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ka人氣都市异能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255章 讓人失望看書-rrq7k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是。”下人听话的转身去办。
等搜查到倪高飞的院子后,倪高飞脸色沉着,坐在太师椅上没有说什么。
下人翻找出银票,有些迟疑:“老爷,按照田姨娘的意思,要将银票收集起来,查验一下是不是丢失的银票。
“拿走吧。”倪高飞冷声回应。
苗媛倒是没有那么容易妥协,她冷哼一声:“将银票全数拿走?她是不是想借此机会,故意贪财?”
下人为难的站在苗媛身前:“这个,小人只是奉命行事,田姨娘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小人并不知。”
苗媛神色间有丝不悦:“记下数额,我可是要如数收回的!”
“是。”
之后是倪月杉的汲冬阁。
倪月杉被关了三天,这三天时间,府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从邵乐成和虞菲口中得知的。
现在下人前来搜查,她皱着眉,莫非田悠和苗媛二人起了内斗……
城市精英特工 暗黑森林
“查银票?怎么田姨娘掌管的银子被盗了?”
下人看着倪月杉面露为难:“小姐你还是赶紧将女德抄写完成吧,小人并不知情啊。”
搜查过后,下人匆匆离开。
倪月杉心里有一丝担忧,虽然苗媛也不是什么善类,可未必每次都会逢凶化吉,她唤来清风。
“去盯着吧,将最新消息告知于我。”
下人按照田悠的吩咐,将府上上上下下搜查了一遍,之后将搜查到的银票如数奉上。
田悠亲自核对,只是根本没有她要找的那串数字的银票!
“你们确定每一处地方都搜查了?”
“是的,将老爷,夫人还有大小姐的房间都搜查过了!”
田悠脸色阴沉的可怕,一定是苗媛在整她!
“退下,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下人迟疑的开口:“田姨娘,那府上下人过冬需要添置新杉,采买布匹的银子……”
田悠看着说话下人,怒吼一声:“滚!”
下人瑟缩了一下,赶紧转身离开。
田悠还没查出线索呢,现在新的事情又东窗事发了!
又是入夜后,田悠待在房间内,心里害怕,惶恐明日最后期限,若是不查出点线索,她就要被休掉了。
被休后,想要回来难如登天!
田悠着急上火,一夜难眠,等到了第二日,府上的下人因为需要资金采买,堵在田悠的房门前:“田姨娘,奴才需要支些银子。
另外一个下人也同样着急的看着田悠:“奴才也需要购买食材。”
田悠心烦意乱,对下人怒吼:“滚滚!”
到了午膳时间,倪高飞看了一眼午膳:“怎么回事,为何不见荤腥?”
下人一脸为难的看着倪高飞:“是田姨娘她,不给支银子,厨房拿不出钱,购买肉类啊!”
倪高飞将筷子重重往饭桌上一放:“她搜查到我院子,怀疑到我头上,我也没动怒,现在就连银子都不给发?将她叫过来,本相要亲自审问审问她!”
“是。”
下人离开后,没有多久将田悠带着走了过来,田悠对倪高飞行了一礼。
“见过老爷。”
倪高飞看着她脸色沉的可怕。
“你倒是个有本事的,为何不给厨房支钱,这就是你让本相吃的?”
他指着桌子,四菜一汤,闻得到猪油味,却是吃不到半点猪肉!
田悠愕然,她现在整个人思绪都是乱的,根本就没有心思去顾虑其他,被倪高飞这样一指,她这才想到不给银子,倪高飞就吃不到荤腥啊!
“对不起老爷,是妾身太忧心调查真相的事情了,将其他的给忽略了,老爷,你别动怒,待会,妾身立即支钱!”
倪高飞沉着脸:“若是忙不过来,那就尽快将钥匙交出,将月杉放出来!”
田悠紧紧攥着拳头,“是。”
她转身退下,下人们得知田悠给支银子了,皆围了上来;“田姨娘,奴才需要给夫人购买上等药材,你快些支些银子吧!”
“奴才要为冬季采买炭火,还要给主子和下人们都购买布匹,置办新衣裳!”
一众人围着田悠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田悠只觉得额头青筋直跳。
这些钱若是都让她来补上,那她岂不是要破产?
田悠心疼的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下人围着她,继续着急的说:“田姨娘,事情不能拖啊!厨房晚上还要做饭,没有荤腥,老爷要发怒了!”
