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zea熱門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 txt-第735章 衛國奴展示-un8nm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今天是一个吉祥的日子。
鸡还未鸣,刘有仁便已经醒来,他睁大着眼睛在漆黑的房间里等待天明。
今天对他而言,更是一个大喜的日子。
在榻上翻来覆去的刘有仁怎么也睡不着了,窗外有了一团蒙蒙的微光,他便再也躺不住,一坐而起。
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二十三岁的刘有仁,要娶亲了。很小爹死娘改嫁,吃着百家饭长大的刘有仁在七岁时,在一个青黄不接的荒年被叔父卖给人为奴,当时只卖了一斗谷子。
从此他就成了一个奴隶,十几年来换过数个主人,放过牛,喂过猪,种过庄稼还在终南山里砍过柴烧过炭,二十来岁的他很显老,背微驼,面黝黑,还缺了两颗牙齿,胡子拉茬头发散乱,衣服也又脏又破打满补丁。
他以前从没有想过自己能够娶上婆娘。
可现在,他要娶亲了。
推开门,他感觉自己浑身都是力气,心跳的厉害,手心出汗。
刘有仁回头瞧了眼身后的茅草屋,一间很破旧的茅草屋,昨天自己收拾了一整天,已经有几分模样了。
他转身去挑了水桶,走到了井边,一口气挑了三担水,把口大缸给灌的满满的。
对着缸里的水面,瞧着那水中倒映的自己,刘有仁突然觉得自己模样有些难看,一把脱了衣服,拿起葫芦瓢舀起刚挑的水便往头上身上淋,全身打湿,揉搓了几下头发后,又停下,跑到屋里火塘抓起几把灶灰全扬到了头上。
他狠狠的揉搓着头发,二十多年来都不曾这么对头发用心过。
搓了半天,打水冲,再搓,再冲。
总算感觉头发没那么油腻,嘴里哼着不成调的小曲,把身上又上上下下的狠狠揉搓了一顿,直到搓了一地的泥,皮都搓红了。
感觉整个人似乎都轻松了两三斤。
刘有仁又跑到屋前柳树上折了一根柳枝嚼散,舀起一瓢水把缺了两颗的一口牙上下又狠刷了几遍。
最后他对着只剩下了点水的水缸,冲着里面那个自己傻笑了半天。
天终于大亮了。
东方现出一抹鱼肚白。
刘有仁回到屋里,拿出了一套新衣服,这是一套没有补丁,很干净,还散发着一丝淡淡香味的新衣服,换上,很合身。
整个人似乎也变的雄俊了几分。
一阵夏风吹来,轻轻拂过他的脸庞,刘有仁笑了。
他踏出屋门,向着长安城走去。
没有马车,也没有骡子,更没有接亲的亲朋,刘有仁早就没有了亲戚。
出庄的时候,遇到已经早起的熟人,他们差点没认出来这个小子。
“娶亲去!”刘有仁恨不得大声的宣告全世界。
“那要走快点咧。”
对方带着羡慕的语气说道。
一个奴隶,也能娶亲,还将去长安城的卫国公府里娶亲,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可这是事实,刘有仁并不是第一个幸运儿,但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刘有仁是一个奴隶,转卖过多个主人间,先前被他的主人连同一座庄子一起卖给了卫国公府,于是他成了卫国公的奴隶。
主人的名头大,刘有仁还挺高兴,觉得这样一来,日子可能会更安稳些,用不着再转卖来转卖去,刘有仁不喜欢换来换去的生活。
卫国公确实对他们很好。
对于庄子上的所有奴隶们,提高了不少待遇,一年做两季衣服鞋帽,伙食也改善了,睡的屋子冬天都盘上了火炕。新来的庄头重新调整了奴隶们的分工,甚至还搞起了承包,分了任务。
刘有仁虽然黑瘦了点,却很年轻有力气,新的主家对他们这么好,他也就很纯朴的卖力作事回报。
他每天都能完成分派给自己的任务,做的又快又好,还要另外做不少事情,这些都被庄头看在眼里,记在本上。
当别的奴隶们还在嘲讽他时,他却默默的坚持着,始终得到了回报。
年底,他被赞赏,庄头还将之上报,然后上面还曾有人下来找过他,再然后,他在端午节的时候,不但领到了两个鸡蛋两个粽子的端午礼,还得到了一张放免文书。
卫国公府居然放免他为良人,他不再是个奴隶了。
拿着官府盖章的文书,他一脸不信。庄头接着带他到官府登记、入籍,因为他无产无业,所以庄子又雇佣了他为长工,依然还是做着以前差不多的事情,只是从奴隶成了带着奴隶做事的长工,并且还有了更好的待遇,有口粮有月钱。
甚至还分给了他一间茅草屋,屋子不大,可收拾过后,也能垒个灶台放张床,摆上一张饭桌。外面还有空地,自己出点力气,还能再搭个茅厕,垒个柴房什么的。
二十余年的苦难生活,终于对他露出了笑脸。
世外神醫在都市 雷老虎4
草木春秋演義 駟溪雲間子
在他成为了大唐的入籍良民,成为了一名客户之后,庄头笑呵呵的来问他要妻子不。
“你要老婆不,只要你要,我马上就给你安排一个。”
仙俠六界2 劍客天涯
“别开玩笑了。”
虽然成了在籍良民,可他只是一个无产无业的客户,现在只是卫国公府长安城外一个田庄上的雇佣长工而已。
凭着现在的收入,何时才可能娶的上妻子。
庄头却没开玩笑。
“你要不要?”
