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5i8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美漫喪鐘笔趣-第2177章 血與失憶推薦-9yhdx

美漫喪鐘
小說推薦美漫喪鐘
大书库里的灯火摇晃着,香炉中传来檀香的味道,哈米尔侍立一旁,而至尊法师则把宇宙立方放在面前的桌子上,跟它说话。
不知道的人要是看到这一幕,肯定会以为是什么精神病发作了。
一个人和一个方块说话,怎么看都不正常,尽管那个方块也在通过光线的明暗变化,作出种种简单的回应。
根据前世的情报来看,宇宙立方的能量提供者为未知维度的异种族‘超越神族’。
那些家伙提供宇宙立方能量的目的,是为了探究低维度中智慧生物的‘欲望’,并且研究他们的进化过程。
所以在完全确定这个宇宙立方的‘对外’联系方式前,苏明只是和它接触,跟它聊天,却没有拿它来实现什么欲望的打算。
它的功能很强大,在对应的宇宙中恐怕就是最顶级的神器之一,差不多可以视为所有无限宝石合一,除了没有灵魂宝石的功能。
当然,它的使用有限制是必然的,你不可能拿着漫威的宇宙立方去DC那边指望它发挥什么作用,就像是苏明的X金属在漫威这边无法创造宇宙一样。
不过宇宙立方的诞生依托于科技,而科技这种东西应该是有不同宇宙共通性的,现在研究的就是这个。
就跟买了手机一样,好不容易开机了,自然要好好熟悉几天,摆弄摆弄。
据说,如果要制造一个宇宙立方,必须先由漫威宇宙的原住民在多元体系中做出一种特殊的能量容器,并与超越神族盘踞的维度之间开辟一条裂缝。
有了这个小裂隙,来自‘超越维度’的能量将给容器充能,随后这个容器就会转变成为一个完美的实体,一般来说是立方体,但也可能是别的样式。
每个宇宙立方都是可以进化的,通过与不同的智慧存在接触,立方最终将会进化出自己独立的意识和思想,甚至发展为自己特有的形态。
苏明现在就是想要知道自己的宇宙立方究竟是从何而来,又是什么样的性格。
它现在还像是个婴儿,只会一闪一闪地基础交流,表达‘是与否’的二元性逻辑,正是灌输一些思想的好时期。
只见至尊法师一手摸着立方,一边念念叨叨:“人是人他M生的,妖是妖它M生的,人妖是后天诞生的,而不是人的生命总是要依靠其他人,所以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主人,听懂掌声!”
宇宙立方闪了闪,表示学废了。
这并不是幻想,因为在接触它冰冷的平面时,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将两者彼此相连,虽然交流无声无息,但它确实是一种活物。
苏明满足地靠在了椅子上,重新把手收回,拿起了一旁的茶杯抿了一口,感受着今年新茶的芳香:
“哈米尔。”
清瘦的法师微微低头,他雪白的长发搭在肩头,随着身体的晃动而飘摇:“大师。”
“保护好它,它关系到将来的一切。”丧钟指了指立方体,那散发的蓝光将每一座书架都照得雪亮,墙壁上那些由铁链固定的魔法书,都仿佛在抖动。
“遵命。”哈米尔一口应下,他是卡玛泰姬的守护者,大书库的保管员,这本就是它的职责。
“很好,我授权你可以借用无名之徒来分摊代价,如果必要的时候,卡玛泰姬可以采取一切手段,和任何人为敌。”
苏明站起身来,身上的长袍缓缓流动着变化为黑泥,又变成盔甲:
“我去别的世界转一圈,取点奖品回来,如果期间奥丁发起联系,你就通过天穹议会和赛普尔克联系我,明白么?我在另一个世界并不能确定时间流速比。”
哈米尔还是那冰山的模样,他认真地点头:“您的旨意。”
…………………………….
这场噩梦会结束吗?
它又一次醒来了吗?‘真的’醒来了吗?
一切都像是在一个循环中,可怕的噩梦永远都在重复,没有终点,没有尽头,天空中那如白盘状的月亮,也一如既往地悬挂在天空。
一动不动。
必须寻到苍白之血,必须走进那道光中,离开这个噩梦。
起先,传来的是那股味道,杂有腐肉与烂骨的那股味道,伤口溃烂化脓的那股味道。
然后是声音,是利器穿透盔甲,钳子拔掉指甲后受害者发出的惨叫。
“这是何等的亵渎与不洁。”炽天使的战靴踩在一只狼人状的怪物身上,将动力剑从尸体抽出,扭头看向身后的人:“我的帝皇,这个世界真的有资格沐浴您的荣光吗?”
