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53r非常不錯小說 斬月 線上看-第九百一十二章 焚林而獵看書-34wn9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
一声声打铁声,就像是天降神音吧激荡在天地之间,那火海中的蛟龙翻滚飞腾,摇曳身姿,像是要击天而去一般,但每一次尝试都被锤音给轰得重新坠入火海内,鲜血四溅,一群火蛟怒吼,然而面对着石沉的一锤锤落下,却显得苍白无力。
……
“石圣……”
终于,火海中体型最大的那条火蛟浑身遍体鳞伤,将头颅高高昂起,再次化为人类老人的模样,咳血不止,道:“石圣,请停手……”
“哼!”
神瞳之最強穿梭 太玄阿九
絕艷天下之農門棄婦
石沉手中的铁锤缓缓停下,冷哼一声:“立刻带领你的徒子徒孙们——滚!再敢来试探我人族的底线的话,休怪我无情!”
“是,多谢石圣手下留情!”
老者深深一揖,随即翻身化为一头巨大火蛟钻入了火焰翻腾的火海之中,身后,一群火蛟,他的徒子徒孙们也跟着纷纷进入火海深处。
无尽火海,再次恢复到了较为平静的状态。
我看得目瞪口呆,心灵无比震撼,手中铁锤都忘记挥动了,道:“石师,哪些是……”
“妖族。”
石沉淡淡道:“太古年间的一场大战,人族与妖族最终各自占据了一片领地,人族居于大陆中心,妖族则盘踞在无尽火海中的,但这些年,伴随着人族诸圣的不断陨落,力量逐渐式微,妖族便开始愈发的蠢蠢欲动了,特别是你所看到的这头天妖,心性凶狠歹毒,一旦被他们攻破禁制,恐怕人族就要大祸临头了。”
惑情:邪魅總裁的雙面情人
我心头震动:“石师在这里镇守多少年了?”
“不记得了。”
他再次抡起铁锤,道:“继续打铁,直至耗尽你的元气为止。”
“是!”
……
再次挥动铁锤的时候,已经不再觉得那么枯燥无聊了,起初我只以为挥动铁锤只是为了磨砺我的意志力和韧性,可现在看来却全然不是那么一回事了,石沉几锤子就震退了一群强大的妖族,这等力量已经达到了耸人听闻的地步了。
“铿~~~铿~~~铿~~~”
铁锤落下的节奏感渐渐开始变得明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逐渐的适应了铁锤的重量,就算是在不暗影变身的情况下也能手持铁锤打铁了,而伴随着每一次都全力以赴的锤击之后,浑身的力量得以一一释放,整个人都变得汗水淋漓起来。
脱了一身的甲胄扔进了包裹,只穿一身新手衬衣,甚至露出了上半个身躯,发现游戏里我的肉身似乎也变得无比强悍起来,一块块肌肉疙瘩看起来颇为吓人,皮肤表层布满汗水,油亮亮的一片,就在汗水大量流淌之际,只觉得浑身无比舒爽起来。
一旁,石沉停止了锤炼,坐在石头上,摘下腰间的一个酒葫芦开始狂饮起来,一直喝到脸上红光满面,心情似乎也变好了许多,瞥了我一眼,笑道:“小子,知道我为什么让你一直打铁吗?”
“不知道,还请石师赐教。”
未來悠閑人生 紅塵滾滾
我一边打铁,一边回答道。
他淡淡一笑:“你之前的修为底蕴,我一眼便知,暗影修罗血脉觉醒,洞虚境中后期,开辟了一座上乘暗影灵墟,这等造化放在年轻一代中都已经算是佼佼者了。”
说着,他话音一顿,话锋一转笑道:“但那又如何?在我石沉眼中,你的修为依旧是太浮躁了,炼体境到灵罡境,再到天境的基础都没有完全夯实,你这副身体所能发挥出的底蕴可以说已经到了极限了,让你打铁,只是为了驱除体内的杂质与浊气,把你之前没有走牢固的路重新走一遍,说得难听点,你之前的师尊没有教好,我这是在帮他擦屁股罢了。”
我心头一凛,之前的师尊没有教好?我之前的师父,丁衡、云师姐、萧晨都算是吧,萧晨是仙家帝君,之前也根本没有机会好好的教诲我,自然不怪他,至于云师姐,她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当过我的师父,只是略微指点一下,自然不会那么详尽。
至于丁衡,他是我在修炼一道上的启蒙恩师,我相信丁衡已经竭尽所能的教诲了,可惜,他本身的修为就摆在那里了,都没有踏入永生境的人,眼界又怎么可能跟石沉这种镇守一方世界的大佬相提并论呢?所以,我谁也不怪,对他们唯有感激。
密集的打铁声中,汗水越流越多,浑身都快要湿透了,我禁不住吐出一口浊气,道:“石师,我这样……算不算是已经在重现锤炼体魄了?”
“现在?”
