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ahc8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兇靈祕聞錄 北極獵手-第五百六十九章:夜幕下的燈光閲讀-njzec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镜头转移,画面切换,依旧是树林内部,仍然是林中场景,唯一变化的只有地点。
呼啦,呼啦。
沙,沙沙沙。
感受着周遭凉风,聆听着林中鸟叫,在那一片片因风吹拂而沙沙乱响的树叶陪衬下,刘东身躯狂抖,双目圆睁,豆大冷汗滑落额头,同身侧有相同反应的张齐风和张智勇两人一起凝固原地,呆愣当场。.
三人深陷恐惧无法自拔,目前就这样集体发呆,集体愣在原地,纷纷低头不语,纷纷低头注视着地面,注视着地面一具尸体。
一具因碎的太过彻底甚至连人型都无法保留的血腥残尸。
形容如此,实际亦是如此,视野中,就见地面尸体依旧四分五裂,依旧为残肢混合器官堆积成一处小丘,并且在小丘最上方也依旧有一颗完整头颅,只不过……
这一次尸堆上方人头却以不再陌生,乃一名熟人的脑袋,是在场三人所集体熟悉的一人。
低头细看,入目所及,便见人头面貌非是旁人,正是马志龙!!!
………
马志龙死了。
死的莫名其妙,死的诡异至极,诡异到超出人类理解范畴!
至于过程……
过程并不复杂,前面说过,20分钟前也就是马志龙跟随刘东三人往来时道路仓惶回返时,起初一切正常,不料15分钟前马志龙再次停止前进,继而手指某一方向说他又看到了那名粉裙女人。
结果可以预料,答案不言而喻。
沿手所指,众人回头,看了半天啥都没有,依旧同早前那次一样,不管他们怎么看就是空无一物,从始至终看不到人影,看不到马志龙所形容的粉裙女人。
这人难不成当真魔怔了?
见观察无果,刘东更加认定马志龙精神出了问题,因魔怔从而产生幻觉,想至此处,旋即不再理会,赶忙招呼马志龙赶紧跟大伙儿脚步,于是四人就这样继续前行,按原计划朝树林外围仓促退返。
如一切顺利,只需数分钟他们便可走出树林重返巴士。
遗憾的是如果仅仅只是如果。
现实却打了几人一个措手不及。
随着时间推移,随着穿行持续,过了约10分钟,众人发现了一件堪称诡异之事,即,走了半天,移动许久,他们仍处林中,仍然未曾走出树林!
躲美錄 夢如刃
前方始终为树木草丛,走不出,离不开,外围公路遥遥无期。
就在刘东、张齐风连同张智勇三人因诡异现象而心中发虚本能停步,从而打算商议问题之际,一直跟在三人身后的马志龙竟在次发出声响有所动作,手指某一方向,当众说他第三次看女人,看到粉裙女人。
可惜却没人信了,再也没人信了,有了前两次经验,饶是老马信誓旦旦赌咒发誓,但现场已无人理会,毕竟狼来了的故事大伙儿都听过。
如上所言,见到马志龙再次胡言乱语,周遭无人理会,三人里亦无一个转身搭理他的,转而聚在一起纷纷讨论起问题,探讨着方向是否走错等实际性话题。
经过一番探讨,最终,三人一致认为方向没错,众人也一直沿正确道路原途回返,话虽如此但仍无一人能解释原因为何,比如明明方向正确为何始终走不出树林?又比如走了许久为何一直看不到外围公路?
种种不解覆盖脑海,种种疑惑笼罩思绪,加之信号消失通讯中断,使几人连打电话求助外界都做不到。
小姐,我們結婚吧
商议半天,全无结果,无奈也只能用迷路来强行解释。
不过……
树林中,正当三人因莫名迷路而愈发不安之际,挠了挠脑袋,许是察觉到身后马志龙久无动静,出于本能,张齐风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想看看自己这位老上司半天不语到底搞什么飞机,可……
这一看不要紧,当麻脸男回过头的那一刻,那一刹那,他看到一幕画面,一幕场景。
马志龙的确仍置身几人背后,但却已改变了形态。
变成一具尸体,一具残尸,一堆四分五裂的尸体碎块!!!
对方死了,死的莫名其妙,死的无声无息,就这样在现场所有人全然未觉的情况突然死亡,突然暴毙,甚至连死后尸体都无缘无故被切割成一堆骇人可怖的血肉碎块!
如同早前所碰到的那堆碎尸一样,整个人四分五裂堆积成丘,唯一完好无损的头颅也依旧放置于碎块正上方,恍然回头,定睛一看,就见马志龙两眼瞪得老大,嘴巴张得老大,赫然是一幅死不瞑目的狰狞模样!
