰旗,但张任并没有转变自身态度的想法。
只是现在看到这些人又跪又笑又哭,还说着自己完全听不懂的话,好吧,话靠着他心通能听懂,但是这意思,天国副君什么鬼?
“好,这边交给我。”王累点了点头,他其实已经听出来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好像张任被这群人认定为救世之人什么的,虽说不太明白其中的意思,但王累觉得自己还是需要了解一下情况。
总之先了解透彻了再说,这年头,到了新地方先了解一下本地文化还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