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n4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雙諧 三天兩覺-第四十五章 拱火七雄會(下)推薦-8wnc4

蓋世雙諧
小說推薦蓋世雙諧
这黄东来蹲在角落里和孙亦谐一起bia唧嘴的时候,虽然也短暂的引起过大伙儿的注意,但实也没什么人正眼去瞧他们;大多人都只是远远撇上一眼,并凭着第一印象就判断他俩是不入流的小人物。
可眼下这状况就不同了,黄东来的一声“轻喝”,瞬间就让现场所有轻视他的人都变了脸色。
此刻他再站出来,人群自是要非常仔细地观察他了,而这一观察呢,他那“扮老”的事儿无疑就败露了……
说到底,“易容”从来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很多人都觉得这武侠故事里的“易容术”就跟现代的“特效化妆”差不多,其实这种认识是片面的——用道具改变人的面部和身体特征的技术,只能决定“易容”的下限,而决定其上限的,则是“模仿”、或者说“表演”的技术。
一个人若想扮成老人,除了化妆之外,其表情、声音、眼神、步态、语气、语速、小动作等等,所有细节都要配套跟上才行。
越是高明的易容者,对化妆的依赖度反而越低,因为到了最后……妆是死的,而演技是活的。
像黄东来和孙亦谐今天搞的这套,压根儿就不能叫“易容”,纯粹就是胡闹,所以他走出来一说话,几乎所有人都看出了他其实是个扮老的年轻人。
然,也没有人去说破他。
因为比起他这拙劣的伪装,一个更加令人疑惑的问题才是人们思考的焦点:为什么一个并不那么老的人能有这样的功力?
江湖上能吼出刚才那一嗓子的人不是没有,但你要说四十岁以下就能办到的,至少正道里应该是没有的;倒是五灵教的那位少教主可能有戏,不过那小子的武功具体如何……正道的这帮人也只能靠猜;再往远了说,高丽和东瀛那边也有青年高手,当然,那儿的事,中原武林人士就更不清楚了。
“原来是黄道长。”狄不倦听那黄东来报完了这扯淡般的名号,也没多想,便接道,“失敬失敬……”
“哎~不用客气,你叫我老仙就可以了。”黄东来笑着应道。
狄不倦一听这句,心说:你这是叫我别客气呢,还是在占我便宜呢?我怎么觉得按你说的来……我这辈分又下来了呢?
但此时好像也不是跟人纠结一个称呼的时候,狄不倦也只得硬着头皮,抽动着嘴角念道:“呃……老仙,敢问您让我们‘等一等’,是有何指教呢?”
他这个问题,黄东来没接,因为他话音未落,孙亦谐也从那“混元星际门”的破旗下面出了列,行到了黄东来身旁,并顺势接道:“指教不敢当。”他顿了顿,朝周围扫视了一圈,再道,“我二老今日来此,原本只是打算来凑个热闹的,可方才听到了狄帮主与雷女侠的那番争吵后,我们发觉你们的话中有些问题,所以便想出来说几句公道话。”
百物語 奈亞拉托提普
“哦?”狄不倦那心里也有点发虚,因为他是真不知道眼前这俩货到底什么来路,以及想干什么。
您别看双谐的易容很草率,实际上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只要让别人在远距离上瞧不出他们究竟是谁就行。
“有什么问题,还请二位指出。”但下一秒,狄不倦还是这么回应了。
他自认自己刚才的应对滴水不漏,不但是言语间没有破绽,连态度方面也比雷三娘要有风度得多,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鬥羅之神級選擇 雲中擒仙鶴
“很简单。”黄东来这时又开口接道,“问题就出在……”他说着,忽然指向了雷三娘,“雷女侠,你说的‘那一句话’。”
“什么?我?”雷三娘这会儿才刚从对黄东来那一声喝的惊讶中回过神来,被对方这么一指,她也是一愣。
“哈哈哈哈……”另一边,狄不倦闻言当即大笑,“原来二位说的‘话里有问题’是指雷师姐的话啊,那也难怪了。”
这一刻,狄不倦还以为双谐是打算帮他一块儿对付雷三娘呢,其心中的那份紧张顿时消了大半。
“哼!”雷三娘品出来的也是这个意思,所以她冷哼一声,转脸就冲孙黄二人甩去一个凶狠的眼神,“我哪句话说的不对了?你们倒是说说!”