“别这么说话,弄得我一身鸡皮疙瘩。”苏明摩擦着自己的胳膊,笑着跟艾菲拉尔打趣:“我是帝皇不错,但哪有什么荣光,黑光还差不多。”
“唉。”艾菲拉尔可爱地叹了口气,白金色的长发披散在满是玫瑰花纹的肩甲上。
她只是想稍微严肃一点,结果丧钟根本不配合她的角色扮演游戏。
看起来过去的日子是一去不复返了,这个炽天使的职务真的有意义吗?
倒是走在丧钟身边的另外一个白发女孩显得十分淡定,在三人穿过燃烧着的破旧古称,穿过满是怪物的街道时,她依旧左顾右盼地四处打量。
“我的徽章一直在震动,这附近肯定有昆特牌大师。”
苏明塞给希里一把突击步枪,又给了她十几个弹匣:“我想你说的是我,不过这里可不是打牌的好地方啊,我来这里是办正事的,带你们来也是为了工作。”
“说到底,你还没有告诉我们这里究竟是什么世界,我感觉这里的一切都不像是真的,却又真实得要命。”希里熟练地给枪械上膛,随手打死了几个拿着镰刀和草叉冲来的村民。
杰洛特给她说过,要小心草叉。
枪声响起,弹壳和草叉都摔落在潮湿的石子路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改过了远处那燃烧尸体时发出的噼啪声。
“这里是‘泰坦’多元宇宙,和漫威以及DC那两个体系很类似,而我们现在确实处于猎人的梦境中。”苏明告诉了希里一些基本信息。
要是不说明白,好奇心极重的她,自己到处乱窜反而容易出乱子。
泰坦漫画公司,专注于电子游戏和电视剧的美漫化,除了当前这个《血源》的世界外,还有《黑暗之魂》、《刺客信条》、《使命召唤》、《鬼泣》、《恶灵附身》、《神秘博士》等等平行宇宙,还有一大堆各种闹鬼的恐怖片宇宙。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偏向黑暗故事的多元宇宙体系,而且往往会牵扯到鬼怪以及各种不可名状的东西。
苏明来这里有几个目的,其中一个就是要尝试杀死旧日之神。
在漫威负空间遭遇了黑法老之后,他觉得很有必要先找些弱一点的东西练练手,准备些计划。
哪个宇宙不可名状的存在最多?毫无疑问是这里,什么大头娃娃,泰式洗头哥之类的,从杂兵到头目,全都是令人不适的怪东西。
战士是一种非常依赖经验的职业,骤然对上旧日支配者,胜算不高。但如果让苏明多适应一些各种怪物,寻摸些经验出来,他觉得奈亚提拉托普也不一定是砍不死的。
其次,不管是‘血’还是‘魂’,他都有些兴趣,这些东西真的能够被人吸收而提升实力么?
最后,就是奖品了,副官跟了自己这么多年,一直辛勤工作还帮了很多忙,苏明决定给她弄一具身体来。
她原本是变形金刚,不完整的那种,属于科技侧。
为了让她能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所以苏明这次盯上了‘人偶’妹子,那具能在梦境中活动的躯壳,妥妥的神秘侧造物。
当然,这次行动并不复杂,他和两女随时都可以脱离梦境,因此没有什么循环,只要见怪就砍,抵达某个位置,拿到东西回去就行了,不会花费太多时间。
……………………………
行动过程不如想象中那么顺利,再次回到卡玛泰姬,他甚至都记不得自己在那边过去了多久。
如果不是提前准备了后手,让赛普尔克在一定时间后拉几人出来,恐怕三人真的会永远陷在狩猎怪物的梦里。
无可避免的循环,不可理解的梦笼罩了一切,即便杀死月神也没有终结,甚至连三人的记忆都被那个世界规则遮掩,出现了部分残缺。
梦醒了,关于在它其中的记忆就消失了,就连苏明都只能勉强记起一些东西,甚至连绞杀和斗篷都受到了影响。
原来那边可以视为幻梦境的一部分,在那里连凡人都无法彻底死去,只会变成畸形怪物,沉迷于神血里。
“杀死的神也只是它们自己梦中的自己投影,在更高层面上它们还是永存的,真是要命。”苏明靠在试验台旁,看着编织大师和天穹议会的巫妖们把副官的处理器放入‘人偶’中,随后施加一大堆魔法:“现实对于古老者也许就是另一场梦,我得准备在梦中防备它们的计划。”
大巫妖点点头,开始给玩偶构筑新的魔纹,骷髅牙床开合着:“如果议长你想要弑神,最好不要走神走过的路,嘎嘎。”
“也罢,反正该弄到的东西都弄到了,你们先研究着,我得去休息一下了。”丧钟丢出了一些符文和奇形怪状的武器,包括那神奇的血之宝石,一溜烟地离开了赛普尔克。
想了想,他准备去看看DC那边的地球重建工作完成了没有,如果可以的话,带小戴去旅游一番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