愣了数秒,张齐风发出尖叫,一道因过度惊恐而满含颤音的凄厉悲鸣,麻脸男魂不附体险些吓死,被近在咫尺的血腥残尸硬生生吓瘫倒地,尿液不受控制喷涌而出,裤裆精湿之余整个人频频狂抖,受其影响,被吓了一跳的刘东与张智勇亦双双心脏猛提兀自回头,接着,又是两道相差无几的凄厉尖叫。
是的,三人没有想到,他们做梦都没想到仅仅片刻没见,仅仅片刻功夫,回头之际马志龙就死了,无声无息莫名死亡,死相既悲惨又诡异,诡异到极限,诡异到极点,甚至已超出人类理解范畴。
………
呼啦。
微风接连吹拂,风级不算大,环境也不算冷,然而对如今置身林中的刘东三人来讲他们很冷,冷的无法忍受,冷的如醉冰窟。
言归正传,注视身前尸堆,感受着诡异环境,此刻,无论是刘东还是张齐风又或是张智勇,三个人被集体吓尿了,愣了半天,随着状态略有好转,随着惊恐略微降低,三人脑海皆不由自主冒出一个无解疑问,那就是……
马志龙怎么死的?
怎么就这样转瞬间死在几人身后了呢?且死的还那么惨?太恐怖了,谁杀的?又是谁动的手?是当初预想中的变态杀人犯吗?不,不对,退一步说,就算这片树林里藏着一名见人就杀的变态杀人犯,就算杀人犯也能够将一个人悄无声息杀死,可却无论如何都办不到短时间肢解尸体,更不可能在短短两分钟内背着近在咫尺的三人将尸体无声无息粉碎掉。
或干脆可以理解为这种事人类绝不可能办到!
除非,除非是……
史上第一暴君:冷皇的廢後 狐小妹
东方地缘造就了东方文化,而东方文化亦在数千年来始终影响着人们,传言传说千万不止,浩瀚岁月中亦存在着许多民间传说,没有谁能完全阻断此类影响,就算你生长于现代都市,从小接受科学教育,然,但凡是东方人,你仍不可避免会受影响,受那流传千年之久的文化熏陶。
这不关乎你是不是有神论者亦不关乎是否为无神论者,现实摆在面前,由不得你不往那方面想。
死寂沉默间,互相对视间,对视良久,琢磨良久,受那无法理解的诡异压迫,渐渐的,某种猜测,某个以往对几人而言纯属故事的猜想浮现于脑海,继而一点点综合汇聚,最终组合成一个词汇,一个在当代人看来纯属虚构的不真实词汇:
螝!!!
受极限诡异压迫,遭极限恐惧促使,思考到最后,螝,这个既能和恐惧划等号又能同死亡划等号的可怕词汇浮现于脑海,笼罩于心头。
之所以会冒出此类联想,原因则恰恰来自于早前一件事,来自于马志龙不久前的怪异举动。
草根崛起之一個賤痞三把槍
不错,早在回返之初马志龙就曾呆愣狐疑凝视他处,说自己看到一名粉裙女人,且前后3次有过类似举动,每一次也都主动告知伸手前指,信誓旦旦溢于言表,但遗憾的他们三个却看不到,无一人看到老马口中的粉裙女人,原以为对方精神失常,直到……
直到马志龙诡异暴毙,莫名分尸,终于,三人害怕了,在确信人类办不到这种事后,纷纷转移思绪,个个不受制般想到了那个以往仅存在于传说中可怕词汇。
看着眼前马志龙那凄惨万分的尸体,除了螝……他们完全想不出还有什么东西能在短短两分钟内把一个人悄无声息碎尸,想至此处,虽说周遭环境潮湿闷热,然这一刻面白如纸的三人却感受到一股通透彻骨的冰寒。
难道……
难道那名几人从未见过的粉裙女人是螝!?
“刘,刘总,咱……咱们怎,怎么办?”
狂咽唾沫,强忍惧意,扫了眼地面碎尸,右侧,四肢仍不停颤抖的张齐风终于回神,旋即用结巴口吻朝刘东提出询问。
很明显,麻脸男被吓成了半死,被林中碎尸、信号全无、诡异迷路等这一系列诡异遭遇吓的魂不附体,加之马志龙莫名散架,种种一切导致他大失方寸,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可惜刘东没有回答,没有理会,此刻的他依旧两眼圆睁盯着马志龙尸体发呆,对周遭一切充耳不闻,见刘东如此模样,张齐风又急忙把脸对向一旁望旁人,盯向张智勇。
许是心理素质略强一些,虽说张智勇状态不比刘东好多少可他至少没被吓懵,未长久处于呆滞状态,他听到了张齐风询问,然而这又能怎么样呢?面对同伴惨死,严格来讲他和刘东以及张齐风一样统统乱了方寸,所以很自然的,听罢张齐风询问,男人也只能依照现状如实回答:“还能怎么办?赶紧跑啊!想办法离开这片林子啊!”
