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c4x寓意深刻小說 扶蜀-第四百四十八章 桃園情讀書-0ig7z

扶蜀
小說推薦扶蜀
汉章武二年(225)。
随着两年时间的过去,汉军于陇右边境屯驻重兵以此与东面魏军形成拉锯战进行抵御,而对内刘备则大肆启用凉州各郡具有真才实学的饱学之士,对凉州一直以来所存在的吏治问题进行整顿。
由于整顿内部问题,汉军也无力再行东征关中。
獨裁之劍 發飆的蝸牛
这两载来,纵然魏军有接连数次的侵犯,但既有卫将军魏延亲镇陇右,汉天子刘备又于南郑建永安宫,亲自坐镇汉中彼此遥相呼应。
倒也频频阻断了魏军的数次进攻。
故此,这两载来西线虽偶有战事频发,但随着汉军的消极避战,以抵御为主,战争规模倒也不甚太大。
而在另一面,骠骑将军马超率本部西凉骑士亦是一路向西而动,也凭借着自身的威望屡破羌胡,烧当、参狼等各大羌部落也深受打击,势力大损,至此凉州已无立锥之地,只得无奈被迫西迁,西遁酒泉、敦煌之地,从玉门关迁入西域以寻求发展。
而似白马羌、以及俄何、烧戈这等亲汉的羌氐部落也纷纷响应马超的部众而率兵响应。
短短两年功夫。
马超凭借自身威望以及归附的羌氐之众辅助之下肃清陇西郡与河西数郡间的匪患。
河西走廊再度得以被打通。
连接东西内外的河西走廊因丝绸之路而闻名,但随着凉州丧乱时,这条相连西域以及更为遥远的天竺、贵霜,安西的通道上盘踞着诸多马帮等匪患势力。
他们割据于河西走廊四周,凡是有过往商队行商,无不深受其害。
久而久之,东西方来往于行商贸易的商队也渐渐终止,丝绸之路的断绝自然也引起了河西走廊的荒废。
但现在自马超重新打通这条连接西域的重要通道以后,汉帝刘备更是下令河西数郡间尽快重新恢复驿道、驿站,以随时提供商队行商的休憩之所以及为国家提供河西走廊上一举一动的情报。
刘备决意重启河西走廊通道。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下,刘备的年纪与日俱增,越发老迈,身体的健康自然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影响,随着年迈身体的下滑,早年颠沛流离,征战沙场时身躯所遭受的暗伤也开始时常发作。
这一年多来,汉帝刘备亦是感到身体已大不如前,病痛时常频发,断断续续的周而复始却是除不了根。
这一刻,刘备内心很明白,这是他早年所征战暗藏的暗伤已经在他年迈之际爆发。
他时日恐怕无多了……
汉中。
南郑已北的郊外,沔阳对岸与汉水相隔的一处山岭上,便是刘备居高临下而建造的永安宫。
永安宫内。
一片宽约数丈的场地上盛栽着一株株高大无比的桃树,而现又正是四月时节,只见桃树上正盛开着极为稠密的桃花。
一株株桃树上结着犹如花苞一般的桃花结,由里内外皆透着一股红惢的花芯。
火里透红的桃花结出,致使整个桃园都洋溢着一股股喜庆之色。
半响后,汉帝刘备身着御服,身形老缩、略显佝偻,头上鬓发早已花白无比,面上亦是充斥着一丝丝皱纹,这满面的皱纹以及白发却令刘备更加显得老态无比。
细细一看,刘备此刻更是面上略显憔悴。
近年来的病痛,已经令其精神大不如前,也日渐消瘦。
苗疆異冢
桃园外,刘备挥手止住亲卫于外等候,只命羽林郎陈到一人护佑,随即他才脚步渐趋的步入桃园之内。
缓慢的前行着,眼神飘向四方的桃林、桃树,望着正盛开着的满满桃花之景。
他不由更是生出感叹着:“又是一年桃林盛开的美景也!”
