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hk0优美都市异能 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寡婦之怒讀書-ugyzz

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小說推薦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海盗们来到了费蒙小队的舱室前,老海狗朝自己的一个手下示意了一下,那人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推了推门。
然而,让人感到惊讶的是原本他们认为会紧紧关闭的大门却被这名海盗轻易的推开了。
意外让所有人愣了愣,但他们很快就作出了反映,各自分散开来,找了一个稍微有利的地方警惕的看着半掩着的舱室门,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三大海盗在这次袭击希望之星号前做了大量的准备,不断收集各种和希望之星有关的情报资料,甚至在启航之后,情报资料都没有断过,所以他们对希望之星号上的人员配给、乘客身份等等一切都了如指掌。
在他们看来以自己的实力只要海妖航运的海妖不出现,他们可以非常轻松的拿下希望之星号,这点已经得到了证实,但拿下希望之星号并不是他们的目标,他们的目标是得到费蒙小队手中的东西,而这才是整个劫掠行动的关键。
可是面对费蒙小队,和拿下希望之星号,对他们而言完全是两种难度的事情,哪怕他们现在已经差不多控制了整个希望之星号,依然没有绝对把握能够拿下费蒙小队。
对于那些不懂得失落之城有多么危险的人来说,费蒙小队不过是一个运气非常好的小队,总能够在维纶大陆的失落之城里面有所收获,跟着费蒙小队就能够发财,但只有了解那些盘踞在维纶大陆失落之城中的怪物是何等危险的人才能够明白费蒙小队的实力是何等的强大。
而且老海狗他们这些将目标放在费蒙小队上的人还不同,他们不仅仅收集费蒙小队有关失落之城冒险的资料,还收集大量和冒险以外各种战斗的资料,特别是和天空之主教会的教会武装冲突的资料。
他们从这些资料上看到的是一个强大的对手,这个对手不仅仅有适应各种环境的战斗人员,还有弥补小队作战漏洞的超凡者,更重要的是费蒙小队的队长似乎拥有一种超凡力量,能够在一定时间内大幅度的提升手下的整体实力,在资料上记录的好几次费蒙小队的经典战例中,都是以这种能力扭转战局的。
这样一个有着丰富战斗经验、各种超凡能力的冒险者小队,哪怕老海狗他们事先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并且有心算无心,但依旧没有稳赢的把握,所以他们在事先也反复叮咛了自己这些得力手下。
此刻二等舱的主厅也变得安静了下来,那些正在收拾昏迷乘客的海盗们被老海沟那队人的举动影响到了,一部分人依然没有停下手中捆绑的动作,但另一部分已经放下了手中收刮战利品的活,拿起了武器,小心的聚拢过去。
一阵寂静过后,预想中的攻击并没有出现,海盗们都有些面面相觑,心中怀疑舱室里面的人是不是也和外面的人一样中招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纷纷将视线投向了他们各自的头。
在三大海盗一番手势过后,从各自海盗队伍中走出了两名心不甘情不愿的手下,拿着武器朝舱室门靠近过去,就当六人来到门口,其中一人想要将舱室门打开得更大,以便看清舱室内的情况时,一阵非常细微的蒸汽机轮转动声突然响起,紧接着便看到几道虚影从门缝中冲出,打在了舱室的铁门上。
那几名海盗事先有所准备,在听到了蒸汽机轮声音的时候,就立刻闪身躲避到了一旁。
大戰靈時代 南魚座
然而,让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那几道虚影打在了铁门后,立刻被弹开,然后以极为刁钻的角度打中了躲藏在舱室门一侧的几名海盗头上。
