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48q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討論-第三十九章 和氏璧現世推薦-9wq6r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磨刀堂里,宋缺突然放声长笑。
高手寂寞。
此战虽惜败一招,但却让他在时隔二十年后,再度感受到了棋逢对手的痛快,令他心怀大畅。
“有趣!实在有趣!宫主是宋某迄今为止,见过最特别的对手。”宋缺好整以暇的看着温凰。
“阀主何出此言?”温凰挑了挑眉,翻手化去争锋。
刀身上的缺损,以她的铸术只要有合适的材料,随时都可以修复,是以她并不十分在意。
美少爺勾勾纏
宋缺淡淡道:“适才本人曾言,用刀之道在于‘神’与‘意’这两个字。
宫主对此却表示不以为然,直言不懂。
温凰点头道:“对于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玄乎其词的东西,我的确是一窍不通。”
宋缺呵呵笑道:“非也,宫主不是不懂,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
神是心神,意乃身意。
能一招不差的接住本人的天刀,足见宫主心神之坚定。
而所谓身意,其实就是习武者过往所有刻苦锻练和实战经验的全部成果。
这与宫主所言的将招式练成身体的本能,岂非不谋而合?
心止而神欲行,超乎思想之外,但若只能偶一为之,仍未足称大家,只有每招每式,均神意交融,刀法才可随心所欲。
宫主之刀已然深得其中精髓,炉火纯青,纵观当世武林,论及刀法造诣,宫主已可凌驾于除我宋缺之外的任何人等。”
温凰闻言,诧异的同时,心中亦感恍然。
一时间,却是有些哭笑不得。
武学之道果然殊途同归,经过宋缺的一番提点,她才发现原来那些不屑一顾的东西,早已被她握在了手中。
“晚辈受教了。”温凰自嘲的笑了笑,对着宋缺拱手一礼。
对方不愧是纵横武林数十载的绝世高手,见识卓绝,她由衷叹服。
宋缺傲然道:“放眼天下,如宫主这般够资格做我宋缺对手的人已经不多了。
此番交手,宫主的武功和奇妙手段,亦是令本人大开眼界。”
他顿了顿,接着道:“宫主既然胜了,那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可以继续谈下去了。”
宋家山城由数百大小院落组成,院落各成体系,又是紧密相连。
抗戰我在前線
每个院落均分正院偏院,间隔结构,无不选材精良,造功考究。
伴着逐渐偏西的日头,温凰和宋缺并肩来到了与磨刀堂毗邻的明月楼。
宋师道和宋玉致跟随在两人的身后,脸上仍旧挂着几分震撼之色,犹自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竟然输了。
明月楼和磨刀堂的规模相差仿佛,里面的装潢却是另一番景象,精致典雅。
正厅中早已备好了丰盛的酒宴。
酒是宋缺珍藏的好酒。
菜是宋家厨师精心烹饪的各式佳肴,味道丝毫不比飞马牧场里,商秀珣费心网罗的各地名厨的手艺差。
宋缺放下筷子,举起酒杯,沉声道:“宋某人一贯的理念,全天下都知道,多余的话就不说了。
今日宋某便和宫主协定,自即日起,宋家虽不直接参与征战天下的争斗,但是会竭尽全力支持曦凰宫,重兴汉室正统。”
温凰亦举起了酒杯,和宋缺碰了一下。
伴随着“叮”的一声脆响,宋家和曦凰宫正式结盟。
宋玉致在旁,眉梢眼角止不住的露出喜色。
她深知自己父亲说一不二,有了宋家的助力,寇仲就真正拥有了和各大门阀对弈的资格。
妃常亂世 喵萌
我是半妖
“玉致,这件事就劳你在膳后替我传书通知寇仲。”温凰放下酒杯,促狭的看着宋玉致。
宋玉致被看穿心事,倏地俏脸飞红,应了一声,赧然将头垂了下去。
宋缺看着女儿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却并未多言。
我的女友是狐妖 鈞鈞