田悠扶着额头,“一个个的排好队伍吧。”
她的现银分发下去,完全不够,只好开始发放首饰,让人去当铺兑换银钱。
下人们只管拿钱,没人多问田悠为何拿不出钱来,要给首饰。
等所有人走了,田悠觉得身子被掏空。
她的镯子,她的耳坠,发簪……
田悠站了起来,朝柴房走去。
在柴房,明艳上了药,伤口已经恢复了些许,看见开门走进来的人是田悠,二人的身子不由一抖。
“见过田姨娘。”
田悠冷眼看着二人:“管家,你我掌管府中钱财,钥匙一人一把,你是不是曾经令人打造过第三把钥匙?”
管家用力摇头:“老奴没有,老奴哪里胆敢有那个心思啊!”
元朝皇帝们的那些事
在柴房内除了管家以及明艳,只有田悠,她缓步朝着管家逼近,冷声问道;“没有?那为何,钱柜里的银票丢失,而钱柜完好无损?”
“房门好好的,窗户好好的,就连钱柜也是好好的,若不是钥匙,谁有办法将这些上锁的东西,一一打开而没有丝毫痕迹呢?”
面对田悠的质问,管家皱起眉:“田姨娘的意思是说,有人偷盗了钱柜里的银钱?”
“没错!”
“田姨娘,老奴一直被关押在这里,钥匙也一直在老奴的身上未曾离开过老奴的视线,老奴一直被关押在柴房,外面还有下人守着,老奴离不开此处,老奴是如何做到偷盗?”
田悠眯着眼睛:“就知道你不会老实承认,但不要紧,你会承认的!”
管家眼里有意外闪过,田悠拍了拍手,在屋外,下人牵着两个孩子,走了进来。
江湖天很晴
田悠笑着问:“你老不老实交代?”
管家在看见两个孩子被带来时,立即不能淡定了。
“田姨娘如果老爷知道你为了逼迫我,拿老奴的孩子前来威胁老奴,老爷一定不会轻易算了的!”
面对管家的言辞,田悠只不屑的笑着:“是么,我就要完蛋了,还会害怕被老爷处置吗?”
她转身看着两个小孩子:“看看,你们的爹爹伤的是不是很重?”
两个孩子手中拿着风车,本来很开心,可是在看见管家被打的遍体鳞伤时,呆呆的不知道作何反应了。
“想不想让你们的爹爹少一点痛苦?”
“想!”
小孩子的话几乎是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田悠笑了:“那就代为己过,为你们爹爹受刑!”
几个小孩子站在原地开始大哭起来:“不要不要!”
田悠笑的有些残忍:“这么小就不孝顺,长大了,指不定多么叛逆!”
“来人啊,打!打这两个孩子!”
下人上前,将两个男孩按压在地上,开始用鸡毛掸子一下下的抽了上去,鸡毛飞在空中,落的满地都是,孩子的哭喊声也充斥着整个柴房。
田悠看着管家极为得意,管家跪在地上连忙求饶:“夫人,夫人,有什么错,都是奴才一人犯下的!奴才甘愿受罚,夫人你不要对两个孩子下手啊!”
田悠不屑的看着他,“不想让孩子死,那就乖乖的招认,否则,大家一起完蛋!”
“你要拉着谁一起完蛋?”一道愠怒的声音在柴房外响起,田悠身子一僵,转过身去,就见苗媛以及倪高飞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老爷。”田悠规矩的喊了一声,一旁的下人也没有再对两个孩子用刑。”
倪高飞踏步走入,管家朝地上磕着头,求饶;“老爷,老爷,一定要为奴才做主啊!田姨娘为了查真相,对老奴动刑,老奴不敢说什么,可对两个孩子,老奴实在是心里惶恐!还请老爷为奴才做主,救救两个无辜的孩子吧!”
倪高飞双眼锐利的落在田悠身上:“你要知道适可而止!”
田悠无比委屈的说:“老爷,管家马上就要招认了!就让妾身再审审吧!”
倪高飞攥着拳:“将两个孩子带下去!”
管家松了一口气,田悠想要阻止,倪高飞一个冷眼横了过去:“你太让本相失望了!”
之后他转身朝外走去,苗媛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她上下打量着田悠:“田姨娘你和管家单独拿有钥匙,可管家被关在这里,没机会下手偷盗,但银钱不翼而飞,定然是有人所为,这个人是你吧?”
田悠怒道:“你胡说八道!如果是我,我又何苦拿自己的首饰抵钱!”
“因为你原本想着拖一天算一天,到时候真相没查出来,被休了后,还能卷钱出府过日子!”
田悠的神色变了变:“你,你,就是你,你偷盗的对不对?是你陷害我!你还我清白!赶紧将钱拿出来!”
她怒吼,她激愤,苗媛却是神色淡淡的,转身离开:“今日一过,田姨娘还是早些打包好东西,滚出相府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