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9to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超品漁夫 ptt-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認親熱推-vdrtw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
殷东的反应也不慢,一下子捕捉到了古青叶眼里的愕然……像是看到了什么熟悉又不该出现的东西!
“您……认识我?”殷东问。
豪門鮮妻:腹黑總裁惹不得 蘑菇頭
“不,我不认识大人。”古青叶矢口否认,只是语气有些怪异,让人一听就觉得有问题。
族长就沉声喝道:“古青叶,不要对殷族大人撒谎,这位大人是我们全族的恩人,你一定要实话实说。”
亂青春
就算不认识,也要说认识,跟殷族的强者攀上关系,才能给古月族找到一条生路!
此时,就算来犯的北川城的城卫军全军覆没,但北川城还有更强大的北川军,战力远超城卫军。
一旦收到城卫军全军覆没的消息,北川军就会出动,到时候殷族的这位强者不出手,刚逃过一场死劫的族人,一样得死!
族长的眼睛都快瞪脱窗了,古青叶终于像是领悟了,说:“我不认识大人,但是见过我丈夫画过的一张画像。”
尽管她丈夫殷权,说那不是画像,叫照片,而且没多久,那张照片就在蓝幻流光中分解成光尘,永久的消失了。
殷东有脸皮抽搐了一下,问:“画像上的人,长得我这样?”
不可能啊!
殷权闯进魔鬼海湾消失的时间,是三十多年前,他还没出生……不对,那时候他爸已经上小学了,他们父子长得有几分像,难道画像上是他爸?
古青叶很快回答,让殷东明白……他猜对了!
“我丈夫说,那是他失散多年的大侄子,姓殷,叫殷华平,跟大人眉眼很像。”
轰——
殷东顿时有一种惊雷在脑海中炸响的感觉,晕眩了两秒,倒头就拜:“大奶奶,我是殷华平的儿子殷东,殷策的长孙。”
不需要更多的证明了,连亲子鉴定都不用做,殷东就可以确定,殷权就是他嫡亲的大爷爷,也只有那位大爷爷,在离开之后,还会惦记他爸殷华平。
除非古青叶是真的见过殷华平的画像,否则,她不可能知道,殷华平长得跟他的眉眼很像……蓝星上都没几个人知道了!
古青叶眼中泛起水光,惊骇的问:“殷权的弟弟殷策,你是他亲孙子?你……你也是从魔鬼海湾过来的?”
果然!
大爷爷真是从魔鬼海湾,来到蓝幻界的!
殷东笑了笑,含混说了一句:“不是,我从别处来的。”
说着,他起身来,扶着古青叶坐下,对族长说:“我需要跟我大奶奶单独聊一会儿,你带其他人都出去吧。”
族长笑眯眯的把人都带出去了,只除了不肯走的月霓,她还拿眼刀剜殷东,哼,本少主就是不走!
殷东:“……”没亲妹,堂妹也要宠啊!
他默许了月霓这个凶悍的小堂妹留下,等族长把人都带出去之后,对还在震惊之中的古青叶,稍稍解释了一下。
“魔神传承之地开启,蓝星连通蓝幻界的通道也开启了,正好离魔鬼海湾不远,我们华国军队控制了通道,我就进来了。”
月霓的眉眼间浮现出一抹喜色:“那我们族里的老弱病残能去华国吗?去我阿爷的老家,他说那是一个小渔村。”
殷东好奇了:“大爷爷连这都跟你讲过?”
夜歡涼:濕身為後
月霓傲娇的一抬头,说道:“那当然!阿爷最疼的就是我了,要不然,他怎么会只帮我觉醒血脉之力呢?”
“你能觉醒血脉之力,是大爷爷的手笔吗?那他现在是什么实力,为什么他还会被北川城的弱渣们抓走?”
殷东都纳闷了,北川城的城卫军貌似并不强啊,大爷爷能在蓝星天灾降临之前,从魔鬼海湾来蓝幻界,还能帮月霓觉醒血脉之力,肯定是修士,而且实力也不会太弱!
古青叶眼中泛起泪光,用力的捶了几下胸口,一脸痛苦的说:“他在城卫军来之前,就遭了暗算,喝了含醉仙草汁的酒,醉得不醒人事。”
“谁干的!”
“哪个畜牲暗算了我阿爷!”
殷东跟月霓一齐吼道,两人身上都有杀机暴起。
“是我!”
声音从门外传来,古勇推开门走进来。
在屋中三人要杀人的目光中,他很光棍的说:“月扬少主赏了我一瓶好酒,说是来自中域的仙昙酒,奖励我用两只噬月兽,把他从殷东手上换回来,救了他一命。”
極品全能兵王 吃瓜
“你个猪脑子啊!那个心胸狭窄的蠢货,被你看到他那么丢人的一面,你还指望他能心胸宽广的不跟你计较……咦?不对!”
月霓说着,又转头看向殷东,“你什么时候抓过古月扬吗?”
“那不是重点。”
華胥引(全兩冊)
殷东摆摆手不让她打岔,然后问古勇:“那你为什么要把那酒,给你爷爷,你知道那酒有问题吗?”
古勇迟疑了一下,说:“我现在回想,古月扬一定猜到了,是阿爷帮月霓觉醒血脉之力的,赏给我酒的时候,他就特别提示了一句,让我带回家孝敬阿爷。”
啪——
古青叶猛地跳起来,狠狠抽了古勇一耳光,睚眦欲裂的嘶吼:“你早就知道了,是你爷爷帮月霓觉醒的,所以你怀恨在心,投靠古月扬,跟月霓作对,是不是!”
“是!”
古勇眼圈也红了,没流泪,带着不甘与积压已久的怨恨,“我是孙子,月霓是孙女,阿爷为什么帮她不帮我?”
啪——
古青叶赤红着眼,反手又是一耳光,抽在古勇脸上,打孙子比打贼还狠,看得殷东的嘴角都抽搐了几下。
“为什么?!我告诉你,因为孙子是他老殷家的,他要带着你们认祖归宗,孙女是我古月族的,替我偿还给古月族的!”
看着人高马大的孙子,古青叶气恨难消,扑上去拳打脚踢,打得那叫一个凶残,打得古勇鼻青脸肿,可这货竟然还笑了!
“阿爷要带我们认祖归宗?所以,月霓是被放弃的!”
乐极生悲,古勇欢喜的吼声响起,就被月霓一脚给踹飞了,砸在墙上,像死狗一样弹落在地上。
“谁是被放弃的?再说一遍,我保证不打死你!”月霓瞬间暴走,像发狂的母暴龙,愤怒的咆哮,眼圈儿都红了,明显也是被打击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