他放下酒葫芦,瞥了我一眼之后忍禁不住笑道:“差得远了,等你打铁打出意境来再说吧,你现在的水准,跟乡野之间打野的铁匠根本没有任何区别,还没入门呢。”
我瞬间有些气馁,但依旧坚持,在体力用完之前绝对不会放弃。
……
就这么足足打了近半个小时的铁,身躯仿佛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新手衬衣完全湿透,将锤子往石板上一扔,一屁股就跌坐在地,道:“不行了,太累了太累了,已经到极限了。”
“嗯。”
石沉点点头:“你可以休息一个时辰,之后立刻马上继续。”
“一个时辰?”
我浑身一颤,现实和游戏的时间是1:4比例,也就是说我只能在现实中休息半小时?这难道不是在涸泽而渔焚林而猎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石沉灌下一口酒,看着远方的无尽火海,道:“你另一个世界的身躯已经达到极限了吗?如果这样的话,那刚刚好,继续打铁,一鼓作气的把意境打出来,打出来之后你就可以……稍微的休息两个时辰了,之后继续,直到在我这里的锤炼完成为止,这是我答应萧晨的事情,所以你没有商量的余地,如果熬不住那就立刻滚蛋,我也不强留。”
我皱了皱眉:“熬得住!”
“甚好。”
他欣然一笑。
巫女的寵物老公
……
我只有半小时的时间可以休息,于是马上下线,取下头盔的瞬间道:“沈明轩,咱们晚饭怎么准备的啊?我先去洗个澡,晚饭多久能到位?”
沈明轩道:“阿姨已经在送饭过来的路上了,大约15-20分钟之后能到,你干嘛这么火烧眉毛一样的,急什么?”
“我有大事,先去洗澡了,一会就上来!”
说着,一个纵身,浑身澎湃着阳炎劲,就这么从二楼一跃跳到了自己的房门前,飞速进了浴室,花了不到八分钟冲了一个凉水澡,解决一下个人卫生,刷牙洗脸一整套都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当上楼的时候,这也才过了不到十八分钟罢了,而此时,阿姨正慢悠悠的提着装着饭菜的篮子从楼下上来。
“阿姨,我帮你拿!”
福太太悠閑生活
我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
“咦?”
阿姨一脸狐疑:“陆离这小子今天怎么了,以前咋没见他那么勤快的?”
假戲真做吃掉你
林夕有些尴尬:“我也不知道耶……”
我却已经打开一碗碗的美食,直接捧起一碗米饭,对着一份四季豆烧肉就发动了机关炮一般的攻击,“啪啪啪”的往嘴里扒饭,看得林夕、沈明轩、顾如意都傻眼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如意问。
我含糊不清:“我在游戏里有终极任务要做,只能下线半小时,现在只剩下最后几分钟了,必须在这点时间里把饭吃完!”
“哦!”
如意马上取过一只小碗,从鸡汤里打出一碗汤放在一旁,道:“别噎着了,吃完喝点汤再上线。”
“嗯嗯。”
我一边捧着碗扒饭,一边看着林夕的一双美目,她禁不住美美一笑,柔声道:“哼哼,可真是不够文雅呢……”
关键时期,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啊,石沉那个人铁面得很,一个不高兴真有可能让我直接滚蛋,这样的话岂不是辜负了师尊萧晨的一番美意了?毕竟,之所以能让石沉这样的人帮忙,是因为他欠师尊一个人情,这次用完了就没了,太可惜了,退一万步讲,我确实需要突破,不仅仅是游戏里,现实中更需要突破,破坏者的出现已经打破了原有的实力天平,如果我并不能取得突破,不能在下次的交锋中一举斩杀破坏者的话,恐怕超凡计划的幕后人会更加肆无忌惮的。
扒完米饭,马上拿起小碗咕咚咕咚的把鸡汤喝了,随即对着两侧的几个MM连连抱拳:“抱歉了各位超级美女,我先上线了,你们吃你们吃。”
“注意一下身体哦。”林夕说。
“嗯,放心。”
拿起头盔就跳到一旁距离大家比较远的沙发里,上线了。
……
“唰!”
穿着新手布衣刚刚上线的一瞬间,就看到石沉就蹲在不远处的山崖上,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哪里像是什么传说中的圣人,倒像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瞥了我一眼之后,用手指比划了一个长度,道:“还差一点点的时间,你就要被我踢出师门了!”
我一头汗水:“这不是来了嘛,石师,继续打铁?”
“是。”
于是,我再次走到了那座极其坚固的黑色石案前方,抬手提起了沉重的铁锤,浑身的力量仿佛一下子就全部苏醒了一般,似乎此时此刻已经不讲求什么刺客、剑士之类的职业了,手握锤子的瞬间,这天地间唯有力量可言。
也就在这一刻,忽地远方的无尽火海深处,一道蜿蜒纵横数十里的巨大的身躯正在游动着,带着一股无比磅礴的力道。
“铿!”
石沉猛然握住了自己的铁锤,嘴角轻扬:“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