老海狗和利齿的海盗手下直接被打掉了半个脑袋,而海巫女的海盗身上则浮现出了一层淡淡的光芒,稍微减缓了一下射向头部的子弹,让那两人能够有足够的时间避开攻击。
老海狗和利齿还不在意两名手下的死亡,反倒对海巫女在手下身上施展保护用的超凡力量感到有些惊讶和意外,毕竟在他们这些亡命徒眼中,手下不过是消耗品,没有必要特别浪费资源保护这些人,而海巫女的做法显然有些异类。
不过他们并没有在海巫女的异类行为上花费过多的注意力,毕竟人家有充足的资源能够给予手下更多的保护是人家的事情,外人无权过问,而如何解决眼下的问题才是他们的重点。
他们没有打算强行进攻,因为他们不知道舱室里面的情况是怎么样,强行进攻只会制造无意义的伤亡,所以他们决定动用一下强力的家伙,反正天空之主的神物不可能在这种攻击下受损。
“去吧!那个家伙抬过来!”在老海狗和海巫女还在想自己手头上有什么东西能够解决眼下的问题时,利齿则故意大声的朝手下吩咐道,感觉就是想要让舱室里面的人听到。
在舱室门外,所有的武器对对准了大门,老海狗也掏出了一块木牌子,而海巫女更是低吟出一些听起来非常刺耳的语言,大量的力量开始聚集在身体周围,散发出就连普通人也能够看清楚的淡蓝色光芒。
然而,舱室内的人并没有作出反映,过了一会儿便听到了一阵沉重的脚步,随后便看到七八名身体强壮的海盗抬着一台小型的特制火炮走了过来,并且在利齿的吩咐下,放在了费蒙小队的舱室门外,对准了舱室。
这一台小型火炮和其他常见的小型火炮外形虽然一样,但外表却完全不同,因为这台小型火炮的表面刻满了细密的、让人看久了会发晕的古怪符号。
看到这门火炮,海巫女和老海狗也感到了惊讶,海巫女更是忍不住确认道:“这是寡妇之怒?”
利齿有些得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这家伙可是我好不容易花费重金得到的,”说着他一脸狰狞的等着费蒙小队的舱室,说道:“为的就是对付这种缩成一团、不好下嘴的家伙。”
见利齿承认了这门小型火炮就是恶名昭彰的寡妇之怒后,在场的海盗都忍不住看了看这门大名鼎鼎的火炮。
随着各种拥有超凡力量的变异怪物的出现,寻常的武器已经很难对这些变异怪物造成伤害,需要一些特殊的、能够制造超凡力量伤害的奇物武器,于是寡妇之怒就这样应运而生了。
鬼宿舍:東11
寡妇之怒是谁制造出来的至今都是一个无人知晓的谜团,只是知道有一天大量寡妇之怒被投放到了三块大陆的黑市中,然后被人买走。
靈魂作坊 小黑米
这种大炮虽然也和特制大炮一样使用通过特制配方制成的炮弹,但它却有另外一种非常强大的超凡功能,那就是可以通过献祭的方法,来增强炮弹的破坏力,而且献祭的东西越是珍贵、增强的威力也就越大。
一开始这种大炮都被用来对付那些盘踞在各个城镇的怪物们,并且效果还不错,各国都收复了一些被怪物盘踞地区。
后来因为未知的原因原本就有世仇的萨维尔和玛瑞斯两国又在边境上发生了冲突,玛瑞斯王国的一个边境城堡,被萨维尔王国的军队包围,即将攻下。
结果城堡主人在绝望之中,把自己的妻儿全都献祭给了寡妇之怒,导致寡妇之怒内的炮弹被赋予了超出承受极限的力量,自爆了,而自爆产生的威力覆盖了整个城堡和周边,就连包围城堡的萨维尔军队也被卷入进去,最终那片地带被自爆夷为平地,只有少数一部分人存活了下来。
萨维尔军队可以说是损失惨重,伤亡差不多占据总兵力的一半,全国上下都是寡妇,这也是寡妇之怒这个名称的由来。
神道符召 雪滿林中
后来为了应付玛瑞斯王国的报复,他们也不得不把寡妇之怒给拿出来,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才迫使玛瑞斯王国签订了停战协议。
而这件事也导致各国将寡妇之怒当作了违禁品,并且严厉打击任何一个私人持有者。
天才雙寶:總裁爹地要排隊
利齿现在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这件各国严控的违禁品拿出来,显然已经想过了后果,并且也不怕这件事传出去,因为只要他拿到了天空之主教会的神物,就能够重新得到教籍,被教会庇护,而这件违禁品也可以顺势交给教会,把自己从麻烦中摘出来。
