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qb7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的系統異能 起點-499 進入、全滅分享-3wi5j

我的系統異能
小說推薦我的系統異能
男性魔皇率领着一部分的深渊恶魔,前去建造深渊魔池,这一部分的魔族,都是深渊世界,极少数精通建造、阵法之魔,直属那男性魔皇,也就是丹尼尔所统领。
而那位女性魔皇,则是率领一批深渊恶魔,毫不犹豫的向着道路尽头的星空而去。
嗯,其实以人类的审美来看,呃~,其实还真是分辨不出来恶魔的男女之别。
而且也没有分辨的必要,在深渊世界,无论男女,那都是需要从微末之中,不择手段,极尽自己所能的,一点一点的成长起来,成为屠戮天地众生的恶魔,无论是男是女,都是不可小看。
就更加不要说,双方还是不同种族,生死敌对的关系了,见面之后也不需知晓其它,管他是男是女,只需知晓将对面之人按死就可以了。
阿芙尼率领着一部分的魔族部众,一步踏入道路尽头,那星光璀璨的空间,便只觉周围时空一阵变换,刹那间,已是来到了另一处所在。
对于这种情况,阿芙尼并没有惊慌失措,在混乱无序的深渊世界,厮杀一生的她,什么样的突发情况没有经历过。
重生之莫家嫡女
因此,在阿芙尼感觉不对的第一时间,便已经是荡起了一圈漆黑魔光,将自己牢牢的防护在内。
只是,阿芙尼失算了,或者说也不能算是失算,只能说是人类一方的举动,太过出人预料了。
在阿芙尼双眼能够视物的第一时间,便只看到一片星光,宛如流星雨一般,将其笼罩。
只是这流星雨带来的,不只是无限美丽的璀璨星光,更有着无与伦比的恐怖杀伤力。
那每一点流星,便都是一道绝强神通,形成的星光之箭,那无尽的流星,便是无尽的星光,无尽的神通之箭。
将阿芙尼,以及她所率领的一众部众,给完全的笼罩在内。
同时,还有一股无形的恐怖镇压之力,将他们笼罩,让他们的实力难以完全发挥。
“砰!砰!砰!…”
“噗噗!…”
“嗤~!”
甜心攻略
接二连三的撞击,以及利刃入肉之声不绝于耳,只是短短数个呼吸的功夫,这一只深渊恶魔先遣队伍,便已经是尽数陨落。
就是首领阿芙尼,也是被数道星光之箭贯穿,其身外的漆黑魔光,也并没有起到太大的阻挡作用。
不是她不强,只是人类的攻击太过密集,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人类在一开始,就展开了全面攻击。
更为主要的,还是那些大世界之主的攻击,若是小世界之主,以及其下的存在,就算是数量再多,再是恐怖的攻击,对于已经开始超脱时光长河之上的魔皇,也并不能造成多大的伤害。
也只有大世界之主,已经涉足现实世界时光长河之上,才能够对魔皇造成足够的伤害。
当看到深渊恶魔出现的第一时间,无论是人神妖鬼,还是境界高低,全都在第一时间,便发出了一轮绝强攻击,也不管敌方是多是少,是强是弱,直接覆盖了前方所有,先进行一轮饱和打击再说。
而当他们攻击之后,方才发现,他们所攻击的,也不过就是数万的深渊恶魔队伍,这让他们感到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一时间都有些面面相觑。
数万的深渊恶魔队伍,听上去是挺多的,甚至真要论战斗力的话,绝对要顶得上地球世界,数十、上百万的同阶人类之多。
但是,在面对着,直接就是以百亿为单位的人类,那铺天盖地的绝强攻击之时,却也只能是无奈引恨。
倒是这支队伍的首领,竟然还能够坚持着,没有在第一时间身死,才着事有些出乎众人的预料。
看来这首领的一身实力,还真有些不可小觑呢,这若非是众人在第一时间偷袭,还真有可能让其逃脱了。
“就算你们做好防备,又能怎样?还不是一样要死,深渊在上,我等着你们来陪我…”
極品兒媳 琴心淡然
阿芙尼以凶戾的目光,扫视着数十万里之外的众人,丝毫没有因为部下的全灭,以及自己即将身死而恐惧,反而是露出一抹凶狠决绝的笑容,以深渊恶魔的语言大声咒骂道。
随即…
“轰!”
秦時明月之縱橫九州 陶寶
紅樓之林家璟玉逆襲記
含光大聖 含光大聖
阿芙尼周身的能量,瞬间浓缩于一点,接着便是轰然爆开,无边气浪向着四周排开,荡起一圈圈的空间涟漪,使得周天星辰大阵的运转,都是出现了一刹那间的滞涩。
而就是这一瞬间的滞涩,便有一股无形的波动,刹那间脱离了周天星辰大阵的笼罩。
“我去!用不用这么暴力呀!也许…
嗯,还是不能让你活下来…”
“嘁,我们死不死不知道,反正你现在是死了…”
“呃!那个…
深渊世界,这一听就是在下面嘛,为什么会是深渊在上呢,不应该是深渊在下吗?”
“呃~,我说兄弟,你关注的,是不是不在重点上啊…”
“……”
阿芙尼果断的自爆,让的众人面面相觑之余,也同样的是纷纷议论起来,一来是缓解一下略显凝重的气氛。
國術兇猛
二来也是确实不以为然,反正他们在这里的都是投影化身,就算是真有大世界之主级别之上的存在出手,不也还有着源初之主顶着吗?
史上最牛道長 諸羊黃昏
而在源初大世界无尽维度之上,本源空间之中的叶枫,对此也只能是抱以无奈苦笑了,你们也太瞧得起我了,若是真有魔神级别存在出手,大伙也只能一块玩完了。
而在周天星辰空间之外的漆黑道路之上,血杀魔帝双眉猛地一拧,眼中露出一抹寒芒,让其周围附近的魔皇,都是心底一寒,禁不住的身体一个哆嗦。
不知道又有谁惹到这位爷了,一众魔皇都是在心里暗自叫苦不迭,这位爷的杀性之重,在他们血域深渊可也是数得着的。
为了庆祝或者发泄,被其斩杀的下属,可是不在少数,自己可千万不要被波及到,被其给随手斩杀了才好。
“哼!”
看着手下噤若寒蝉的样子,血杀魔帝便是万分的不爽,若非还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真想一刀刀将他们全部杀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