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vsut都市异能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愛下-第413章鑒賞-5w4hc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小說推薦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此任务难度系数高,是否选择接取?”
系统的提示音再度出现,落寒也只不过是稍作犹豫,便再度点了上去。
“你已经接取任务,请尽快与任务发布人联系!”
接取了这个任务之后,落寒也才发觉,自从这个任务之后,任务内容也发生了变化。
之前落寒都是一种任凭系统调遣的状态,只要是系统分配的任务,他都会接取。
现在虽然也是如此,但多了一个信息。
“任务发布人,难道在阳间还有人能跟渡魂人组织联系上的?”
带着一丝丝好奇,落寒回去之后,着手联系起了这个任务发布人。
“喂?”
“喂,您好,是张侦探吗?”
“额…是的,你有什么事?”
落寒心里一头黑线,估计这个什么张侦探就是渡魂人组织给安排的一个新身份吧。
“真的是你啊!太好了。是这样的,我最近感觉自己的丈夫好像被什么东西给迷住了,所以……。”
“如果只是情感纠纷的话,那对不起,你打错电话了。”
“哎哎哎,张侦探你别着急啊,不是情感纠纷,我怀疑迷住我丈夫的,是鬼!”
“你确定?骗我可是会付出代价的!“
”确定确定,额不不不!不是很确定…,哎呦反正就是。“
”好了,你不用说了,明天我有时间,你定个地点,我们见个面吧。“
说完,落寒就挂断了电话。
”鬼迷心窍?有意思,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了。“
落寒在心里念叨着,然后往后一仰躺在了床上,根据最后那人说话支支吾吾的,他便断定那人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儿了。
在民间,一个普通人遇到这种灵异鬼怪之事,能鼓起勇气告诉别人就已经很不错了,你要是还想要求他清晰的把事情经过给复述出来,能讲的明明白白的,也就不会是人了。
不知为何,今天的落寒感觉特别累,他仰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落寒睁眼醒来,发现已经到了中午时分。
他摸出了手机,发现上面有一个未接来电,那串数字有点熟悉,应该就是昨天打过电话的那个人。
随后手机再次震动,落寒看到那个号码又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张侦探,我是昨天打电话的人,萧山路蓝月咖啡厅,下午一点,我在这里等你。”
一点?落寒看完了短信内容,将地址记了下来,然后看了看手机屏幕右上角的时间。
我去!十二点四十分了!
于是落寒赶紧起床,马不停蹄的赶往目的地。
落寒匆匆赶到了萧山路的路口,抬眼一瞥,便看到了那蓝月咖啡厅。
在这略显偏僻的街道上,蓝月咖啡厅的招牌还算是比较醒目的,很容易就会被发现。
落寒走到了咖啡厅外的第一个窗口前,朝里面打量了一下。
偏南方的一个拐角,坐着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妇,看起来年纪大约在四十多岁左右。
这美妇面朝着门口而坐,一边用手里的勺子搅拌着面前的咖啡,一边时不时的抬头看一下门口,神情略微的有些焦急。
既然目标已经被捕捉到了,落寒也就不觉得时间有多么的紧张了。
他借着街边停靠的一辆豪车的后视镜,稍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容装,然后来到咖啡厅门口推门而入。
“先生您好,请问您几位?”
刚一推开门,一位礼貌的美女服务员便热情地迎了上来。
落寒保持着一份恰到好处的微笑,走到美女服务员的身边,用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
“不好意思美女,想约的话改天吧,我有人了!”
说完落寒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然后来到了那美妇的身旁坐下。
極武戰神 冰鋒
“是你给我打的电话?”
落寒坐下之后,往后打了一个响指然后指了指吧台上的小黑板,那美女服务员不久便给他端上了一杯卡布奇诺。
“啊…,是..!是我!您就是张侦探?”
美妇人听到落寒的话之后才回过神来,支支吾吾的回答了落寒的问题。
“不用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只需要仔细的跟我说说你在电话里所提到的内容就好,不要有所隐瞒。”
说着落寒速度极快的从美妇的面前摸来了她的手机,然后神奇的解开了锁,拨通了上面那个署名是落寒的电话。
“嘟……嘟….。”
大清怡夢
两声提示音后,落寒拿起自己震动的手机看着美妇人耸了耸肩,后者也赶忙不好意思的赔笑了两声然后开始进入了正题。
“是这样的,我老公最近变得很怪异,尤其是在半夜的时候,那种不像是正常人所能做出来的行为,让我看了之后都不敢和他同床入睡!”
一提起这个,美妇人似乎是陷入了一份无限的恐惧之中,仅仅说了两句,神色便变得慌张不已,声音也变得有些梗咽了起来。
“来,放轻松,看着我的眼睛,你不要怕,只要把你所看到的事情全都讲出来就好了。”
落寒见状眉头微微一皱,然后戴上了自己的墨镜,左眼红光未现,然后和美妇人对视在了一起。
“怎么回事?这份恐惧我的眼睛居然无法将它清除!”
怀揣着一份怀疑和兴趣,落寒只好暂时屏蔽掉了这份恐惧对于美妇人的影响,以便她更好的将事情交代出来。
“那好,那我就从头说起了,那是一个周前的一个晚上,我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然后往侧身一翻,却发现自己的手搭了个空,便立刻惊醒了过来?”
“你的老公没有在床上?”
落寒咂了一口卡布奇诺,然后继续看着美妇人。
“对,我心想着这大半夜的,他能跑到哪里去,于是我便起身准备出去找找。”
“你为什么一开始就判断他出去了呢?有没有可能是起夜去了?”