“对对对!走,走……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赶紧走!”
张智勇这句话犹如醍醐灌顶般替张齐风理清了思路,指明了目标,果然,有了目标,后面的事就简单了,不需再次提醒,无需任何提示,强忍恐惧,强忍血腥异味,点了点头,互相对视一眼,一左一右抓住刘东,旋即转身就跑,三人就这样原回返路途再次狂奔,朝印象中那所谓出口仓惶逃串。
哒哒哒哒哒。
………
云南省地势呈现西北高、东南低,自北向南呈阶梯状逐级下降,属山地高原地形,山地面积占全省总面积百分之八十八,地形以元江谷地和云岭山脉南段宽谷为界,分为东西两大地形区,东部为滇东、滇中高原,为云贵高原组成部分,表现为起伏和缓的低山与浑圆丘陵,西部高山峡谷相间,地势险峻,形成奇异雄伟的山岳冰川地貌,云南省地跨长江、珠江、元江、澜沧江、怒江、大盈江6大水系,气候基本属于亚热带和热带季风气候。
闷热,潮湿,环境偏暗,虽不否认今日天气不错,但受山雾影响,加之森林密集,大雾还是一定程度遮蔽了阳光,影响了环境。
诚然以上所叙毫不掺假,可惜仍无法概括山峦实情。
因此地为亚热带地区之故,受日光照射时间较长,白天比北方略长一些,可就算如此也终有天黑之时,随着时间不断流逝,随着太阳逐渐西沉,正午早已结束,下午步入尾声,最后仅剩一丝落日余晖残留,残留于远方,残留在那山峦阴影之间。
时间来到傍晚,天,很快就要黑了。
“呼!呼!呼!”
度过一阵因疲劳而不受控制的喘息后,掏出手机,凝视屏幕,最终,张智勇开始叹气,边叹气边抬头仰望天空。
受大雾与树木双重遮蔽,虽看不到太阳,然单凭四周那越发昏暗的环境仍可轻易断定时间如何,现状如何。
無限之主角天敵 流逝的霜降
傍晚了,天快黑了。
这代表什么?又意味着什么?
代表一旦到了视野不清的晚上想离开此地将难上加难。
意味着几人已被困树林整整一个白天!
当然了,就算是之前白天时他们也依旧走不出去。
想完这一切,又看了眼身旁同自己一样坐地休息的张齐风和刘东两人,这一刻,张智勇内心开始哀嚎,开始悲观,在那环绕已久的恐惧促使下如一名强迫症患者那样再次鼓弄手机,垂着脑袋疯诳操作,就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创造奇迹,继而在某一时刻拨通电话寻求帮助。
不错,三人走了很久,逃了很久,在这片诡异幽然的树林中摸索了整整一白天,行走期间三人亦曾无数次掏出手机反复观看,寄希望信号恢复从而求助外界,可惜令三人失望的是……
不管看多少次又或是拨打过多少次电话,其最终结果依旧毫无信号。
经过又一番徒劳无功试验,终于,张智勇收回手机,放弃鼓弄,额前冒冷汗,那略显颤抖的手亦下意识摸了摸肚子,是的,现在的他又累又饿,毕竟经过一白天不间断行走,体力消耗可谓巨大,不单是他,一旁刘东和张齐风二人亦同样饿累交加。
“智勇,刘总,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肚子好饿,你俩有吃的吗?”
树下,望着愈发阴暗天空,张齐风俨然一副悲观模样,对能否逃出树林基本不报希望,转而面对现实开始食物发起愁来,毕竟众人今天只吃了一顿早饭而已,最后还在看到那堆碎尸后集体吐了个一干二净,加之又在林中奔波将近一天,可想而知,如今的他说不饿是假的,饥肠辘辘间,聆听着小腹咕咕乱叫,愁眉苦脸之余张齐风展开叫嚷,朝另外两人谈起食物问题。
见张齐风询问食物,果然,因同样很饿,不待继续发问,刘东和张智勇皆下意识伸手入兜翻找起来,不料翻了半天找了半天,最终结果却让几人大失所望,刘东除钱包和手机外全身上下就没一样能吃的东西,张智勇倒是额外翻出几块口香糖,可这又有什么用?有啥意义?盛放野炊食材的包裹全都放巴士上了,见摸索许久全无发现,三人哀叹不已。
“呐,我这里有几块口香糖,你吃不吃?”