以宋家的势力,宋玉致在外的行踪,他可说是了如指掌。
寇仲是温凰的徒弟,才华和武功在如今江湖年轻一辈中,皆属顶尖,跟他的宝贝女儿倒也相配。
是以,在知道宋玉致钟情寇仲后,宋缺也不打算阻止。
“今日一战,未能得窥天刀八式全貌实属憾事,之后还请阀主不吝赐教。”
温凰举杯相邀,结盟的关键她已处理妥当,接下来就是寇仲的工作。
难得遇到宋缺这样的对手,多切磋几次才是当务之急。
宋缺欣然应道:“正有此意,本人也想和宫主探讨一下,那万剑敬仰,奉若天神的至境。”
接下来的数日中。
温凰和宋缺在磨刀堂中几乎足不出户,毫不吝惜各自的真气,废寝忘食,激战不断。
天刀八诀后四式她也已尽数了然于心,宋缺亦从温凰的刀法中收获良多。
磨刀堂也因此而变得破败不堪,到处都是被刀气肆虐过的痕迹。
这一日,晌午时分。
宋师道匆匆而来,打断了正在交手的两人。
“爹,宫主,刚刚收到从江都传来的消息,杨广已死于宇文化及之手。”
超級司機 浪高三尺三
温凰哂笑道:“宇文化及终于是按耐不住了。”
宋缺肃容道:“昏君既死,天下局势必将随之而变,不只是宇文化及,其他势力只怕都已蠢蠢欲动,我们需得提前做好应变之策。”
温凰道:“以防万一,我也该回曦凰宫坐镇,谨防有人趁机犯境。”
一刻钟后。
带着急促马蹄声,温凰驾着幽灵马车驶出了宋家山城。
宋玉致被宋缺留了下来,天下局势将变,他不想让女儿再出去冒险。
两日后。
温凰已身在曦凰宫所辖的势力范围之内。
幽灵马车疾行中,忽然间,她元神震动,同时体内封存再窍穴中舍利精元也随之躁动起来。
惊异之间,她停下马车,透过窗子顺着元神感应的方向遥望而去。
只见远方群山之中,赫然一道碧绿色的光柱冲天而起,直上云霄。
“和氏璧现世了,如此说来,石之轩应该已经出关了。”温凰蹙眉思忖。
自古正邪不两立。
与邪帝舍利相对应的便是拥有至正至善之力的和氏璧。
如今和氏璧显化异象,证明石之轩魔功已经更上层楼。
念及至此,温凰当即调转车头,直奔碧色光柱的方向飞驰而去。
和氏璧是她恢复真身的关键所在,若是被人抢先一步而可就不妙了。
蹄声喋喋。
幽灵马车无视道路崎岖,一路横冲直撞穿山过林,终于在光柱消散前来到了深山中一处崖壁前。
四周一片荒芜,阵阵秋风卷动枯叶飘落,遍地萧索。
温凰下车巡视了一番,不见任何机关和暗门的痕迹,眉头一皱,旋即运起真力,双掌横推而出。
蓬!
沛如江河翻涌的磅礴掌劲,隔空拍在了身前崖壁之上。
碎石迸射。
尘土飞扬中,突然响起“轰隆”一声,接着就见崖壁上显出一道大门。
这机关却是需要受到撞击才能开启。
温凰毫不犹豫,足下一点,刷的一下,已掠入山洞之中。
洞中一片空旷,在正中心的石台上散发出幽幽的绿芒,照亮四周。
在踏入山洞的一瞬间,温凰的心中骤然生出了一股玄之又玄的平静感,体内舍利精元的躁动也随之平复了下来。
绿芒的中心处,无疑正是那和氏璧。
这名传千古的稀世奇玉,似乎拥有某种超乎任何人所理解的能量。
温凰迈步上前,只见一方纯白无瑕,宝光闪烁的玉玺,正与世无争的安然置于石台之上。
玺上镌雕上五龙交纽的纹样,手艺巧夺天工,但却旁缺一角,补上黄金。
为防有变,温凰先将真气运转全身,然后才伸手向和氏璧抓去。
入手的刹那间,伴随着一股冷热交替的玄异气流,和氏璧突然绿芒大盛,在半空中映射出了一副莫名的影响。
那看起来是一个山洞,内中有一道人影,全身上下正燃着熊熊大火。
画面转的很快,随后温凰就看到大火已经熄灭,山洞中只剩下一具黢黑的人形焦炭。
影像散去,和氏璧光华尽敛。
温凰喉头鼓动,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她记得很清楚,自己手里这块和氏璧有个很神奇的功能,那就是预知未来。
确切的说是预知一个人的死亡。
所以,那个最后被烧成焦炭的不是旁人,正是温凰她自己。
“嘶——!”温凰倒吸了口冷气。
蜕变大法在身,她并不畏惧死亡,但是刚才看到的这个死法委实太惨烈了些。
她现在非常好奇,自己到底干了什么,竟然会被活活烧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