在寡妇之怒被拿出来后,海盗们的士气立刻高涨了起来,他们感觉已经胜券在握了。
然而,就在这时舱室门被缓缓打开了,紧接着便看到坎托·费蒙带领着自己的冒险小队陆续从舱室里面走了出来,而他们脸上的神色虽然有些沮丧,但却并没有彻底失去斗志,每个人手中都紧握着武器,对周围指着自己的那些机械弓弩毫不在意,并且非常默契的锁定了自己的目标,只要等着他们的队长开口,就可以动手了。
反观,坎托·费蒙此刻的神情却显得非常平静,同时脸上的自信也没有任何变化,仿佛现在被无数弓弩指着,整体占据劣势的一方不是他似的。
重生之學生時代
“坎托·费蒙,教会高序列通缉的渎神者!”没有能够看到坎托·费蒙慌乱神色的利齿有些失望,随后他又一脸鄙夷的看着坎托·费蒙,说道:“你应该知道我们是为什么而来的吧?”
天音少女:丫頭,再愛我一次
“当然知道,”坎托·费蒙上下大量了一下看上去像是一个军人的利齿,说道:“能够把你们这些天空之主教会驯养的疯狗吸引过来,除了我这个天空之主教会敌视的人以外,应该就是为了我们从米丽亚城找到的神器。”
“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么我们还是简单一点吧!”利齿沉声说道:“你把东西交给我们,我们立刻就离开,你们成为救下希望之星号的英雄,而我们也得到了我们想要的东西,免得制造无谓的伤亡。”
利齿的态度忽然变得有些软,让其他人感到了意外,因为按照正常情况,此刻占据绝对优势的利齿应该表现的非常强硬才对,可现在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其实,利齿现在是有苦难开,因为他能够感觉到一旦开战,他绝对会是第一个被杀的人,而杀他的人必然是眼前的坎托·费蒙。
虽然他不清楚坎托·费蒙用何种手段杀死他,但杀死他这件事却是肯定的,而他能够活到现在也正是因为这种预感危险的天赋,所以他对自己的感觉非常信任,以至于让他现在的态度发生了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扭转式改变。
坎托·费蒙也开口道:“我可以答应你的提议……”
听到坎托·费蒙的话,所有人都愣住了,就连费蒙小队的人也都充满了不解,因为按照他们所想的那样,双方至少要交手一下,厮杀一番后,并且确认无法战胜对方,甚至有可能同归于尽后,坎托·费蒙才会答应这个提议,但现在坎托·费蒙连一秒钟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就给出了这样一个让人感到莫名其妙的回应,让费蒙小队内部的人也有些疑惑他们的队长是不是疯了。
在示意手下不要开口后,坎托·费蒙有补充道:“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老海狗接过话道。
“我在米丽亚得到这件神物是非常隐秘的事情,在上船之前就连自己队伍里面也是大多数人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坎托·费蒙不紧不慢的说道:“但你们却能够在上船之前就肯定那里面装着的就是天空之主教会的神物,并且为此作出了相应的安排,我很想知道……”说着,他转过头看了看周围的队友,说道:“我的队友中谁是那个出卖消息的叛徒?”
老海狗没有说话,但利齿的视线却稍微朝坎托·费蒙身边看了看。
林氏榮華
坎托·费蒙转过头,有些伤感的看了看身边的人,说道:“实在让人意外,我心里面想了很多人,但却怎么也想不到那个人竟然是你。”
而这一刻费蒙小队的其他人也是一脸震惊的看了看坎托·费蒙身边那人,下意识的认为这是海盗们在挑拨离间。
但被关注的那人却很快将所有人心中的猜疑打破了,只见他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是我出卖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