沖喜醜後 糖炒栗子
盯着张智勇随手递来的‘绿箭’,张齐风嘴角抽搐,面露绝望,但最后还是接了过来,旋即一边贪婪狂嚼一边用无奈吻唉声叹气道:“完了,咱们完了,先不提把马志龙杀死的那个‘东西’会不会来找咱们,就咱目前这个情况,如一直困于此,在这么继续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咱们几个就会被活活饿死。”
“可叹我张齐风年纪轻轻就要死在这荒山野岭里,不甘心,真他妈不甘心啊,早知如此当初我就真该把孟菲强行上了,然后在上方敏!反正都要死了,我他妈还害怕个啥呢?”
如上所言,麻脸男绝望了,在自认必死的情况下开始喃喃自语碎碎念念,就这样把以往从不敢说出口的话一股脑倒了出来,频频念叨,接连嘟囔,听得刘东心下发寒,继而紧随其后面露悲观,对其个人未来命运报以担忧,担忧自己是否会饿死,常言道恐惧会传染,受两人影响,一侧,原本还能维持基本冷静的张智勇也愈发不淡定了,听着耳旁碎碎念念,许是被张齐风某段话所提醒,绝望之余,男人兀自想通某件事,接下来他开始后悔,悔的他牙关紧咬,双拳紧握。
后悔什么?或者说他想通了什么?
答案很简单,即,虽说他不清楚三人为何走不出树林亦不知马志龙因何而死,但,他却知道根源,知道导致他如今沦落至此的根源出在谁身上。
超智慧進化 輕舟煮酒
方敏!
那个臭女人,那个一向矫情,一向仗着董事长撑腰重来不把自己乃至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可恶女人,如果当初方敏不拽着孟菲下车方便,那么就绝对不会发生后面一连串事件,当初只要停车众人就不会进入树林,不进树林老马就不会死,而自己也不会被困此处走投无路,早知有此结果,当初就不该停车,而这一切的一切根源全在方敏身上,是的,正是那可恶的女人才导致自己深陷绝境被困山林。
(方敏,臭婊子!老子沦落到这种地步全是你害的!)
人是一种很难理解的生物,精神状态往往随环境而发生翻天覆地变化,除此以外,困境中亦唯有人类会发泄埋怨,继而将一切过错推给他人。
心理学将其称之为潜意识自保,哲学界将其称之为人性使然。
理解或许如此,抱怨或许正确,只是,这样有用吗?有意义吗?
抱怨解决不了问题,推卸责任也一样无法帮助几人摆脱目前困境,除了被愤怒逐渐吞噬理智外,种种心态毫无益处。
一时间,受周遭二人影响,悲观气氛笼罩下,张智勇逐渐压抑,逐渐疯狂,对方敏的恨意愈发浓烈。
当然,绝望归绝望,抱怨归抱怨,如今想这些已经没有用了,也正如刚刚张齐风所说的那样,再不尽快走出这片树林,就算那杀死马志龙的‘东西’不来找他们,他们几个最终仍会被活活饿死在这片群山荒野之中。
不知不觉间,天空已彻底变黑。
然而……
许是应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句老话之故,说来也怪,就在张齐风、刘东连同张智勇三人纷纷胡思乱想之际,随着夜幕降临,随着残月初升,盲目扫视间,无意中,几人有所发现,看向右侧之际,就见远方出现亮光。
特等無賴
非单个亮光,而是一片亮光!
“嗯?那是……”
哗啦。
见状,三人一愣,旋即起身张望,个个瞪大眼睛凝视远处亮光,看向那一片较为密集的黄色光亮。
因置身地点坡度较高,加之便于观望,入目所及,观察灯光位置,就见光亮不算太近,目测双方距离约千米左右,虽说距离较远,然定睛一看,几人仍第一时间断定远处亮光皆为灯光!
灯光,是电灯光亮,既然有成片电灯,再结合云南亦有不少村庄小镇建于山中这类说法……
那岂不说,远处那片灯光……
极有可能是座村镇!
……………
PS:求收藏,求订阅,求推荐票,求月票,如果您喜欢《凶铃秘闻录》或认为本书还算不错,那就请您多多支持猎手,读者的支持便是猎手写作的最大动力,猎手生活贫苦,写书着实不易,如果可以的话亦希望诸位读者朋友们能够给予些月票作为打赏鼓励,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