“朕与云长、翼德曾经相识于市井因志趣相投而于桃园结义,遥过多载,却是岁月无情,朕已经从当初的一热血青年变为现在垂垂老矣,随时都要逝去的老者也。”
望着桃林内的一株株盛开的桃花,刘备此刻内心更是生出曾经那段无限美好的时光。
他与关羽、张飞因相识而于桃园结义的往事。
他为何于此建立永安宫?
关键原因便是由于曾经这一片山岭上都是满山的桃林,盛开着极为茂盛的多多桃花,鲜艳美艳至极,又想到曾经的往事,与关羽、张飞那难割难舍的美好情谊以及相识时的场景。
他便决定此设立了永安宫,并将这满山桃林定为皇家桃园。
此男有”病” 南綾
絕代醫神 樸實的黃牛
徐徐步入于桃园四周,观赏着一株株桃林,刘备不由惋惜着:“唉!看着这一片良辰美景虽美好,却可惜朕却无法再有生之年完成复兴大汉,结束乱世,让这天下重新归于安定祥和的伟业了。”
说着说着,刘备也不由露着无尽的惋惜、悲戚之色。
逆天作弊器之超級遊戲
“陛下不必如此忧伤!”
重生之帶著家人奔小康 瀟湘萍萍
狐貍愛吃小仙魚 調調不乖
闻言,一旁身坚执锐,腰悬佩剑的陈到不由安抚着:“前几日时大夫才为陛下诊断过,言陛下身躯还健朗,只需在静心调养一段时日便可痊愈。”
“哈哈。叔至,你跟随朕也有二十余载了吧,朕的秉性想必你也知晓,朕并不畏惧生死,人活一世,便固然会经历死亡,朕如今已是六十五余岁的高龄,通彻来说已经是活够了也知足了。”
“只是如今乱世依旧尚在,天下局势依旧处于三国鼎立之势,依然是伪魏实力强于我大汉太多,朕叹息只是不经再深思,若朕故去,阿斗是否能够担起朕的未竟之志,兴复汉室?”
一时间,刘备面色凝重,眼神混浊,不由喃喃说着。
“还请陛下放心,到服侍少主势当服侍陛下一般,绝不让奸人有谋害我大汉,谋害少主之性命之时!”
耳听着刘备一番番肺腑之言,陈到亦是内心深受感动,立即拱手表态着。
紧随着,他又拱手沉声道:“陛下也不必太过忧虑,丞相身负经天纬地之才,更对大汉忠心耿耿,殚精竭虑,他也势必会教导少主成才,时刻护佑着少主,想必也会为复兴汉室尽全力。”
齊玉良緣 強哥
一席席安慰的话语,方才让刘备忧伤、消瘦的面色有了一丝暖色。
闻言,刘备面露笑容,侧首望着陈到的面色,轻轻道:“叔至。你跟随朕日久,却只能时刻护佑于朕身长护我安危,反而丧失了上阵杀敌立功的机会。”
“朕有愧于你,对不起你的这一身武勇也!”
“陛下严重了。”
话落,陈到瞧见刘备面上露着重重的愧疚之色,他陡然面色波动起来,心下更是大受感动,遂连忙拱手沉声道:“到不过出身平寒,若无陛下赏识提拔,恐怕现也不过是籍籍无名过一生罢了,陛下又从未亏待于到,到已经知足了。”
“这一世都将会永远忠于陛下,忠于少主。”
言罢,陈到更是慷慨激昂的高声道。
二人继续游览于桃园内。
许久后,刘备略感身体疲惫,身躯上又略微生出疼痛之感,好似有些天玄地晃之感有些立不住脚。
显然又是旧疾复发了!
陈到见状,顿时大惊,连忙上前搀扶着:“陛下。你身体不好,还是让到送您回宫内歇息吧。”
此话刚落。
刘备却忽然强撑着身躯吩咐着:“叔至。你速速依朕为你传旨,命大将军,车骑将军以及丞相领少主与文武百官立即赶赴永安,就言朕有大事相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