“不是‘不对’,是‘有问题’。”黄东来不紧不慢地纠正道。
孙亦谐也道:“没错,问题就出在那句,‘把他在背地里做的事情都讲出来,请天下英雄评评理’上。”
法醫庶女:盛寵四小姐 肆芳
女神捕快:偏愛小王爺 樸雨
“这句话怎么了?有什么问题?”雷三娘立刻又问道。
“什么问题?”黄东来说着都笑了,“呵……问题就是,你把事情讲出来了,但随后没有让天下英雄给你评理啊。”
最新黨課十五講
孙亦谐接道:“对啊,你说完这句就跟狄帮主吵来吵去的,接着就要动手,那大伙儿还怎么评理啊?”
公主的奴隸 千雪盈
“嗯?”狄不倦听到这里突然就感觉这节奏不对头,心中暗道,“慢着……这两个家伙要干嘛?”
那雷三娘一听一琢磨,也是一拍大腿,心里恍然大悟道:“对啊,我怎么就被那姓狄的带沟里去了呢?我应该先请在场的英雄们一块儿来评断评断,到时候要是情势对我不利,我再去跟那姓狄的拼命也不迟啊,干嘛现在就急着玩儿命啊?”
“呃……”雷三娘想了几秒后,便朝孙黄二人拱了拱手,“二位……前辈。”她也是纠结了一番才把“前辈”两字说出口,“你们说的极是,确实是三娘我一时性急……这事儿……还是得先请各位江湖同道评断一番才是。”
“哎~这就对了嘛。”黄东来笑着接了一句,随即就转向狄不倦道,“狄帮主,你若是问心无愧,那让在座的同道帮雷女侠辨一辨你的清白,想必也不叫个事儿吧?”
“嗨!黄兄你这是哪里的话……”下一秒,孙亦谐就在旁阴阳怪气地接道,“小狄他怎么说也是堂堂的漕帮帮主,武林正道的栋梁之才,难道还能因为坏事做多了心虚而不敢让人评断吗?”
那狄不倦坐在主台上,看着这俩在下边儿跟相声对词儿一般,你一句我一句,三言两语就把他架到了道德的烤刑架上,那是头皮都麻了啊。
他狄帮主身在江湖几十年,背地里能没点儿什么事儿吗?
这里那么多人,那么多张嘴,没事儿也得说出点儿事儿来啊。
但那两位已经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他要是拒绝,岂不是承认自己心虚吗?
“那个……尚未请教,这位又是?”狄不倦事先虽然也询问过手下这俩货的名字了,但此刻他还是假模假样问了声,反正能拖一点时间也是好的,这能让他再多思考一会儿。
妃常天然:蘿莉小呆妃 陌
“好说,老夫乃是混元星际门掌门,人称‘闪电五连鞭’的张保国。”孙亦谐回道。
此言一出,现场又是一片哗然。
为什么有骚动啊?因为谁也没听说过这号人呗。
“张掌门,黄……呃……老仙。”狄不倦分别朝这两人看了看,再道,“你们说的……确有些道理,不过,仅凭雷师姐她无凭无据的怀疑,狄某就要让在场所有的江湖同道们评头论足……这恐怕……呵……”他皮笑肉不笑地言道,“……有些不妥吧。”
他这句话一出口,那雷三娘就想开骂。
不过在她骂出声前,黄东来已抢先回道:“狄帮主所言极是,虽然我也相信在座的江湖好汉、英雄豪杰,绝大多数都是公正的,但狄帮主纵横江湖几十载,难免会结下些仇家……指不定就会有人想借机报复,捏造些谎话来冤枉你。”
狄不倦一听,立刻心想:我这就躲过一劫了吧?
谁知,黄东来下一句就是:“所以我建议,咱们就请刚刚被狄帮主‘代表’了的三门三帮来评评理好了。”
鳳驚天下:天才大小姐 膤櫻埖ル
“说得没~错!”孙亦谐也道,“众所周知,四门三帮,同气连枝,如今虽然缺了一门,但剩下的六派还是亲如手足啊,要不然还搞什么‘七雄会’呢是不是?”他顿了顿,“咱们现在就让漕帮和侠义门之外的二帮二门来评断一下两派间的这点事儿,我想他们的意见,应该不会带有什么成见和仇恨了吧?”
