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4ttx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討論-第一百五十五章 擺錯位置的垃圾熱推-mzxi6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圣诞节前的最后几天,威廉遇到的麻烦越来越多。
为了躲避络绎不绝的邀请,没事的时候,他都和赫敏躲在有求必屋。
但威廉终究还得去上课。
其他老师的课就算了,大家都不敢进去捣乱,威廉带的四年级的古代魔文课就不一样了。
人家来蹭课,你还能阻止吗?
蹭一蹭又不会怀孕!
大量的学生涌入,导致了教室的位置明显不够用。不少人都自带小板凳。
邓布利多教授看到这种情况,认为学生们的学术热情高涨,这是他的教导有方。
于是大手一挥,给威廉换了一间更大的教室。
这糟老头坏得很!
单身妈咪:总裁别太坏 蓝血人1
赫敏气坏了,破天荒地认为校长不称职。
不过威廉已经邀请了她,有什么好担心的!
赫敏放心的很!
嘴上虽然这样说,一向小气的她,最后几节课,直接不去了。这样就眼不见、心不烦。
她不来是对的,学生们吵吵闹闹,根本没法教学。
威廉转身在黑板写字时,她们就会窃窃私语,发出痴痴的笑声。
等他转过身,大家都立刻安静下来。
威廉索性就不再讲课,教大家制作防御恶咒的徽章。
这样做有很多好处,所有学生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走了,包括那些想来蹭一蹭威廉的女生。
“第一个成功的,奖励阿卡丽神秘商店的永久五折卷。”
当威廉这样说时,学生们做的更卖力了,已经忘记来这里是干嘛的了。
直到下课铃声响起时,都没人动弹,还在拼命做徽章。
由此可见,威廉还没有一张永久五折卷有吸引力啊。
不过大家是拿不到了,因为威廉悄悄离开。也没有人发现,更没人缠着他。
走在偏僻的走廊上,他意外地碰到了卢娜。
少女肩膀上扛着一根滑稽可笑的枯黄魔鬼网,独自一人,沿着画好的格子,在蹦蹦跳跳地跳房子。
看见了威廉,卢娜那双灰眼睛,顿时睁大了,冲着他跑过来。
“被骚扰虻缠住了吗?”卢娜好奇地问道。
那根魔鬼网在女孩的肩膀上移动,枯败的藤蔓,轻轻盖住了她的脑袋。
“是啊,是有很多骚扰虻骚扰我。”
威廉笑着伸出手,转动着魔鬼网枝干,将卢娜的脸露出来。
即便忽视那些奇怪的装束,她一点也不像是正常人家的姑娘。
但威廉挺喜欢这丫头,把她当成安妮一样的妹妹。
“很烦恼吧,骚扰虻……它们是隐形的,会飘到你耳朵里,把你的脑子搞乱。”卢娜抬起两只手拍打着空气,好像在赶走看不见的大飞蛾。
“是啊,是啊,你们家有杀虫剂吗?”
“没有……我挺喜欢它们的,但我没有烦恼,它们也从来不靠近我。”
“咦,怎么就你一个人?”威廉扭头好奇问道:“没有看见安妮。”
三小只一向是形影不离……不,加布丽来了以后,变成了四小只。
“安妮和加布丽俩躲起来了,在做一些事情。”卢娜眼睛亮晶晶的,“但我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极道太子 笑看雪舞17k
“我答应她不告诉你的!总要讲个先来后到。”
“是啊,有道理。”威廉端着下巴,笑道:
终极大进化
“那卢娜啊,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情?”
“下次安妮再告诉你什么秘密,你要告诉我。你看……我现在先来后到,优先级更高了。”
“好像是啊……”少女想了想,歪头道:“不行!我和她关系更好。”
兽人之平淡的幸福 墨迹斑斑
“……”
威廉叹了口气,在思考安妮又准备给他什么“惊喜”!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上一次的惊喜就是……她偷了雷鸟蛋!
“威廉,我可以邀请你当我的舞伴吗?”卢娜突然问道。
“你才三年级吧?”威廉眉毛扬起,“是没法邀请的。而且,我已经有舞伴了。”
“我知道,是赫敏!”卢娜平静道,“我只是在获得好运气。”
威廉迷惑地望着卢娜。
少女瞪大眼睛:“你没听说那个传闻吗?最近在女孩子中流传的。”
“什么传闻?”威廉产生不太好的预感。
“只要去邀请威廉·史塔克当舞伴,明年一年都会有好运!”
“……”
这是把他当成锦鲤了吗?只要转发就有好运!
这特么到底是谁散播谣言,别让威廉知道,非得打断那人的腿。
“那我先走了,告诉安妮一声让她小心点,别让我抓住!”
威廉朝着走廊另一侧走去。
卢娜望着他的背影,突然从口袋里取出一串贝壳风铃,犹豫了一下,轻轻弯腰挂在腰间。
少女扛着那根魔鬼网,腰间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沿着走廊,蹦蹦跳跳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偶有学生遇见卢娜,都有些惋惜,模样挺好看的,就是脑子好像有些毛病呐。
……
……
威廉走到门口的时候,迎面碰到了一群布斯巴顿的女学生,还是阿卡丽冲刺班的补习老师。
看见了他的一瞬间,那些饱含心机的法国女郎,全部两眼放光。
有含蓄的含情脉脉,有大胆的目送秋波,有怯生生的害羞。
她们立刻围了过来,挨个对威廉邀请。
综漫之究极巫妖王 血中的哀伤
正如卢娜所言,女孩们真的把他当成了锦鲤。
只要邀请,明年就有好运了。
故事从打劫开始
当然,这也可能是一种大众借口,防止被拒绝后的尴尬。
就好像愚人节,有多少人假借愚人节的名义表白。反正被拒绝了,就说一句开玩笑的。
但法国女郎的热情,饶是威廉的厚脸皮,都有些扛不住这种恐怖阵仗。
好在芙蓉将他给解救了出来,她走了过来,不由分说地将他从人群里拽出来。
“谢谢你啦,帮了我大忙。”威廉缓口气。
芙蓉似乎有话想说,却没有说话,只是沉默。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她甩了甩银色的头发,刚刚说了一句“威廉”,就直接被打断了。
罗恩突然冲了过来,他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喊道:“德拉库尔小姐,你可以……当我的舞伴吗?”
芙蓉厌烦地瞥了眼罗恩,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然后又扭回头不再看他。
那表情就好像……罗恩只是一件摆错位置的垃圾。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