“阿叔若真能给我送来,我当然要。”他只是笑着答道。
谁也没有料到,几天后,庄头阿叔再次来找他,告诉他事情成了。
“女人三十岁了,在卫国公府做事,以前有过老公,也曾是贱籍的奴隶,如今也跟你一样,因做事还不错,特奖励她放免还良入籍,现在府里还要张她介绍个男人成家······”
刘有仁因为自己还良一事,所以对这些有过一些了解,知道卫国公府向来仁厚,虽家大业大,可平时对待奴隶们向来不错。在朝廷主客户新法下,主动的就把卫国公府下的那大量的部曲佃户等,都登记入籍转为客户,还都正式给了雇佣契约。
聖手狂醫
不仅如此,卫国公府还要求秦家名下各处庄子、作坊等处,每年要选出一些表现突出的佣工、奴隶等给予嘉奖,对于其中最优秀的奴隶,还可上报国公府。
每年都给予一定名额的放免还良资格,择优而选。
刘有仁便是有幸选中放免的,而如他这样的,还有不少。
一个他这样的奴隶,年轻健壮,还懂一些小手艺的,如今在牛马市上,起码也能卖到几万钱。
可卫国公府却给他放免了,转头又雇佣了他,每月给口粮月钱,这一进一出,要损失不少钱,刘有仁都觉得惊奇,但卫国公确实这样做了。
而且是每年放免一批。
終極破壞 飲著相思解渴
庄头给他说的那个女人,在卫国公府只是一个最低下的洗衣仆妇,今年刚好三十,以前也是个奴隶,还被原主家配过男奴隶,生过孩子。
那妇人是个老实勤快的,只是她男人命不好,病死了。
几个孩子有的夭折,还剩下了两个,一个七岁的男孩子,一个五岁的女娃,她跟刘有仁是同一批被放免的,国公府甚至还把她的两个生来就是奴隶身份的孩子一起放免还给自由。
刘有仁知道这不是开玩笑后,只问了一个问题,还能再生吗?
“才刚三十岁的女人,怎么就不能生嘛,都生过几个,肯定是好生养的。”庄头这样告诉他。
于是刘有仁便再无犹豫的一口答应了下来,他问要准备多少娉礼等。结果庄头告诉他,因为他们俩都曾为卫国公府服务过,现在也依然还受卫国公府雇佣做事,所以按惯例,卫国公府开恩,将为他们主办这婚事。
“那张氏也说了不需要什么彩礼等,知道你有间屋子,收拾一下便行了。”
卫国公府则还将给新婚二人各一套新衣,并送上一套被褥,一口锅,十二只碗筷,还有六斗粮食,一千文钱。
这简直是让刘有仁再次惊的不敢相信的事。
可后来庄头带着他进了长安城,见了卫国公府里的大管事们,还被领着去拜谢国公,虽然因国公有事最后没见到,但也拜见了管事的萧娘子鱼娘子等,还得了一顿午饭赏赐。
这些天,刘有仁简直跟在做梦一样,浑身都是劲,经常整夜都睡不着。
成亲的日子是卫国公府替他选好的,本来他想着那天就把人接走,但国公府说了,成亲是大事,要选吉日。
一直没有见到张氏,但他也懂得婚前不见的礼仪,所以一直忍着。
走在去长安的路上,刘有仁健步如飞,要不是怕弄脏身上的新衣,他都要跑起来的。
他肩膀上挎了一个褡裢,里面装着一串铜钱,还有一兜子的干果零食,平时他可舍不得吃这个,为了到卫国公府迎亲,他一咬牙把全部身家带上了,还提前买了这些吃食。
他满心期望着早点见到那个女人,能将他迎回家去,三十岁的,生过孩子死过男人的女人也没关系,他愿意。
有了女人就有家,虽然会带来两个孩子,但他们也会生下自己的孩子,以他的条件,就算放免成了客户,可无产无业的,什么时候能买地盖起三间自己的屋子都不知道,又哪还拿的出娉礼娶妻呢。
这年头,男人穷出不起娉礼娶不到妻,而女人穷置不起嫁妆一样嫁不到丈夫。
但就算女家穷,也没有几个会愿意嫁一个一无所有的长工。
长工配洗衣婆子倒也挺配的,他心里想着。
心里想着,很快便到了长安城外,在已经热闹的关厢街上,他还停下脚步走进了一间金银铺,左挑右选了许久后,他最后挑中了一支镀银的戒指,和一支镀银的手镯,最后还挑了一支镀金的钗。
这几乎把他大半个家当都用掉了,可他还是付了钱,东西都只是表面镀了点金银,并不值钱,但对他来说却是这辈子买过的最贵重的东西。
她戴上应当会好看的,哪个女人不想要几样好看的首饰呢。她嫁给我,我拿不出娉礼来,但也不能没有半点表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