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0tju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 起點-第五百七十五章 傳劍閲讀-gj3x8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我该如何做,才能从中学得夺命十三剑?”
段毅很冷静,纵然知道自己即将学得一门惊天动地的剑道绝巅,也只是在微微波动之后就恢复常态。
于他而言,有天残神功以及阳极丹两大底牌在手,自信满满,天下间已经没什么能让他兴奋的难以自制了,何况这青铜巨像当中有的仅仅只有十四剑。
燕云霄虽然不满意段毅的平静态度,但看在宝贝女儿的面子上,也无谓与其计较。
他足尖点在一条枝杈上,飞身一掠,身影已经落到那青铜巨像的头顶,整个人居高临下,俯视段毅,黑袍无风自动,鼓荡开来。
在运气过后,燕云霄脚下一踏,踩在青铜巨像的头顶,似乎启动了什么机关,有咔裂咔裂的齿轮转动之声响起。
一时之间,原本死气沉沉,没有外力干涉,即便十年过后也不会有任何变化的巨大青铜像,仿佛得到了某种生命力的灌注,竟然缓缓的抬起了头,收回了作劈斩之状的剑。
尽管动作缓慢,但的的确确有了肉眼可见的动作,仿若一个全新的生命。
这简直就是刷新了段毅的认知,所谓的科技世界的机器人,也不过如此了。
这是何等的巧夺天工,何等的惊世才华,才能铸造出如此违背常理的东西?
现实的高达啊。
段毅不是搞科研的,也对所谓的机关之术知之甚少,他也不想去研究当中的原理,他只是在感叹,这比即将学到夺命十三剑还要来的兴奋。
情绪化过后,段毅便见到这青铜巨像抬起匠人精心雕琢的大腿,朝前狠狠一踏,掀起一阵狂澜劲风,四射而去。
同时拔剑出鞘,挥剑作横斩,铜剑蕴藏锋芒,匹练而过,招式如奔雷一般,激起一道巨大的剑风,扫荡本就破破烂烂的农院,掀起无数风沙灰尘。
只是,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段毅却是看得目不转睛,于雾蒙蒙一片中,看到了这一剑的轨迹,以及所藏的精髓。
他的双目精光闪烁,宛如藏着一汪汹涌的潮水,浪涛渐起,狂澜拍案。
脑海当中,无数的剑招,身法,步法组合排列,每一次组合,每一次排列,最终都会化为这青铜巨像所施展的第一式。
这简简单单的一式,一剑,蕴藏的变化,武学智慧,比起一部完整的剑法还要来的复杂十倍,数十倍。
错非段毅拥有高深莫测的剑道修为,超人一等的悟性资质,怕也只能知其表,而不解其里。
所谓千锤百炼,化繁为简,不外如是,单此一剑,便是段毅所学剑中第一。
纵然断脉剑气,也只是长与内功,纯以剑道而论,远无法与夺命十三剑相比。
“这一剑,是为一剑封喉,夺命十三剑第一式,招数你见到了,再说心法,须得将内心所积蓄杀气结合内力集于督脉,由丹田而始,通长强,走腰俞,入悬脊……终走手太阴肺经至云府中门,剑出,则封喉,剑气如线。”
双足踏在青铜巨像上的燕云霄身躯笔挺,稳如泰山,为段毅剖析这第一剑,洋洋洒洒数百字,可见其复杂。
对于一些悟性低下之人,估计听的头晕目眩,但对段毅而言,却如一扇通往成功的大门,瞬间将外在剑招和内在心法联系在一起,互相填补,加深理解。
夺命十三剑,第一剑便是内外合修。
所谓外,便是剑招,身法,步法,三位一体,缺一不可,不然剑架不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威力也便大打折扣。
所谓内,便是刚刚燕云霄所口述的剑中心法,包含内力运行经脉路线,真气所通窍穴位置,以及剑劲之法,博大精深,乃是不知多少代人辛苦钻研,琢磨,才得出的最终见解。
而除了内外合修,还有一个必不可少的要素也被段毅学到,那就是此剑剑意。
剑招,就相当于一个人的肉身,剑意,则宛如一个人的灵魂,没有剑意的剑法,只是行尸走肉,不成气候。
这青铜巨像秒就妙在,在施展第一式一剑封喉的同时,剑意也是没有任何遮掩的表露出来,能否领悟,全凭个人的悟性福运。
段毅的悟性自不必说,对于剑道更有一番独到见解,故而这夺命十三剑的第一剑,便完完整整,原原本本,彻彻底底的被他印在脑子里,各种关窍,无一缺漏。
不等段毅松懈片刻,这青铜巨剑连带着使出第二剑,承接一剑封喉,名为回风夺月,依旧是由青铜巨像演招,燕云霄讲法,其内容依然是妙不可言,让段毅如痴如醉,心神彻底沉浸在这难得的欢畅与喜悦当中。
一剑封喉,回风夺月,青峰割面,挫腕弹剑,弓身望月,低首落靴,风伴流云,流光转逝,退步返燕,幻眼云湮,烟雨渺渺,白虹贯日,弑神灭佛。
一十三招剑法,每一招,剑意都截然不同,每一招,却又分外的衔接契合,最终,滔滔十二剑,化为第十三剑的弑神灭佛。
就像是一条又一条的溪水河流汇聚于江河,尽管水道不同,但流向与终点是一致的,而最终形成的大海,广阔无垠,深不见底,波涛汹涌,神秘莫测。
然而,在这青铜巨像使出十三招剑法之后,并未停歇,又使出了第十四剑,剑招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刺,却拥有者无比可怕的魔力。
前十三剑汇聚而成的杀气,便如乌云遮日,层层叠叠,望之不尽。
第十四剑一出,却是剑破长空,划开乌云,一切的一切有有了新的变化。
但这种变化并非是往好的那一处发展,而是更加倾向于死亡,毁灭。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一剑,就是我见地狱。
那一刻,见到这一剑的段毅冷汗直流,挺拔健康的身躯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便连体内如江河一般汹涌澎湃的真气也变得死寂。
他并非恐惧,也不是害怕,而是从未有过的激动。
那是一种朝闻道,夕可死的情绪。
“第十四剑已经是绿叶后的红花,红花之后,又会孕育出何等样的果实呢?”
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的段毅一时间痴了。
也是在这一刻,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推演出第十五剑,这是他身为剑道之人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使命。