这一刻,狄不倦已完全明白了——这两个狗逼就是要他死啊。
按双谐扯的这个逻辑,狄不倦要是拒绝了他们的提议,那就不仅仅是心虚而已了,就连这七雄会也没开下去的必要了,因为狄不倦等于是承认了三门三帮之间连基本的信任都没有,甚至还有仇。
狄不倦他还能咋办?
他要是再跟这两货多聊几句,也别说当什么“总门主”了,四门三帮都快被他们聊散伙儿了。
“既然如此……”一息过后,向来很沉得住气的狄不倦只得咬牙切齿地接道,“便依二位所言……”他转过头,先看向了自己右手边盐帮的席位,“曹帮主,你先来说说如何?”
狄不倦会先问曹逢朝,自也是经过考虑的,他知道曹老三这人只想做生意,并不关心江湖事,所以这位盐帮帮主八成会来个“一问三不知”和“不妄加评论”的组合技,谁也不得罪。
没想到……
“呵呵……狄帮主的为人,我是不太了解,毕竟我俩私交一般。”曹逢朝冷笑道,“不过这几年漕帮的所作所为,我想诸位同道也都有目共睹,不用我多说了吧?”他说着,又看了看侠义门那边,“倒是侠义门的雷师姐,我素闻她性格刚烈耿直,除非是被人骗了,否则不会随便冤枉人,所以我还是愿意信她的。”
“曹逢朝!你!”狄不倦今天遇到的意外情况已经太多了,但要说最让他措手不及的,恐怕就是曹逢朝此刻的这番话——这要比黄东来给他的那封信更让他慌乱和愤怒。
曹逢朝就是这样一个人。
当你觉得他对你毫无威胁的时候,便是你最危险的时候。
三十多年前,那些盐帮的前代遗老就是因为认定了曹逢朝没有威胁,所以都为此付出了代价。
今天,狄不倦也是想当然地觉得曹逢朝和自己无冤无仇、也无心竞争总门主,故对其没有防备。
但他的想法真的对吗?
直到一年前,或许还是对的……
一年前,那沈幽然仍如日中天,其正义门虽不如漕帮势大,却也不可小觑。
那个时候,曹逢朝的判断是:下一任的总门主应该会是狄不倦,而沈幽然和他差得不多,可以对他保持牵制和威胁。
所以那时,曹逢朝故意与稍弱一筹的沈幽然交好,这样便可以保证狄不倦在当上总门主后仍有所顾忌。
这,就叫“搞平衡”。
如果说狄不倦这类人脑子里想的是“霸王之道”,那曹逢朝这种人信奉的就是“帝王之术”。
曹逢朝自己当然是可以不当这个总门主的,在他的眼里,“总门主”这三个字就是空架子,用来蒙蔽狄不倦这类人的双眼再合适不过了。
你们可以有流水的总门主,但只有他是铁打的“曹老爷”。
曹逢朝不需要、也不希望四门三帮在江湖上掀起什么腥风血雨或是搞什么宏图霸业,他需要的只是这个联盟可以安定、稳固地维持着,以及至少保持表面上的和谐。
这才是能让盐帮、或者说让他的生意利益最大化的一种形式。
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曹逢朝虽从未担任过总门主,但也从没有让任何一个总门主一家独大或者掀起什么特别大的风浪。
就拿七年前的上一届来讲,忠义门那位年近六旬的掌门吕衍能够力压在当时三十三岁的狄不倦当选,也有曹逢朝的功劳,只是他做得不显山不露水,让人察觉不到而已。
可如今,沈幽然已死,正义门覆灭,不再有人能替曹逢朝牵制狄不倦了,且狄不倦并不是吕衍那种德高望重、安安稳稳的老头子……他是个很有野心的人,让他当了总门主,四门三帮极有可能要被卷到某种江湖巨浪之中。
那还怎么挣钱呢?
因此,曹逢朝今天冷不丁地就给了狄不倦这么一支“冷箭”。
列位您可别小看曹老三这几句话,在这七雄会上,他曹逢朝的一句话,可比雷三娘的一百句还管用。
听了曹逢朝这话,狄不倦那是气得浑身发抖,在这秋高气爽的时节里全身冷汗手脚冰凉啊。
纵然他的眼泪没有不争气地流下来,但汗可是下来了。
“好……好……”狄不倦这两声带着恨意的“好”念完,立马又转头看向了他左手边的茶帮那边,“何掌门,你又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