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rbx好看的都市小說 即鹿笔趣-第八章 延曹奪槊精 賀蘭威名震(中)看書-lw81s

即鹿
小說推薦即鹿
广牧县城的南边,近处是旷野地带,因为临河,尚可算是水草丰茂,随着向南距离的推远,水草渐渐稀少,黄色的砂砾地域逐渐增多,直到城南二十来里外,已是望之无尽的沙海。
大唐仙帥傳
约在张韶接到斥候禀报后的多半个时辰,一支胡骑出现在了沙海的边缘。
这个时候,定西军的车阵还没有完全的列成。
再是精锐的部队,当己方还没有备战完毕,而敌人已然气势汹汹地杀到之时,不免都会出现慌乱。定西军也不例外,在一个接一个,随之一群接一群地注意到南边沙尘大作,隐约听到唿哨和马蹄声响,猜到是敌骑很快就将到来之后,忙着摆列车阵的定西战士们顿时失措起来。
广牧城头。
啖高站得高,望得远,却是与平地上的定西将士们不同,他不仅看到了南边风沙弥漫,而且从风沙中,辨识出了正风驰电掣往这边冲来的一股骑兵。
离得太远,加有风沙阻碍视线,那股骑兵落入啖高的眼中,就像是一群若隐若现的奔逃的蚂蚁也似,他看不清他们的全貌,也看不出总共有多少骑,但毋庸置疑的是,这股骑兵肯定是他的友军,亦即温石兰部,——要不然,正在城南布列车阵的定西部队也不会突然出现骚乱。
强烈的喜悦涌上啖高的心头。
啖高帐下的各部精卒,刚刚遵照他的命令集结完成,差不多两千步骑上下,这会儿全都在南城门内等待他的到来。
啖高快步下城,到了精卒的集结点,从他们的队列中穿行到最前,没有废话,接过亲兵递来的缰绳,翻身上马,抄起骑槊,便就大声地下达命令,说道:“援兵已到,随我杀出去!”
城门打开。
啖高一马当先,余众呼喝喊叫,或纵马跟从,或奔跑疾行,随着他一起杀了出去。
……
前边攻城的战士尚未尽数归阵,啖高已率部杀出;后边车阵犹未列成,温石兰所带的柔然骑兵已近在咫尺。北望广牧城墙高大黝黑,南顾黄沙肆虐蔽日,回首从军以今的这近二十年,张韶从来没有面临过此等危险的境地,向来随和平易的他,此刻神色空前的严峻。
“赵染干、赵兴何在?”
早在闻报温石兰部的影踪现身漠中时,赵染干等将校就多半赶到了中军,等从听候张韶的对策部署。闻得张韶一改常态,不再以侯位称呼他两人,而直呼其名,赵染干、赵兴兄弟知道已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两人向前一步,带得甲衣簌簌作响,齐声应道:“末将在!”
空間農婦:最強俏媳山裏漢
“你两人带本部轻骑,立刻赶去支援高将军等,掩护车阵的组建!”
高延曹等骑军将校,已各率本部,在车阵的外围了,赵染干、赵兴兄弟手下的铁弗轻骑,是张韶现在手头仅有的骑兵部队,考虑到还不清楚温石兰部的多寡,为避免高延曹等寡不敌众,是以,张韶的头一道命令,即是令赵染干、赵兴兄弟驰援高延曹。
赵染干、赵兴应道:“诺!”
张韶严肃地说道:“你们到了车阵那里,暂听高将军指挥。你们代我告诉高将军:啖高部虽已出城,然凭我步卒主阵,足以抵抗,当前最为关键的不是啖高部,而是温石兰部!一旦我车阵被温石兰部攻陷,则我军就会陷入腹背受敌的危险局面!且温石兰部尽俱骑兵,机动灵活,我军只能被动挨打,如此,等在我军前头的,只有全军覆没一途!……你们把我的这道口令给他:此战若胜,要在温石兰,请他务必要把温石兰部挡住!”
杨贺之不知何时换了身铠甲,他按剑前趣,说道:“将军,下官敢请赴车阵督战!”
张韶心道:“高延曹乃我定西虎将,他是信得过的,却这赵染干、赵兴兄弟?按理说他俩应是不会愿意再成为秦虏的阶下囚的,然生死之际,却也说不准。”爽快地应了杨贺之的请求,拔出佩剑与他,说道,“好,你持我剑去罢!有敢违令怯斗者,尽由你依军法处置!”
杨贺之带了十来个张韶的亲兵,与赵染干、赵兴兄弟及其两部胡骑,赶赴南边车阵。
幻想娛樂時代 別野
地獄鬼 李幻
张韶沉吟稍顷,下了第二道命令,说道:“李亮、安崇何在?”
李亮、安崇出列应道:“末将在!”
张韶指向城下,令道:“给你两人各甲士百人,到护城河内,务要挡住啖高部出城部队的攻势,掩护我攻城将士的撤退。待我主阵的阵脚稳住,听到鼓声之后,你两人才可撤回。”
广牧城下,南城墙外,一道护城河把定西军的将士分成了两个部分。
护城河外,也即护城河南,是定西军的步卒主阵。
之前攻城的部队,是从这个主阵中分块出去的;现在攻城的将士撤退,自然就也是撤回入到这个主阵中。这时,大概已有两千多的攻城将士紧急撤回到了阵中,这么多人一下撤回来,阵型难免会有些不稳,此即张韶“待我主阵的阵脚稳住”此话之意。
豪門軍少密愛成癮
此外,护城河内,也即护城河北,尚有七八百的定西将士没有能够撤走,从南城门杀出的啖高部已与他们短刃相接,喊杀之声,主阵这边都可听到,这则是张韶“掩护我攻城将士的撤退”此话之意。
李亮、安崇奋声应道:“诺!”
两人各带了中军的甲士百人,奔往城下的前线。
张韶下达第三道命令:“邴播何在?”
邴播出列应道:“末将在!”
“你率你本部陈於主阵前,在我主阵稳住之前,如果李亮、安崇未能挡住啖高部,你去挡住!”
邴播应道:“诺!”
张韶那圆滚滚,往日充满了和气模样的脸上,当此之时,杀气外露,他看了看邴播,继续说道:“李亮、安崇若是未能挡住啖高部,你取他二人首级於我。你若是在他两人之后,不能挡住啖高部,我取你首级!”
邴播呆了一呆,像是有点不适应张韶从和蔼到严厉的转变,旋即应道:“是!”
“你去罢。”
異悚(gl)
目送邴播奔远,张韶问张龟,说道:“参军,我的这番应对部署如何?参军有何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