落寒眼神忽然变得凌厉了起来,只是藏在墨镜之后除了他没有人能够发现。
“这不可能,我们的房门是开着的,再说了,起夜的话房间里是有卫生间的,根本没必要出去。
听了美妇人的解释,落寒只好在心里叹了句有钱人的房子就是不一样,然后扬了扬手示意美妇人继续说下去。
“我们的楼道里有声控灯,会持续大约一分钟左右,所以我就沿着一路的灯光,下到了一楼。”
“来到一楼之后,因为害怕所以我将所有的灯都打开了,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不见我老公,于是我便来到了地下室的楼梯口。”
“你们家还有地下室?”
落寒听到这里不禁问了一声,手指有节奏的轻轻敲着桌子,半夜,楼道里的灯,地下室….,这些字眼不知为何让落寒感觉特别的不舒服。
“对,买房子的时候被坑了,说是有四十平的赠送空间,但买了之后才发现赠送的是一个地下室,本来我不想要的,想着好好地房子里还有个地下室怪渗人的……。”
落寒扬了扬手,美妇人才发现自己好像是跑题了,脸色微红的喝了口咖啡然后继续说到。
無限獵人 翡翠青蔥
“我沿着楼梯下到地下室,门虚掩着,透出了一道光映在墙上,犹豫了半天,我还是鼓起勇气打开了那扇虚掩的门,然后…….。”
说到这里,美妇人忽然停了下来,然后整个身体都开始了一阵轻微的颤抖。
“糟了!屏蔽禁制居然被打破了!”
落寒心里暗道不好,看来这门后的东西对美妇人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这份恐惧居然战胜了落寒刚刚设下的禁制。
于是落寒赶紧抓住美妇人那光滑的手,然后另一只手在自己的咖啡杯里飞速的沾了一下然后点在了美妇人的额头。
“怎么样?好点儿了吗?”
半响,美妇人好像回过了神来,看着落寒抓着他的手,赶紧缩了回去。
“哦…,没事没事,那我继续了。”
美妇人趁着整理头发的时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思绪,然后继续说道。
“我打开门之后,居然看到我老公光着身子正和一个年轻女子在床上干那苟且之事!”
美妇人悲愤的讲出了这句话,然后抱起咖啡杯猛喝了几口,似乎这样她的心情才能够平静下来。
“美丽的女士,我提醒你,如果仅仅是这种捉奸之事,那可不在本侦探的事务范围内哦。”
落寒敲了敲桌子尽管带着墨镜,但是美妇人还是能感受到他脸上的那副不耐烦。
“不过幸好我动作轻,没有被他们发现,就那样熬过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我便偷偷地买来了一些摄像头安在了门口和客厅以及地下室还有外面的通道里。”
“你是想捉奸?”
落寒又喝了一口咖啡,手指依旧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对!因为毕竟刚开始我也只是以为是我老公出轨了!”
美妇人有些激动,停了一下然后继续说到。
“可接下来的几天,每天晚上我都能在地下室看到那个女子,但是摄像头里却始终只有我老公一个人!”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一个朋友,她告诉我这可能是我老公撞邪了,所以给了我名片,让我来找你。”
终于讲完了,美妇人如释重负,落寒则是很体贴的又打了一个响指叫了一杯咖啡。
喝着热气腾腾的咖啡,美妇人心里那股阴森寒冷的感觉似乎没那么强烈了,她抬头看向落寒。
二次元日常物語
“嗯,摄像头不能捕捉下来的东西,多半就是脏东西了。”
落寒这时也取下了自己的墨镜,用不大的声音喃喃低语着。
“真的是不干净的东西啊!那….那该如何是好!”
虽然美妇人的心里早有猜测,但直到从落寒的嘴里说出肯定的那一刻,她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和害怕的。
“这样,你们富贵人家琐事太多,尽快安排我去你们家看一下,还有,不要打草惊蛇,就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就好!”
说完落寒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方条黄纸,然后他用手指沾着咖啡在上面画了一道玄奥难懂的符箓。
“把这个拿去贴在你的床底下,方可保你平安!”
“那….那好吧,有劳您为我们家着想了,我会尽快安排的!”
看着美妇人接过了黄色符箓装进了她的名牌包包里,落寒仰头干了最后的卡布奇诺,戴上墨镜离开了蓝月咖啡厅。
其实什么茅山法术,捉鬼符箓….,那都和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落寒怀里的那张黄纸,还是记不清是以前的什么时候抓过几个跳大神的神棍的东西,当时没多想就给留下了。
不过要说保平安那还真有那个功效,因为谢落寒在画符的时候碰过自己的缚魂锁,只要沾了那上面的气息,那女鬼就不敢轻易靠近了。
而从最后美妇人的那句感谢里也不难看出,谢落寒的考虑是正确的。
像这种富贵人家的事情,落寒也听说过几次别人的委托,虽然最后都是一些浮光掠影的情感纠纷,但是那些经历也让落寒看到了这些富贵人家的繁琐复杂的规矩。
若非真的是感觉有可能是某路小鬼在她们家作祟,落寒才不想和这种人家打交道呢。
闲来无事,落寒也回了学校,一头倒在了自己的床上。
就这样平静的过了好几天,距离那美妇人联系谢落寒已经有些日头了,落寒的电话还是没有响过。
“奇怪?难不成一家人都被干掉了?”
落寒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先不说他给的符箓了,就算是符箓真的不管用,死了那么多人,早就上新闻头条了,不可能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正想着呢,落寒的口袋里便开始了一阵震动。
通天妖門
“喂,是落寒吗?”
落寒刚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了美妇那很是焦急的声音。
穿梭在武俠世界的劍客
“是的,我等你的电话好久了。”
“不好意思啊,落寒,自从那天见面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我老公突然变得很谨慎,所以我一直找不到带你来的机会。”
“谨慎?不用担心,应该不是你的问题,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是那女鬼发现了我给你的符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